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六十章加百列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說起來也就是因為動漫世界的特性,否則還真想不到那個術式居然那麼湊巧地被布置成功了。」想到那個換做教會都無法布置的術式居然被上條當麻的父親瞎貓碰死耗子般地胡亂引發了,景添十分無語地搖搖頭,不過...

「這是怎麼回事……」景添看著神識觀測到的畫面一臉荒唐地喃喃道。

與此同時他將神識範圍進一步擴大,不止籠罩了學園都市開始向外延伸,但卻發現整個世界各地都上演著性別錯亂這一幕。

明明是男人但是卻穿一身女人的裙子進女洗手間,明明是女人但卻和其他男人一起站在便池前……

還有其他各種性別錯亂的行為簡直數不勝數,只把景添看得直抽抽。

直到觀測到英國那邊開始了行動的神裂火織兩人景添才有些恍然地立即將注意力收回、放在了學園都市中的上條當麻身上,待發現他那一臉快要崩潰的樣子后這才想了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接著見上條當麻被人往學園都市外面送去更是確定了下來。

「天使墜落礙…」景添嘀咕了一句,而後猛地轉頭向少女們看去。

「你是美琴吧?」抓住御美琴景添有些糾結地問道。

御美琴仍舊一臉被打擊到了的表情,聞言緩緩轉頭有些茫然地看了過來:「礙…」

景添再次一一問了所有少女,得知全部是她們本人沒錯這才鬆了口氣:「還好,看來當初讓露西在研究所外設置下教會級別的防禦還是正確的……」

心中十分慶幸,如此看來天使墜落術式是昨晚發動的,因此讓睡在研究所內的眾位少女逃過了一劫。景添可不敢想象如果少女的體內是一個摳腳大叔的靈魂他會怎麼樣……

將少女們喚回神後景添對她們簡單解釋了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叮囑好好在研究所內待著、收到她們保證景添這才離開了研究所,向著神奈川附近的海邊飛去。

「天使礙…機會難得……」景添一邊飛行一邊心中有些興奮地自語。

這個被術式拉下來的真正天使對景添可是有著非凡的意義。一來可以徹底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到底怎麼樣,看看是否有去一些魔幻類影視作品的資格,二來通過這個天使的實力可以估算一下躲在亞雷斯塔那裡的艾華斯實力,如果能對付的話景添就不用縮手縮腳了,回去就把亞雷斯塔那個老鼠屎給滅掉。

很快景添來到了海邊,不過到的有些早,原本的事件參與者神裂火織和上條當麻都還沒有到。無法通過他們找到那名被天使附身的俄羅斯成教人員。

發現如此後景添進入空間找到了露西隨後將她帶了出來,畢竟也是一道保險。不僅可以讓露西研究一下天使這種東西還可以自己不敵時圍毆對方。

兩人再次出現在海邊沙灘上,露西四顧一圈后道:「就是這裡嗎?一會那個天使就會出現?」

搖搖頭景添摟住露西道:「我也不清楚地點在哪,不過等上條當麻那群人到了就知道了,我們先逛會兒吧。」

露西點頭抬手環住了景添的腰:「那個術式布置地點找到了嗎?怎麼說也是最後一道保險。如果我們兩個仍舊不敵的話只要將那個術式破壞就可以了。」

「放心,剛才我已經找到了那個術式。」兩人一邊在沙灘上漫步景添一邊說道:「說起來也就是因為動漫世界的特性,否則還真想不到那個術式居然那麼湊巧地被布置成功了。」

想到那個換做教會都無法布置的術式居然被上條當麻的父親瞎貓碰死耗子般地胡亂引發了,景添十分無語地搖搖頭,不過這個世界居然真的有上帝難道說那也是命運的一環嗎……

距離上條當麻等人到達這裡的時間還要幾個小時,景添兩人索性在附近遊玩起來,而且這個海灘也不是事件發生的地點,因為這裡沒有因為海母而關閉人流並不少。

玩了幾個小時後景添再次掃描,見上條當麻和神裂火織已經到達了另外一個海灘。並和被天使附身的那個小姑娘見面后這才換上了一身寬鬆的衣服,帶著露西向那邊趕去。

本來想距離他們三人不遠便落下來再走過去的,不過景添剛要落地時那個被天使附身的小姑娘突然轉頭向天空中的景添兩人看了過來。

飛行中的景添一愣。和那個天使對視一眼后索性不再隱藏,直接向著那邊飛了過去。

此時那名天使也不再跟著上條當麻和神裂火織,轉頭迎著景添飛來的方向走去。

「怎麼了米夏?」上條當麻疑惑地問。

米夏並沒有回答,就在神裂火織同樣疑惑,上條當麻打算再次詢問時,突然景添帶著露西在三人面前不遠處從天上落了下來。嚇了兩人一跳。

「所、所長先生1上條當麻和神裂火織看清來人後異口同聲驚呼道。

就在景添對他們兩人微笑點頭時,那名身著s.m布條裝的米夏開口道:「問題一。施術者是你們嗎?」

景添當然知道眼前看似普通的小姑娘已經被從天界拉下來的天使附了身,因此也不想廢話回答道:「我們不是,但是我知道誰發動的術式還有術式在哪裡。」

上條當麻和神裂火織一驚,而米夏這時已經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把鋸子般的大刀片抵在了景添脖子上:「問題二,誰是施術者!問題三,術式在哪裡1

「所長先生1神裂火織和上條當麻大驚。

在露西笑吟吟的旁觀中景添不為所動,盯著面前只到他胸口高的米夏道:「我可以告訴你也可以送你回去,不過現在這種過家家的舉動就不要再拿出來敷衍了,和我好好打一場吧,莎夏克洛伊潔芙,或者說水天使加百列?」

「什麼1在加百列聞言收回手中刀片站直身子時。神裂火織聽完景添的話后驚呼了出來,不敢置信的眼光在景添和加百列身上來回掃視著。

加百列後退了兩步,附身的莎夏克洛伊潔芙那被長劉海擋住的雙眼中突然冒出兩團紅光。緊接著她的背後突然冒出一對白色翅膀快速向著兩邊延伸,很快達到了二十多米長。

在神裂火織目瞪口呆和上條當麻不明所以的目光中,那對翅膀在接觸到海面時突然從接觸處迅速結晶化,轉眼間一對散發著白光的羽毛翅膀變成了藍色結晶圓柱體翅膀,上面布滿了劍尖般的結晶凸起。

「汝及汝的同謀者將吾從生命之樹上拉落人間,便是打算竊取吾之階位嗎?」原本沒有暴露時加百列附身的莎夏雖然聲音同樣冷淡,但還能聽出來是因為性格的緣故形成的、起碼還有一點人味兒。然而此時莎夏嘴中說出的話卻讓上條當麻和神裂火織感覺彷彿渾身浸入了冰窖一般,那是不含一絲起伏不含一絲情緒的聲音。讓人聽完后感覺渾身從內到外都被被冰凍了似的。

「怎、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上條當麻兩條腿不斷哆嗦著,勉強還能保持站立的狀態對身邊臉色蒼白的神裂火織問道。

聽了上條當麻的疑問景添和天使非常默契地沒有任何舉動,給神裂火織解一個解釋的機會。

將愛刀『七天七刀』拄在地上借力保持身體平衡,神裂火織皺眉嚴肅地說道:「是生命之樹……上面闡述了從螻蟻到上帝各種階位的關係。而且所有人都可以在上面查找到所處位置……」

神裂火織有些難以置信地看向景添:「就像我和你說的,此次事件的稱呼被定義為天使墜落,也就是說有人通過術式把天使拉下了人間,將原本完整的生命之樹上加百列的名字給空了出來,並出現了一個空缺的天使階位,如果有人能將被拉下人間的天使打敗,那麼那個人便會代替那個天使佔據其原本在生命之樹上的位置,也就是……成神……」

神裂火織在上條當麻目瞪口呆中看著一臉平靜的景添道:「還有另外幾種說法……瀆神……弒神……」

上條當麻聽完終於支持不住身上的壓力,噗通一聲后坐在了沙灘上。雙手支著上半身同樣難以置信地向著景添看去,心中認定這個平時笑眯眯的所長看來的確是要屠神了……

聽完神裂火織的解說,加百列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汝的目的就是如此嗎?」

景添向神裂火織微微一笑。轉頭對加百列道:「放心,我對你在生命之樹上的階位沒有什麼想法,只是對你的實力有些興趣而已。」

「無法理解。」加百列道。

景添呵呵一笑,一邊活動著手腳一邊身體緩緩飄起立在空中:「那就不要理解好了。」

加百列抬頭看著景添,突然海面上衝天而起了六道幾十米高的水龍捲,彷彿海草一般在海面上不斷搖曳。

「你們退後。小心不要被波及了。」景添對神裂火織說了一嘴,隨後向海中飛去打算將戰鬥局限在海上。

加百列見此沒有理會神裂火織等人。就連露西也沒看一眼轉身向著海面走去,如履平地般一邊走一邊那六道水龍捲向著加百列身後衝來,每接觸到他身上一道水龍捲便形成一根結晶翅膀,待加百列走進海面五十多米時水龍捲全部消失不見,只剩下加百列身後八根四對結晶翅膀。

身形緩緩飄起,加百列升到和景添同高時突然仰頭看向天空,就在這一瞬間,原本還是晚霞的天空突然變成了黑夜,月亮也從月牙形狀突然變成了滿月。

變化還沒有完,就在全世界所有人吃驚天怎麼突然黑了的時候,突然以圓月為中心一個籠罩了半個地球的巨大魔法陣突然展開,圓圓套著圈圈地鋪滿了天空。

「流星火雨1見到這一幕並認出魔法陣性質的所有人全部驚恐地呼喊出來。

不像露西那樣興緻勃勃地研究,景添抬頭看完天上的變化后只是皺了下眉,對加百列道:「你不用為了找出術式所在而放出這種大範圍無差別攻擊的滅世魔法。我可以保證打完後送你回去。」

加百列沒有言語,身後最下方的兩根翅膀突然插入了海面,緊接著所有翅膀上劍尖般的凸起全部豎立。瞬間一大片密集的巨大結晶向著景添襲來。

景添皺了下眉,怪異地看了加百列一眼不動聲色地在前方布下了念力,將全部攻擊擋了下來。

加百列見結晶全部破碎后再次從翅膀上躥出一大片結晶體,同時兩人下方的海面也開始翻湧,一道道水龍捲從下而上地向著景添襲來。

「嘖……」景添不滿地嘖了一聲,展開一個直徑十多米的念力罩將四面八方的攻擊全部擋下

「這就是天使的實力嗎?」景添失望地對加百列說道。

也怪不得景添失望,如果只是這種過家家般的攻擊那天使就太無能了。這種攻擊還沒有學園都市中一些學生的攻擊力強大,讓景添原本對天使實力的興趣一下子都消失不見了。同時懷疑是不是因為對方是因為附身的緣故無法發揮實力,不僅頭上沒有天使光環,就連當初艾華斯的那種a.t立場都沒有。

景添一動不動地將接連不斷的攻擊全部用念力擋下,過了一會發現對方的攻擊仍舊沒有什麼變化不由感到十分不耐。手往前一推一股念力發出直接撞在了加百列身上,頓時將對方擊飛了出去,同時加百列身後的八根結晶翅膀全部破碎開來。

與此同時,在岸上的露西已經記下了布滿整個夜空的魔法陣,見到遠處的戰鬥後轉頭對神裂火織問道:「天使都這麼弱嗎?」

神裂火織聞言一臉的無語,無奈只好解釋道:「不是的,雖然看著那些攻擊和普通魔法沒有什麼兩樣,但那只是所長先生太強的緣故,其實那些攻擊中全部充滿了『神之力』隨意一道攻擊如果打在地面上都可以摧毀方圓二十米左右的範圍。」

神裂火織說著轉頭繼續關注遠方的戰鬥。正好見到景添一個推手將天使給擊飛了出去,不由眼角一抽道:「而且那個天使已經將大部分心神放在了天上的魔法陣中,此時只是分出了一點注意力在和所長先生戰鬥。」

「原來如此。我說呢。」露西恍然,隨即轉頭看向景添,抬手伸出食指在空氣中對著景添點了一下。

與此同時,景添看著砸進海水中的加百列正鬱悶嘆息,打算動手破壞術式送他回天上了,突然一道腦電波鏈接了過來。

景添愣了一下轉頭向岸上看去。見到露西的動作後放開腦袋上的防禦將信息接收,消化完后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加百列如此不堪了。

打消掉結束的念頭,景添停在原地等待起來。

很快,加百列的頭從海面上冒出,隨後再次緩緩升起飛到了空中,而身後原本破碎的翅膀此時也完好無損。

景添正要說話,對面加百列突然雙手緩緩向著中間合十,同時兩人腳下的海面猛地升起一大片海水天幕將景添包圍在了中間,緊接著,隨著加百列雙手緩緩合攏,四面八方百米高的水牆也同時緩緩向著景添合攏圍壓,不知多少噸重的海水充滿著『神之力』向景添包圍而來。

景添見此終於提起了一點興趣,將念力的強度不斷增加,直到十米範圍的念力罩變為同海水一樣的藍色才將這次的攻擊擋了下來。

「這才像點樣子。」海水平復后在念力罩中的景添對加百列說道:「你停下魔法怎麼樣,放開實力認真和我打一常」

加百列沒有回答,見水之力無法對景添造成傷害后抬頭向著天空看去,微微冒著紅光的雙眼中突然出現了兩圈金色的圓圈。

景添見周圍沒有反應同樣抬頭向著天上看去,但是卻發現仍舊沒有什麼變化,可是想了一下加百列不可能在做無用功,不由將神識直接向著天上展開想要仔細觀察一下。

直到神識延伸進了太空景添才發現了變化,只見在星球之外的太空中一些隕石紛紛改變了方向向著地球衝來,接連不斷地衝進了大氣層。而此時即使不用神識景添也看見了空中那拖拽著火光向這邊衝來的流星雨。

「提前發動了嗎?」景添撇了撇嘴直接高高舉起了右手。手心對向空中。

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景添手心突然冒出一團摻雜著金色的光團,緊接著一道道嬰兒手臂般粗細的氣功炮不斷從光團中衝出。彷彿煙花般直直向著天空衝去。

密集的氣功波速度非常快,五秒不到的時間便迎上了那片流星雨,在看見這一畫面的所有人目瞪口呆中所有氣功波非常精準地找上了每一道隕石,剛一接觸便頓時爆炸開來。

景添手中冒出的氣功炮有粗有細,並用神識配合瞄準著天上的所有隕石,粗的氣功炮撞上大塊隕石,細的撞上小塊隕石。每一次爆炸都會形成一個圓形的光球,光球過後其內的隕石也像蒸發了一般消失不見。

神裂火織三人連帶躲在遠處的各方面人員從地面向上看去。天空中那一團團的爆炸很快便形成了一大片煙花般的景象,各種或大或小的光團不斷展開重疊在一起,那令所有人心驚膽戰的流星火雨沒有一道可以突破那層爆炸光幕……

氣功炮和流星的對峙持續了五分多鐘天空才再次平靜下來,而此時提前發動的魔法陣也將星球附近的隕石全部消耗完畢。雖然魔法陣還在從星球遠方不斷吸引著更加密集龐大的隕石但想要再次發動可就要不少的時間緩衝一下了。

此時加百列已經低下了頭,直直地盯著景添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而景添也放下了舉著的手臂,甩了甩手掌感受下體內氣的儲量,發現消耗了大約二十分之一后也安下心來,哪怕再來幾次流星火雨也不怕體內的能量不足。

「汝的神秘度不弱於吾,為何做出自降神秘的行為?」加百列十分不解為什麼看起來不弱於他的景添會對他這個天使的位置感興趣,還有按說他已經是位於神之右席的階位,再往上只有神明了,可是他怎麼從來不知道天堂中還有景添這麼一號存在。

景添可不知道對方的那鑽牛角尖的困惑。聽了加百列的話后說道:「你現在明白天上的魔法陣不可能成功了吧?不如散去魔法陣好好和我打一場如何?」

加百列聞言沉默了一下,隨後抬起頭再次看向天空,就在景添鬱悶的以為對方又想發動流星火雨時。突然夜空中的魔法陣快速以圓月為中心向內收縮,很快消失不見。

見此景添嘴角一彎,再次活動活動手腳做好了正式大戰的準備。

加百列低下頭看向景添:「如爾所願。」

「哈……那謝了。」景添興奮地握拳擊了下手心說道。

「轟1

突然,以加百列為中心天地彷彿震動了一下,一股無形衝擊波使得海面向內凹了下去,最終露出了海底掀起一片泥沙。緊接著加百列背後八根劍柱般的翅膀漸漸變成了正常羽翼的形狀,由晶體形成的羽毛更加細緻密集了。

景添見此也將念力再次收縮。縮到極致的七米方圓。

「轟1

毫無預兆的,加百列背後的一根翅膀不知何時已經延伸了一大塊擊打在了景添念力罩上面,推著念力罩向後飛了一大段距離的同時一股彷彿爆炸般的氣浪以相交點為中心向外蔓延,掀起了滔天大浪向著岸邊衝去。

加百列沒有追擊,而景添也對那股巨浪沒有在意,大叫了一聲『好』后雙手一推一股念力直接作用在了加百列身上。

加百列身上彷彿閃過了一道流光,景添的念力一點作用都沒有起到便突然破碎開來。

與此同時加百列身後的翅膀再次分出兩支向著念力罩左右剪來,而景添也有心實驗一下,一邊小心戒備著一邊沒有躲閃地停在原地,直接讓兩根翅膀再次擊中了念力罩。

隨著嚓一聲輕響,藍色的念力罩上突然出現道道白色裂紋,而景添也同時腦中一陣劇痛伴隨著『吱吱』的耳鳴聲響徹腦海。

一個恍惚沒有維持住念力,藍色的念力罩瞬間破碎,加百列的兩支翅膀繼續向著景添腰斬而來。

「!1兩聲,景添忍著腦中的不適左右伸手抓住了翅膀,晃了晃腦袋快速用神識將不適驅散,緊接著布滿氣的雙手十指用力一捏,將加百列翅膀上捏出一片密集的裂紋,而後頓時破碎開來……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眼閱心明兩位同學的打賞。

感謝☆墮落の天使的再次月票支持!感謝天琅古琊朋友的再次大方588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