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四十六章洗澡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即對邁克爾柯文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邁克爾柯文出去后,景添上前一步在沙發前蹲了下來擋住賽琳娜目光,不過見她瞳孔絲毫沒有變化的樣子就知道人家眼裡根本沒有他的存在。 手指撓了撓臉頰,景添有些...

盧西安實在是太恨維克多了,趴在只剩一條腿的維克多身上不斷撕咬卻不往致命的地方下嘴,咬了一會只將維克多半邊身子扯得血肉模糊,不過慘叫聲倒是一直沒有停止,盧西安彷彿也非常享受對方痛苦的樣子。

「夠了1站在景添身後始終看著這一切的賽琳娜突然大喊一聲,在盧西安詫異地抬頭看過來時邁步上前,經過景添身邊一伸手將他拄在地上的十字劍抓祝

景添微微一愣,不過仍舊放開十字劍被賽琳娜抓了過去,而賽琳娜則提著劍來到維克多和盧西安兩人身前,眼神複雜地看著維克……已經受到了足夠的懲罰……給他個體面的死法吧……」

盧西安剛才這陣功夫已經瀉掉了很多怒火,再加上和愛人長得非常像的賽琳娜開口了自然默同下來,撐著雙手離開維克多的胸膛,不斷喘息盯著維克多痛苦的面孔。

賽琳娜有些意外盧西安居然會聽自己的話,不過沒有多想繞了幾步來到維克多頭頂,雙手舉起十字劍將劍尖對準了維克多的頭顱。

「呼……呼……」維克多自知必死無疑沒有任何反抗,怎麼說也活了這麼多年什麼都已經看開了,喘息著雙眼盯著劍尖,而後移動目光留戀地看向賽琳娜的面孔:「呵……呵呵……沒白養你這麼多年……」

賽琳娜聞言本來已經下定的決心不由再次有些動搖,雙手微微顫抖地舉著十字劍始終刺不下去。

維克多沒有利用賽琳娜此時的心靈漏洞算計、求饒或是逃跑,而是直直地盯著賽琳娜看了看后低聲喃喃了一句:「索尼婭……」

隨著維克多叫出了這個名字,就在賽琳娜一愣時旁邊的盧西安火了,對於親手處決了女兒結果現在還敢一副緬懷的維克多再次提起了仇恨,伸出一隻手一下子抓住了劍身,不顧手心被割得血流不止,一用力將劍身拽了下去。

嗤……

非常鋒利的十字劍瞬間將維克多的頭顱穿透。維克多連掙扎都沒有頓時失去了一切聲息,原本被控制在體內的鮮血通過渾身的傷口噴射而出將周圍積水快速染得通紅一片……

這時賽琳娜才回過神,有些不敢置信地鬆開握著劍柄的雙手,蹌踉著後退兩步軟到在地,嘩啦一聲坐在積水中雙眼茫然地看著維克多失去聲息的屍體。

「哈哈哈……維克多……哈哈哈……」等於親手報了仇的盧西安突然仰天大笑,笑著笑著雙眼湧出了滾燙的淚水:「索尼婭……索尼婭……」

噗通……心情大喜大落之下盧西安突然昏迷過去,身子頓時躺倒在積水中。

畢竟他不是吸血鬼不會控制體內鮮血,從剛才斷腿到現在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出去,如果不是狼人造血功能強大換了普通人早就流血流死了。

「哎……」景添看著一個昏迷一個茫然的盧西安和賽琳娜無奈嘆息一聲,手一揮放出兩團念力將兩人包裹著飄了起來。

看著在念力罩中仍舊一動不動的賽琳娜景添再次嘆息一聲。轉身帶著兩人向樓上飛了上去。

「他們沒事吧……」邁克爾柯文閃開牆洞,待景添進入後有些擔憂地問道,畢竟他自從知道了這兩人的愛恨情仇后對他們感官十分不錯。

「沒事。」景添回答一聲鬆開罩著盧西安的念力將他放在了沙發上。

「吼……」這時外面傳來了陣陣低吼聲,一道道狼人的身影不斷躥了過來將整個房間包圍。

景添轉頭看了一下只剩二十多的狼人,微微皺眉道:「誰能主事上來一下。」

狼人們聞言相互看了看,很快從中躥出一隻從牆壁缺口跳了上來並慢慢恢復成人類狀態。

「卡恩呢?」景添問。

「……被維克多殺死了……」那個狼人一邊向沙發上的盧西安走去一邊情緒低落地回答。

「哎……」景添再次一嘆:「盧西安的腿還能長回來嗎?」

「可以,不過要很久。」

所有狼人們剛才消滅了入侵的吸血鬼回來時可是正好看見景添炮製維克多,因此對於景添的提問可算是有問必答。

「哦,那就好。」景添微微點頭:「既然如此我們就走了。你們收拾這裡的爛攤子吧。」

狼人從身上撕下布條纏著盧西安傷口,對景添說的話默默點頭算是回應。

景添再次看了沙發上昏迷著的盧西安一眼,搖搖頭轉身帶著邁克爾柯文和被用念力包裹的賽琳娜走了出去,在一路狼人們的注目下離開了這個地下據點……

很快回到地面上。景添看了身後念力罩中抱著膝默默無語的賽琳娜,想了想將她移到身前雙手一伸公主抱般抱祝畢竟地面上人來人往不好繼續用念力托著她。

低頭看了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賽琳娜一眼,景添微微皺眉對身後伸脖偷偷看著的邁克爾柯文道:「走吧,我們回酒店。」

「啊?哦。」邁克爾柯文愣了一下邁步跟上了景添的腳步。

三人沒有打車一路步行回了酒店。景添本以為這一路上賽琳娜怎麼也會恢復過來一點,卻不料她始終一動不動地呆在景添懷裡,如果不是見他那迷茫的雙眼和一直起伏的胸口。景添還以為抱的是一具屍體呢……

抱著渾身仍舊有些濕漉漉的賽琳娜難免讓人看著有些怪異,因此景添進了酒店后將所有看到這個畫面的人記憶抹去。

進了房間將渾身髒兮兮的賽琳娜放在沙發上,看著她木然的樣子景添輕聲道:「不管怎麼樣都已經過去了,你也報了仇,以後好好活著就是了。」

賽琳娜頭也不抬,慢慢在沙發上滑倒斜躺在上面雙眼放空地看著前方。

就在景添無奈暗暗嘆息時,始終在旁邊看著的邁克爾柯文道:「那個……我又開了一個房間,我先回去休息了,這一晚上的衝擊力比較大感覺有些疲憊……」

景添聞言轉頭道:「對了邁克爾,你不是醫生嗎?她如今這個樣子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邁克爾柯文聞言看了看賽琳娜。搖搖頭道:「這是屬於心理方面的問題了,我只是個內科醫生,幫不上什麼忙。」

「哦……算了,你先回房吧,等下我再回去。」景添回過頭皺眉看著在沙發上躺屍的賽琳娜說道。

「好的……」邁克爾柯文說了一句後向門外走去,走到門口時腳步一停,回身道:「對了,我認為你可以試試讓她發泄一下試試看,人類的話可以醉酒打架砸東西什麼的發泄憋悶的情緒,至於她……她的話只能你想辦法了……」

景添愣了一下。隨即對邁克爾柯文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邁克爾柯文出去后,景添上前一步在沙發前蹲了下來擋住賽琳娜目光,不過見她瞳孔絲毫沒有變化的樣子就知道人家眼裡根本沒有他的存在。

手指撓了撓臉頰,景添有些鬱悶地開口道:「要不……你發泄一下?」

見賽琳娜毫無反應,景添繼續道:「你有什麼想要做的嗎?比如喝酒打架什麼的,要是想要打架的話我可以做你對手。」

賽琳娜仍舊一聲不吭眼神也絲毫不變,景添見此則徹底無奈了,蹲在那一點轍都沒有。

沉默了半天,景添這才發現賽琳娜此時滿臉髒兮兮的。細碎的捲髮中凝結著泥土砂礫,更不用說衣服上也都是泥印還有血漬什麼的。

「賽琳娜,賽琳娜……」景添抬手輕輕晃了晃她的身體:「去清理一下身上吧,這樣也難受不是。」

賽琳娜終於被景蹄反應。瞳孔收縮目光對準景添,看了半天才有氣無力地說道:「無所謂,什麼都無所謂了……」

景添皺了下眉:「喂,不要這麼消極好么。怎麼說你也活了那麼多年還有什麼事看不開的。」

賽琳娜定定地看著景添不說話。

「嘖……你要是不動的話我可要脫你衣服了啊1景添嚇唬著說道。

「隨便……」賽琳娜半天才說了一句。

「呃……」景添一噎,不過馬上解釋道:「不要誤會我可不是想冒犯你,只是你這樣渾身髒兮兮的我看著都難受。你進去洗個澡然後乾乾淨淨地躺床上再思考人生唄。」

「都說了無所謂1賽琳娜終於不再木然,語氣有些煩躁地說道。

景添聞言眼中一亮,不怕鬧脾氣就怕沒反應。

為了繼續刺激賽琳娜,景添道:「既然如此我可動手了。」說著將賽琳娜扶坐了起來,讓她靠在沙發上開始給她脫鞋。

景添一邊盯著賽琳娜希望可以看到她有點兒反應,一邊解開靴子的鞋帶脫了下來。結果大失所望,賽琳娜仰頭靠在沙發靠背上盯著天花板一點反抗都沒有。

景添微微搖頭暗嘆一聲,站起身貓著腰伸手在賽琳娜眼前晃了晃:「喂,我可要脫你衣服了1

賽琳娜毫不理會……

景添算是看出來了,對方這是徹底破罐子破摔,真的什麼都無所謂了。

搖搖頭,景添伸手將賽琳娜身體攔腰扶了過來,接著脫掉了她的緊身上衣,而後又將她的束腰解了開來。

期間景添一直盯著賽琳娜的雙眼企圖看見她有什麼波動,不過再次失望了,賽琳娜始終如同木偶般任由擺布。

景添皺眉將外套和束腰輕輕地同靴子放在一起避免上面的污漬落的到處都是,隨後才轉身看向賽琳娜猶豫起來,畢竟再脫的話她裡面估計只剩內衣了。

「我可要繼續脫了?」景添仍舊不死心地問了一聲,半天沒有回應后無奈繼續動手,打算親自給她洗個澡算了,隨後讓她自己去思考人生就是,不伺候了。

賽琳娜此時身上還剩一身黑色緊身衣褲,將她那線條優美的身段勾勒得十分誘人,不過景添可對她提不起一絲興趣,不說沒有感情,就算賽琳娜十分漂亮迷人景添也無法對一具木偶產生什麼衝動。

想開了的景添也不繼續廢話,直接伸手拉住拉鎖,滋地一聲將賽琳娜緊身衣的拉鏈拉了下來,不過剛拉一半時景添的手不由停住了。楞了一下后雙眼吃驚地微微瞪大。

原來賽琳娜緊身衣裡面什麼都沒有,拉開拉鎖后直接將她那白皙的皮膚露了出來,被緊身衣壓迫的兩團雪白更是擠出一道深邃的溝壑,毫無阻擋地呈現在景添眼前。

「喂……你怎麼不穿內衣……」景添停下動作后不由自主問了出來。

賽琳娜終於有了點反應,不過抬頭看了景添一眼后再次將頭低了下去……

「嘖……」景添有些鬱悶,不過反正心中坦蕩,隨即手上繼續動了起來將拉鎖一拉到底。

看著賽琳娜身前一絲贅肉都沒有的小腹以及那反射著燈光的白嫩肌膚景添心中暗贊一聲,因為不好將衣服繼續脫下,景添公主抱將她抱起向著浴室走去,同時放出念力將脫下來的衣服鞋子同樣帶了進去。

進入浴室。景添念頭一動用念力打開了水龍頭開始往浴缸中放水,放了大半浴缸后才關上了閥門,隨即手上開始動作將賽琳娜的緊身上衣直接脫了下來扔到一邊。

被美人那一絲不掛的上身美景晃了一下眼,景添手上頓了一下后拋開雜念,動作小心避免碰到不該碰的地方,扶著賽琳娜坐在浴缸邊兒上。

「喂,回神沒?再不回神我可要脫你褲子了1景添晃了晃賽琳娜手臂說道。

賽琳娜抬頭看了景添一眼又轉頭看了看放滿溫水的浴缸,終於手上有了動作,在景添目瞪口呆中自己將緊身褲脫了下來……

就在景添慶幸賽琳娜總算穿著內.褲。正接過緊身褲打算起身時,賽琳娜動作不停,旁若無人地又抬腿將內.褲脫了下來扔到一邊,隨後噗通一聲翻進了浴缸濺起一片水花。將連頭在內的全身埋進了水裡半天不見露頭。

景添此時徹底愣住了,他剛才看到了什麼!他看到了賽琳娜居然是個白.虎……

此時景添滿腦子都是那個讓人噴鼻血的畫面,乾乾淨淨的山丘、粉紅粉紅的溪谷……

這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傳說中的存在,以前見的那些光滑只是特意剃掉的而已。不僅毛孔粗糙還有一些黑點,和眼前賽琳娜的這種天然白.虎相比美感簡直差遠了。

好吧……不再多說……

就在景添呆住的時候突然一陣咕嚕嚕的聲音將他喚回了神,轉頭一看頓時一驚。只見賽琳娜面向下埋在水中的腦袋旁邊正不停地冒著氣泡。

大驚下景添連忙一伸手胳膊探入了水中,顧不得感受手上傳來的柔軟感覺一用力將賽琳娜抬了起來使她浮出了水面。

「喂你傻了嗎1景添看著不斷咳嗽的賽琳娜沒好氣地說道。

「咳咳……」賽琳娜繼續咳嗽了兩聲,大口呼吸著看了景添一眼沒有說話。

「真讓人不省心……」景添皺眉說了一句將賽琳娜放回水中,雙手將他翻了過來讓她靠在浴缸壁上。

搖搖頭,景添一副命令般地口吻道:「自己動手洗一下,要不就老實點呆著,等我一會給你洗1

說完不等賽琳娜回答,景添後退一步將地上的一堆衣褲全部撿了起來,左右看了看后伸手拿過淋浴噴頭,擰開開關后開始沖刷手中的衣物。

看著老老實實靠在浴缸中不動的賽琳娜景添滿意地點點頭,一邊眼神不由自主地欣賞對方那完美的身軀一邊不時低頭搓洗衣物……

景添沒得到能力之前過了好幾年單身的生活,因此一些生活技能都會,還好這麼多年來沒有生疏,不一會便將賽琳娜全身衣物全部清洗乾淨。

看了仍舊泡在浴缸中的賽琳娜一眼,景添走出浴室在外面拿了幾個衣掛,回來將洗凈的衣褲掛在上面晾了起來,弄完后才甩甩手走到浴缸前。

「最後說一遍,如果你不動手的話我可要給你洗了。」景添蹲下身子看著賽琳娜雙眼說道。

賽琳娜聞言眼神飄忽一下,不過馬上沉寂下來,只是微微側了一下臉避過了景添的眼神。

「呵呵……」景添看著賽琳娜掩耳盜鈴般的動作不由笑了出來,看來她終於從茫然中走出了一點。

眼神不由自主地在賽琳娜浴缸中的玉體上轉了轉,再次心中暗贊一聲景添伸手在水面撩了撩濺起幾片水花,見賽琳娜終於有些渾身僵硬這才滿意地無聲輕笑一下。

景添當然不會真的上手給她洗澡只是嚇唬嚇唬而已,此時見賽琳娜終於有了反應目的也就達到了。當下站起身,看著浴缸念頭一動放出了念力。

嘩嘩……

隨著水花聲響起,浴缸中的水被景添用念力攪動起來,開始環繞著賽琳娜渾身開始沖洗。

賽琳娜看著流動的水流愣了一下,終於有些驚奇地仔細觀察起來,不一會又伸出手感受一番,最後抬頭看向微笑著的景添眼神生動起來,不過在見到景添那欣賞著她身體的目光后臉上微微一紅,趕緊避開了目光,雙手也有意無意地擋住了胸前和身下……

景添見關鍵地方失去了欣賞角度后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一咧嘴無聲地笑了笑,接下來集中注意力控制水流給賽琳娜清洗,同時控制著分出一股水流給賽琳娜洗著頭髮。

一邊清洗景添一邊招手吸過來沐浴露和洗髮水,拿著遞給了賽琳娜:「是你自己來還是我來?」

賽琳娜聞言看了下沐浴露,又看了看景添后輕輕咬了下嘴唇后撇過了頭,意思不言而喻。

景添無奈微微搖頭,念頭一動將賽琳娜用念力拖了起來,接著同樣用念力擠出沐浴露和洗髮水均勻地塗在對方身上,而頭髮景添則親自伸手給她洗了起來。

洗完頭後景添將賽琳娜重新放回浴缸。控制水流洗掉泡沫后一招手吸過浴巾,念力托起賽琳娜後用念力貼著她的皮膚一震,頓時賽琳娜全身再無一滴水珠。

在她驚奇低頭看向乾爽的身體時,景添用浴巾將她包了起來。接下來沒用念力,而是伸手再次將賽琳娜公主抱著走出了浴室。

一邊向室走景添一邊感受著渾身有些僵硬的賽琳娜笑道:「恢復了?怎麼說我都辛苦一番,給我抱抱就當是我的報酬了。」

進入室,景添將賽琳娜放在床上。給她蓋好被子後來到窗前將窗帘拉上,保證明早一點陽光都透不過來后這才再次來到賽琳娜身邊。

低頭借著燈光看了看賽琳娜終於靈動的雙眼,對視了一下後景添笑著說道:「好了。恢復就好,以後你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去思考亂七八糟的人生,如果一時想不通就放下,以後再說。」

賽琳娜沒有說什麼,只是盯著景添的眼神十分複雜……

景添直起腰:「好好休息吧,雖然你們吸血鬼好像晚上從來不睡覺,但今天發生這麼多事你也一定十分疲憊了,我去把外面客廳的窗帘拉上后就回房了,天亮后再來看你。」

景桃幌倫身邁步向門口走去,卻不料剛邁了一步頓時身體一頓,感覺衣角被拽住了。

回頭一看,賽琳娜白皙嫩藕般的胳膊正露在被子外面,手緊緊地抓住了一片衣角。

「怎麼?」景添對賽琳娜的行為感到十分意外,隨即開口向她問道。

半天不見賽琳娜出聲,景添輕輕掙了一下,見抓著自己衣角的手仍舊沒有鬆開后不得不再次問道:「還有什麼事嗎?儘管說就是了。」

「……不要走……」沉默了一下賽琳娜終於開口說了話。

景添一愣,眨眨眼道:「你……好吧,我可以陪著你,不過先鬆開讓我去外面把客廳的窗帘拉上總可以吧。」

賽琳娜聞言又抓了一會兒終於鬆開了手,目送著微微搖頭的景添出了室去拉窗帘。

將客廳的窗帘同樣拉的嚴嚴實實,確定不會透進來一絲陽光後景添這向著室走去。

至於賽琳娜想他留下來這點景添並不以為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事,他清楚地明白由於最近幾個小時以來的不斷開解,此時賽琳娜只是一時間將他當成了依靠而已……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現在又只剩你一個人打賞支持啦~

再次感謝453782503朋友的兩張月票和九張推薦票~十分感謝!

昨天打了一晚上麻將,結果寫這章的時候有些昏昏沉沉的,校對時總感覺有些流水賬的感覺,不過實在挺不住了,反正也是類似日常的一章,睡夠了起來再看看是否需要修改吧嘿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