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四十五章撕咬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中翻滾,而是在空中調整好身形雙腳著地落了下來,接著腳下一蹬向維克多快速沖了過去。 不料因為腳下積水的緣故賽琳娜速度根本提不起來,來到維克多身前時等待她的卻是對方由上而下揮來的利爪。 賽...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且說盧西安雙手掐住維克多的脖子就要用力擰斷,卻不料維克多及時地用雙手將盧西安的手腕把住,較著勁兒向外掰著,一時之間兩人相互僵持下來。

至於旁邊幾人中景添和邁克爾柯文是看著熱鬧,而賽琳娜剛才受的衝擊不小,此時正愣在那裡看著兩人的爭鬥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而少了一條腿和一支胳膊躺在地上的克萊恩則眼神複雜地同樣看著現場的發展,心中不斷詛咒最好兩人可以同歸於經…

僵持了能有半分鐘,維克多突然腳下用力向身後使勁兒靠去,頓時兩人相撞在一起從破碎的牆壁飛了出去,落在下面積水中發出一陣『嘩啦啦』地水波聲響。

「咳咳……賽琳娜……救我1克萊恩見兩人消失后趕緊開口求救,喚回了賽琳娜的心神一臉討好地說道:「求你,看在這麼多年我一直什麼都依你的份兒上,把那兩個人抓給我讓我吸血1

賽琳娜仍舊有些茫然地聽完克萊恩的求救,轉頭看了景添和有些害怕的邁克爾柯文一眼后卻並不理會克萊恩的話,而是邁步走到牆壁的破洞前看向下面。

「賽琳娜!求你1克萊恩語氣可憐兮兮地繼續求救,但是又不敢大聲,生怕萬一下面兩人誰腦子不好突然上來收拾了他這個裡外不是人的背叛者。

而這時景添看著克萊恩想了想,最終微微搖搖頭覺得他這個第三代的吸血鬼簡直毫無價值。如今吸血鬼血統只要再得到初代馬庫斯的基因就可以了,景添甚至連外面的維克多基因都一點都不在意。

想到此處景添手一招將原本盧西安準備的手槍吸了過來,抬手『砰』地一槍打在了克萊恩身上。

在場幾人嚇了一跳。而克萊恩在中了紫外線子彈后更是滿臉驚恐,在聽見槍聲后回過頭的賽琳娜目光中漸漸全身變得焦黑,最終化作一具焦炭般的乾屍……

賽琳娜暫時顧不得下面的情況,眼神複雜地看向景添,畢竟再怎麼說克萊恩都是他們吸血鬼的一員,可是如今卻被景添這個人類當著她面殺死了,如果不是見識過景添的能耐恐怕賽琳娜沒準真打算動手替同類報仇……

景添對賽琳娜聳聳肩。低頭看了眼手中的手槍後手一甩扔回了桌子上,隨後走到賽琳娜身邊在她戒備中透過牆上的破洞向下看去。同時低聲說道:「你不去下面幫把手嗎?維克多再怎麼說也活了這麼多年,盧西安雖然成為了混血但還不是他的對手。」

賽琳娜聞言看著下方由佔上風轉變為落下風的盧西安,皺了皺眉無奈道:「我下去又能做什麼呢……他們那種程度的戰鬥根本沒有我插手的餘地。」

就在賽琳娜話音剛落時下方相鬥的兩人再次分了開來,盧西安最終不敵從蘇醒不久的虛弱中正慢慢恢復的維克多。被對方抓住后兩隻手掄了一圈仍飛出去,地一聲砸在了一塊斷掉的地基上,盧西安的後背直接被暴露著的鋼筋扎中,一時之間摔在地上后失去了動靜。

看著維克多一臉陰狠地緩緩蹚著水向倒地不起的盧西安走去,景添再次小聲說道:「你可以偷襲嘛,再不下去就沒有機會了,盧西安死掉的話你可根本無法在維克多手上走出幾個回合。」

賽琳娜聞言咬了咬牙終於豁了出去不再忍耐,快速換好雙槍彈夾后刷地一下從洞口中跳了下去舉起雙槍砰砰砰砰地就是一連串子彈打向維克多。

就在賽琳娜跳下時維克多已經發現了她,可是賽琳娜在空中便已經開了槍。而這個世界的吸血鬼就算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子彈,雖然維克多儘力閃躲但仍舊被打中了好幾槍。

這時樓上的邁克爾柯文小心地走到景添身邊問道:「你不去幫忙嗎?」

景添微微搖頭輕笑道:「放心吧,需要時我會出手的。不過按維克多那尿性等下估計要羅里吧嗦一陣子,咱們先看戲……」

此時樓下,在賽琳娜子彈打光還來不及更換彈夾時,維克多已經露出獠牙低嘶一聲快速來到了賽琳娜面前,伸出手直接單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維克多低頭看了看身上的幾個槍眼以及從傷口流出的銀白色液體,皺眉對賽琳娜道:「這是什麼?銀?你用消滅狼人的東西對付我這個血族始祖?」

賽琳娜被維克多掐得無法呼吸。只能不斷掙扎手腳並用地反抗著,可惜力度太小根本無法對維克多造成傷害。只能在他那一身華貴的披風上留下幾隻腳迎…

「你太令我失望了親愛的……」維克多根本不在意身上受到的那軟綿綿的攻擊,反而仔細地欣賞著賽琳娜臉上痛苦的表情,不過看見她那仍舊仇恨的目光時頓時臉色一變,眯著眼道:「可惜,徒勞的掙扎,既然你背叛了我那麼你就去死吧,我以後會再找個女兒代替你的位置的,親愛的永別了……」

維克多說著抬起另外一隻手,成爪型就要向賽琳娜的心臟掏去。

突然,維克多身後傳來一聲怒吼,卻是盧西安終於緩過了傷勢,見到賽琳娜有了危險后想到同樣被維克多處死的愛人索尼婭,頓時憤怒地大吼一聲快速撲了過來。

要說狼人就是沒腦子總喜歡吼來吼去的,否則不動聲色地偷襲估計早就成功了。

這不,隨著怒吼同樣暴露了目標,維克多暫時停下掏向賽琳娜的手臂快速轉身迎上了盧西安,伸出手同樣一把掐住了沒有從受傷中徹底恢復的盧西安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景添見此一拍腦門。微微轉頭看了滿臉緊張的邁克爾柯文一眼輕聲道:「小心躲著。」說完腳下輕輕一點從牆壁缺口輕飄飄跳了下去。

「哈哈哈……呃……」維克多制住了兩人正在高聲大笑,突然聽見身後的動靜有些戒備的快速轉頭看了一眼,待見到是一個空手的人類后再次轉過頭。看著兩隻手中的賽琳娜和盧西安痛苦的表情繼續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

這邊景添落地后見維克多看了一眼又回頭繼續大笑不由皺了下眉,看了看前方的積水,稍稍思索後用舞空術飄了起來,毫無聲息地飄到了維克多身後,在賽琳娜和盧西安有些驚喜的目光中不滿地說道:「你笑個蛋蛋……」

「哈哈、呃……」盧西安聽見耳邊傳來的話音突然大驚,立即表情僵住快速轉頭看去,卻發現一隻拳頭在眼中越來越大……

……

「啊1維克多被景添力道很輕的拳頭打得一個趔趄。頭昏腦漲中雙手不由自主地鬆開賽琳娜和盧西安,使兩人一下子掉落在積水中發出一連串的咳嗽聲。

「找死1維克多穩住身形后大火。怒目圓睜地看著景添伸手就抓了過去。

景添身子向後飄了一米躲開了來襲的爪子頓時讓對方一愣,不過維克多馬上邁了一步繼續向景添抓來。

景添悠哉地抬起手一把抓住了維克多的手腕,在對方掙扎幾下無果再次愣神時手臂一甩,頓時維克多彷彿炮彈般橫著向旁邊飛了出去。地一聲砸在了一面牆壁上,將牆壁穿透繼續撞進了建築中。

「你們倆怎麼樣?」景添沒去理會維克多而是低頭對從積水中半坐起身的賽琳娜和盧西安問道。

「咳咳……」兩人沒有回答而是有些驚訝地看向景添,不過沒有時間想其他雙雙站起身向維克多飛出去的方向看去。

景添這時看著起身的兩人皺眉向後飄了一段,對盧西安的樣子沒什麼好說,但對賽琳娜如今濕漉漉的樣子感到有些憐香惜玉,後悔怎麼沒注意讓對方弄得這麼狼狽一身都是污水……

啪啦啪啦……

身後傳來一陣聲響,景添回頭看去只見維克多一臉凝重地扒著不斷掉落碎塊的牆壁缺口,彎腰邁步走了出來。

「你……是什麼種族!是第三支後代的變種嗎?」維克多死死地盯著景添問道。

聽了維克多的問題盧西安和賽琳娜也同樣看向景添想要得到答案。

「不,我是人類。純種的,只是有些能力而已,你們說的第三支後代在那呢。」景添微微搖頭看向正在二樓牆洞旁小心翼翼地看著場中的邁克爾柯文說道。

場中三人下意識地看去。不過又快速回過頭並沒在乎邁克爾柯文。

維克多皺眉鄭重說道:「既然如此這是我們兩個種族自己的事情,請你不要插手,而且我們血族一直都只是吸食動物血液沒有傷害過人類並不是你的敵人,反而狼人經常有襲擊人類的習慣。」

維克多之所以如此有些低聲下氣,卻是因為他明白要對付盧西安和賽琳娜的聯手還是沒問題的,但如果這個貌似非常強大的人類再插手的話那他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對!這的確是我們之間的仇恨。請你不要插手1景添身後的盧西安突然傻乎乎地贊同了維克多的話,甚至連襲擊人類的事情都沒有辯解。一下子讓賽琳娜心中有了幫手的喜意頓時被澆滅,也不好開口說什麼請求幫忙的話了……

盧西安的話使景添和維克多同時一愣,維克多是心中大讚盧西安腦殘得好,同時眼中閃過掩飾不住的喜色,而景添則好懸沒被一臉正氣的盧西安一句話憋死過去。

沉默了半天景添將始終憋在胸口的一口濁氣吐出,翻了個白眼兒連話都懶得說了直接飛到一旁乾燥的地面上落了下來,雙手抱肩眯著眼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

見到景添的動作,就在身邊的賽琳娜皺眉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盧西安突然再次大吼一聲:「維克……」

唰!

維克多哪能給盧西安這個滿腦子都是肌肉的二貨嗦的機會,根本不等盧西安叫完他的名字便身形一閃幾乎瞬間出現在兩人身前。伸出手向著盧西安臉上抓去。

「多!噗1盧西安終於喊完整了維克多的名字,同時也被對方一掌正麵糊在了臉上,嘴中發出『噗』的一聲身子頓時倒著翻飛了出去。

就在景添這邊被盧西安逗得忍不住發出『吭哧』一聲悶笑的同時。維克多又將條件反射抬手攻擊的賽琳娜手腕抓住,手臂一甩將她甩了出去。

因為場地比較空闊,賽琳娜不同於盧西安被扇得在積水中翻滾,而是在空中調整好身形雙腳著地落了下來,接著腳下一蹬向維克多快速沖了過去。

不料因為腳下積水的緣故賽琳娜速度根本提不起來,來到維克多身前時等待她的卻是對方由上而下揮來的利爪。

賽琳娜大驚下趕緊抬起雙手交叉在頭頂防禦,可惜三代吸血鬼和二代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手臂剛一接觸便被維克多手上傳來的一股巨力壓了下去,不由半跪在了積水中濺起一陣水花。

「吼1就在維克多再次打算用另外一隻手殺死賽琳娜時盧西安又伴隨著吼聲四肢著地沖了過來。

「礙事1維克多不耐地皺眉轉頭看去。同時一抬腳將賽琳娜踢飛了出去。

看著高高躍起撲過來的盧西安,維克多雙眼微微一眯突然稍稍蹲下了身子,在對方躍過了頭時快速抬起一隻手臂一把抓住了盧西安腳裸,頓時將他拽了下來摔在積水中。

「啪……」景添在一邊看得一拍腦門。不由嘀咕道:「這貨絕對不是狼人……一定是哈士奇人……」

此時維克多也被躥來躥去的盧西安煩的不行,在對方摔趴在積水中后快速抬腳踩住了盧西安的後背將他踩得無法起身,同時腦袋也完全浸在了積水中抬不起來。

維克多一隻腳踩著盧西安後背一隻手抓著盧西安腳裸,接著突然仰起頭大喝一聲,手中用力『喀嗤』一聲將盧西安的一條大腿給撕了下來……

「礙…咕嚕嚕嚕……」盧西安的慘叫即使透過積水都傳了出來,隨即冒出一大串氣泡不知嗆了多少口水。

維克多低下頭,看了手中的大腿一眼后扔垃圾般地扔在了一邊,同時鬆開了踩住盧西安的腳後退了一步,轉頭看向衝到一半愣在了那裡的賽琳娜。

「藹—1盧西安沒了壓制終於抬起了頭。呼吸了一口空氣后大聲慘叫起來。

「哼!骯髒的臭蟲1維克多低頭不屑地看了盧西安一眼,隨後轉頭對賽琳娜陰狠地喝道:「老實呆在那等著一會接受我的制裁1

在景添眯起的雙眼中,維克多左右四顧一圈后邁步向一個方向走去。走出十多米后從地上撿起了一把華麗的十字細劍,一手拎著走了回來。

再次來到盧西安身邊,維克多一腳將半坐在積水中抱著斷腿處慘叫的盧西安踹躺了下去,隨即雙手握住十字劍將劍尖對準了盧西安的頭顱:「讓我們結束這多年以來的糾纏吧1說完雙手用力將十字劍向下扎去。

突然,『呼』地一聲維克多身邊出現一陣微風,一隻手輕易地抓住了維克多的雙手上方的劍柄末端使十字劍無法移動絲毫。

「你什麼意思……」維克多一臉難看地轉頭看向身邊面無表情的景添。

「嗯……」景添想了一下:「我比較不喜歡你。」

「呼……」維克多胸口大幅度起伏一下:「我了結了我們兩個種族自己的恩怨后就馬上離開此地。請你放手1維克多不想再生事端,忍下心中怒火放低了姿態說道。

「不。你沒有理解我的意思。」景添低頭看著眼神驚訝地看著他的盧西安道:「我的意思是想讓他活著。」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插手我們的事1維克多低吼著說道,眼看就要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為什麼……」神色平靜下來準備面對死亡的盧西安也同樣問了出來:「為什麼你總是幫我這個不相干的人……」

景添注視了盧西安一會,不理會維克多始終用力的掙扎輕輕嘆了口氣::「哎……我可不想看到一個對愛人的感情可以保持千年不變的人就這樣輕易地死去……」

盧西安聞言一愣。雙眼立即湧出一股溫柔有些放空地喃喃低語:「索尼婭……」

「索尼婭……」維克多聽見盧西安的低喃后同樣有些懷念地叫出了女兒的名字,不過隨即想到了女兒的背叛后立即表情轉為兇狠,厲聲地看著景添吼道:「混蛋!你也給我死1

維克多吼聲中雙手鬆開十字劍的劍柄向景添腦袋抓來。

可惜他這個身體素質還沒有龍珠世界普通武道家好的吸血鬼哪能如願。景添只是上身微微後仰便差之毫厘地躲過了維克多的爪子。

維克多一擊不成立刻腳下用力向著景添張牙舞爪地抱來,打算抱住后憑藉強大的力量控制住對方,到時候頭一低就可以吸血了。

看著離景添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維克多心中也十分激動,有些迫不及待就想品嘗景添這名強大人類的鮮血,想來吸血后一定會使他力量更上一層。

就在維克多的雙手眼看就要抓住毫無動作的景添時,突然只覺得面前一片銀光閃過,接著便見景添不知什麼時候抬起了一隻手。在維克多反應不及中一掌拍在了他的臉上,像剛才他拍盧西安般將他拍飛了出去。

嘩啦啦啦……

維克多在積水中連連翻滾。直到滾出五六米才停了下來……

嘩啦一聲維克多快速站起身,一臉兇狠地看向景添,呲著獠牙不斷低聲嘶吼著。

景添並沒有理會對面裝兇狠的維克多,而是提起了手中的劍看了看。卻是剛才維克多鬆手時被他順手抓住劍柄拿了過來的。

而此時對面維克多在景添豎起十字劍后頓時愣住了,就連嘶吼都停了下來,看著劍身上的那絲絲血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嘩啦、嘩啦……

伴隨著兩聲入水聲,維克多的兩條手臂突然無聲掉了下去,頓時兩股血液彷彿高壓水泵般從斷肢處噴射了出來,

「藹—1維克多這才感覺到疼痛,不由凄厲地高聲慘叫起來,不過好在他不傻,立即動用血族控制體內鮮血的能力止住了血。再看景添的時候已經是滿臉的驚恐。

與此同時,地上的盧西安和不遠處的賽琳娜同時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著凄慘的維克多。

突然。維克多毫無預兆地轉過了身,腳下一動快速向著遠處通道跑去,雖然身體有些歪歪斜斜但是速度仍舊十分的快。

「別跑1盧西安見到維克多的動作條件反射地大喊一聲,想要起身卻一股撕裂的疼痛從大腿處傳來,頓時痛叫一聲又坐了回去。

景添當然不能讓維克多跑了,就在對方眼看接近通道門口時景添抬起手指向著維克多遙遙一指。嗖地一聲尖銳聲響起,一道劍光瞬間躥了出去眨眼不到的功夫便擊中了維克多的一條大腿。

「藹—」維克多又是一聲慘叫。右腿從膝蓋處一分兩半從身上分離了出去,而維克多則失去了平衡地一聲撞在門口旁邊的牆壁上,反彈倒地后打著滾兒慘叫不已……

景添發射劍氣的手指翻過來勾了勾,一股念力將遠處的維克多包起飛了回來,散去念力后維克多慘叫著噗通一聲摔在盧西安身邊不遠的積水中。

「你們愣著做什麼?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呀。」景添對仍舊傻獃獃的盧西安和賽琳娜說道。

盧西安一愣快速回過神,看向維克多的漆黑雙眼中幾乎泛著紅光,連傷口的疼痛都顧不得了,咬著牙青筋崩起地艱難向著維克多爬去。

在景添看著盧西安的傷口浸入污水中不由感到脊背發麻時,盧西安終於爬到了維克多身邊,看著此時沒有了自信只剩凄慘嚎叫的仇人有些怪異地笑了兩聲:「哈哈……」

「維!克!多——1盧西安脖筋崩起地大吼一聲,張開利齒一口咬了下去……

嗤啦!盧西安頭一甩從維克多身上撕下來一大塊血肉。

「藹—1

嗤啦……

看著盧西安手口並用地不斷在維克多身上撕扯著,景添搖搖頭後退一步免得被濺一身血……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

感謝跑跑007、七星電兩位朋友的月票支持,特別感謝453782503朋友的兩張月票和最近每天九張的推薦票強力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