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四十七章關燈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還是一個怕陽光的吸血鬼,空間的人造太陽雖然不是真正的太陽,但怎麼說紫外線什麼的都和真正的陽光是一樣的,因此總不能讓她一直躲躲藏藏的吧…… 「對了1想到陽光景添不由想起賽琳娜好像吸了邁克爾始祖的...

回到室,剛一進門景添便看見賽琳娜將正盯著門口方向的目光趕緊收回,同時臉也轉了過去。不由心底微微一嘆,暗道果然是將自己當做救命稻草和最後依靠了么……

走到床邊,看了看賽琳娜有些心虛的目光景添扯了扯嘴角,轉頭四顧后抬手一招將一個椅子移動過來,坐下后翻手從空間拿出平板電腦,啟動后說道:「好了,你安心地好好休息吧,我在這陪著你。」

隨著景添翻找出一部動漫放低音量看著,賽琳娜轉過頭直直地盯著他的雙眼不知在想些什麼,半天,直到景添一集動漫看了一半時賽琳娜才幽幽地開口:「你為什麼為我做這麼多?是打算追求我嗎?」

「啊?」景添愣了一下將注意力從動漫上轉移開,怪異地看了眼神平靜地賽琳娜一眼:「不,你誤會了,我沒有那個意思。」

「那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賽琳娜有些不相信:「我們只見過兩面,第一次你就救了我第二次你還間接幫我報了仇,更何況剛才……」

想到剛才自己失魂落魄時景添做的一系列事情,賽琳娜不由有些害羞,頓了一下說道:「我實在想不出我有什麼價值值得你做這些,殺了維克多我已經等於背叛了種族,你根本無法通過我從血族中得到任何你想要的東西,想來只有我的姿色還過得去……」

「你真是……」景添哭笑不得地說道:「不是說活的越久越成熟么,怎麼你這麼喜歡胡思亂想的……」

賽琳娜聞言仔細地觀察了一下景添的眼神想要找出對方倒地打著什麼主意,未果后雙手撐著床坐起身,后挪了一下靠在床頭,伸手將被子拽了拽重新將那誘人的風景遮住后這才說道:「本來就是如此,我觀察了人類這麼多年根本沒有發現過有人可以那麼無私,你既然沒有想從我背後的種族裡得到什麼的話那麼只有我的身體可供你覬覦了……」

景添無奈搖頭:「都說了你這麼多年都幹嘛了,怎麼這麼喜歡胡思亂想。我真的沒想從你這裡得到什麼。」

賽琳娜盯著景添雙眼看了看,發覺的確是一副認真的樣子后微微皺了下眉:「怎麼?剛才見到我的身體使你感到失望放棄下手了嗎?」

「喂……」景添嘆息一聲拍了下腦門:「不,並沒有失望,反而你的身體讓我很感興趣,不過女人我見得多了還沒饑渴到那種程度,對於沒有感情的女人我可沒滾床單的想法。」

賽琳娜有些驚訝:「你們人類男性不是很喜歡女人的身體嗎?還是說你有東方男人的思想對女性的第一次看得比較重?如果是那樣的話我的身體還是乾淨的。」

「喂……你自暴自棄也要有個程度好吧,還真第一次見到你這種上趕著送出自己的……」景添有些無奈地說道。

為了轉移話題,不待賽琳娜開口景添繼續說道:「說起來,你活了這麼多年就沒和異**往過嗎?你們吸血鬼不是應該十分喜歡醉生夢死嗎?」

「沒有……還有誰說血族都喜歡醉生夢死了,你真的了解我們嗎?」賽琳娜被成功轉移了話題有些奇怪地問道。

「呃……在我想來吸血鬼就是每天喝著紅酒、天天開各種派對和隨時滾床單的樣子……」景添想象了一下在現實世界中看到的各種吸血鬼主題影視劇作品說道。

賽琳娜聞言皺了皺眉:「誰在污衊我們……」

在景添愣神中賽琳娜解釋道:「的確有些血族比較喜歡**的享受。不過沒幾個會像你們人類那樣,大部分只是通過互相吸血感受那種快感而已,而這麼多年來那樣的族人並不多,大部分人每天都在與狼人之間的戰爭中度過,沒有什麼心思享樂。」

「哦?」景添有些詫異,不過隨即想到可能是不同的吸血鬼世界的緣故吧。

沒有繼續計較這個問題,景添繼續問道:「那麼你們補充族人怎麼辦?不靠生育光靠發展後代嗎?」

賽琳娜怪異地看了看景添:「真想不明白,你既然對我們兩個種族的一些隱秘了解的那麼清楚怎麼對於普通常識這麼……」

「好吧……這麼白痴是吧,那就請你給我普及一下好了。」景添看著賽琳娜怪異的目光替她說了出來。

賽琳娜抿了抿嘴。對於景添自污的言辭感到有些想笑,不過此時她並沒有放鬆的心情,瞬間將笑意驅散后說道:「有的家族純血觀念比較嚴重才會通過生育擴大族群,不過大部分家族沒有那種觀念。而是像你說的那樣通過感染髮展後代。」

景添恍然,不過接著將神識掃描結果而產生的心中疑惑問了出來:「我發現這個作為你們主要駐地的城市吸血鬼並不多,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這一點?還是你們吸血鬼對發展後代有什麼限制嗎?」

「嗯,除非必要我們不會發展後代的。」賽琳娜再次拽了拽滑落的被子。將露出的雪白半球重新遮掩起來:「只有和狼人的戰爭損失比較大的時候才會發展一些後代出來補足人數。」

「為什麼?」景添疑惑,隨著賽琳娜的動作眼角餘光掃視了一下對方在被子的遮蓋下顯露的完美曲線問道:「按說你們吸血的時候為什麼不把被吸死的人類順便轉化成後代呢?」

賽琳娜再次怪異地看了看景添,心中十分奇怪這個知曉那麼多隱秘的傢伙怎麼這麼的無知。無奈再次解釋:「我們血族很少吸人類血,自古以來都是吸動物的血液而已,直到近代才換成了克隆血。」

「哈?」景添聽了賽琳娜的說法后十分無語,不由後悔創建世界前怎麼沒把這個系列的劇情好好看一遍,結果在只知道大概主要劇情的情況下直接進來弄得如今好多事都不清楚。

「為什麼不吸人類的血?維克多不就總忍不住襲擊人類嗎?難道其他吸血鬼的自制力都那麼強大?」

「不,大部分自制力沒那麼強大。」賽琳娜搖搖頭,眼神放空地低頭看著被子,彷彿想到了什麼不好的經歷說道:「就是因為自制力不強大才造成了一段非常不好的歷史……」

一邊回憶賽琳娜一邊述說:「在古代有一個階段血族也頻頻襲擊人類,可是血族吸取人類鮮血的同時還會被動地接受目標人類的記憶,吸的多了會導致思維錯亂而變成瘋子。因此那個時期血族也爆發過一次清醒者和瘋狂者之間的內戰,勝利后就沒多少會吸人類血液的了,而是改成了吸動物血液避免再次出現瘋狂者,直到近代有了克隆血代替后才好了點,因為血族不用去顧忌那種沒有基因記憶的血液。」

「居然是這樣……」景添恍然大悟,怪不得吸血鬼數量這麼少而不像其他作品中到處都是的樣子。

「對了,那麼狼人呢?他們不會吸收記憶為什麼數量也不多?」景添接著問道。

「狼人平時也不會襲擊人類,只有月圓時才會控制不住獸性,而每個月圓之夜我們血族都會出動在暗中襲擊狼人,因此使它們沒有什麼機會感染人類。」賽琳娜解釋道。

「呵呵……」景添意味不明地笑了一聲:「吸血鬼不襲擊人類反而間接地做了守護者……」

賽琳娜奇怪地看向景添:「怎麼聽你的語氣好像你反倒希望血族襲擊人類似的。你真是人類嗎?」

「呃……你誤會了,我只是被一些先入為主的概念混淆了而已,對於你們這個世界的血族如此做法還是感到很欣慰的。」景添擺擺手說道。

就在景添回憶著腦中所知、關於吸血鬼什麼密黨和魔黨之類的設定時,賽琳娜突然愣了一下問道:「我們這個世界?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啊?哦!沒什麼,那些和你無關。」景添愣了一下后開口含糊過去。

賽琳娜雖然疑惑但沒有多問,一時間房間內再次安靜下來,而賽琳娜也再次開始胡思亂想,一股迷茫的情緒將她籠罩……

景添很快發現了這一點,不由十分無語地說道:「喂。你這怎麼又開始失魂兒了,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你這麼多年到底幹嘛了?一點沒有思考過什麼哲學之類的問題嗎?」

賽琳娜轉頭瞥了景添一眼:「這幾百年來我一直將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報仇和同狼人之間的戰爭上,哪有時間想其他的。」

「那不就得了。如今你大仇得報幹嘛還這麼失魂落魄的,有那時間還不如思考一下將來怎麼快樂的生活,怎麼尋找人生意義。」

「人生意義?我還有什麼人生意義……」賽琳娜微微一嘆,雙眼再次開始放空:「我的仇人並不是狼人。我沒有了和它們戰鬥的理由,而且殺死維克多等於背叛了族群,以後無法回歸族群只能孤零零地到處躲避馬庫斯始祖的追捕制裁……」

「這……」景添聞言有些猶豫起來。畢竟賽琳娜對他來說好像除了姿色不錯之外沒有什麼價值,帶回空間?不說空間還沒發展起來她進去也是孤零零一個人,就是帶回去賽琳娜又能做什麼呢,好像除了戰鬥她什麼都不懂吧,而且戰鬥的話她的實力也太弱了點。

雖說可以讓賽琳娜從頭開始學習各種科技讓她加入空間里的科學家大軍,但不要忘了她同時還是一個怕陽光的吸血鬼,空間的人造太陽雖然不是真正的太陽,但怎麼說紫外線什麼的都和真正的陽光是一樣的,因此總不能讓她一直躲躲藏藏的吧……

「對了1想到陽光景添不由想起賽琳娜好像吸了邁克爾始祖的血液后就不會害怕了,因此景添不由對好奇的對賽琳娜說道:「兩個種族的始祖邁克爾.柯文努斯現在還活著呢,你如果吸了他的血就不怕陽光了,這樣你以後就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了,怎麼樣?」

「什麼?」賽琳娜一愣,隨即恍然:「也是,能生出狼人和吸血鬼兒子的人怎麼會是正常人……不過我真的可以吸血后不怕陽光嗎?」

看著賽琳娜十分意動的神色景添點點頭:「是的,而且你的實力還可以大大提高,雖然無法提高到一代吸血鬼馬庫斯那種程度但也會比第二代實力強大。」

「可是……怎麼才能做到呢?你知道邁克爾始祖在哪裡嗎?又怎麼能保證他會讓我提高實力,作為比馬庫斯始祖年齡還大的古老者他應該實力更加強大吧。」

「這個……」景添伸出手指撓了撓臉頰。當初看電影的時候並沒有關注這點,因此對方具體的位置還真不知道,並且通過神識尋找也要廢很多時間,至於通過那些監視人員的記憶查找同樣十分麻煩,因為景添發現那些人只是接受上級通訊命令行動而已。

「哦對了,你在幾百年前是不是流放過一個吸血鬼?」景添想起『黑夜傳說2』的劇情不由問道。

「流放?」賽琳娜有些疑惑,一時想不起來。

「對,就是流放,嗯我想想……」景添回憶了一下,很快說道:「流放的地點是個群山內的教堂似的建築。能想起來嗎?」

「嗯?」賽琳娜愣了一下后隨即回憶了起來:「你是說安德雷斯泰利斯那傢伙?」

「呃……名字我不清楚,不過如果是一個研究歷史的傢伙那就對了。」景添搖搖頭說道。

「是的,他是聯盟的歷史學家,因為他的一些研究觸怒了維克多所以被流放了,我親自押送的他。」賽琳娜一邊說一邊怪異地看著景添,心中更加對這個時而全知時而無知的謎一般男人感到好奇了。

「就是他了。」景添拍了一下手:「他知道邁克爾柯文努斯在哪,我們明天去找那個傢伙吧,正好給你找點事兒做省得你總胡思亂想。」

「你……」賽琳娜再次有些遲疑地盯著景添雙眼:「你為什麼要為我做這些?如果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的話可以說出來……」

景添翻了個白眼嘆了口氣:「好嘛,怎麼又回到這上來了……」

「嗯……你就當做是我看你比較順眼好了。」景添想了一下后說道。

「看我順眼?」賽琳娜心中腹誹這是什麼爛借口。不由問道:「我哪裡能入得了你的眼?」

「好吧……」景添知道不說清楚賽琳娜恐怕會一直糾纏下去,只好開口說道:「我對你的性格感覺不錯,不腦殘,沒有公主玻非常自主而且還有一點對你身世的憐憫,可以了嗎?」

賽琳娜雖然不知道腦殘和公主病是什麼疾病,同時疑惑對方怎麼又開始無知,吸血鬼怎麼還會生箔…

不過聽到景添說對她身世感到憐憫時不由再次想到了維克多這麼多年以來的欺騙。再加上想起了被殺害的父母以及一家,不由再次悲上心頭,頓時有些心情低落地垂頭沉默起來。

「呃……」景添見到賽琳娜的動作知道說錯了話。趕緊開口補救:「抱歉讓你回憶起了不好的東西,不過你最好看開點吧,你應該知道中世紀那種時期在有狼人和吸血鬼的狀況下恐怕你們一家難免都會受到襲擊,只是早晚的關係而已,既然你意外地以吸血固活了下來就要好好活著,將他們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恐怕你父母在天堂也會一定會這麼想的。」

賽琳娜聞言稍稍抬頭看了景添一眼,有些怪異地說道:「你認為我會相信有天堂嗎?不過我理解你的意思,放心好了,只是心情有些低落而已……」

「呃……」景添鬱悶不已,只好強辯道:「就連吸血鬼和狼人都有你怎麼知道有沒有天堂呢,總之你以後好好活著就行了。」

賽琳娜聞言輕輕點頭,過了片刻突然深吸口氣一把將蓋在身上的被子掀開,給景添送上了一份福利后賽琳娜如願地看到了對方驚呆的樣子,心中不由微微好笑道:「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啊?」景添聞言回過神,趕緊攔住了想要起身的賽琳娜:「等等、等等……」

將她按回床上,伸手拿過被子給賽琳娜重新蓋好后在她奇怪的表情中說道:「不急一時,今天晚上你經歷了這麼多需要好好休息,就算你沒事邁克爾柯文也心神疲憊啊,他可是普通人,等明天他休息好了再出發吧,況且這都半夜了,沒幾個小時就要天亮。到時候還要費事兒找沒有陽光的地方。」

呼出一口氣,景添瞳孔擴張回憶了一下剛才見到的誘惑畫面,隨即搖搖頭說道:「所以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明天晚上再出發。」

賽琳娜定定地看了看景添,剛才的羞澀試探后通過景添的眼神和表情發現對方在看見她的身體后的確沒有什麼**的表現,賽琳娜不由心中有些高興的同時又有些鬱悶,鬱悶自己難道真的一點魅力都沒有么……

「好吧……」賽琳娜沒有強求,轉過頭躺了下去拉過被子蓋好,露出了高低起伏的誘人身材曲線道:「你可以繼續在這陪我嗎?」

「哦,沒問題。你休息吧。」景添回了一句后重新拿起平板電腦打算繼續看動漫。

賽琳娜聞言猶豫了一會,而後移動身體從床的中間挪到另外一側,背過身有些臉紅地幽幽道:「你也上來休息吧……」

「呃……不用,我坐著就好了。」景添看著賽琳娜的背影眨眨眼,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讓你上來就上來1賽琳娜怎麼說都是女人,其一的通性就是見不得別人無視自己的魅力,頓時語氣有些不好地說道:「再說你不是說對我的身體沒有想法嗎?難道都是騙人的?」

景添嘴角一抽,暗道好么,你還激將上了……

「好吧……」考慮了一瞬景添也就答應下來。反正坐著沒有躺著舒服。隨即窸窸窣窣地將衣服全部脫了下來,而後從空間中取出一套睡衣換上,抬腿上了床靠在床頭看起了動漫。

賽琳娜聽見景添脫衣服的動靜本來渾身一僵,還以為他終於忍耐不住要動手了。心中頓時有些緊張的同時還有一絲絲的期待,不過心情正複雜難明呢,卻不料感覺景添上床后就沒了動靜……

心中小鹿亂撞地等了半天,最終賽琳娜沒忍住好奇轉頭看了看景添到底在做什麼。在發現對方居然靠在床頭看手中的奇怪東西看得認真,頓時毫無由來地一股邪火從心中升起,微不可聞地輕哼一聲有些小彆扭地轉回頭。身子重重地扭動換了換姿勢,將床弄得震了兩下……

景添感覺到震動目光從平板電腦上離開,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賽琳娜的背影,也沒多想什麼搖搖頭重新將注意力放在了動漫上……

賽琳娜對於景添一再無視她魅力的行為越來越火大,沉默了十多分鐘在景添點開動漫的下一集時開口道:「可以熄燈么1

「啊?哦,可以。」景攤了一下手指將門口牆壁上的吊燈開關關掉,不過房間中還有床頭櫃旁的檯燈仍舊散發著昏黃的柔和燈光。

「檯燈也關掉1賽琳娜繼續發著莫名其妙的小脾氣。

「哦……」景添從善如流地照做,噠一聲將檯燈同樣關掉,這下整個室徹底黑了下來,只剩下平板電腦的屏幕散發著清幽的光亮。

「還有你手裡的東西……」賽琳娜說完也發現自己有些過分了,不由黑暗中臉頰微微一紅,不過話已出口想要補救卻來不及了,只能沉默下來。

「呃……」景添怪異地轉頭看了看賽琳娜,不過以為可能她還沒從晚上的打擊中恢復過來,隨即也就沒去多想,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平板電腦,猶豫了一下后掀開被子鑽進了被窩,躺下后側過身背對賽琳娜,用被子將整個身體蒙住后在被窩中繼續看了起來,同時心中想著這下可以了吧……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

感謝水晶墜和老朋友天x新兩位朋友的月票支持~

話說地球我才發現今天是二月的最後一天了,朋友們還有月票的不要留著了趕緊砸過來吧,不過下個月的保底月票還是給地球留一下吧~嘿嘿~

對於賽琳娜這個妹子大家認為是否滾一次床單呢?收進後宮是不可能了,但是留在電影世界還是帶回空間發展成手下希望大家給我點意見,對於床戲下章也要安排一下,如果大家都不想的話地球我可就直接讓主角柳下惠後繼續下面的劇情了~

希望大家在書評區踴躍發表一下看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