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五十二章最後安排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景添這時突然開口。抱著雙肩眼神不善地看了亞歷山大一眼。 亞歷山大突然感覺渾身汗毛一豎,移過目光有些驚訝地看了景添一眼,隨後收回目光盯著賽琳娜眼神複雜地直起了腰,將臉遠離了賽琳娜。 景...

「我聽說過你。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更新更快,更省流量》面對安德雷斯的卑微問候桌子後面的老人看了他一眼有些敷衍地說了一嘴,隨後便不再理會他將目光放在了有些拘謹的邁克爾柯文身上,眼神中閃過一絲溫柔。

邁克爾柯文見自己的祖宗目光看過來也不好繼續沉默,滿心複雜地猶豫了一下開口介紹自己:「您、您好……我是邁克爾柯文……」

「我知道的孩子,我一直都在關注著你們這一支,對於你們這麼多年來的安穩生活我感到很欣慰。」亞歷山大柯文納斯從桌子後面站起身,緩步走了過來面帶滿意地仔細打量著邁克爾說道。

邁克爾聞言更加無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亞歷山大也知道自己的存在會給後代帶來多大衝擊,因此並沒有在意邁克爾柯文的沉默,掃視了景添等人一眼后說道:「那麼你們今天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尊敬的最古者,我帶來了您的後代,以此祈求您能給予渺小的我一些庇護1安德雷斯不等其他人開口立即說道,跪在地上抬起頭一臉期盼地看向亞歷山大。

亞歷山大聞言疑惑地說道:「庇護?你在流放中又惹下什麼麻煩了?」

安德雷斯從這句話里聽出對方知道自己,心中有些小竊喜地說道:「是的,您的兒子馬庫斯已經蘇醒,我想他很快便會來找我了解您另外一個兒子威廉姆的位置……」

「馬庫斯蘇醒了?」亞歷山大複雜難明地低喃一句。

這時抱著雙肩看戲的賽琳娜同樣開口:「是的,而且我還是他的第一目標,因為你的好兒子想從我的血液中得知監獄的位置,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吧?亞歷山大柯文納斯1

亞歷山大聞言有些不悅地看了賽琳娜一眼:「當然知道,大名鼎鼎的死亡行者……這六個世紀以來為了你家族的仇恨你殺了多少人1

賽琳娜聞言大怒,放下雙手握起拳頭大聲反問:「到底誰才是造成這一系列殺戮的源頭!如果不是你的放縱你那兩個兒子也不會造成千年來這麼多悲劇1

「那我該怎麼做1亞歷山大同樣有些失態:「換做是你會殺掉自己的兩個兒子嗎1

「那馬庫斯呢1賽琳娜毫不示弱:「你既然可以放縱他們囚禁威廉姆,為何不將馬庫斯也一同囚禁起來!如今他已經蘇醒,你知道他會做些什麼!找到我!通過我血液中的記憶放出威廉姆!然後讓世界大亂!你到現在還不打算有所行動嗎?」

亞歷山大聞言有些窮詞。眼神掃過跪在地上偷偷觀察房間內發展的安德雷斯,眯了下眼對賽琳娜有些嘲諷地說道:「這麼說你們是來懇求我幫你們殺掉我親生的兒子?」

亞歷山大緩緩來到賽琳娜身前盯著她的雙眼不屑地說道:「你有什麼資格?你這麼多年的作為不比馬庫斯強多少,甚至連威廉都不如!至少他犯下的那些過錯只是因為思維混亂以及無法控制的怒火而已1

「都是狡辯1賽琳娜不屑地回擊:「我殺掉那麼多人的過錯都可以怪到你的頭上,一切都是因為你無法接受你的兩個兒子是怪物的事實,而且他們還創造出了更多的怪物!你明明可以阻止這一切!可是你只會躲避起來看戲1

賽琳娜看到了亞歷山大眼中的慌亂,嘆了口氣語氣軟了下來:「你知道威廉姆的情況,他不可以被放出來,否則世界上將到處都是毫無意識的野獸傳染源……」

亞歷山大被賽琳娜說得有些惱羞成怒,倔強地緩緩探頭靠近賽琳娜面孔道:「別因為你們的軟弱就來這裡對我搖尾乞憐……」

「離我的女人遠點,還有收回你那自大的語氣……」景添這時突然開口。抱著雙肩眼神不善地看了亞歷山大一眼。

亞歷山大突然感覺渾身汗毛一豎,移過目光有些驚訝地看了景添一眼,隨後收回目光盯著賽琳娜眼神複雜地直起了腰,將臉遠離了賽琳娜。

景添拍了拍賽琳娜的肩膀,手指一勾將不遠處的一個沙發移動了過來,坐下后看著有些吃驚的亞歷山大道:「孰對孰錯就不要計較了,今天我們來有幾件事。」

說道這裡景添看向賽琳娜:「你決定了嗎?是跟我走還是留下來?」

賽琳娜咬了咬嘴唇,在另外兩人有些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沉默了一下這才下定決心:「我跟你走!我不想在和他們有任何牽扯了……」

景添點點頭,招手讓賽琳娜同樣過來坐下后摟著她的香肩。轉頭對更加驚訝的亞歷山大道:「第一我需要你的血液讓賽琳娜擺脫陽光的威脅,第二……」

說道這裡景添手指再次一勾,突然從亞歷山大上衣內兜中飛出一個直徑十厘米的金屬圓盤,在亞歷山大驚訝地低頭拍兜中接在了手中。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手指一個用力將金屬圓盤捏成一團。

「你1亞歷山大失態地驚叫一聲,畢竟那可是他的二兒子監獄鑰匙,如此毀掉后威廉姆豈不是永無天日。

「怎麼?還在心存僥倖?」景添隨手將金屬團扔在地上:「不要期待威廉姆還可以有出來的一天了,並且不止如此。你的大兒子馬庫斯我也會將他永久關起來省得他生事。」

「放肆1亞歷山大柯文納斯徹底火了,向外高聲叫道:「來人1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中房門被突然撞開,相繼進來十多名全副武裝的士兵將槍口全部對準了景添四人。只等命令一下就要開火。

「無知1景添撇了下嘴,念頭一動所有槍械突然掙脫了士兵的雙手,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凌空飛到房頂,接著突然全部向著一起聚攏,一陣嘎吱聲中形成一團黑色的金屬團。

聽著金屬團砸在地上發出的當聲,看著那由槍械組成的金屬團除了邁克爾柯文和賽琳娜外房間中所有人全部愣住了。

「呼……」亞歷山大長吐口氣后對士兵命令道:「你們下去吧……」

「長官1

擺擺手,亞歷山大眼神複雜地盯著景添道:「出去吧……」

士兵們相互看了看,見景添等人沒有什麼動作后只好無奈相繼退了出去。不過並沒有走遠,派人去補充裝備后在門口附近警戒著準備隨時衝進房間。

「你……是我哪個後代的孩子?」亞歷山大見到景添的能力后條件反射地將他當成了三兒子那支普通人的後代,不由問了出來。

「無知……」景添臉色一黑,沒見過這麼喜歡認親戚的,不由開口強調道:「我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別亂認1

亞歷山大聞言還以為景添可能因為某些原因對兩個種族和他比較仇恨才這麼說,立即自以為是地諒解了景添的行為不再追究,頓了一下開口說道:「好吧,我的血液可以給她……」

看了賽琳娜一眼,亞歷山大再次誤會景添是因為愛上了這個死亡行者才有了這種要求。不過反正不是什麼大事索性答應下來。

「至於威廉姆……算了,反正鑰匙也沒了……」亞歷山大有些痛苦地看了眼地上那小團金屬,接著問道:「你還有什麼打算?」

景添對他前後轉變這麼快有些疑惑,不由放出心靈之力讀了一下對方心思,在得知對方想法后頓時哭笑不得,同時心中暗嘆亞歷山大柯文納斯實在是太慣孩子了,只是因為誤會自己是他的後代就可以什麼都好說……

腦中快速轉過了幾個念頭,最終景添沉默了下來沒有解釋什麼,反正看在對方千年來也算是保護了人類有些功德就讓他佔一次便宜好了。自己就算是尊老愛幼了……

想到這裡景添將和賽琳娜發生關係那晚想到的計劃說了出來:「威廉姆和馬庫斯這兩個威脅肯定要排除將他們全部徹底囚禁,至於狼人和吸血鬼兩方都換個頭領好了。」

看了看旁邊仍舊老老實實地跪著的安德雷斯,景添道:「吸血鬼就讓這傢伙做首領吧,他比較懦弱沒有大志。在他的帶領下吸血鬼應該會比較老實,至於狼人就交給盧西安好了,那傢伙也比較有自知之明,而且一直以來和安德雷斯也有不錯的合作關係。在他們兩個的帶領下應該會給你省去很多麻煩吧。」

在安德雷斯驚呆中亞歷山大仔細地審視了他一番,又看了看景添后緩緩點頭繼續慣孩子似的答應下來:「可以,不過那個盧西安真的能像你說的那樣嗎?」

「放心。把他叫來說開了就好。」景添斜了一眼仍舊被驚喜沖昏了頭腦沒有回過神的安德雷斯說道。

「好吧,我派人去把他帶來。」亞歷山大說完就要招呼手下。

「不用那麼麻煩。」景添搖搖頭,在眾人疑惑中閉上了眼睛放出神識找到了那個狼人基地,雖然見到一群大包小包收拾的狼人有些疑惑但也沒多想,發現坐在房間中眼神深邃的盧西安后念頭一動就要將他收進空間。

而此時盧西安正在考慮以後的安排,突然感覺身上出現一股拉扯的力量后大驚下立即掙紮起來,並且在發現無法掙脫后更是完全變了身更加用力地掙扎。

「嘖……」景添皺了下眉,在眾人疑惑中睜開眼道:「等我一下。」

說著從沙發山站起反身進了空間消失不見,讓亞歷山大和安德雷斯大驚不已地轉頭四處尋找。

通過空間瞬間移動出現在盧西安面前,景添散去籠罩著對方的力量后說道:「是我1

「厄爾斯?」盧西安漆黑的雙瞳盯著景添問道:「剛才那股力量是你?你想做什麼?」

「是我,我想帶你去見個人,對於沒通知就自作主張我感到十分抱歉。」

盧西安有些猶豫地看了景添一眼,心中暗驚對方不知名力量的強大嘴上問道:「見誰?」

「亞歷山大柯文納斯和安德雷斯,你應該清楚我說的是誰吧?」景添轉頭看了眼外面沒有發現屋裡情況仍舊不斷忙碌的狼人問道:「你們這是在搞什麼?」

盧西安沒理會景添的問話,而是皺著眉腦中翻騰著兩個名字問道:「安德雷斯我能想到是誰,不過你說的亞歷山大柯文納斯……是我想象中那人?」

景添對盧西安不回答自己的問題沒有在意,點點頭確認道:「對,就是那個兩族的真正始祖。」

「他怎麼可能還活著?不!的確,死了才應該奇怪。畢竟他是……」盧西安終於反應過來,不過仍舊有些驚奇地問道:「去見他們做什麼?」

擺擺手景添道:「一時說不清楚,你跟我走就是了。」

盧西安認真地看了景添一眼,隨即想到對方不可能會對他不利,否則當初就不會幾次三番地救他了,想到這裡,盧西安點點頭:「好吧,要去多久我安排一下。」

「嗯……大概一晚上的時間就足夠了。」景添估計了一下回答。

「好,等我一下。」盧西安說著解除變身開門走了出去,對忙碌中的手下們吩咐起來。很快回到了房間里:「走吧,我們怎麼去?」

「不要抵抗。」景添伸手抓住了盧西安的肩膀能力再次用出,在盧西安微微抵抗了一下就放鬆后成功將他帶進了空間,隨即又馬上出了空間回到了賽琳娜等人所在的船上。

雖然剛才已經被賽琳娜和邁克爾柯文安撫下來,但見到景添帶著一個大活人重新出現后亞歷山大和安德雷斯仍舊忍不住吃驚,目瞪口呆地看著兩人一時失去了言語。

「這是……什麼能力……」良久,在盧西安的仔細打量中亞歷山大艱難地開口問道。

「空間。」景添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將滿臉自豪的賽琳娜摟在懷裡道:「好了,這下人到齊了。大家商量一下以後的計劃吧。」

盧西安沒和亞歷山大這個始祖打招呼,而是扭頭看了眼已經從地上站起來的安德雷斯道:「什麼計劃?商量什麼?」

景添見此只好將剛才的提議重新解釋了一下。

盧西安聽完後有些意外地看了一臉狗腿子表情的安德勒斯一眼,思量了一下如果真是這傢伙掌控吸血鬼還真的不錯,隨即點頭答應下來:「可以。不過馬庫斯怎麼辦?他已經去過我那裡了,雖然當時我身上的傷沒有好但仍舊掩蓋不了我在他手上沒有走出一個回合的事實。」

「放心好了,他……」景添剛說到這裡突然房門被急促地敲響,不由止住了話語。

亞歷山大皺眉看了一下道:「進來。」

門被推開一名士兵快速走了進來。一邊打量屋中幾人一邊來到亞歷山大面前有些猶豫地再次轉頭看了看眾人。

「說吧。」亞歷山大點了下頭道。

「根據監控得知一群血族在一人的帶領下如今已經坐上了飛機向這邊趕來,預計六個多小時就會到達這裡。」

亞歷山大點了下頭示意知道了,在揮手讓士兵出去后嘆了口氣:「哎……終於還是來了……」

盧西安聞言看了屋中所有人一眼:「既然來了那麼就順便解決好了。我們這麼多人在應該可以打敗他,更何況你應該比他還強大吧?」說道後面盧西安看向一臉愁容的亞歷山大。

「不用你們動手。」景添見亞歷山大左右為難的樣子主動開口:「我會在不傷害他性命的前提下將他徹底囚禁,從今以後兩個種族在你們的帶領下我希望可以和平共處,並幫助亞歷山大處理那些可能暴露的問題以及處理掉肆意妄為的傢伙。」

「是是!我一定會好好做的1安德雷斯馬上開始表態,畢竟他可是知道是誰給了他將來的輝煌人生。

「我也沒問題,回去后我會帶領手下轉移到其他地方,盡量遠離人類並收攏各處的勢力。」盧西安想了想后同樣點頭贊同下來。

亞歷山大見事已定論,只好嘆了口氣彷彿一下子老了許多似的緩緩走回書桌後面坐了下來,摘下手指上帶有家族徽記的戒指摩挲著沉默不語……

接下來盧西安便和安德雷斯討論起怎麼幫他上位的問題,過了一會亞歷山大見始終沒有結果后開口叫來了一個心腹手下指派給他們,這才很快做好了計劃。

隨後亞歷山大可能也看開了,讓人準備了夜宵和邁克爾柯文兩人面對面吃了起來,低聲地回憶講述著普通人那支後代們的故事。

時間漸漸來到了午夜三點多,就在眾人正聽故事聽得唏噓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慘叫,不過很快隨著接到放行命令的士兵高喊。在一陣腳步聲中房門被猛地推開,馬庫斯一臉氣派非常地走了進來。

馬庫斯見到房間內的眾人腳步頓了一下,看到盧西安的時候眼神閃過一絲意外和不屑,看到賽琳娜和景添的時候嘴角一彎眼神火熱得快要冒出火焰來,至於哆哆嗦嗦的安德雷斯和一身人類氣味的邁克爾柯文直接被忽略了。

自信非常的馬庫斯不擔心房內有人可以跑掉,轉頭看向眼神複雜的亞歷山大,非常放肆地笑了一下問候道:「你好啊父親1

「馬庫斯……」亞歷山大有些絕望地呢喃一聲,看了看老神在在的景添和時刻準備變身的盧西安,做著最後努力對馬庫斯說道:「這裡不歡迎你,趕快離開1

「呵呵呵……」馬庫斯不屑地一笑:「看看這是誰?不死族的最古者……真是可惜了你那永不停息的心臟白白長在了愚蠢者的體內。這麼多年就是如此卑微地躲藏在這裡嗎?」

亞歷山大見心愛的兒子這麼不尊敬自己,有些心痛地厲聲道:「我們只是異類!現在是人類的天下1

「這就是你多愁善感地拋棄自己兒子的原因?」馬庫斯緩緩走進屋內,毫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地盯著亞歷山大說道:「為什麼千年來你就那麼忍心自己的兒子威廉獨自在黑暗中承受折磨?」

晃了下頭馬庫斯道:「既然如此你就繼續像只老鼠般繼續,原本維克多身上的鑰匙是不是在你這裡?交給我1

亞歷山大條件反射地看了扔在地上的那小團金屬一眼,在馬庫順著他目光看去后不解的目光中有些傷感地說道:「馬庫斯收手吧……不管你對威廉有什麼計劃都不會成功的……」說道這裡亞歷山大再次看了眼景添,他通過景添展露的能力可以看得出來馬庫斯如果不走的話就真的要被鎮壓了。

一邊是景添和邁克爾這兩名『後代』,一邊是馬庫斯和已經徹底無法重現天日的威廉姆,亞歷山大陷入抉擇的痛苦中勸道:「你無法控制住威廉,放他出來只會再次引起混亂。何況……」

「不!我已經更強大了1馬庫斯沒等亞歷山大將鑰匙已經毀掉的信息說出來,打斷他的話后說道:「而且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感情有多麼的好1

「你怎麼這麼執迷不悟!你到底要做什麼1亞歷山大終於控制不住情緒大聲喊了出來。

「做什麼?哈哈哈……」馬庫斯大笑兩聲轉頭看了眾人一眼,目光特別在景添身上停留了一瞬這才轉頭對亞歷山大道:「一個新的種族……將被創造出來代替人類統治這個世界,而我就是他們的上帝……」

在亞歷山大看瘋子般的目光中。馬庫斯邪邪一笑道:「而上帝……是沒有父親的1說道這裡,馬庫斯背後突然伸出一雙肉翅,其中一支翅膀鋒利的尖端猛地向著亞歷山大扎去,而另外一支則展開在身後防備著盧西安等人的偷襲。

在亞歷山大不敢置信的徹底絕望目光中眼看肉翅就要扎到他的身上。突然『吱』地一聲翅膀尖端彷彿被一層無形的牆壁擋住劃了開來,使馬庫斯和亞歷山大同時一愣。

「哎……現在你看清他的無法理喻了吧?」景添的聲音緩緩響起,使亞歷山大彷彿失去力氣般萬念俱灰地低下了頭。不忍去看接下來的發展……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月票,求各種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眼閱心明兩位同學的打賞~

感謝小喵同學的再次月票支持~r52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