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四十一章抽血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同樣是來殺他的。不由發出一聲驚呼。盧西安此時也顧不得景添這個某明奇妙的傢伙了,見到邁克爾柯文後不由嘴角一彎扯出一絲見到獵物般的笑容,雙眼微微放光地伸手就要去拽邁克爾柯文。啪……景添伸手打掉...

都說裝x遭雷劈,此時整個地鐵站內正在劇烈交火,泛是正常人的都在地上趴著呢,除了交火的兩方人員之外就只有景添一個人在那跟個沒事兒人似的漫步向邁克爾柯文走去。你說他這麼能裝別人不打他打誰,頓時兩方人馬都將景添當成了敵人,時不時的就是一梭子子彈照顧著。

而眼神直勾勾的景添壓根就沒將心思放在吸血鬼和狼人身上,此時還沒被狼人咬感染的純粹完美之血擁有者邁克爾柯文就在眼前,景添整個眼裡只有他這一個寶貝了,哪裡還能顧得上其他。

在體表布下了一層念力,景添頂著前後的子彈流快步來到了邁克爾柯文面前,翻手間從空間中取出一直非常大的針管,接下來伸手就將跪趴在傷者身上的邁克爾柯文拎著脖領子給拽了過來。

「啊1邁克爾柯文被抓住后反射性地驚呼一聲。

景添可沒理會他的感受,在邁克爾柯文愣神中非常精準地將針頭隔著衣袖扎入了他的血管,用念力固定住他並擴大防護罩防止流彈把他打死後,直接抽動針管,頓時血液漸漸將針管填滿。

「你、你在做什麼?」邁克爾柯文此時已經被現場發生的一系列變故驚呆了,就連來救人也只是因為職業緣故下意識的行為,此時被景添抽著血的同時他並沒有發現身體不能動,反而見到景添手中的針管后將他當成了醫生。

「你要給傷者輸血嗎?聽著。我不知道你是哪個黑大學出來的,但是輸血前要檢驗血型,否則血型不合的話反而起不到救助作用還會害死人……」邁克爾柯文眼見景添抽完血拔出針頭后連忙教育道。

「埃抱歉,還有謝謝了……」景添十分開心地看著手中針管,對邁克爾柯文說了一句后直接用心靈之力將這幾分鐘的記憶給洗掉了。

而此時吸血鬼和狼人早就紛紛跳下地鐵車道離開了這裡,對於景添他們也沒再理會,畢竟發現兩方人馬剛才都向景添開槍時就知道打錯人了,因此他們不約而同忽略了景添,再次互相掐在一起轉移了陣地。

景添得到了想要的。頓時有些迫不及待地返回了空間,打算將邁克爾柯文克隆出來實驗一下克隆人的血液是否還有完美之血的作用。

來到了空間城市的生物實驗室區。一邊走著神兒回應著各個研究員的問好景添一邊快步地走向實驗設備的房間,很快進入其中后開始用設備提取血液中的dna圖譜,同時用神識觀察和用念力做幫手,一個多小時後景添成功地將dna圖譜提取完畢。接著心情略微激動地直接開始克攏

都完成後總算放鬆下來,不過頓時想起來想要克隆完畢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這才從近乎魔障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拍了下腦門,景添小心地將邁克爾柯文的血液裝進試管冷藏起來,而後貼了一個非常醒目的『完美之血』標籤后將冷藏箱收進了基因庫里,並特別用一個新柜子儲存。

做完了此事後景添想了想,接著將萬磁王、x教授、塞巴斯蒂安的血樣同樣放在了這個特別的柜子中,這才再次意識鏈接上『黑夜穿梭』世界,閃身進入了其中。

因為地鐵站發生了槍戰。因此這裡已經被警察封鎖起來,不過因為一些原因接手這個案件的是一些特別的人員,所以此時這裡並沒有看守。只是簡單用警戒帶將入口圍了起來禁止進出而已。

景添現身出來后正好避免了麻煩,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地鐵站后直接從北站口走了出去,神識在整個城市中一掃便找到了邁克爾柯文的家。因為此時月之女神賽琳娜正在那個屋子裡,而外面邁克爾柯文和一群狼人也同時向那個房子前進,幾乎一前一後地走進了大樓。

景添想了想,賽琳娜應該算是第三代吸血鬼了。血統的話應該比較高級,也同樣有收藏價值。

想到這裡腳下一動。身子模糊了一下后消失不見,卻是加快速度向著邁克爾柯文的家趕去。

一邊趕路景添一邊神識掃描著邁克爾柯文那邊的情況,就在跑了一半路的時候那邊男女主角已經見了面,邁克爾柯文被賽琳娜一隻手卡著脖子舉起撞在了牆壁上問著為什麼狼人要抓他。而五隻狼人此時也將房間上下左右包圍,眼看著就要突襲。

隨著樓上的狼人開始砸地板,賽琳娜手中的雙槍也猛地噴射出了火舌,景添頓時速度再次加快,就在賽琳娜拖拽著邁克爾柯文將他扔進電梯時景添已經來到了建築門前,身形一動閃了進去出現在樓下電梯門前,將身邊一個披肩雜亂長發的男人嚇了一大跳。

嗅嗅……

站在電梯前的男人看著景添嗅了嗅鼻子,不過聞到人的味道后頓時放下了心中的警戒,有些不喜的伸手向著景添抓來:「別礙事……」

「別鬧……」景添抖了一下肩將身邊盧西安這個狼人如今首領的手抖掉。

「吼1盧西安大怒,不由喉嚨中發出一陣低吼。

就在盧西安打算將眼前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撕碎時突然頭頂一陣激烈的槍聲響起,道道子彈將棚頂穿透掃射了下來,頓時將盧西安嚇了一跳,伸向景添的手同時停了下來,身子條件反射地靠牆站好避免被子彈打到。

與此同時,隨著『叮』地一聲電梯門緩緩打開,露出了裡面一臉慌張失措的邁克爾柯文在那縮頭抱腦的。

「啊1邁克爾柯文見到門口的景添以及從旁邊擠過來的盧西安后大驚,以為兩人同樣是來殺他的。不由發出一聲驚呼。

盧西安此時也顧不得景添這個某明奇妙的傢伙了,見到邁克爾柯文後不由嘴角一彎扯出一絲見到獵物般的笑容,雙眼微微放光地伸手就要去拽邁克爾柯文。

啪……景添伸手打掉了盧西安伸出的手。

盧西安一愣。不過隨即怒火中燒,一聲野獸般的大吼從喉嚨中發出,二話不說張開手指向著景添的臉上抓來。

轟隆!

就在景添再次擋住了盧西安的手時,三人頭頂的天棚突然破裂,一道黑影從上面伴隨著碎石落了下來,正是賽琳娜用槍將地板打穿跳了下來。

而見此情景的景添三人不約而同地轉頭看了過去。

賽琳娜落下后快速轉頭四顧,待見到景添三人後細眉微皺。看見盧西安抓向一個眼熟男人的手被擋住時快速明白了周圍的情況,聞著那熟悉的狼人味道。賽琳娜二話不說抬起槍就扣動了扳機,好像根本不在乎會不會誤傷。

砰砰砰砰砰……

隨著改裝的半自動手槍猛地開火,一連串的子彈向著盧西安和景添射來。

就在盧西安瞳孔極度收縮時,景添還有閑心暗贊著賽琳娜的槍法。因為他計算過後發現別看子彈密集但根本沒有一顆會傷害到他。

暗贊歸暗贊,不過景添仍舊放出了念力將所有子彈擋了下來,順便也將狼人頭領盧西安給救了下來。

在賽琳娜見到攻擊沒有效果臉色大變時盧西安可沒想那麼多,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中彈,但此時見到天敵吸血鬼后條件反射地大吼一聲便猛地向著賽琳娜張牙舞爪地撲了過去。

『……』

一聲悶響,盧西安腦袋一個後仰隨即捂著鼻子蹲了下去,眼中頓時看什麼都是一陣重影,卻是面貼面地撞在了景添還沒收回的念力護壁上……

賽琳娜看著眼前的轉變徹底蒙了,發現自己的子彈打不到人時本來她都已經做好了肉搏被殺死的準備了。不成想那個狼人同樣沖不過來。不過在見到那個狼人的動作后立即明白過來自己和對面之間恐怕有著什麼阻攔,不由條件反射地伸出手摸了上去,還真讓她摸到一堵無形的光滑屏障。

這時。突然賽琳娜身後噗通噗通跳下兩隻已經變了身的狼人,落地后晃了晃腦袋伸嘴就向她咬去。

景添哪能讓她受傷,在賽琳娜大驚回身、眼現絕望時手一揮再次放出兩波念力將那兩隻狼人給推走壓在了牆壁上面。

聽著那兩隻狼人不斷在那大吼景添微微皺眉,看了看一臉驚訝看著他的賽琳娜,再看了看已經抬起頭同樣吃驚地看著他的盧西安,景添手一揮放出三團念力連帶著將電梯中早就蒙了的邁克爾柯文一起全部包裹祝而後邁動腳步向外面走去,不去理會在身後三團念力球中不斷掙扎敲打的一人一狼一吸血鬼……

出了樓門景添左右掃視了一圈。因為這裡附近是屬於城市老區本來人就少,再加上此時外面還在下雨,因此街道上根本見不到人影,卻也正好給景添省去了麻煩。

景添四顧后很快發現了建築轉角處露出的車尾,隨即控制著身後三人快步走了過去,將他們塞進車內后坐上駕駛,發動了車輛在神識掃描中向著城市邊緣的河邊開去。

一路上被景添始終用念力控制著的三個人也老實下來接受了命運,邁克爾柯文和副駕駛上的賽琳娜都始終直直地盯著景添看,心中對這個神秘人的能力驚恐不已根本靜不下心,只有狼人首領盧西安仍舊心中抱有執念,不時地轉頭看向身邊的邁克爾柯文,眼中閃爍著火熱的目光。

一路眾人沉默不語,不到十分鐘汽車來到河邊,景添將車駛入了一個木製觀景橋下面后停了下來,打開車門控制著其他三人走了出去。

回頭看了三人一眼,景添揮揮手散去了包裹住三人的念力,頓時三人只覺身上一松,蹌踉一下站住了身形,除了作為普通人的邁克爾柯文多蹌踉了幾步坐倒在地外,作為世仇的賽琳娜和狼人首領盧西安在獲得自由后並沒有多餘動作,而是渾身緊繃戒備著看向景添。

景添見他們都不開口。無奈只好提起話題:「好吧,有什麼事情希望大家可以說開一點,見了面就打死打活的多不好。」

「你……」盧西安轉頭看了看地上的邁克爾。隨後看著景添躊躇地開口。

「你們可以叫我景先生或者厄爾斯都行。」景添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對我們的事情很了解?」盧西安沒有開口稱呼而是直接問道。

景添點點頭:「都知道。」

盧西恩聞言眼神一縮,不由瞥了眼邁克爾柯文。

「啊,如你所想,他的確就是你們一直尋找的那個人。」景添見此直接開口對盧西安確定道。

「吼1盧西安聞言愣了一下,不過馬上猛地轉頭看向坐在地上一臉迷茫的邁克爾柯文,喉嚨中發出一聲低吼。

「等一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和這個普通人到底有什麼關係1賽琳娜這時突然插話問道。

「閉嘴1盧西安聞言對賽琳娜大吼一聲:「如果不是……你現在已經被我撕了你這個冷血的可憐蟲1

「你可以試試。看到底誰撕碎誰1賽琳娜不甘示弱,將手中子彈不多的雙槍對準了盧西安。

「好了。你們消停一下吧,還有盧西安,你不應該對這位女士這麼沒有紳士風度,她和你有著同一個仇人。」眼見兩人就要開掐景添不由開口安撫了一下。

「什麼!你說他叫什麼1就在盧西安聽見景添說賽琳娜和他有相同的仇人收斂了脾氣的時候。賽琳娜突然驚呼起來,就連對準盧西安的槍口都有些顫抖。

盧西安看著賽琳娜的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玩味地扯起嘴角,笑著說道:「如你所聞,我就是你想象中的那個盧西安……」

「怎麼可能!你不是、不是被……」賽琳娜斷斷續續地說道。

「被克萊文殺死了嗎?哈哈哈你這個無知的可憐蟲1盧西安嘲諷地笑著說道。

「少說兩句吧。」景添念頭一動將想要扣動扳機的賽琳娜繳了械,而後接著說道:「我不是說了你們有著共同的敵人了嗎,還有盧西安,你仔細看看她。」

在賽琳娜失去了雙槍愣神的功夫,盧西安聽了景添的話后不由仔細地打量起賽琳娜,很快。盧西安的表情開始吃驚起來,語氣有些急切地對賽琳娜大聲道:「你、你把頭髮撩起來……」

「嘶哈……」賽琳娜回過神后聽了盧西安的話不由對他惡狠狠地呲起了牙,兩顆利齒漸漸地伸長:「骯髒的東西!我為什麼要聽你的1

景添看著渾身帶刺的賽琳娜無奈地微微搖頭。念力一動直接將她披散的及肩長發撩到腦後,將整個面孔露了出來。

此時景添才重新好好地打量眼前的月之女神賽琳娜,雖然當下是黑夜但根本無法阻擋景添那超人般的視力,放眼看去,只見賽琳娜不愧女神的稱號,立體感非常強的精緻五官。深邃生動的目光,有些倔強的柔唇嘴角。如果忽略她此時巾幗不讓鬚眉的表情,平時的她不由自主地散發著一種慵懶猶豫的氣質,很容易讓人一眼便沉浸其中。

「你、你……」此時,因為是狼人的關係,視力非常好的盧西安也終於看清了賽琳娜的面容,吃驚地邁上前一步,有些迷茫有些回憶地看著賽琳娜的面孔道:「索尼婭……」

「不……你怎麼會是索尼婭……她已經……」盧西安蹌踉著後退幾步,渾身失去力氣般地坐倒在地,眼神直直地盯著賽琳娜陷入了回憶。

這時賽琳娜也看出盧西安的不對了,不說他此時的表現,就連一直若有若無釋放著的殺氣也全部消失,反而給人一種腐朽的感覺。

景添見此搖搖頭,一翻手從空間中取出一隻針管后在賽琳娜戒備的神色中走到她身前:「好了,你們之間的恩怨情仇以後總會真相大白,現在可以讓我抽點血嗎?」

賽琳娜看了看景添手中的針管,發現對方沒有將自己血液全部抽光的意思后無奈沉默下來算是贊同,誰叫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就算反抗也沒有作用呢……

景添對她微微一笑。低頭牽起了賽琳娜的胳膊后說了一聲:「失禮了。」

將賽琳娜的緊身衣袖子挽起,景添找到血管后將針頭推了進去,在賽琳娜微微皺眉中抽出了一陣管血液。

賽琳娜在被放開后一邊整理衣袖一邊看著景添變魔術般地又不知從哪弄出一個冷藏箱。忙乎著把血液輸進試管冷藏起來。她猶豫了一下后不由好奇地低聲問了出來:「你要血液做什麼?想來以你對我們兩族的了解不可能不知道我們血液的問題吧?」

頓了一下,見景添只是微笑不答賽琳娜接著道:「對我們血族來說紫外線是毒藥,會破壞我們的基因,而對狼人來說銀就是毒藥,你要我們的血液到底要做什麼?」

景添收拾好后將冷藏箱放回空間血庫,抬頭看了看賽琳娜精緻的面容后想了一下道:「一時之間也解釋不清,總之你就當做是我想研究研究就可以了。」

轉頭看了看失魂落魄的盧西安和仍舊老老實實呆在一邊的邁克爾柯文。景添回頭對賽琳娜道:「好了,今天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你可以回去了,有些事情還不是現在的你可以了解的。」

賽琳娜微微皺眉看向另外一邊的邁克爾柯文:「那個人會怎麼樣?」

景添順著賽琳娜的目光看去:「放心吧,有我在傷害不到他,以後你就什麼都明白了。現在真的不是對你說的時候。」

賽琳娜聞言猶豫了一下,最終放棄了在這件事上糾纏下去,又看了看盧西安后咬了咬牙轉身進入了汽車,啟動后再次看了看外面的景添三人,一腳油門下去快速離開了此地,帶著滿腦子的疑惑打算返回據點仔細調查一番……

看著賽琳娜的汽車走遠消失,景添轉身走到在一邊老老實實呆著的邁克爾柯文面前,再次拿出一直針管對他示意一下:「為了不讓你受到傷害……」

邁克爾柯文因為在公寓家中已經見識到了變身的狼人,剛才更是看見了賽琳娜那反常的獠牙。心中早就把他們和傳說中的兩種生物對上了號,所以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老老實實地呆在一邊不斷消除著身上的存在感。

此時聽了景添的話和看到針管后立即毫無反抗地伸出了胳膊並主動將衣袖挽了起來。

景添對他的識趣表現十分滿意,慢慢地抽了一管血液后拔出針頭。又在空間中找了一塊醫療棉好心地遞給了邁克爾柯文。

「謝謝……」邁克爾柯文從景添的行為中感到了善意,不由稍稍放下了心中的擔憂。

景添笑著對他點了下頭,而後起身來到仍舊失了魂兒般的盧西安身邊坐了下來,將裝有完美之血的針管遞了過去。

盧西安迷茫地轉頭看了景添一眼,伸出顫抖的手將針管接了過去緊緊攥在手心,而後低下頭看著拳頭低聲緩緩地說道:「五百年前我還只是個狼人奴隸。作為吸血鬼的巡日者下仆保護吸血鬼在白天的安全……」

盧西安陷入回憶繼續緩緩講述:「我的母親被狼人咬死的時候我已經馬上要出生了,隔代遺傳的狼人病毒使我變得和那些沒有意識的狼人不同。我可以自主在狼人和人類之間變換……因此我受到了吸血鬼的特殊對待,可以作為奴隸管事接觸那些吸血鬼……」

「就在這種情況下我和一名叫做索尼婭的女性吸血鬼戀愛了……」盧西安說道索尼婭的時候臉上顯出一股溫情,不過馬上又變得猙獰起來,聲音也說不出的陰狠:「可是索尼婭的父親維克多恐懼索尼婭肚子中的孩子,害怕同時擁有狼人和吸血鬼血統的孩子會太過強大進而威脅到他的地位……」

盧西安渾身劇烈地顫抖起來:「維克托那個該死的東西居然在我面前將索尼婭活活地用日光燒死1

說道這裡盧西安突然抬起頭,青筋崩起地仰天怒吼:「藹—1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感謝冰封雷龍、眼閱心明、淺落沙妹子的再次打賞~

感謝8-11同學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