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820章 存儲心火

作者:白馬出淤泥  |  更新時間:昨日02:54更新  |  字數:2636字

「我明白了,那我再好好琢磨琢磨吧。」黃逍嘆了一聲道。

祖師並未給自己多大的指點,黃逍倒也有心理準備。

「不過,我想我可以從另外一些方面指點你一下,或許能夠對你參悟『長生篇』有所啟發。」霍煉看到黃逍的樣子,不由輕笑一聲道。

「祖師,您請說。」黃逍心神為之一振。

不管什麼指點,只要是指點,他都虛心請教。

「我感覺,你還得在心火的使用上做做文章。」霍煉說道。

「心火的使用之法嗎?」黃逍沉思了一下道,「其實我也有考慮也有嘗試,從最初的心火療傷,到後面的心火氣息淬鍊神識,我一直在思索著心火的施展之法。」

「對,這些你做的不錯。」霍煉點頭道,「可我覺得應該還有更大的突破才行吧。你現在既然已經感覺到了瓶頸所在,那就得另尋一條路子。這樣才能有所突破。」

「我現在就是有些迷茫,才來向祖師求教的。」黃逍苦笑一聲道。

「你現在利用心火,差不多就是需要的時候才激發。」霍煉說道。

「沒錯啊,不使用的時候,激發了也沒有多大的用處,其他時候大概也就是修練的時候才使用。」黃逍說道。

「那你就沒想過將這些心火匯聚起來?」霍煉問道。

黃逍聽到這話不由怔住了。

「就拿真氣來說,在平常的時候,大家都是盡量將自己的真氣保持在最佳的狀態,甚至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讓自己的丹田或者經脈中存儲更多的真氣。」霍煉說道,「那你的心火為什麼就不行呢?」

「像真氣一樣嗎?這能行?」黃逍喃喃了一聲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就不行呢?」霍煉說道,「你想一下,現在你都是和對手動手的時候,才激發心火,這個時候激發的心火還是有限的,如此一來就限制了你的傷勢修復。可要是你體內早就存有心火,可以一下子釋放大量的心火,那麼是不是可以施展威力更強的禁法?」

「比如『天魔解體』後面的重數?」黃逍雙眼一亮道。

「我覺得可行。」霍煉淡淡一笑道。

黃逍倒是沉默了。

祖師的說法讓他心中很是觸動。

如果真能實現存儲心火,按道理自己可以不斷提升『天魔解體』的威力。

當然,這同樣會有一個極限,自己體內不可能無限制的存儲心火,總會存滿的時候。

「祖師,那該如何存儲心火?」好一會兒後,黃逍問道。

這些還都只是一個想法,沒有解決存儲的問題,這個想法就是空中樓閣,無法實行。

「那就得靠你自己去參悟了。」霍煉說道,「無非就是丹田經脈這些地方吧,可怎麼做?我也想不出好辦法啊。」

「這?」

「沒什麼這不這的,我只是說這樣一個法子,行不行得通,那就得靠你自己去摸索了。我無法激發心火,無法領悟長生篇更多的神奇之處,所以這些真的只能靠你了。」霍煉說道。

「我明白了。」黃逍點頭道。

祖師說的這個法子,對他已經有不小的啟發了。

「你明白就好,在我看來,存儲心火,那就是存儲長生之氣,就像長生丹一樣,可以源源不斷的提供所需的氣息,這樣才能讓你沒有顧慮施展各種禁法。對付夔雍,不僅僅要功法強大,更需要做好久戰的準備。那種那老西,功力何其深厚,想要在短時間內擊敗他,是不可能的。」霍煉說道。

「長生丹?」聽到這話,黃逍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他愣住了。

看到黃逍突然的神情變化,霍煉原本還想再說什麼的,就立即止住了,沒有出聲了。

他看得出,黃逍肯定是想到了什麼。

這個時候他不會去打擾黃逍。

長長呼了一口氣,黃逍算是回過了神。

「怎麼樣?想到什麼法子了?」霍煉笑問一聲道。

「有一個想法。」黃逍臉上帶著一絲驚喜道,「我感覺或許能夠成功。」

「你也不用和我多說什麼,反正和我說了也沒有多大用處,我無法施展。」霍煉擺擺手道,「去吧,抓緊時間,夔雍可不會給他們太多時間。」

黃逍點了點頭,便從霍煉這邊離開,返回了自己剛才靜修的地方。

剛才祖師的話讓他大有觸動。

那就是有關長生丹的。

當時為了爭奪在迷霧山中的半枚長生丹,黃逍也在場。

他可是見證了那裡的神奇景象。

長生丹的神奇自然不用說,可在黃逍看來,長生丹出世的那個場面,神秘而震撼。

後來,他覺得這是一門淬鍊穴道的功法,或許也是長生篇的一種運用之法。

他嘗試過淬鍊穴道,可他沒有從上面得到太大的好處,也就是自己的穴道強大了不少,這對自己的實力提升顯然很有限。

只能說最後的效果平平,黃逍後面也就沒有太過上心了。

現在只是提到了長生丹,讓黃逍忽然想起了這件事。

「或許可以將這些心火存儲在各大穴道之中。」黃逍心中暗暗想道。

之前只是淬鍊了一下穴道,強大穴道,可沒有想過將這些心火存在其中,以備將來只需。

這就是他剛才想到的法子。

只不過如何才能做到,那就得好好琢磨了。

「再怎麼想,都不如直接嘗試一下吧。」黃逍嘆道。

他之前曾經嘗試過,倒也不怕這件事會危及自己的性命。

天魔解體都弄不死自己,哪怕幾個穴道破開,自己也可以迅速修復。

沒有顧慮,心中就更是大膽。

激發心火之後,黃逍便小心引導著心火朝著一個穴道匯聚而去。

「可以,果然存在穴道之中。」黃逍心中一喜道。

既然一個穴道可以,那麼其他穴道當然也可以。

沒有多想,黃逍立即付諸行動。

「恩?」可當黃逍準備對第二個穴道進行心火存儲的時候,他發現第一個穴道里的心火氣息漸漸消散了。

這種消散,他根本無法控制。

還未等黃逍反應過來,第一個穴道中的心火氣息已經空空如也了。

「或許這個穴道不行。」黃逍暗暗想道。

他不需要自己全身穴道都可以,哪怕是只有一部分,那也能夠讓他存儲一些心火。

於是他便開始朝著第二個穴道中灌注心火氣息。

「失敗了。」黃逍有些沮喪的發現,自己的心火氣息在第二個穴道中也消散了。

緊接著,第三個,第四個,乃至第十幾個穴道,都是如此。

心火氣息可以被輸入穴道之中,可就是無法長久存儲。

可以說,自己前腳剛走,後腳這些心火氣息就消散了。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