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六十三章規則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正適合使用高強的的氣功炮,如此一來即使打不到對方也可以讓氣功炮飛出地球,至於將來在氣功炮能量消散前會打到哪個星體那就不關自己事兒了。 見到加百列的動作後景添心中一定,確定了心中所想對方是真的在...

砸進海底的景添沒有立即出去,而是學著加百列當初的樣子在海中思考起來。

雖然平時一副慵懶的樣子但怎麼說大腦也經過了幾度開發,平時只是犯懶才不願意去想那麼多,怎麼可能像個白痴一樣沒有察覺到如今的怪異之處。

將同加百列從戰鬥開始一直到現在的所有細節在腦中回放,抓住對方每一個表情每一句話細細思考,很快景添心中已經有些恍然。

所有的變化都是在去龍珠世界充電回來之後出現的,結合對方一改以往的碎嘴表現,聯繫到岸邊露西突然停手的情況,景添心中認定看來如今加百列恐怕是這個世界的上帝派下來的了,否則對方才會不和自己一直教導般的戰鬥著。

對於為什麼這個世界的上帝會派加百列下來,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露西當初所說的自己造物主的身份,世界意識先天好感為正。

自以為是的景添只猜對了一件事,那就是如今加百列的確是在考驗教導著他,對於其他的則全部猜錯了,這其中因果比他想象的還要複雜的多……

想明白一切後景添徹底放下心,心中打算著既然對方教導自己那就借坡下驢,正好可以發現一些不足之處以後好彌補一下。

『嘩啦』一聲景添從海中緩緩冒出,升到空中後轉頭向岸邊的露西看了一眼,而後回身放鬆了心態和加百列對峙起來。

露西見到了景添的動作嘴角一彎,顯然明白愛人已經看出了什麼。如此一來露西也就放下了心中的擔憂,本來她還擔心景添受到打擊后消沉什麼的呢。

不說露西放下心后再次思考起加百列和對方背後那個世界珠主人的事情,景添這邊見加百列仍舊不主動攻擊無奈只好自己動手,手一甩向對方扔出一顆氣功彈隨後手上再次出現一道拳刃,隨著氣功彈向加百列衝去。

加百列不慌不忙地手向上一抬,頓時控制海水從海底卷出一大塊石頭擋在了氣功彈的前方,『轟』地一聲引發了一場爆炸,而後面對從爆炸中衝過來的景添,加百列突然一個閃身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景添頭頂的高空,緊接著手向下一指,一道方圓二十多米黑得發光的魔法陣突然展開,自由落體般掉在了海中。

魔法陣掉落的地方衝天而起一道光柱,緊著著各式各樣的魔幻怪物從光柱中躥了出來。

從魔法陣中躥出的怪物弄景添簡直大開眼界,應接不暇地看著那些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地獄三頭犬阿山嶺巨人阿西方巨龍什麼的紛紛冒了出來。

見到那些怪物在海面上如履平地的向自己衝來,景添趕緊回過神並有些好奇地用神識查看了一下,這才發現看著活靈活現的各種魔幻生物本質居然全部都是海水,再聯想到加百列扔下來的那個魔法陣,景添頓時對魔法有了流口水的感覺,畢竟這種場面實在是太有衝擊性了,簡直就是裝比的不二之眩

暫且按下心思,景添抬手一道仍舊沒有起名字的『什麼斬』擊了出去,將沖在前面的大部分怪物全部分屍。

不過受到攻擊的怪物並沒有停下腳步,彷彿之前被景添吊打的那個加百列一般,從海中吸了點海水立即回復了傷口繼續向這邊衝來。

景添斜了空中安靜看著的加百列一眼,隨後眯了眯眼看向仍舊不斷冒出的怪物們,雙手先後揮舞、兩道氣功炮甩手扔了出去,一道沖向怪物群,另外一道則直接沖向了扔在散發著光輝的魔法陣。

兩聲轟鳴,兩道衝天巨浪。

雨幕過後所有怪物和魔法陣已經全部消失,使空中的加百列不由抽了下嘴角。本來還想用這種方式為始終攻擊單調的景添展示一下魔法來著,沒想到居然被直接暴力破壞了……

加百列見此心中無奈,畢竟這個世界的能量等級實在是太低了,只能弄出這些花架子而已。而且因為這個世界中加百列被限制為『水天使』一些其他帶有簡單規則的魔法他也用不出來,如此一來便只能繼續在對能量的操控性方面繼續為景添展示了……

想到這裡加百列頭一次主動出手,身形通過空氣中的水分子瞬間移動來到了景添身前,十分彆扭地一拳打了過去,畢竟作為天使很少用拳頭,大部分時間不是用魔法就是用巨劍,因此這一拳打的簡直比景添還直來直去……

面對迎面而來的拳頭景添嘴角一撇,雖然對方拳頭上的力道十分複雜不好接,但怎麼說近戰才是自己最擅長的。

下意識地一個太極推手想要來個借力打力,不過卻發現太極拳失靈了,雖然拳頭的慣性可以借到但緊接而來那各種或輕或重、或左或右的力道瞬間便將景添的手彈開。

皺了下眉,無奈下景添一個轉身躲過這一拳的同時繞到了加百列身後,同樣布滿了靈氣的一拳打了過去,不過他可不會對方那麼複雜的力道,而是直接來了個以力破巧。

眼前一空,景添拳頭剛打出一半時加百列再次消失,瞬移到了景添背後和先前同樣姿勢的又是一拳。

「靠1心中暗罵一聲景添繼續往前飛了一步距離,同時回肘向著加百列的拳頭撞去,並在肘部凝聚了大量的靈氣,鐵了心的就要打算以力破巧欺負加百列能量等級沒他高的這一點。

加百列心中更加無奈,對景添這種死心眼兒的犯規行為一點下手的地方都沒有,只好再次消失出現在高空將兩人間的距離拉開。

站在高空低頭和景添對視著,加百列思索著還有什麼能夠展示給對方。

對於水的規則有兩個殺招可以將景添殺死但是根本不能也不敢使用,而其他一些簡單的應用則根本無法對景添造成任何威脅,一時間加百列停在高空左右為難。

「喂1正在加百列為難時,下方的景添開口了:「我下一招你可要小心點別引歪了。」說著在加百列疑惑中景添手一托掌心中再次冒出了一團氣功炮。

加百列剛一感應道那道氣功炮的能量便雙眼金光大冒,心中不斷埋怨對方是不是腦子有病,難道想把這個世界的地球滅了嗎……

原來,如今這團氣功炮雖然看著和前面發的那些一樣,但其內的能量可是被高密度壓縮著,如果爆開的話通過這個世界後天魔力的連鎖反應恐怕真的可以把地球給滅了。

不好罵出口的加百列只能在心中不斷腹誹不已,想了想反正也沒有其他可以繼續為景添展示的,隨即打算乾脆結束這次會面好了。

想到這裡加百列雙手在身體兩側往上一托,突然海中躥起了一道幾百米的滔天巨浪矗立在他的身後,緊接著海水快速變得漆黑。

景添當然不會打算爆掉地球,只是對加百列那不斷的瞬移躲來躲去沒有辦法下感到厭煩了而已,再加上對方如今正好在頭頂,這個角度正適合使用高強的的氣功炮,如此一來即使打不到對方也可以讓氣功炮飛出地球,至於將來在氣功炮能量消散前會打到哪個星體那就不關自己事兒了。

見到加百列的動作後景添心中一定,確定了心中所想對方是真的在教導著自己,否則只要躲開就好了。想到這裡景添也來了興趣,放出神識打算一會仔細觀察對方到底會用什麼辦法來擋下這次攻擊。

估摸著加百列已經準備完畢,景添托著氣功炮的手臂向身後擺去,緊接著一個弓字步踩在了空中后突然將氣功炮向著空中的加百列用力扔了出去。

「呼」地一聲,氣功炮拖著尾部不斷散逸的光點向著加百列快速飛去,加百列見此雙手向前一推,身後矗立的海浪同時向下遮天蔽日地壓來,同時漩渦一般地旋轉起來。

「噗」地一聲,沒有震天巨響也沒有劇烈的爆炸,氣功炮僅僅亮了一下后便埋入了漆黑的海水漩渦中。

在所有人的關注中,漆黑的海水漩渦漸漸退去顏色,漆黑中摻雜著越來越多的的金黃色,待這道巨浪大部分變為金黃后又漸漸向內恢復了漆黑色,而巨浪漩渦也越來越小,待完全恢復了漆黑的顏色時原本幾百米的巨大漩渦已經只剩下五十多米。

「怎麼回事?」下方的景添皺起了雙眉,因為他根本就沒有看明白這個漩渦是怎麼消磨掉那團氣功炮的。

一邊說景添一邊手一托又出現了一團氣功炮,而後看向加百列眼中意思不言而喻:再來一次……

「停手吧……」加百列看見景添手中的氣功炮后臉色一黑,畢竟如今他只是個念頭而已,剛才那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

「那你告訴我剛才是怎麼擋下我的氣功炮的。」景添彷彿手中的只是普通籃球般上下掂著氣功炮,口氣十分無賴地說道。

加百列以及通過各種方式看著這邊的所有人眼角直抽,小心肝隨著景添手中的氣功炮一上一下的。

「吾主礙…」加百列心中念叨一聲,隨後對景添解釋道:「只是水的一種規則。」

「規則?」景添愣了一下,他也知道以後早晚會接觸到這點,但現在而言還太早了,他如今始終沒有信心去那些魔幻仙俠的世界,只有在得到計劃中的那些東西之後才打算進發那些高級世界。

「什麼規則?」景添問。

「凈化。」加百列解釋:「水可以凈化萬物這種規則帶有時間的特性,通過這點將你剛才的攻擊中能量消磨掉……」

「哦……」景添裝作十分懂地應了一聲,但心中卻不斷大呼『好厲害好厲害』,同時也十分些雀躍,打算以後加快進度爭取早點進入那些有仙魔的世界去接觸一下這個方面。

「那麼……」加百列說著看向景添手中當球玩的氣功炮,意思不言而喻。

景添順著加百列的眼神往手中一看,恍然後彷彿吃飯喝水一般輕易地將氣功炮又重新吸收會了體內,但對他來說如此輕易的行為卻讓加百列雙眼中金光再次一閃。

收回氣功炮,景添抬頭問道:「那就不打了?」

加百列輕輕點頭:「我該回去了,期待下次與您見面……」

說完,加百列學著景添的動作手一托出現了一團黑色能量球,而後看也沒看地向內陸的方向扔了出去。

能量球速度非常快,很快便來到了上條當麻的家中,砸在了屋頂上直接將整個房子摧毀,而旁邊建築則沒有受到一點損壞。

在上條當麻的家被毀滅的瞬間,一團白光從廢墟中升起直直飛上了高空,而後星空快速消退,再次回復成了晚霞的天象。

加百列在天空復原後向著海岸露西處躬身行了一禮,隨後也沒理會表情詫異的景添,頭頂天使光環一亮后雙眼的金光消退,恢復成了完全銀白的雙瞳。

變回早前被景添吊打的加百利后,加百列有些迷茫地轉頭四顧,發現景添后立即就要動手。

這時,突然從加百列的雙腳開始慢慢隨風飄溢出點點白光,而加百列發現后也停下了動手的打算,就那麼直直盯著景添直到連腦袋也消散后突然化作一道白光衝天而起,回到了這個世界的天堂……

直到白光消失後景添才呼了口氣收回目光,看了看四周后反身飛回了海岸在露西身前落了下來。

「終於完事了……」在露西笑吟吟的注目中景添張開雙臂抱住了佳人,吧嗒一口親了上去。

親吻了片刻露西擺脫了愛人的繼續索吻:「別鬧了,那麼多人看著呢。」

「嗯?誰看呢?」景添聞言轉頭四顧尋找露西口中的燈泡。

「呵呵,沒在這裡。」露西若有所指。

「哦哦明白了。」景添恍然後抬頭對著天空豎起一根中指。

好笑地看著愛人再次恢復到了洒脫的姿態露西輕笑著問:「收穫怎麼樣?」

「還不錯,起碼知道了一些不足和看到了更加廣闊的天空,以後得更加努力了。」景添放下手臂后回憶著這場戰鬥感嘆。

「那麼回去嗎?出發去獲得你計劃中的那些東西然後出發高級世界?」露西問道。

景添搖搖頭:「不用,我可不想打亂計劃步驟,反正那些東西放在那裡也跑不了,現在我們先專註發展好空間吧。」

對於一些計劃景添只和露西說過,因此露西知道那些作為去高級世界底氣的物品都有什麼,見到愛人不想打亂步驟多面開花也就不再提及,看了地上昏迷著的莎夏一眼道:「她怎麼辦?被天使附身之後體內出現了一些有趣的變化呢。」

「什麼變化?好的壞的?」景添說著放出神識掃描了一下莎夏的身體,但沒有發現什麼不同。

「不好不壞吧,好的是以後魔法更加強大,因為被天使附身過的緣故怎麼說也可以算的上半個聖人,至於壞的就是有些後遺症,突然間對魔法感知靈敏了身體卻沒有同步加強,以後恐怕有的罪受了。」露西解釋道。

景添想了想道:「這樣啊,那算了,這個世界的魔法側與我們無關,讓他們自己去折騰吧。我們先回研究所,和天使對戰過後有些事可以做了。」

露西也沒有多問,看了遠處山峰上正看著這邊的上條當麻和神裂火織兩人一眼后摟住了景添,隨即兩人消失不見回到了研究所……

世界各地監視著這邊的各大勢力見兩人消失后突然吵雜起來,觀看過這場戰鬥后各勢力首腦全部心思複雜地和手下探討起來,『英國清教』、『俄羅斯成教』、『羅馬正教』三大教派的實際領導人也難得的通過魔法術式短暫地聯繫了一下,約定好碰頭的時間和地點后又開始對手下吩咐了一系列事情。

與此同時,學園都市那棟沒有窗戶的大樓內,亞雷斯塔的巨大培養試管此時不斷地從下『咕嚕嚕』地冒著氣泡,就連倒吊男的身形都埋在了其中。

這時,漂浮在試管外半空中的艾華斯突然睜開了雙眼,頓了一下后那重音般的話音響起:「明白了么?你惹到了不得了的存在。」

「咕嚕嚕嚕……」一陣更加密集的氣泡升起,過了一會亞雷斯塔那中性的聲音帶著一絲惋惜之意地穿來:「可惜,如果我全盛的實力應該可以拼一下……」

「呵……」艾華斯笑聲中充滿了嘲諷之意:「不說最後那道可以毀滅星球的能量團,你是不是忘記了對方那經常性覆蓋整個學園都市的靈魂之力了?」

在一陣更加劇烈的氣泡升起中,艾華斯有些小失望地說道:「看來就連那個變得莫名其妙的加百列都沒有將那位的實力完全逼出來呢……」

寂靜了一會,亞雷斯塔待氣泡消散了一些后這才說道:「我比較在意的是叫露西的那個女人,不要忘了在海岸上發生了什麼。」

「那不是你可以揣度的存在1艾華斯的聲音突然嚴肅起來。

亞雷斯塔頭一次見這個陪伴了他幾百年的同伴產生情緒波動,不由十分好奇:「為什麼?」

「當我有意識的時候她便存在了。」艾華斯突然說出了讓亞雷斯塔石破天驚的話:「而且我通過天使得知,在天堂未成之前那位也同樣存在,你知道這些就可以了……」

「嘀嘀嘀嘀……」突然一陣警報聲在大樓內響起,亞雷斯塔所在的巨型試管裡面彷彿被氣泡全部填充,培養液的顏色更是由黃變紅。

艾華斯饒有興趣地看著一切,過了一會裡面突然傳來了亞雷斯塔的聲音:「我沒有事冥土追魂,只是情緒激動了一些……好……那你明天來檢查吧……」

艾華斯在亞雷斯塔結束了通訊後有些感慨地說道:「你的運氣真是不錯,要不是這個冥土追魂你恐怕早就不存在了。」

亞雷斯塔沒有接話,而是問道:「對於那兩人有什麼辦法嗎?」

艾華斯玩味地默默看了亞雷斯塔一會:「你不是一直計算各種概率嗎?這次沒有辦法?這麼多年你這是第四次求我呢……」

「有辦法嗎?」亞雷斯塔再問。

艾華斯也不逗他了,有那功夫繼續去尋找能引起他興趣的事多好,隨即直接對亞雷斯塔言明:「如果他們想要做什麼你就放棄抵抗就好,我只能保下你的命。」

亞雷斯塔沉默,不一會在艾華斯感到無趣消失后一個通訊發了出去,很快在英國的一個大教堂內,一名金色長發折了幾折仍舊快要拖地的漂亮女人接通了視頻通話……

世界各地發生的一些列騷亂景添並不知道,在帶著露西回到研究所后把露西送回了空間,而後上樓找到了仍舊有些恍惚的眾位少女,告訴她們這次事件已經徹底過去了。

「真的嗎大叔?以後我們可以正常外出不會再見到那種噁心的畫面了?」佐天淚子和初春飾利相互安慰著擁抱在一起,聽了景添的通知后確認地問道。

景添看了看其他同樣希冀的少女們重重點頭:「真的1

說著拉起離他最近的姬神秋沙,在對方有些微弱反抗中帶著她來到落地窗前,指著下方道:「你們看,再也沒有那種穿著校服短裙的胸毛大漢和老爺爺老奶奶出現了。」

姬神秋沙糾結不已,十分恐懼再次見到早上時見到的畫面,好不容易壯膽兒往下看了一眼后突然一愣,二話不說,連泄了*光都不顧地從衣服內掏出警棍對著景添腦門就是一下:「混蛋所長!外面黑咕隆咚的你叫我看什麼呀1

景添被敲的一愣,這才反應過來對於自己來說不分白天黑夜都可以看清,但少女們可沒有夜視能力,而此時已經快要天黑了她們哪能看得清楚,不由一陣『嘿嘿』傻笑……

其他少女們被兩人的表現逗樂了,一時間緩解了心中的不適,全部『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景添見這個意外使少女們從早晨的陰影中走出后不由心中鬆了口氣……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