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七章慣壞

作者:地球本地人  |  更新時間:2015-01-22 23:27  |  字數:3510字

且說佐天淚子早上習慣性地早醒後,迷糊中剛要將身邊景添的手拿起放在胸前,可是摸了好幾下沒有摸到人。

猛然睜開雙眼,這才發現昨晚並沒有和景添睡在一起,而是睡在自己和初春飾利房間的單人床上。

慵懶地起身,見到對面床上仍舊在熟睡的初春飾利也沒打擾,起身睡衣也沒換,仍舊真空著開門走出房間打算去洗漱。

「哈~啊……」揉著眼睛哈欠剛打了一半,佐天淚子突然好像聽見從景添的卧室內傳來了什麼聲音,不由好奇地靠了過去。

「用力點……」

剛一靠近房門,突然聽見門內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而且還是陌生女人的聲音。

「嚇!」佐天淚子一驚,趕緊將耳朵貼在了房門之上認真聽了起來。

可想而知,聽著門後傳來的「再用力些」以及啪啪啪的聲音,佐天淚子小臉刷地紅了起來。

「怎、怎麼……難、難、難道……」佐天淚子心中暗想難道大叔在做那種事情嗎……

突然她回過神來:「不對!是陌生的女人聲音,難道……」

還沒來得及多想,佐天淚子立刻擰動房門把手,唰地一聲將門快速推開向房間中看去。

「呃……」

只見此時房間地板上正跪著一個長發遮掩看不清面容的女人,對方正羞恥地高高翹著屁股,而大叔正『一臉滿足』地拿手撫摸著……

佐天淚子驚呆了,不由瞪大雙眼,雙手捂著嘴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了。

而這時聽見開門聲的兩人也看了過去,待見到佐天淚子後兩人全部渾身一僵。

神裂火織雖然心中坦蕩,但是畢竟現在被揍的地方是羞人之處,此時被外人看到了自然十分羞澀,再加上感覺開門後景添便停在她身上的大手……感覺著那股溫度……神裂火織突然發現渾身酸軟,嚶嚀一聲徹底『五體投地』埋頭趴在了地面上。

而景添也沒好過,見到佐天淚子後,好死不死地正趕上手停了下來,雖然隔著牛仔褲手感不是那麼清晰,但任誰摸著女生的……也會不由自主心猿意馬吧。

看著驚呆的佐天淚子,景添換位思考一下後瞬間便斯巴達了,這下『誤會』大了去了……

「不、不是……那個……」

景添一時情急剛要解釋,佐天淚子突然驚訝地說道:「原來……原來大叔喜歡這個……」

「喂……現在不是討論喜歡什麼的時候吧……」景添心中吐槽道。

而就在這時神突然裂火織癱軟在地,原本挺翹著的渾圓降了下去,頓時景添便感覺左手傳來一陣柔軟的摩擦……

「嗯哼……」神裂火織感受到後面傳來的感覺悶哼一聲。

而景添則是左手一哆嗦,條件反射地虛空捏了捏……

在門口的佐天淚子把這一畫面看了個清清楚楚,雖然心中十分吃醋,但思想卻止不住地跑偏了:「原來大叔喜歡摸那裡……怪不得每天早上大叔都像沒事兒似的……看來明天開始我得換個計劃了……」

「誒?不對不對,現在怎麼可以想那些!大叔真是的,怎麼可以對陌生的女人做出那種事情,都有露西博士和我了……」佐天淚子在三人沉默中突然連連閉目搖頭,將一些不合時宜的想法拋出腦外。

「大叔!你怎麼可以這樣!」終於,回過神的佐天淚子『義正言辭』地向景添抗議。

「呃……我要說你誤會了你信嗎……」景添抽了一下嘴角說道。

「誤……怎麼可能……我都看到了你在摸、摸……哎呀……」佐天淚子堅決不信,說到後面再想起剛才的畫面,不由羞澀地雙手捂住了臉。

「呼……你的確是誤會了。」這時神裂火織終於壓下了那股異樣的感覺,從地上站起身一臉嚴肅地對佐天淚子說道。

佐天淚子聞言放開捂著臉的雙手,合十抱在胸前道:「可是、可是你們那樣……」

「咳咳……」神裂火織想起了自己剛才異樣的感覺,趕緊尷尬地咳嗽一聲打斷對方的話,她可不想恩人以為她是個陰.盪的女孩子。而後一本正經地對佐天淚子說道:「是因為我犯了罪過,所以在請求所長先生懲罰我,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啊?」佐天淚子怪異地看了看兩人,而後說道:「可是懲罰……就是打……」

神裂火織臉色一紅,趕緊開口打斷道:「那是因為所長先生的實力太強大了,如果用其他刑具的話害怕傷害到我,所以所長先生為了我好只能用手控制好力度懲罰我了!」

神裂火織說完指著景添拿在右手中的摺紙板接著說道:「你看,剛才所長先生是用這個懲罰的,但是因為我感覺力度不夠,因此才請求所長先生換了懲罰方式的!」

「真的?」佐天淚子仍舊有些不相信地看向景添。

「咳咳……真的!就是這個情況!」景添當然不會亂說,既然神裂火織解釋的有模有樣了,他乾脆承認了下來。

「那……那是我誤會了……哈哈……」佐天淚子雖然還有些懷疑,但也不好繼續追究,以防給大叔留下不好的印象,因此只能傻笑一聲打算揭過。但心中卻想著明天早上一定要試試把大叔的手放在後面……

此時景添見終於暫時糊弄過去了也趕緊開口傻笑:「沒事……哈哈……」

就在三人仍舊尷尬不知道說什麼好時救星出現了。

「嗯……咦?你們……大叔早上好。」茵蒂克絲突然醒了過來,在床上坐起身,揉著眼睛看著房內的三人,迷糊地打了個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