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四十九章深山據點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 地下的狼人們在馬庫斯走後小心地將盧西安從斷掉的地基上拔了下來,抬到房間中放在了兩張拼好的桌子上。 「怎麼辦?」一名狼人有些無助地問道,可是卻得到一片同樣無助的目光。 那名第三代狼人仔...

賽琳娜睡熟後景添也放鬆心神開始休息,三個多小時后神清氣爽地醒過來時才早上八點多鐘。&..

見賽琳娜仍舊熟睡,景添輕輕抽出胳膊起身給她蓋好,隨後出了室。

來到洗手間伸手試了試昨晚晾的衣服,發現沒有全乾後景添用念力輕輕一震將衣物上的水滴全部震了出去,這才疊好回到室放在床頭柜上,隨後出去招呼邁克爾柯文吃早餐。

昨晚邁克爾柯文在發現景添半夜還沒回來時就隱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此見到景添后眼神十分怪異,無法想象吸血鬼和人類結合的樣子……

雖然如此但邁克爾柯文對於景添敢下手的這份膽量還是十分佩服的,再加上賽琳娜的確是個美人,因此在被景添敲門叫起后不由低聲打趣地恭喜了一番。

景添也沒介意,叫上他一起下樓吃了早餐,隨後扔給邁克爾柯文一根金條:「你去把金子賣了吧,然後買或者租一輛空間比較大的越野車,還有車窗什麼的都要遮光。」

邁克爾柯文接過金條後手上一沉,趕緊雙手用力捧著,掂量一下後有些愣神地點點頭,好半天反應過來后急忙問道:「今天就要準備好嗎?太倉促的話這根金條賣不上價太吃虧了。」

「無所謂。」景添道:「車子越早準備完越好,還要給車子改造呢,在前後座之間豎起一塊遮光板,要知道吸血鬼可是見不得光的。」

「哦好的。」邁克爾柯文這才想起這茬,連連點頭后告別景添獨身出了酒店去準備了,反正如今他也不怕被襲擊,吸血鬼白天出不來,而狼人看在盧西安的面子上也不會對他下手。

景添本來想點一份血食給賽琳娜帶上去,結果這邊不是中國並沒有什麼鴨血豬血之類的菜色,無奈只好空手坐電梯回到了樓上。

輕輕推開室的門。一眼便看到了賽琳娜正靠坐在床頭一手捂著胸口的被子發獃,直到聽見門響看過來后才展現出一個燦爛的笑顏。

景添微微一愣輕笑一下,明白她是誤會以為被丟下了。

在賽琳娜美目注視中景添走到床邊坐下,很自然地摟住靠過來的美女道:「不好意思,酒店裡似乎沒有你能吃的,要不要我去給你抓個人回來?」

賽琳娜聞言有些驚奇又有些感動,微微搖頭道:「不,你有那份兒心就足夠了,不用為我去做傷害同類的事情。」

景添抿嘴一笑沒有說話,並沒有告訴賽琳娜自己根本不在乎這個世界人命這件事。如果連這個都在乎的話那麼以前破滅那麼多世界成為混沌之力、豈不是幾乎都數不清滅掉多少人類了。

「那你怎麼辦?不餓嗎?還是有其他食物可以代替?」景添問。

「真的不用了。」賽琳娜再次搖頭:「忍一天就好了,晚上去我的一個私人據點,那裡有儲存的克隆血。」

「好吧。」景添點點頭。

雖說空間基因庫里有很多血液但景添可不敢給賽琳娜吸食,因為那些血液都是從各種能力者身上得來的,誰知道賽琳娜吸食後會不會出事,還是以後實驗過之後再說吧。

當然如果確認沒事後賽琳娜可以通過那些血液得到什麼能力就更好了,起碼不用像現在這樣景添連氣都不敢傳授給她,唯恐她一個弄不好將氣弄出『太陽拳』那般的光屬性來豈不是等於自殺。如此只好先讓賽琳娜繼續弱一段時間了……

「對了,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景添問道。

賽琳娜聞言沉默了一下才說道:「睡不好……」

景添恍然。雖然自己沒將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兒放在心上但賽琳娜可不同,畢竟涉及到了她自身,換了別人恐怕也睡不安穩。

「你再繼續睡會吧,我已經讓邁克爾去準備車輛了。並讓他把車進行遮光處理,都準備好后我們再出發。」景添拍了拍賽琳娜的香肩說道。

「嗯……」賽琳娜輕輕點頭答應下來,隨後在景添的手扶下重新躺進了被子,只是並沒有閉眼而是有些期待地看向景添。

景添讀懂了她的眼神。微笑一下道:「好吧,我陪著你。」

在賽琳娜有些欣喜的目光中景添脫掉衣服同樣鑽進了被子,將手臂再次給賽琳娜當做枕頭。

因為賽琳娜如今還沒從一系列打擊中恢復過來。現在她只是一個需要疼愛的小女人而不是那個英姿颯爽的『月之女神』,所以隨著景添躺下后她不由有些柔弱地向景添靠了靠,伸出手臂緊緊地抱住了景添后這才發出一聲滿足的吐氣聲放鬆了心神開始休息。

景添見此同樣伸手摟住了她的腰肢,向懷裡緊了緊手臂后默默地做起了人形抱枕。

賽琳娜是真的累了,昨晚的心神俱憊再加上清晨的盤腸大戰,很快便呼吸平穩下來睡了過去,這一覺便睡到了下午三點多。

期間景添一直沒有動始終抱著懷中美女,每當賽琳娜因為噩夢皺起眉頭時便緊一緊摟著她的手臂,而睡夢中的賽琳娜感覺到后便會重新舒展雙眉。

下午兩點多的時候邁克爾柯文開車回到了酒店,景添聽見他的腳步聲后通過心靈之力告訴他暫時休息或出去買點食物放回車裡,因為還不知道接下來要在旅途中度過幾天呢。

邁克爾柯文得到聽到腦中自動響起的傳話后十分吃驚,不過已經在景添身上見到了太多的神奇之處,因此吃驚過後便聽話地出去準備食物了,更因為景添已經告訴了他接下來幾天需要黑白顛倒,所以邁克爾柯文再次回來后並沒來打擾,而是鑽進房間中開始補覺……

可能是血族就是因為這個國家的天氣才特意在這裡建立了主要分部,賽琳娜從熟睡中醒來的時候酒店窗外正下著連綿的細雨,雖然因為窗帘的緣故無法看見外面的景象,但雨點不斷擊打在玻璃上的聲音卻一刻都沒有停歇。

「醒啦。」賽琳娜剛剛睜開雙眼便聽見了景添輕柔的詢問。

「嗯……」鼻音短促地應了一聲,賽琳娜抬起頭注目了景添一眼後仰起頭吻了上去。

長吻過後,景添道:「邁克爾在休息倒時差,因此我們晚上再出發吧。」

「好……」賽琳娜應了一聲。隨後感覺著身下的堅硬有些臉紅,呼吸有些紊亂地再次仰頭索吻,環在景添腰間的手臂漸漸地伸了下去,很快,喘息聲、呻.吟聲,窗外的雨點擊打聲混合成了一首交響樂……

時間跳轉,晚上七點多時三人終於準備好了一切,坐上邁克爾柯文改裝的越野車開始向著鄰國烏克蘭出發,因為那邊有一個賽琳娜在廢棄礦坑下面改造的地下據點,三人需要先去那邊拿賽琳娜所需的血袋和武器。

隨著景添這邊的出發。吸血鼓馬庫斯也單獨離開了城堡。

馬庫斯在心頭大患維克多死亡后終於沒有人再可以制衡他,因此昨晚對吸血鬼們暴漏了他的野心后如今開始為以後的大業做一些準備。

昨晚蘇醒后吸血時其中一名吸血鬼是克萊恩的手下,馬庫斯通過他的記憶看到了盧西安胸口掛著的飾物樣子,正是監禁他兄弟狼人始祖威廉姆監獄的機關鑰匙。

發現這點后馬庫斯頓時有些坐不住了,畢竟他和兄弟之間的感情非常好,因此立即打算將威廉姆拯救出來,一是因為感情元素,二來也可以讓威廉姆咬出一些狼人作為將來大業中的炮灰所用。

因為昨天安排好一切后已經眼看快要兩天,因此馬庫斯不得不忍耐了一天。如今天剛剛黑下來便迫不及待地出發了。

在地下據點的狼人們可謂是非常倒霉,昨天前半夜和維克多帶領的吸血鬼一場大戰損失不小,後半夜又被兩隊全副武裝的人員莫名其妙地用催眠彈給擺平了,終於很久后毒氣散去狼人全部清醒過來。又不得不繼續清理地下據點的戰鬥殘留,結果好不容易清理完畢可以休息了突然馬庫斯又找了上來。

因為所有狼人都集中在據點中心休息,所以馬庫斯一路暢通無阻地直接突入了進來,也多虧外面沒有人巡邏。否則狼人恐怕又要減員不少。

盧西安在二十多名狼人的簇擁下和馬庫斯對峙著,看著一頭長發披散在腦後的馬庫斯,盧西安全身細胞不由自主地顫抖著。面對維克多時盧西安還有信心動手一番,但面對眼前這名吸血鬼的真正始祖他卻一點動手的念頭都打不起來。

「你……有什麼事……」盧西安沉默了一會後在馬庫斯玩味地掃視中開口問道。

馬庫斯仔細地打量了一下盧西安,感覺著對方狼人不是狼人、吸血鬼不是吸血鬼的氣息后說道:「維克多就是被你殺死的?」

盧西安猶豫了一下緩緩點頭。

「呵呵呵呵……」馬庫斯輕笑一陣:「看在你做的不錯的份兒上,將囚禁威廉姆監獄的機關鑰匙交出來我可以放你們一馬1

「吼1盧西安身後的狼人們聞言大怒,紛紛低吼。

盧西安擺擺手止住手下的躁動,不過心中卻十分為難,雖然如今胸前戴著的飾物狀鑰匙對他而言沒什麼太大意義了但就這麼乖乖地交出去讓他以後還怎麼領導手下,可是不交的話恐怕也不行,完好無損的情況下圍毆都不一定能打的過對面之人,更何況自己如今還是殘廢之身……

想了半天,就在對面馬庫斯感到不耐時盧西安終於下定了決心,作為狼人首領必須要做出表率了,就算死掉大不了就當是下去陪愛人索尼婭好了。

想到這裡盧西安單腿從椅子上站起,深吸口氣道:「想要鑰匙自己來拿!不過這件事和他們無關,不要將他們牽扯進來1

「呵呵呵呵……」馬庫斯視線在盧西安的斷腿處掃了掃:「就憑你現在這個樣子……」

「那不是你該關心的事1盧西安打斷馬庫斯的話,隨後轉頭對手下們吩咐道:「你們都退開!一會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準動手1

「首領1一名第三代狼人擔憂地出聲想要說些什麼,畢竟他也同樣感覺到了對面馬庫斯身上散發出來的天敵般威脅。

「閉嘴,不用多說了1盧西安止住手下的話:「如果我出了意外你帶領他們撤離這個國家,以後小心行事1

「首領……」第三代狼人還要說些什麼,不過見到盧西安那怒目的眼神后將嘴裡的話咽了下去,看了馬庫斯一眼后不忿地應了一聲:「是……」

待狼人們緩緩退進陰影中,盧西安在馬庫斯有些讚賞的目光中深吸口氣。突然開始變身。

馬庫斯見到盧西安那渾身漆黑的變身後微微一愣,低喃了一句:「混血嗎……有意思……」

「吼1盧西安變身後完好的腿用力一踏地面,身形迅速向著馬庫斯撲來。

這種速度在馬庫斯眼裡簡直太慢了,不屑的目光一閃而逝,手一伸便將盧西安一巴掌扇到了一邊。

看著艱難起身後弓著腰打算再次襲來的盧西安,馬庫斯悠哉地脫下上衣,背後緩緩伸出一對肉翅,呼扇兩下後身體緩緩離地飄起。

見到盧西安楞在了那裡,馬庫斯再次閃過不屑的目光,翅膀一扇眨眼間便俯衝到對方面前。在盧西安根本反應不及中一隻翅膀『噗嗤』一聲便將他胸口穿透挑了起來。

「啊1盧西安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慘叫,不過聽聞附近手下的低吼聲后忍著疼痛發出一聲大吼將他們再次吼退。

馬庫斯將盧西安高高挑起,看見對方傷口的血液順著肉翅流下后張開嘴將血液吞了下去,頓時盧西安這千年以來的記憶紛紛出現在腦中。

「吼1盧西安稍微適應了一下胸口的劇痛,抬起兩隻手臂抓住了插在身上的肉翅開始用力,想要將其折斷。

翅膀上的疼痛將馬庫斯從讀取記憶中喚回神,皺眉看了盧西安一眼后翅膀一揮頓時將盧西安扔了出去,接著身形快速跟上,在盧西安仍在空中時再次揮舞翅膀。一下子將對方砸了下來。

噗嗤!

「呃……」盧西安突然瞪大了雙眼,眼神不甘地低頭看了看胸口,在見到透體而過的幾根鋼筋后又轉頭看了看不知為何一臉疑惑的馬庫斯,漸漸渾身失去了力氣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吼!吼1周圍狼人見首領被串在了一根斷裂地基上失去了反應。頓時全部低吼起來。

不過在馬庫斯的眯眼掃視中那個第三代狼人總算記得首領的吩咐,吼了兩聲用狼人獨有的信息傳遞方式將所有狼人制止了下來。

「哼1馬庫斯見周圍陰影中的狼人安分下來不屑地哼了一聲,低頭看了看已經失去生命特徵的盧西安,手一伸將對方胸口掛著的一個圓形飾物拽了下來。

看著上面的花紋。馬庫斯手指在飾物中間的一個圓形凸起上一按,頓時飾物周邊嚓一聲吐出一圈利刃,如果不是知道原本是什麼的話還讓人以為只是個精美的暗器而已呢。

再次按了一下凸起將利刃收回。馬庫斯將鑰匙放好后皺眉再次看了眼盧西安的屍體,想到血液記憶中得到的信息畫面喃喃自語:「賽琳娜……厄爾斯……」

回想著維克多在景添手中毫無抵抗的記憶畫面,馬庫斯轉身將上衣重新穿上,一邊向據點外走去一邊低喃:「我那個普通人兄弟的變異後代嗎?有點意思……」

沒有理會身後從陰影中躥出來圍到盧西安身邊的一眾狼人,馬庫斯很快便離開了地下基地回到了地面上,陰雨中仰天思索了一下後腳步一轉向著一個賽琳娜在城市中的據點走去……

地下的狼人們在馬庫斯走後小心地將盧西安從斷掉的地基上拔了下來,抬到房間中放在了兩張拼好的桌子上。

「怎麼辦?」一名狼人有些無助地問道,可是卻得到一片同樣無助的目光。

那名第三代狼人仔細查看了一下盧西安的傷口,轉頭看著一群茫然的狼人想了想說道:「按說我們狼人和吸血鬼只要不是將腦袋破壞或者被銀和紫外線傷害的話是不會真正死亡的,首領如今這個樣子可能是傷勢太重恢復力跟不上,我們只要等待就好了。」

其他狼人聞言全部鬆了口氣,而那個第三代狼人回過頭后卻眼現憂愁,其實他剛才所說的那些話只是為了安撫族人而已,盧西安到底還能不能活過來他根本就不清楚……

與此同時景添這邊三人駕駛的車輛已經出了城市,一路向著東方行駛。

邁克爾柯文在前面專心地駕駛。景添摟著倚在他懷中不知道想什麼的賽琳娜坐在後面。

汽車內部前後座之間豎起著一層隔板,後面的車窗也被邁克爾用油漆徹底塗滿,這樣一來整個後座除了自帶的車內燈之外一點光都無法透射進來。

景添感覺這樣開車過去有些浪費時間,不由拿起地圖看了看后低聲對懷裡的賽琳娜問道:「那個流放的傢伙位置在哪?」

賽琳娜聞言回過神,拿起地圖仔細地借著車內燈光查找了一下后在俄羅斯北部的地區畫了一個大圈道:「具體位置我也不清楚,畢竟三百年前的時候我們還不習慣看地圖,只是記得大概位置在這一片。」

景添看著賽琳娜所畫的那一片西伯利亞範圍無奈嘆了口氣:「好吧,等去你秘密據點拿了補給我再找好了,到時候用能力直接帶你們過去,這樣太慢了。」

賽琳娜雖然有些不明白景添所謂的用能力帶大家過去是什麼意思。但想來也是什麼神奇的能力吧,因此沒有多問只是輕輕『嗯』了一聲后稍微挪了挪位置,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再次趴在景添懷裡,只有這樣她才會感覺到有了依靠,不會被紛雜的念頭折磨。

一路三人沉默不語,汽車行駛了四個多小時後進入了烏克蘭領地,接下來在降下了車內隔板后賽琳娜指揮著邁克爾柯文行駛的路線,又過了一個多小時汽車拐進了山區,在幾座連綿的大山腳下停了下來。

此時已是深夜一點多。雖然天上的月亮還是圓月狀態但在三人進入叢林后就一點光亮都看不見了,景添和賽琳娜自然都有夜視能力對周圍環境毫不在乎,但邁克爾柯文這個普通人在這裡卻寸步難行,在他深一腳淺一腳撞了兩次樹後景添無奈用念力將他包裹住飄在身後。這才繼續前進。

一路賽琳娜放開了速度,景添也輕鬆地跟著,越過一座大山後終於被賽琳娜帶到了一個廢棄礦坑口停了下來。

走進彷彿深淵巨口的礦坑,轉了兩個彎道后賽琳娜停下腳步。踢開地上的一層積土后彎腰伸手抓住了露出來的把手,用力一提將一個金屬板掀了起來,隨後轉頭看了景添一眼后邁步順著金屬梯走了下去。

景添見賽琳娜小心翼翼的樣子不由散出神識。轉了一圈后瞬間找到了地下室的燈火開關,念力一動將開關打開,一陣茲茲聲中地下室亮了起來。

賽琳娜愣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后動作加快跳了下去,在景添帶著邁克爾柯文同樣進入后邁步向一個儲存櫃走去。

景添放開邁克爾柯文,沒理會他新奇地到處查看來到賽琳娜身邊。

只見賽琳娜打開柜子后拿出一袋血液,咬破后直接喝了起來,連喝了兩袋后這才扔下血袋,又從柜子里拿出一瓶水漱著口。

景添微微皺眉,看來要早點解決她吸血的問題了,否則每次進食完畢后都是一嘴的血腥味道可不好。

賽琳娜將嘴中的清水吐掉,再次漱了幾口后吐了口氣,接著在柜子中拿出一個空包開始裝血袋,而後又打開旁邊的一個柜子,看了看裡面陳列的各種槍械后拿下一把手槍別在了腿套上面。

正在景添伸手幫忙將彈夾和備用槍械往旅行袋裡放著時,身後突然傳來了邁克爾柯文的一聲驚叫:「holy**1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感謝老朋友小喵的月票支持~

感謝第一粉絲冰封雷龍、第一票王七星電、第一評論8-11三位朋友的鼎力支持!

今天這章發的很晚,因為昨天突然雙肩針扎般疼痛無法抬手打字,今天去醫院檢查后得出的結果是肩周炎……

醫生說還不是太嚴重,可以通過鍛煉和中醫按摩慢慢緩解,結果問了一下按摩一次一百大洋,一個月治療兩周的話地球稿費就徹底乾淨了……

心情突然好低落,一邊打字加深病情一邊還要用稿費支付外加到貼治療費用……真想就此打住了……

不過迷茫中點開了小說榮譽殿堂,看著上面一大堆忠實書友的默默支持,地球不知不覺地又開始了敲擊鍵盤打字。

或許會加深病情,或許會入不敷出,但只為了各位書友的支持地球也會將這本書繼續寫下去,大不了加深病情挺住幾個月再安心治療好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