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四十二章狼人基地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出一台平板電腦,按下開關后找了個動畫片看了起來。 他是看得自在了,可旁邊兩人卻再次被驚到了…… 盧西安還好,他這麼多年並沒有關心外面科技的事情,甚至連手機的概念都沒有,否則也不會每次和...

h2聽著盧西安那凄厲的吼叫,不止景添,就連在一邊的邁克爾柯文都有些心中一痛,不由想起了同樣因為車禍死在面前的愛人。

而景添知道歸知道,但身臨其境地聽著盧西安那時而溫情時而狠厲的講述,再看著他此時那崩潰般的凄慘吼叫,一時之間心中同樣翻湧不已。

心中想到自己的幾位愛人,景添不敢想象如果將來同樣發生與盧西安類似事情的話自己會怎麼樣……

「絕不1景添不由自主地低喃出來,頓時一股恐怖的氣息不小心散發了出來,身邊的盧西安和邁克爾柯文同時『噗』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飛了出去。

景添見此趕緊收回了氣勢,皺眉看著已經快要掛掉的兩人無奈搖搖頭,翻手從空間中取出兩顆仙豆,手指一彈給兩人餵了下去的同時心靈之力將他們心中剛才片刻的記憶洗掉,以免給他們留下心理陰影……

盧西安和邁克爾柯文迷茫一瞬的同時身上的傷勢也被仙豆完全治癒,雖然疑惑剛才怎麼還好好的現在卻眨眼躺在了地上,不過此時兩人的記憶還停留在懷念之中,沒有多想再次坐起身。

不過雖然起身了但嘴裡傳來的腥味還是讓兩人迷茫地皺了皺眉,呸了兩口將殘留血液吐掉后兩人也從神傷之中緩了過來。

盧西安轉頭看了看邁克爾柯文,又看了看手中的完美之血后對景添說道:「那個死亡行者回去后一定會察覺到什麼,很快這傢伙就會被吸血鬼列為必殺名單,你……」

景添從盧西安的話里聽出他想要將邁克爾柯文轉化為狼人的意思,不由搖了搖頭:「放心吧,他最近會跟在我身邊,你只要做你自己的事就好。」說著景添轉過頭看向遠處河流中的一艘普通遊艇,微微眯了眯眼睛。

盧西安看了看景添,接著非常有魄力地拿起裝有邁克爾柯文血液的針管,直接扎進了自己胳膊將血液推了進去,一點都不去想萬一不是真的完美之血而是景添是騙他的話會怎麼辦。

扔掉針管,盧西安盯著景添看了看,而後點點頭,轉頭看了邁克爾柯文一眼后直接轉身大步離開。

「對了盧西安。」景添突然想到了什麼叫住了他:「你是不是要對那個吸血鬼議員艾米麗婭動手?」

盧西安腳步一頓,轉頭皺眉點點頭。

「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只取了她適量的血液就好,然後把她留給我,她對我還有點用。」

「好。」盧西安猶豫了一下后答應下來。

「至於那個月之女神賽琳娜的事情……」景添看了眼聽到賽琳娜名字后一點反應都沒有的邁克爾柯文,一邊心中暗道好像又破壞了一樁姻緣一邊嘴上說道:「你回去后可以詢問一下你的那個合作者,我前面所說的你們擁有共同的敵人可不是亂說的。」

「好。」盧西安這次回答的十分快速,一點都沒有去考慮景添怎麼知道他和吸血鬼合作的事情。

見景添點頭不再說什麼之後盧西安再次邁動了腳步快速遠去,很快身形消失在連綿的細雨之中……

這時整個木橋下只剩下景添和邁克爾柯文兩人,邁克爾柯文猶豫了一下最終看在景添比較和善的份上沒忍住問了出來:「請問厄爾斯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景添將目光從黑暗的遠處收回,轉頭看了他一眼后想了想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隨即將吸血鬼和狼人的由來以及兩個種族因為什麼種下仇恨的緣由說了一遍。

邁克爾柯文聽完雖然很是驚訝但還好記著關於自身的事,口氣有些不好地問道:「那麼他們找我這個普通人做什麼?」顯然他對於狼人和吸血鬼把他無辜牽扯進來感到十分鬱悶。

「這就要說到你的先祖亞歷山大.柯文納斯了。」景添回答道。

「柯文納斯?我姓柯文。」邁克爾柯文強調道。

「那是因為你的祖先不想讓他那唯一沒被感染、變換了種族的後代攙和進狼人和吸血鬼的鬥爭之中,這才為他們改了姓氏,所以你們這一支脈才可以在他的保護下安穩地活到現在。」

「怎麼會……不對!你說在他的保護下?」邁克爾柯文突然反應過來瞪大雙眼看向景添。

點點頭景添道:「是的,就像你想的那樣,你的先祖亞歷山大柯文納斯還活著。」

「怎麼可能,那不是說他已經活了一千五百多年了……」邁克爾柯文有些接受不了這種解釋。

「是啊,就是如此。」景添想到那個老怪物心中有些火熱起來,畢竟他就等於是一個人形長生不老葯礙…

「不、不不……」邁克爾柯文晃了晃腦袋:「不對!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我們這一支後代沒有那麼長的壽命?」

「你們當然沒有,這就要說起我剛才對你講的事了,你沒有忘記吧,我說過你先祖的村莊曾經發生一場瘟疫。」

景添見到邁克爾柯文有些恍然的目光說到:「是的,就像你想的那樣,那場瘟疫改變了你先祖的血統,使他獲得了長生不老的能力,而那時他已經有了三個孩子,而你們這支的先祖並沒有感染瘟疫,所以壽命和正常人一樣。」

「居然真是這樣……」邁克爾柯文有些發獃地低喃了一句,隨後突然抬起頭希冀地看向景添問道:「請問厄爾斯先生,既然您了解這麼多那麼您知道當年那個村莊發生的是什麼瘟疫嗎?」

「嗯?哈哈哈……」景添愣了一下后突然大笑起來,笑了好一陣才看著有些不好意思的邁克爾柯文道:「你也想試試長生的滋味嗎?」

「理所當然的吧……」邁克爾柯文捏了捏鼻翼說道。

「呵呵。」景添對這個邁克爾柯文的感官還算不錯的,起碼他一點都不虛偽。

「你就不要想了,那個時候的環境和現在不同,不說我不知道是什麼瘟疫,就算知道了病毒也和那個時候的不同,如果你給自己感染的話誰知道會變成什麼樣的怪物。」

邁克爾柯文聞言苦笑一聲:「這麼說我如今只能呆在你身邊避免我被兩個種族的人抓去吸干血液提升力量了……」

「呵呵……」景添看了一臉鬱悶的邁克爾柯文一眼,想了一下后說道:「也不是不可能……」

在邁克爾柯文精神起來的目光中景添有些猶豫地說道:「你那個長生不老的先祖既然還活著那麼可能你吸收了他的血液沒準會達到長生不老的程度,不過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具體的誰也不知道。」

「哎……」邁克爾柯文再次嘆了口氣。

「呵呵。」景添輕笑著邁動腳步:「走吧,我們找個呆的地方去。」

邁克爾柯文聞言也不再浪費腦細胞多想,只是心中下了決定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補充一下生物學知識,到時候再拿自己的血液慢慢實驗好了。

邁動腳步跟著景添走出橋下,有些好奇地抬頭看了看頭頂將雨水擋住的無形防護,一邊走一邊抬起手摸了摸,研究不出什麼后加快腳步緊緊跟上了景添,向市內走去。

一路之上邁克爾柯文心事重重,而景添則不斷欣賞著周圍的建築,畢竟這是他頭一次近距離地接觸這麼有古代歐洲特色的建築。

直到走了一個多小時兩人來到鬧市區的一個酒吧門前,邁克爾柯文這才有些奇怪地問道:「為什麼不叫計程車而是一直走著過來?」

景添腳步一停,回身四處看了看后解釋道:「你那個祖先始終在暗中觀察著後代們,並一直給他們抹去可能暴漏身份的線索,就連你也有人特別觀察著,而我們之所以走著過來我是想看看你的先祖會不會派人來找咱們,這樣一來就比較容易見到他了,否則茫茫人海誰知道他躲在哪裡。」

「哦……」邁克爾柯文心思複雜地應了一聲,隨後跟著轉身的景添一起走進了酒吧,來到吧台要了酒喝了起來,打算麻痹一下這一天以來難平的思緒。

兩人在酒吧呆了近三個小時,直到深夜這才找了個酒店住了進去。

這一夜註定有些人無法安睡,邁克爾柯文躺在床上楞楞地看著天花板腦中回想著今天晚上的經歷,時而抬起手舉在眼前獃獃地看著……

盧西安回了地下基地后沒有理會同類的詢問,就連給他試驗尋找完美之血宿主、開發軍火的那個科學家手下也沒有理會,坐在拿來當床的沙發上雙手捂臉低著頭一直沉默不語,目光透過指縫木然地放空著。

至於最先離開的賽琳娜則開車回到了據點城堡,推開大廳的門后不去理會用各種目光注目著她的吸血鬼們,對於這個家族的代理主事者克萊恩那慣例的隱晦表達愛意同樣連應付一聲都懶得開口,直接來到樓上的藏書室,找到幾本快要風化的厚厚歷史記載,仔細地辨認著有些模糊的字跡查找起來……

一夜就這樣不知不覺地過去。

翌日,景添左右無事便在酒店房間中打開電視看了起來,順便等著昨晚快到早上時才睡過去的邁克爾柯文起床。

直到中午酒店人員打電話詢問是否要延長一天時邁克爾柯文才打著哈欠從套間中走了出來。

景添對酒店前台再次續訂了一天房間,隨後帶著邁克爾柯文一起下瑪餐廳吃午飯。

隨意點了幾道菜,在等待時景添突然放下手中正在看的報紙一拍腦門。

「怎麼了?」邁克爾柯文好奇地問。

「哎……」景添嘆息一聲說道:「昨天晚上光顧著傷感盧西安的過去了,忘記抽血了……」

「說起來厄爾斯先生要那些血液做什麼?」邁克爾柯文問道。

「因為他們的血液比較純埃」景添解釋道:「盧西安算得上是第二代狼人,也可以算得上是第一代人狼,而那個賽琳娜則是第三代吸血鬼,他們兩個的血統都比其他的雜兵強多了,相比之下更具有收藏研究的價值。」

「呵呵……」邁克爾柯文乾笑一聲:「您的興趣愛好挺特別的……」

「對了,冒昧地問一下厄爾斯先生,您那麼厲害又知道那麼多……您是什麼種族呢?」邁克爾柯文一臉小心翼翼地問道。

「人類!純種的1景添語氣堅定:「至於我為什麼那麼厲害你就不用知道了。」

「呃……失禮了……」邁克爾柯文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也不好繼續問,隨即沉默下來。

兩人吃過午飯後出了酒店繼續毫無目的地逛了起來,一整天下來景添將整座城市別有特色建築的區域逛了個遍,這可苦了身後一直跟著的邁克爾柯文了,一下午走來兩條腿都快要斷掉了。

傍晚的時候兩人吃過晚餐後景添帶著邁克爾柯文進了地鐵,從中找到了地下二戰廢棄倉庫的入口鑽了進去,有著神識掃描景添一點彎兒都沒繞直接向著狼人聚集地走去。

很快兩人便被在外圍巡邏的狼人發現,一個穿得十分隨意也可以說是破破爛爛的壯漢擋在兩人身前:「這片是我們的地盤,你們給我滾出去1

「我找盧西安,快去通報,直接對他說是昨晚那個人他就知道了。」景添不動聲色地後退了一步脫離了壯漢身上的怪味兒圈,秉著呼吸說道。

這名巡邏的狼人只是個小嘍,因此根本拿不準景添是否真的和首領有約,不過聞到兩人都是人類后也不擔心,稍微考慮了一下后叮囑兩人在這裡等著,轉身鑽進了黑暗之中回去報告了。

景添無所謂地站在原地換成了內呼吸將地下的各種氣味屏蔽在外,不過邁克爾柯文則有些難受,根本呆不住地一會換個地方……

幾分鐘后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黑暗中影影綽綽地走出一大群人,領頭的正是一臉意外的盧西安。

「有事嗎?」此時盧西安過了一天一夜后已經收拾好了心情,對著景添兩人平靜地開口問道。

「啊,過來等你們晚上把艾米麗婭捉回來,順便來這裡算是逛游一圈,不過現在有些後悔,你們也太不注意衛生環境了。」景添掃視著面前的二十多名狼人壯漢說道。

「吼1聽見景添對它們的首領這麼一點都不敬的話語,狼人們紛紛低吼起來。

盧西安抬手在臉側一揮,頓時所有低吼全部不見,顯示出了他那絕對的領導能力。

看了看景添和有些戰戰兢兢的邁克爾柯文,盧西安道:「那麼請跟我來吧……」說完轉身順著手下讓出的通道再次走進了黑暗。

景添見此一臉的無所謂,邁步跟了上去,邁克爾柯文也微微躬著身緊緊地跟住了景添腳步,深怕落後一步就會受到周圍狼人的襲擊。

一眾狼人眼看著景添遠去,不由互相對視一眼,心中十分驚訝剛才首領對那傢伙說的居然是請……

最終一個塊頭非常大的黑人狼人用彷彿低音炮似的嗓音開口吩咐:「都散了吧,好好警戒。」說完有些不放心地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而其他狼人們聽了吩咐后也全部散開,該去哪去哪了。

景添兩人跟著沉默的盧西安一路走來,看著被扔得到處都是的牛羊碎骨,看著無論地面還是牆壁上的一灘灘乾涸血液痕以及其上嗡嗡飛舞的蒼蠅,頓時景添和邁克爾柯文均皺起了眉。

好在到了內部區域的時候不再像外面那麼亂,起碼沒有了碎骨爛肉以及各種垃圾,只是破敗的牆壁、簡單用厚塑料和膠皮做成的門帘使兩人還是有些不習慣,一路走來所有的門帘景添全部用念力撐起這才通過,根本不敢伸手去碰……

最終進入到了盧西安的房間時邁克爾柯文這才深呼了口氣,可見一路上他忍得十分辛苦。

「隨便坐。」盧西安說著坐在了唯一的一張沙發上,抬頭看著景添和邁克爾柯文不知在想著什麼。

景添轉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只有幾張破破爛爛的鐵椅子不由搖搖頭,心神進入空間很快找到了一個最低檔的沙發扔了出來,打算當成一次性的座椅用完就扔這了。

隨著沙發憑空出現後景添坐了上去,結果無論是坐著的盧西安還是正在四顧找座椅的邁克爾柯文都驚呆了。

盧西安瞳孔不斷收縮腦中回憶著剛才看到的景象,打算找出景添任何的動手痕;而邁克爾柯文則不停地揉著眼睛,甚至還上前小心地上下摸了摸沙發,直到確認是真的后這才一臉驚奇地繞到前面坐了下來。

「你們晚上幾點行動?」景添看見了盧西安那不斷收縮的瞳孔不以為意地問道。

盧西安聞言再次深深地看了眼景添,隨即斜了眼牆上鐘錶的時間惜字如金地說道:「還有三個小時。」

「好吧……」景添對這個才一天過去就變成了悶葫蘆的盧西安感到無奈,左右看了看后問道:「你這有電視嗎?或者什麼消遣時間的東西都行。」

「沒有。」盧西安皺了下眉頭,他這麼多年來始終惦記著復仇的事呢,哪來的閑工夫享受,雖然外面手下那裡有電視但他卻沒有說出來。

「好吧……服了你了……」景添嘆了口氣翻手間從空間中取出一台平板電腦,按下開關后找了個動畫片看了起來。

他是看得自在了,可旁邊兩人卻再次被驚到了……

盧西安還好,他這麼多年並沒有關心外面科技的事情,甚至連手機的概念都沒有,否則也不會每次和吸血鬼那邊的合伙人克萊恩聯繫都要跟地下黨似的出去直接見面了,因此他只是再次驚異景添的無中生有本事。

但坐在景添身邊的邁克爾柯文可就不同了,畢竟他這麼多年可是個正常人,哪裡見到過這麼高端的東西,坐在景添身邊伸著脖子一起看著動畫片但心思完全不在上面,不時地挪挪屁.股猶豫著要不要開口詢問……

景添被邁克爾柯文動來動去的弄得心煩,直接又拿出一塊平板電腦扔給了他。而邁克爾柯文則立即挪開了身,將電腦拿在手中翻來覆去地鼓弄起來。

雖然操作界面是日文的,但桌面上就那麼幾個簡單功能的圖標,邁克爾柯文點了一會後也就熟悉了,隨即學著景添找到一部動漫看了起來,雖然聽不懂而且不習慣東方畫風,但仍舊看得津津有味……

盧西安這時在旁邊一腦門黑線,好么,這兩個傢伙簡直是雀占鳩巢啊,拿這裡當什麼了……

咬著牙腦門上青筋不斷崩起,最終盧西安忍耐了下來,站起身說一聲出去準備后跑出了房間,實在不想面對這兩個令人惱火的傢伙了。

過了一個多小時,房間外面突然響起了吵鬧的吼叫聲和雜亂的腳步聲,卻是盧西安為了不想看到景添兩人下決定親自帶隊后出發了。

邁克爾柯文有些心驚膽戰地起身趴門縫看了看,而景添則斜眼瞟了一眼便不再關注,繼續看他的動畫片。

整個據點安靜下來,盧西安將核心成員全部帶走去抓捕來這個城市交接權力的吸血鬼三議員之一艾米麗婭了,而留在基地的則是一些外圍人員也不敢進來這裡,至於那個科學家也帶著一些狼人去吸血鬼城堡附近監視著以防萬一有變。

又過了一個來小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吵雜的聲音,鬧鬧吵吵地摻雜著不時的歡呼聲,隨著一陣散亂的腳步聲盧西安一臉喜色地邁步走了進來,同時身後跟著兩名身高兩米的人類形態狼人駕著一個一身華貴宮廷禮服、彷彿死人一般的女人。

「看來你的收穫不錯。」景添收起電腦起身看著昏迷的艾米麗婭說道。

「是礙…終於等到成功的這天了……」盧西安捧著手中的兩支針管一臉地狂熱。

景添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你就趕快注射吧。」

景添也十分想見識一下盧西安融合了兩種血統後有什麼變化,不由開口催促著……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