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五十一章最古者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碼頭十七號港口1 「是!主人。」一名手下猶豫了一下又開口說道:「可是主人,我們聯繫的這個合作者沒有飛機可以跨國去那邊……」 「那就換一個合作者!告訴他們誰可以在天亮前將我送過去我就可以...

就在賽琳娜敲暈兩名女性吸血鬼,對她們那太過清涼的打扮有些不喜時,景添心神一動在賽琳娜身上布下了一層念力防護。?

砰!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槍響,隨之賽琳娜身邊的牆壁上幾乎同時被打出了一個坑洞,一些碎石濺射出來撞在了她的身上,不過因為有念力防護賽琳娜並沒有感到疼痛。

景添早已發現了襲擊者,但是計算過後發現他瞄準的不是賽琳娜的身體也就沒有理會,只是布下一層念力給賽琳娜防禦一下跳彈而已,雖然知道就算是中彈由於吸血鬼的體質也不會有事但怎麼說她也可以算的上是自己的人了,受傷疼痛什麼的能避免就避免的好。

賽琳娜聽見槍響愣了一下,感覺身上的異常后回頭給了景添一個充滿愛意的眼神,這才回過頭順著槍聲傳來的方向看去,一眼便發現了躲在拐角露出半個身子的此地主人安德雷斯泰利斯。

賽琳娜仔細看了一下對方,發現他沒有殺意的眼神後放下了心,半開玩笑地說道:「安德雷斯,你的準頭不怎麼樣埃」通過稱呼可以發現賽琳娜和對方看來是熟人,否則就不會直接叫名字了。

拐角的安德雷斯見賽琳娜沒有直接發起攻擊而是開口說話后同樣放下了心中擔憂,鼻翼聳動聞了兩下,聞出景添和邁克爾柯文身上人類的氣息后終於放下了戒備,瘦弱的身體穿著一身寬鬆肥大的長睡衣從拐角走了出來,端著槍沒好氣地對賽琳娜道:「這不是我們的月之女神賽琳娜嘛,現在可不是你該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的時候……」

賽琳娜見安德雷斯端了端手中的槍械威脅自己,不由嘴角扯出一絲弧度,轉頭眼神嫵媚地看了景添一眼。

景添看出了塞麗娜的意思自然樂意效勞,心神一動放出念力,直接嗖地一下將安德雷斯手中的槍給拽了過來飛到賽琳娜手中。

安德雷斯和賽琳娜同時一愣。不過賽琳娜很快回過神舉起槍向對面晃了晃。而安德雷斯則徹底目瞪口呆,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再抬頭看了看賽琳娜單手舉著的槍,咽了口口水語氣打顫地說道:「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賽琳娜沒有回答,邁步向前走去:「那些不重要,我想我們應該好好談談……」

三人走到有些心驚膽戰的安德雷斯身邊,賽琳娜再次晃了晃手中槍械道:「不請我們進去坐坐么?」

安德雷斯臉部肌肉抽了抽露出一個僵硬諂媚的笑容:「當、當然,非常歡迎,請跟我來……」

賽琳娜見安德雷斯有些步履踉蹌轉身帶路的樣子微微一笑,隨意地扔掉手中槍械伸手牽住景添邁步跟了上去。

轉過一道彎進入中央主,賽琳娜看了看周圍亂七八糟的擺設。在安德雷斯有些尷尬地到處收拾中走到一個木椅前從椅背上面拿起一件完全透明的胸.罩看了看,撇了撇嘴扔回上面轉頭道:「看來你這些年被流放的日子過得不錯。」

安德雷斯聞言回過頭,見到架子上仍舊晃悠的內衣後有些尷尬地扯了扯嘴角:「還好……」

見景添好奇地四處打量,賽琳娜鬆開牽著的手同樣邁步在四周打量起來,在見到透過一道掛帘散逸出的幽藍光線后一邊向那邊走去一邊問道:「你這裡什麼時候用上狼人護院了?」

安德雷斯猶豫了一下隨即光棍地坦白:「那些是贈品……來自一個很有說服力的客戶……」

賽琳娜聞言輕輕皺了一下眉,回頭看了安德雷斯一眼後手一撩將掛帘撩了起來,發現了後面凹進去牆壁上的武器陳列架,以及其上擺滿的各種槍械、弓弩以及十分眼熟的紫外線彈頭子彈。

「盧西安?」賽琳娜腦中一轉便明白過來所謂的客戶是誰,不由問了出來。

安德雷斯手上的動作一頓什麼都沒有說。

對於安德雷斯的沉默賽琳娜沒有介意。從武器架上拿起一個彈夾看了看,又伸手摸了一下紫外線子彈製造設備,這才回身問道:「你殘殺同類多久了?」

安德雷斯心中一驚還以為賽琳娜要發飆,眼神不由自主地瞟了眼景添和邁克爾柯文。一邊心中打算著怎麼用兩人做人質一邊回答道:「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保命……你敬愛的維克多背叛了我並始終想要我的命,我這麼做也是逼不得已……」

賽琳娜聽到維克多的名字雙眼微微一眯,沒有露出被觸中逆鱗的表情而是語氣平淡地說道:「礙…背叛、欺騙都是他的專長……不過沒關係,我已經親手把他殺了1

安德雷斯一愣:「你?你殺了維克多?」說著露出一絲不相信的笑容道:「怎麼可……」

說道這裡安德雷斯臉上的笑容突然僵祝漸漸變成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等、等等……這麼說你已經知道了?」

賽琳娜沒有說話默認了,而後轉頭再次看向武器架,在發現上面一款飛鏢和她以前常用的樣式一樣后眼睛一亮。伸手拿了下來毫不見外地往身上的武器扣裡面塞著。

安德雷斯看見賽琳娜的動作回過神,終於放下了心中的恐懼徹底明白對方今天不是來收拾他的,鬆了口氣有些討好地說道:「實在是太好了,他早該死了,你要知道親愛的……當初我就反對這件事,可是我一直沒什麼話語權沒有救下你的家人實在是太遺憾了……哦小心!那東西刀片彈出後會爆的1

景添見賽琳娜不斷往身上裝備武器的樣子有些好笑,雖然有自己在其他武器什麼的都是多餘的,但見到賽琳娜終於從陰影中走了出來恢復了英姿颯爽的樣子他心中也十分高興,因此並沒有阻止賽琳娜的動作而是開口對安德雷斯說道:「好了不要廢話,告訴我們亞歷山大柯文納斯的位置。」

「什……」安德雷斯一愣,隨後目光移到同樣轉過身的賽琳娜身上,有些吃驚地說道:「你們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你不用管我們怎麼知道的,直接告訴我們位置就好。」賽琳娜說道。

安德雷斯聞言眼球狡黠地一轉,掩飾地笑了兩聲道:「哈哈……我怎麼知道在哪。我可是三百年來一直沒有從這裡出去過呢,只是知道那個『最古者』的名頭罷了哈哈……」

安德雷斯一邊假笑一邊轉過身拿起酒杯倒酒,防止賽琳娜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不對。

就在他倒好酒剛要舉杯喝時,突然『嗖』地一聲一隻弩箭飛過將酒杯命中發出『啪』地一聲爆裂聲。

安德雷斯有些僵硬地回過頭,只見賽琳娜舉著一隻連弩眼神危險地看著他道:「既然如此,那麼我是否可以認為你已經毫無用處了呢……」

安德雷斯想要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結果嘴角扯了扯最終沒有笑出來,在見到賽琳娜手指緩緩回勾后立即光棍地坦白了:「加拿大魁北克碼頭十七號港……」

「很好。」賽琳娜嘴角一彎將連弩放了下來,讓安德雷斯不由舒了口氣。

「還有事要問嗎,沒有我們現在就出發了。」景添此時正站在書架前,掃視完上面的各種古書問道。

賽琳娜聞言往牆上的古老吊鐘看了一眼。發現外面馬上要亮天後微微搖頭:「今天來不及了,在這裡休整一天晚上再出發吧,正好我想多了解一些當初的事情。」

「那好,我看看故事書,邁克爾你隨意吧。」

景添之所以不急著出發也是因為天亮的緣故,剛才在安德雷斯說出地址后他便將神識延伸了過去,發現由於經緯的緣故那邊現在已經天亮了,而且目標那艘武裝船上沒有什麼好的避光地方,只有一些骯髒的船艙才不會被陽光照射到。對於賽琳娜來說如果現在過去的確很麻煩。

景添說完后邁克爾柯文有些無所事事,只好同樣來到書架前隨便抽出一本書翻開看了起來,而安德雷斯見此則沒好氣地叫了出來:「嘿!那些可不是故事書,都是重要的文獻!還有那邊的小子小心點。翻書的時候動作要輕1

賽琳娜因為景添的緣故對始終跟著的邁克爾柯文感官也不錯,發現他被安德雷斯吼得有些手足無措不由感到有些好笑,輕笑一聲轉頭對安德雷斯道:「說說吧,雖然我大致了解一些但仍舊想聽你這個專業的歷史學家說說當年的事情。」

安德雷斯聞言從邁克爾柯文身上將緊張寶貝的目光收回。想了一下后索性說道:「好吧,你想從哪開始聽起?」

「就從頭開始說吧。」反正時間充足,賽琳娜走到酒櫃前看了看。拿出一瓶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后拽過椅子坐下一副促膝長談的樣子說道。

安德雷斯見到賽琳娜手中的那瓶紅酒有些肉疼地咧了咧嘴,連忙來到酒櫃附近掃視一眼,拿了一瓶第二寶貴的紅酒在手中以防等會被賽琳娜拿走,又偷偷將最寶貴的那瓶不動聲色地藏好后這才同樣拽了一張椅子坐下,有些不舍地將手中紅酒倒了一杯開始講述……

隨著時間流淌,除了景添將手中的歷史文獻當故事看外,就連邁克爾柯文都被安德雷斯的講述吸引了心神,不知什麼時候拽了椅子膽兒肥地湊了過去旁聽著,更可惡的是還自來熟地拿過空杯子從安德雷斯那裡分了好幾杯頂級紅酒……

安德雷斯被氣得不行,如果不是形勢所迫看他是賽琳娜帶過來的恐怕早就將邁克爾柯文人道毀滅做成大餐了。

很快時間過了幾個小時,講述也接近了結尾。期間被賽琳娜打暈的兩隻吸血鬼清醒了過來不過又被安德雷斯打發出去了,畢竟她們只是玩物而已不能讓她們知道太多。

「好吧,我知道的就只有這麼多了。」說完之後安德雷斯對賽琳娜攤了攤手。

賽琳娜從故事中回過神,想了一下后問道:「這麼說如果馬庫斯醒來后恐怕第一時間就會來找我了?」

「是的。」安德雷斯聽聞馬庫斯這個名字后渾身一抖:「維克多以為當年你只是個小孩子不會記得威廉姆監獄的位置,可是馬庫斯知道那些記憶始終流淌在你的血液之中,如果他被喚醒並知道一直以來制約他的維克多已經死亡的話,一定會毫無顧忌地打算放出他的兄弟『狼人始祖威廉姆』,並且首先就會來找你了解監獄位置,然後還要找齊兩枚機關鑰匙。

這時景添的聲音傳來:「馬庫斯的話如今已經被喚醒了,現在正在城堡里坐著呢。」

他之所知道是因為剛剛用神識掃描過。發現馬庫斯如原著一般被喚醒了這才開口提醒賽琳娜兩人。

「什麼1安德雷斯大驚地站起身,隨即來回快速踱步喃喃道:「怎麼辦怎麼辦……那個瘋子如果成事的話恐怕不會放過我的,畢竟我知道的太多了……」

「呃……對了!你怎麼知道馬庫斯蘇醒了?」安德雷斯突然對景添問道。

「知道就是知道,哪來那麼多為什麼。」景添翻了個白眼重新將目光放在手中的古書上。

「你……」安德雷斯聞言鬱悶不已,想發火但又有賽琳娜在身邊,頓時將他憋得十分難受。

「好了,我相信他的話。」賽琳娜站起身,想了一下后說道:「如果你害怕的話為什麼不去找亞歷山大柯文納斯求助?」

「哪有那麼容易……」安德雷斯拽了拽頭髮:「那個老頑固只關心他的兩個兒子,其他的也只是為兩個種族處理一些可能暴露的麻煩,才不會管其他人生死。」

賽琳娜聞言看了旁邊椅子上的邁克爾柯文一眼:「沒關係。晚上你可以和我們一起走,這位是邁克爾柯文,最古者血統隔代遺傳的直屬後代,看在他的面子上應該會收留你的。」

「什麼1安德雷斯快速轉頭看向一臉無奈的邁克爾柯文,情不自禁地動了動喉嚨咽了口口水。

「我勸你別打他的主意,如果你不想死的話。」賽琳娜警告道。

至於邁克爾柯文臉上甚至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畢竟這兩天經歷這麼多也知道有景添這個大靠山在什麼都不用擔心。

安德雷斯艱難地從邁克爾柯文身上將目光移開,有些口是心非地尷尬笑了笑:「怎、怎麼會……還要靠他搭上最古者的庇護呢……」

賽琳娜玩味地看了安德雷斯一眼:「那麼你就去收拾一下吧,傍晚我們就出發。」

說完邁步來到景添身邊。在景添微笑伸手中有些小女人地坐在了他的腿上,將頭埋在景添肩膀上道:「我休息一下。」

景添聞言拍了拍賽琳娜後背,隨即念頭一動從空間找到一個長沙發『撲騰』一聲扔了出來,將安德雷斯嚇了一大跳。至於邁克爾柯文早就不奇怪了。畢竟在狼人據點的時候就見過這種場面。

賽琳娜愣了一下后也接受了景添再次展現的神奇,親了景添臉頰一口起身來到沙發上躺了下去。

至於邁克爾柯文則沒那麼多忌諱,左右看了看后在安德雷斯的床上躺下拽過被子開始睡覺,看得在收拾東西的安德雷斯又是一陣眼角亂跳。

當然景添可沒告訴邁克爾柯文他如今躺的蓋的到底有多臟。壞心思地裝作不知道重新拿起古書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

一天時間很快過去來到了傍晚,邁克爾柯文將準備的食物升起火堆簡單地熱了熱糊弄地吃了一頓,隨後四人來到外面的汽車處。至於裡面那兩名女性吸血鬼則被安德勒斯隨便找了個介面騙留了下來。

「我們就開這輛車過去?」安德雷斯趴窗打量著車內前後座之間的隔板問道。

賽琳娜和邁克爾聞言全部向景添看來。

景添輕輕點頭微微一笑。隨後在兩人有些興奮的目光中閉上了眼睛,放出神識找到了目標地點,一揮手將所有人和車輛收進了空間,接著同樣進入空間,再出來時已經來到了加拿大魁北克碼頭十七號港口。

就在景添等人剛剛消失不到五分鐘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螺旋槳的聲音,隨後只見兩架直升飛機來到了院子上方緩緩落在了院子里。

艙門拉開,已經恢復了人類形態的馬庫斯當先走了出來,環視了一圈后直接邁步向著教堂裡面走去,而其他吸血鬼則在附近警戒著。

不一會,幾分鐘后教堂裡面傳來一聲怒吼,馬庫斯的身影快速躥了出來。一臉怒色地上了飛機吩咐道:「以最快的速度給我去加大那魁北克碼頭十七號港口1

「是!主人。」一名手下猶豫了一下又開口說道:「可是主人,我們聯繫的這個合作者沒有飛機可以跨國去那邊……」

「那就換一個合作者!告訴他們誰可以在天亮前將我送過去我就可以賜予他們永生1

一天以來馬庫斯已經適應了現代的信息,這才沒有費事自己飛過來而是讓手下聯繫合伙人借了直升飛機趕來,可惜到了這裡後景添等人已經走了。

而馬庫斯之所以沒有讓手下駕駛直升飛機在附近尋找景添等人的車輛,卻是他已經在裡面留下的兩名女性吸血鬼那裡知道了一切。

說來也是趕巧,那兩名女性吸血鬼一名在白天的時候偷聽到了港口的位置,另外一名則在剛才見到了眾人消失不見那一幕,被吸血讀取了記憶后自然馬庫斯也了解了這些。

此時馬庫斯心中十分火熱,甚至將救出兄弟威廉姆的念頭都拋到一邊了,他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抓住景添吸干他的血液。以期得到在盧西安記憶中看到的那些特別的能力還有今天這種突然消失的能力……

隨著手下吸血鬼聽話地開始到處聯絡,馬庫斯一臉期待地坐在直升機中,目光遙遠不知在想著什麼。

很快手下聯繫到了一個有私人飛機的合伙人,隨即直升機起飛向著聯絡地點的機場飛去,準備在那邊轉機向加拿大出發……

與此同時景添這邊將所有人放了出來,又將汽車扔出后說道:「到了。」

「什麼到了?剛才周圍怎麼黑了?」安德雷斯還沒有反應過來不由開口問道。

「你看看周圍。」邁克爾柯文提醒。

「什麼?」安德雷斯條件反射地轉頭四顧,看清周圍情況后一下子愣在了那裡。

「這、這、這怎麼回事1安德雷斯目瞪口呆地大聲問道。

「什麼人1在其他人還沒有回答他時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大喝,隨即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舉槍沖了過來。

「不要動!讓我看到你們的手慢慢舉起來1隨著士兵的警告周圍突然傳來了狗叫聲和跑步聲,更多的士兵舉槍包圍了過來。

「等等!不要緊張!我們是來找洛倫茲麥卡洛的1安德雷斯舉起手大聲說出了亞歷山大柯文納斯如今的化名。

「你們是什麼人1一個隊長問道。

「他1安德雷斯動作小心地指了指邁克爾柯文道:「他叫邁克爾柯文。你報告上去就知道了。」

那名隊長聞言看了看四人,隨即放下槍拿出對講機將名字報告了上去,不一會對講機裡面傳來了一道聲音:「帶他們來見我1

「是1士兵隊長回了一聲,隨後對景添四人道:「跟我來。不要做多餘的動作1

四人被帶領著上了武裝船,在賽琳娜有些戀戀不捨的目光中卸掉所有武器后才被准許進入了船艙中,通過幾道門後來到一個裝修華麗復古的艙室。

四人一進門便見到在房間內一個長書桌後面坐著的老人,銀白的利落短髮及嘴上一圈修剪得十分整齊的鬍鬚。配合著他那黑色複雜花紋的長西裝看起來非常精神,只是眼中卻是同外表的精神不同,讓人一眼便可以發現其中的深邃以及一絲疲憊……

老人掃視了四人一眼抬起手指擺了擺:「你們出去。不要讓人打擾我們。」

帶著四人進來的武裝士兵聞言敬禮過後全部退了下去將房門緊緊關上。

這時,安德雷斯突然開了口,上前一步半跪在地低下頭非常謙卑地說道:「安德雷斯泰利斯向您致敬,最古者1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感謝眼閱心明同學重新回來的200打賞~

感謝☆墮落の天使朋友的兩張月票支持~對你每個月你最少四張的月票地球我實在太感激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