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八十八章冤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白說道。 「不是要洗漱嗎……」木山春生說的那叫一個理所當然。 「哎……」景添無奈低頭嘆了口氣:「要洗漱去旁邊的沐浴室,我還在這裡呢,不要總是當眾脫衣服礙…」 木山春生低頭看了眼...

因為時間不對,兩人繼續溫存了一會後便下樓來到了食堂。

和周圍過來吃早餐的員工回過招呼,兩人來到了專屬位置上坐下,不一會眾位少女以及兩位男生上條當麻和史提嚼礎

看著上條當麻那層層包裹住的右手,景添笑著問道:「怎麼樣?還疼嗎?」

上條當麻習慣性地想要抬手撓後腦勺,不過反應過來手正包裹住呢,只好重新放下胳膊回答道:「沒有問題了,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謝謝所長和露西博士了。」

景添聞言對他客氣道:「那不算什麼,畢竟你昨晚幫了我們好大的忙,你就在這裡安心地養傷好了。」

「啊,那怎麼好意思,不用了不用了……再說我還要去參加假期補習,一會就得走了。」上條當麻看著一桌子女多男少的場面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因此連連拒絕著。

景添沒有再勸,怎麼說也要防備著點這個把妹手,因此只是笑著說道:「既然如此那麼以後你有困難可以隨時來這裡,反正你有了那個通行證。哦對了,丟了也沒有關係,研究所有你的面部識別,沒有通行證也可以過來的。」

「啊!真是太感謝了……」上條當麻正犯愁他那倒霉的命運萬一把通行證丟了或毀壞了怎麼辦,因此聽了景添的話后終於放下擔憂。

景添看了眼正湊在一起小聲嘀嘀咕咕的佐天淚子和初春飾利,再看了眼一左一右坐在茵蒂克絲兩邊隱隱一臉激動的神裂火織和史提爾,不由搖頭微微一笑……

不一會,眾人點的食物全部呈了上來,茵蒂克絲立刻開吃,而史提爾和神裂火織則在她旁邊小心翼翼地伺候著。

其他人早就免疫了茵蒂克絲的吃相,就連上條當麻當初也早就見識過了,因此並沒有什麼意外,除了魔法側的兩人外都平常般吃了起來。

吃了一會,景添突然想到了什麼抬頭在餐廳內看了看。

「找什麼?」露西問。

「哦,在找木山春生,看來她昨晚又研究通宵了……」景添回答道。

露西早有預料:「等下給她帶點食物過去吧。」

「嗯。」景添點點頭收回了視線

又吃了兩口之後景添放下碗筷,對始終不斷幫助茵蒂克絲遞食物的史提爾問道:「對了史提爾,昨晚你們說要把她的事情報告上去,得到回復了嗎?」

「啊?哦。」史提爾回答還不忘給茵蒂克絲夾菜,顯然是經過了一年的專業訓練的:「報告上去了,不過最高主教說要把這件事和皇室說一聲,然後才給我們回複決定。」

「哦。」景添也沒在意。

過了不久眾人吃完了早餐,上條當麻當先告辭去補習了,景添再次說了一次隨時都可以過來,在他連連答應著告退之後帶著眾人一起向練習室走去。

讓兩位超能力少女在大廳休息一會等下好開始訓練,景添拎著食物進了設備室內。

果然不出所料,木山春生正趴在一張桌子上熟睡著。

景添嘆息一聲走了過去,來到她的身邊后看著木山春生那明顯的黑眼圈默默無語,這傢伙為了那些孩子真是太拼了……

將手按在她的肩膀上,體內的氣按照內力的方式運轉,轉化的內力從木山春生肩膀上向她體內渡了過去。

過了大約五分鐘,將對方體內調理了一遍的景添推了推熟睡中的木山春生。

「嗯……」迷糊地睜開眼,木山春生可愛地做了一個擦口水的動作后直起身來,先是迷茫地了一陣,而後才稍微回過神,看著身邊的景添道:「礙…所長有事嗎……」

將飯菜放到桌子上,景添對木山春生說道:「清醒一下吧,早餐我給你帶來了。」

「嗯……」木山春生迷茫地順著景添的手指看去,待見到面前的飯菜后這才反應過來:「礙…謝謝了。」

說著拿起筷子就要開動。

「誒……你不去洗漱一下嗎……」景添無奈地說道。

木山春生的手一頓,想了想將筷子放了回去,「哦」了一聲起身將白大褂脫了下來搭在椅子靠背上。

「哎哎哎……」景添見木山春生接著脫外衣的動作趕緊制止。

「幹嘛?」木山春生停下解衣扣的動作轉頭問道。

「我才想問你幹嘛好不,怎麼好好的又開始脫衣服了。」景添掃了眼因為解開了外衣上方兩顆扣子而凸顯出來的兩抹雪白說道。

「不是要洗漱嗎……」木山春生說的那叫一個理所當然。

「哎……」景添無奈低頭嘆了口氣:「要洗漱去旁邊的沐浴室,我還在這裡呢,不要總是當眾脫衣服礙…」

木山春生低頭看了眼胸前的雙峰:「有什麼關係,我這種身材還有什麼人會感興趣嗎。」

景添嘴角一抽:「你身材不錯的……」

「是嗎?」木山春生意外地看了一眼景添:「所長先生居然會對我這種身材感興趣……既然如此給你摸摸好了,就當做是這些天來你們對我幫助的報答。」木山春生無所謂地說道。

「啊,不用客……什麼啊!鬼才要摸啊!趕緊給我去洗漱1景添立刻掀翻了心中的茶几放聲大吼。

「哦……」木山春生雖然有些意外現在的身體狀況很好,一點都不疲累而且大腦也很清醒,但還是習慣性地有氣無力應了一聲。

轉身向門口走去,就在景添送了口氣的時候木山春生突然站定,轉身再次確認地問道:「真的不摸嗎?難得有人會對我的身體感興趣……」

「都說了鬼才摸啊!趕緊消失1景添再次大吼。

「嘖……可惜……」木山春生嘀咕了一句轉身開門出去了,只留下屋內以手扶額、仰天無語的景添……

「哎……一個個的怎麼都是問題兒童……」景添長嘆一聲,緩步走了出去。

剛從設備室出來,就見休息大廳內好幾個人在異樣地看著他。

「怎麼了?幹嘛這麼看我?」景添奇怪地問。

「吶吶,大叔,手感怎麼樣?」佐天淚子抱著初春飾利一臉十分感興趣地問道。

「什麼手感怎麼樣?」景添鬱悶這都哪跟哪埃

「咦?不是大叔進去后見到木山老師正在睡覺,然後就摸了木山老師嗎?」佐天淚子驚奇地說道。

「哪有啊!鬼才會那麼做啊1景添氣急,一臉崩潰地吼道。

佐天淚子被吼的一縮脖,吐了吐舌頭道:「那為什麼大叔進去后好幾分鐘都靜悄悄的……」

景添感覺自己累覺不愛了,以手掩面無奈地解釋:「我是看木山老師太疲憊了,所以用能力給她調理一下身子而已礙…求放過……」

「哦~~~調理身子礙…」佐天淚子恍然大悟地說道。

「啊,就是如此……」景添舒了口氣。

就在他以為終於解釋清楚了的時候,佐天淚子再次瞭然地說道:「調理身子就是按摩吧?那麼說還是摸到了,是吧飾利?」

「……」

刷地一聲,景添突然瞬移般出現在佐天淚子身後,雙拳頂在她的小腦袋兩邊太陽穴上來回鑽著:「可惡啊,都說了沒有了,你到底是跟誰學壞的,看我不好好收拾你1

「呀~~」佐天淚子縮脖大叫,不斷往初春飾利懷裡面鑽,並連連討饒:「大叔我錯啦!救命啊飾利~」

「哼1景添找回威嚴後放過了佐天淚子,來到露西身邊坐下求尋安慰。

那邊,佐天淚子見此不記教訓地低聲嘀咕著:「真是的,大叔太暴力啦,居然屈打成……」

見到景添瞪過來,佐天淚子吐了下舌頭縮回後面的話。

不過不大一會,想到早上在室內見到的畫面后又忍不住嘀咕起來:「真是的,人家的也沒比木山老師的小多少嘛,每天早上都有了人家了大叔還總想著別人,真是不知足……」

「……」景添算是明白了,就不能順著她的話去反應,否則一準沒完沒了的,想到這裡乾脆翻了個白眼沉默以對。

至於另外一邊,看著眼前的情景神裂火織心中十分肯定恩人不是那種人,因此沒亂想什麼,至於史提爾也並不知道景添和茵蒂克絲睡在一起,所以此時正忙著照顧小修女吃著飯後甜點,沒功夫搭理其他。

不一會,洗漱完畢的木山春生來到了休息大廳,對著眾人點點頭后一句話沒說地回設備室吃飯去了。

佐天淚子見沒機會繼續挑逗景添也就終於放棄了,和初春飾利聊起了一些少女之間的話題。

十多分鐘后,木山春生吃完了早餐從設備室中走了出來,對著眾人抬了一下拎著餐盤袋子的手:「我去把這個送回餐廳,然後咱們開始今天的訓練吧。」

「好的木山老師。」初春飾利這個最為感性的女孩在了解了木山春生的過往之後對她非常的敬佩,平時也很尊重對方,因此第一個出聲回應。

木山春生點了點頭,臨走時又看了景添一眼,似乎仍舊在意這個在她認知中頭一個會對她身體感興趣的男人……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