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五十六章識時務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錯。因此他們面對景添的時候同樣也是這種想法,你一個人類活再久還能活的過他們嗎,等你百年後他們自然又獲得了自由,大不了到時候拿你後代撒氣就是了。更不用說做二十年的狗腿子了。 不一會阿羅將所有標籤...

景添旁若無人地走入門內,頓時眼前豁然開朗,進入了一個非常寬廣高大的大廳之內。?

大廳內一條紅色地毯從門口延伸進裡面,牆壁上沒有窗戶棚頂也沒有吊燈,整個房間只有靠著牆壁那一排排燭台上的蠟燭散發著昏黃的亮光。

房間盡頭處有著三個石質的高背座椅,一名身著西裝及兩名身著古歐洲服飾及披風的男人此時正坐在上面眼神新奇地看著景添。

同時,在三人座位下方左右站著一個西裝男和一個身著黑色及膝連衣裙的小姑娘,正戒備地面對著景添一副隨時撲上來的姿態。

「你是什麼人?」坐在三座石椅最左邊的西裝吸血鬼開口問道,語氣十分平靜好像對景添可以通過重重阻攔出現在這裡一點都不奇怪一般。

對於這個所謂的吸血鬼皇族景添可一點好感都沒有,畢竟這個家族可是常年吸食人類血液的,因此聽見問話並沒有搭理他們,繼續邁步向前走去。

隨著他的前進身後一堆被控制住的普通吸血鬼也隨之跟著飄了進來,這下子石椅上的三人坐不住了,紛紛吃驚地站起身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那一大堆飄在空中滿臉驚慌的吸血鬼們。

「嘶喝——」突然站在石椅下方那一男一女吸血鬼紛紛向著景添露出獠牙發出毒蛇般的威脅聲音,而後雙雙腳下用力凌空向著景添撲了過來。

景添這個來這個世界前可沒像『黑夜傳說』世界那樣不知細節就直接進入了,反而進來前有認真查過資料,因此知道這兩名吸血鬼女的叫簡,男的叫亞力克,兩人是一對雙胞胎。

這對雙胞胎在被轉化成吸血鬼前就如同貝拉一樣有著超能力,因此變成吸血鬼后能力更加強大,一個可以通過接觸讓人感覺火焰灼燒的痛苦,一個可以讓人失去知覺。都是心靈系的能力。

另外值得一說的是那邊吸血鬼三皇者中,一個可以通過皮膚接觸知曉對方一切信息,一個可以感知他人之間的情感關係,同樣全部是心靈類的能力。

景添當初查到這個資料后就明白過來為什麼這支皇族想要消滅卡倫一家了,顯然在吸血鬼的世界中心靈之力便是皇族能力的象徵,這個沃爾圖裡皇者家族一共才有四名心靈之力的成員,而以後卡倫家族的愛德華一家就有三名成員擁有心靈之力了,更不要說還有一個預知未來能力的愛麗絲,如此一來就威脅到了沃爾圖裡家族對吸血鬼的統治地位,所以他們想要消滅卡倫家一方也是必然而然。

當然這其中的關係全部與景添無關。無論你們打生打死哪怕毀滅世界都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只要收集了這個世界兩個種族的血液樣本就可以了,甚至這個世界都沒有讓它繼續存在的必要,畢竟不像『黑夜傳說』世界那樣有著完美之血。

此時景添看著撲來的兩人腦中雖然一時間想到了這麼多,不過仍舊有足夠的時間反應,在三皇者有些期待的目光中景添向前伸出手,手心向外由身前向身側一揮,彷彿撩起門帘一般將空中的兩姐弟直接用念力扇了出去,兩聲砸在了旁邊的牆壁上。

「放肆1坐在石椅最右側的那名身著長袍、梳理著一頭非常整齊金髮的吸血鬼怒吼一聲。身子瞬間動了起來,帶著一連串的殘影彷彿漂浮般向著景添眨眼衝來。

景添被對方的速度弄得一愣,這速度可是完全有普通吸血鬼的好幾倍了。

就在景添愣神的功夫對方已經眨眼間來到了他的面前,呲著獠牙伸手便向景添臉上抓來。

「滾開。」景添皺了下眉。一臉嫌棄地抬腳踹了出去。

那名吸血鬼非常謹慎,並沒有因為景添身上的人類氣息而小看這一腳,收回伸出的胳膊雙手交叉著想要防住這一腳。

想法是好的,可惜結局卻出乎所有人預料。在『』的一聲悶響后這名三千多歲的吸血鬼被景添一腳踹了出去,彷彿原路返回般在『嘎啦』地骨碎聲中砸回石椅之上,隨著一陣嘩啦啦的聲音石椅瞬間破碎。同時這名吸血鬼也慣性不停地繼續飛了出去,在地上翻滾著撞到大廳最裡面的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凱厄斯1另外兩名吸血鬼領袖大驚地向身後碎石中看去,呼叫著共同建立家族的第三人。

嘩啦!

凱厄斯突然揮開身上的碎石站了起來,不過並沒有動彈,針尖般地瞳孔死死盯著景添的同時體內傳來一陣卡啦卡啦的聲響,顯然是在用吸血鬼強大的恢復能力矯正生長著體內錯位斷裂的骨骼。

「你到底是什麼人1那名身著西裝的吸血鬼首領見同伴沒事後再次回身對景添問道,不過語氣可沒剛才的盛氣凌人了。

景添仍舊沒有回答,看了他們一眼后微微抬起右手向下一壓,頓時身後漂浮著的一群吸血鬼突然全部向著地面撞去。

一陣慘叫及腿骨斷裂的聲音響起,景添身後的那群吸血鬼全部癱在了地上,呻.吟痛呼聲此起彼伏。

在三名首領及剛從地上站起來的姐弟倆驚恐目光中,景添邁步向著石椅走去,就在兩名首領大驚地想要反抗時念力再次放出將他們控制祝

感覺著掙扎力度景添心中暗暗點頭,看來吸血鬼越長壽實力越強在哪個世界都是不變的,這三名三千多歲的吸血鬼無論力量還是速度完全甩了『黑夜傳說』世界中的吸血鬼始祖好幾條街。

一邊走景添手向身後一揮,頓時三聲驚呼響起,三名吸血鬼首領飛了出去砸在那群癱瘓在地正在恢復腿骨的吸血鬼中間。

此時景添已經邁步上了平台,隨後在最中間的那座石椅上轉身坐了下來。

在所有吸血鬼憤怒的目光中景添左右看了看,發現左邊壞掉的石椅後有些犯了強迫症感覺十分的不協調,頓時抬起雙手由身前向著兩邊揮舞了一下。

轟顱…

隨著一陣轟鳴和煙塵,在所有吸血鬼目瞪口呆中景添兩側的石椅連帶底座全部消失不見,但是石椅消失后地面卻十分平整,就彷彿那兩座石椅從來就不存在一般。

見到這個場面下面的所有吸血鬼全部被鎮住了,就連呻.吟聲都消失不見。一個個瞳孔縮成了針尖般一臉驚恐地看著景添。

這時景添才有閑暇向著下面的吸血鬼們看去,一手撐著臉一手在石質扶手上用手指敲擊著。

原本景添打算來這裡直接武力鎮壓后收集完血液和毒液就可以的,但是此時高高在上地坐下時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不由有些走神兒地思考起來。

一眾吸血鬼看著景添誰都沒敢出聲,最後還是由一名身著長袍的吸血鬼首領開口了:「這位強者,請問您來這裡有什麼吩咐……」

景添被喚回了神,看向一臉小心翼翼的那名首領,想了一下問道:「你叫什麼?」

「馬庫斯沃爾圖裡向您致敬……」那名首領聞言連忙行了一個古歐洲禮儀向景添自我介紹。

「馬庫斯?」景添收集資料的時候對這個家族只重點關注了那對姐弟,至於這三名首領雖然也查看了一下能力但並沒去特別記憶對方的樣貌,此時對上了號后不由道:「你就是馬庫斯埃可是比另外一個強的多。」

這名馬庫斯並不清楚景添說的是『黑夜傳說』中的吸血鬼始祖馬庫斯,但此時早已被景添的實力嚇到的他哪敢想其他,趕緊躬身頷首道:「哪敢在您面前提強字。」

景添擺擺手對這個前倨後恭的傢伙一點都不感冒,眼神移動看向另外兩名首領,瞟過剛才被踹的凱厄斯后將目光看向那名身著西裝的首領:「那麼你就是阿羅了?」

「是……尊敬的強者……」名叫阿羅的吸血鬼首領滿臉複雜,不過最終還是臣服於景添的強大,語氣有些低沉地同樣行禮回答。

「您來這裡有何貴幹?」馬庫斯見景添說完后便不再開口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問道。

「嗯……」景添想了一下道:「為我服務二十年吧。」

「呃……」馬庫斯聞言愣了一下,隨後轉頭和另外兩名首領對視了一眼。

「怎麼?」景添道:「不願意嗎?」

「不……我們……願意1這次是那名叫阿羅的吸血鬼首領回答了景添的話,而其他兩名吸血鬼首領也同時點頭表示沒有異議。

「很好。」景添翹起了二郎腿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不知您打算讓我們做什麼。」馬庫斯問道。

景添聞言手一揮。頓時一大堆空針管和試管飛向了吸血鬼們,在他們驚訝中落在他們面前:「給我收集血液和毒液樣本。」

「是……我們血族的?」馬庫斯猶豫了一下問道。

「對,不過我只要帶有能力的血族樣本,那些沒有特殊能力的就不用了。」景添吩咐道。

「這……」三名吸血鬼對視一眼。而後阿羅有些為難有些小心翼翼地說道:「不知您可否放過我們的生命,只要您不殺死我們的話以後還可以有源源不絕的樣本,否則只提取一次的話恐怕計量不多……」

景添聞言一愣,隨即有些好笑地說道:「放心。沒想殺死你們,而且也不用大量,你們每人抽一針管血液和不威脅生命那麼多的毒液就足夠了。」

三人聞言心中一松。連忙一起向景添鞠躬道:「是,多謝大人您的仁慈。」

景添自動忽略了對方的馬屁道:「好了,你們現在就提取吧,還有把每個人的能力類型都標註清楚了,血液不要搞混。」

「是,您還有其他吩咐嗎?」那個被踹飛的凱厄斯有些狗腿地問道。

景添看了他一眼,知道這個叫凱厄斯的最是膽小,因此對他的卑微表現沒有什麼意外:「你們先做好我吩咐的事,至於其他的一會再說。」

「是1三人一同應了一聲,隨後轉身臉上迅速換上了陰沉的臉色,對一眾吸血鬼們吩咐起來。

很快一名吸血鬼從旁邊的一個房間中取出了標籤和漿糊,而後整個沃爾圖裡家族裡連帶三名首領在內的一共十三名具有特殊能力的吸血鬼開始給自己抽血提取毒液。

三名老古董不愧活了三千多年實力不是新生吸血鬼可比的,提取完毒液之後只是有一點虛弱而沒有像卡倫家族眾人那樣癱倒在地。

待所有具有能力的吸血鬼提取完血液和毒液之後。身著西裝名叫阿羅的那名首領掏出一根羽毛筆開始用他那花式字體給各個針管和試管上寫著標籤。

景添坐在石椅上看著下方優雅全無、撅著屁.股在地上書寫的阿羅心中感嘆不已,不愧是老狐狸就是能屈能伸。

其實景添所不知道的是這些活了好幾千年的老傢伙真的沒覺得這樣丟面子是多麼嚴重的事兒,一來西方人根本沒有面子那一說,就算尷尬也只是一時而已過後就忘了,二來這三千年裡他們早就見過很多比他們強大的傢伙,當初被異能者耶穌和十三異能者門徒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時候比如今還慘。

可是作為特別的長生種他們三個還不是生生把耶穌耗死了,如今過的也不錯。因此他們面對景添的時候同樣也是這種想法,你一個人類活再久還能活的過他們嗎,等你百年後他們自然又獲得了自由,大不了到時候拿你後代撒氣就是了。更不用說做二十年的狗腿子了。

不一會阿羅將所有標籤寫好,在手下的幫助下將標籤貼在各個試管和針管上裝進冷凍箱,這才雙手捧著冷凍箱向景添躬身走來。

景添沒等他走到面前便手一揮將冷凍箱收了起來,想了一下后從空間中再次拿出幾隻冷凍箱堆在地上,對三名吸血鬼首領道:「你們是不是統領著全世界的吸血鬼?」

「是的,尊敬的強者。」阿羅始終彎著腰說道。

「那好。」景添指了指地上的冷凍箱:「我走之後你就繼續給我收集樣本,我會一年來一次的,希望到時候你們的成果會讓我滿意。」

「您的意志。」三名吸血鬼首領聞言一起恭敬地說道。

「很好。」景嘆起身:「那我就期待著了。」

在眾吸血鬼再次躬身過後景添環視了所有吸血鬼一圈,念頭一動回了空間。

而大廳內一眾吸血鬼本來以為景添會走著出去都準備歡送了。卻不料對方突然消失不見,頓時引起一陣騷亂。

三名吸血鬼首領小心地查找一番發現景添真的已經離開了,這才不約而同呼了口氣,對視一眼后無奈搖搖頭。臉上立即換上了上位者的表情,回身喝罵手下的無用與混亂。

收拾了手下再次建立起威望,三名首領這才一點異心都沒有地安排樣本提取計劃,一道道命令下達給手下將他們派了出去。反正只是二十年而已對他們吸血鬼來說眨眼就過了……

景添回到了空間沒去休息,直接將『暮光之城』世界的時間加速,並把注意力放在了貝拉身上。很快過了一年時間來到了第二部的時期。

不過景添並沒有打算參與什麼,因此直到劇情結束后這才進入了『暮光之城』世界。

這次過來景添先去沃爾圖裡家族取了樣本。

仍舊坐在那沒有建立新座位的石椅上,待阿羅將一個冷凍箱雙手奉上後景添打開看了一眼,待見到裡面只有不到二十的樣本數量後有些不滿地皺了下眉:「怎麼只有這點?」

「請您原諒1三名首領有些恐慌,阿羅解釋道:「因為我們血族只有很少一部分會在一個地方固定常駐,其他的則滿世界到處搬家我們一時之間無法很快找到,因此這一年來才只有這麼多。」

阿羅說完小心地看了景添一眼,發現神情沒有太大變化這才暗暗鬆了口氣道:「不過這一年來我們已經派手下去尋找了,明年應該樣本數量就會增多。」

景添翻手將冷凍箱收回空間,點點頭對三人道:「那就這樣吧,如果你們可以儘早完成我交代的任務那麼也不必非要為我工作滿二十年。」

三名首領聞言一喜,對視一眼后連忙下著保證。

景添無所謂地揮揮手,隨後再次消失在他們面前,通過空間來到了福克斯小鎮。

先是用神識查看了一下貝拉,發現她已經和愛德華確認了愛情關係正你儂我儂地談情說愛。對此景添滿意地微微一笑,而後神識找到了狼人那邊。

此時雅各布正因為貝拉和愛德華確認了感情而失魂落魄,整天丟了魂兒似的躲在家裡,連和狼人同伴聚會打鬧的興趣都沒有,更是把覺醒了阿爾法領袖血統的職責等丟的一乾二淨。

景添對這個求愛不成就禍害你女兒的傢伙一點都不感冒,很快來到了他家門前,彷彿當初去卡倫家族一般抬手敲了敲門:「你好,打攪了。」

等了一會,雅各布的父親自己轉動輪椅拉開了房門,見到景添后不為人知地嗅了嗅。沒有聞到血腥味后這才問道:「你好,請問有什麼事?」

景添伸出手:「你好,我叫厄爾斯,來此有些事要打攪你們。」

「你好,比利布萊克。」雅各布的父親伸出手同景添握了一下,在感覺到景添手中的體溫后這才確定對方真的不是吸血鬼,臉上也露出了輕鬆的表情。

景添對比利笑著點了下頭收回手:「那我就直說了。」

翻手間從空間中取出一大塊約有百斤左右的金塊,在比利詫異的目光中放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景添在對方疑惑的目光中說道:「我想和你們一族做個交易。」

「交易?」比利聽到『一族』這個次后心中一動。暗自戒備起來。

「是的,很簡單,我想要你們的血液樣本,分別為人類形態的樣本和變身形態后的樣本。當然不用太多也不會對你們的身體造成任何影響。」景添非常直接地說了出來。

「你是什麼人1比利聽完后渾身肌肉繃緊喝問道。

而這時房間內突然竄出一個年輕人,光著上身露著一身的疙瘩肉來到比利身邊,眼神不善地盯著景添。

「不要緊張,我只是一個知道比較多的人類而已。」景添一臉微笑地聲音放輕。消除著對方的戒備。

「哼!知道的比較多?是那些吸血蝙蝠派你來的吧!說!你們想幹什麼?我們不懼怕戰爭1比利眼神犀利地盯著景添說道,同時雅各布也上前一步,胸前那兩坨幾乎讓許多女人抓狂的疙瘩肉一抖一抖的……

景添看著雅各布的動作眼角一抽。連忙移開目光看向比利:「你想多了,我和那些吸血鬼一點關係都沒有,這個交易只是我個人行為,這一百多磅的金子就是我的誠意。」

雅各布到底年輕,作為期安族人富庶的生活離他始終很是遙遠,聽了景添的話后眼神不由向地上那一大塊散發著金光的金子看去,待見到只有一個大可樂瓶子大小的金塊後有些不信地彎腰去提了一下。

沒見過這麼多金子也不太清楚金子比重的雅各布低估了金子重量,一隻手抓住后提了一下結果金塊紋絲不動。

這下讓雅各布有些吃驚又有些羞怒,手臂肌肉繃緊一用力將金塊抓了起來……

感覺了下手中的重量雅各布向父親看了一眼,微不可查地點點頭。

比利可沒像雅各布那樣考慮不足,確認了金子是真的后仍舊懷疑地看向景添:「你到底有什麼目的?還是吸血鬼里出了個科學家想要研究我們的血液,好從中找出我們的弱點將我們全部消滅?」

景添十分無奈,這個老傢伙怎麼這麼固執……

想了一下後景添並起雙指向著遠處的巨樹叢林就是一個『什麼斬』,一道劍光過後遠處的參天大樹那邊突然傳來一陣陣嘩啦啦的聲音,外圍的十來棵巨樹緩緩倒了下去……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票各種支持~

感謝經肛互擼娃朋友的月票支持和1888豪爽打賞,同時祝賀你升任為第四位執事~

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慣例打賞,感謝時空雲飛朋友的滿分評價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