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五五三章 大結局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就是想賠錢都難。 曼蘇爾只有搖頭苦笑不已。這傢伙還是那個性格,這些年倒是比自己還要洒脫,合著自己主動退位的事情就成了亂七八糟的了。 「咦,這是你哪個孩子的孩子?」劉雲軒剛給曼蘇爾拉進去...

劉雲軒覺得自己都跟老婆坦白得那麼徹底了,以後的生活應該是非常快樂幸福的。超快穩,本文由。。首發

因為有空間在手,hr公司的勢力已經基本掃平了。自己產業發展上的障礙也算是沒有了,只要自己穩步的發展,公司上的事情那是一點都沒有。生活上那就更不用說了,自己在媳婦跟前都沒啥秘密了,孩子們又這麼乖巧,這就應該是快樂的一家子么。

可是他想差了,差得不是一點兒半點兒。

產業上的發展是沒有任何的問題,這些年發展下來田園公司成了巨無霸的存在,現在你就是想像以前那樣光光給各個公司的老總召集到一起開個年會啥的都有些費力。

現在田園公司的產業遍布全球各地,所涉及的領域也是五花八門。可以說除了南極和北極,那邊不老適合搞實體產業的,沒有正式的入駐以外,其餘的各個大洲都有田園公司的分部。

各個產業群的大大小小的老總們,這要是全都加到一起,海島酒店上的住房都有些困難。總不能為了公司開年會兒,就將那些到這邊玩的遊客給攆走吧。

現在的度假區可是一塊金字招牌,雖然小動物們因為壽命的原因陸陸續續的換了幾批,可是那些遊客們還就認準了這裡。

完全的將他們認領的那些當成了家人一樣,在第一個動物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全家都過來參加了葬禮,甚至提出了要求,要在海島上幫他們修建一座陵園,將來好有個祭奠的地方。

也別說那倆地方沒有。好歹他還資助了兩支科考隊,用來在那邊搞研究,就是研究全球持續變暖的問題。看看到時候會不會像電影演的那樣,來個洪水滅世。或者來個極端環境。

在生活上,家人也確實都是快快樂樂的,不過更快樂的是蜜雪兒和孩子們,還有孩子們生下來的那一堆小蘿蔔頭。

自從跟蜜雪兒坦白了以後,人家娘四個算是一條心了,經常的湊到一起然後到空間去玩。用當年小阿福的話說,這是彌補媽媽以前沒有體驗到的樂趣兒。

而劉雲軒以前一直擔心的因為蜜雪兒進去空間的時間太長,會受到影響的問題也是白擔心了。

這些年蜜雪兒跟孩子們可沒少進去玩。可人家看著就是比自己都年輕好多。現在的自己照鏡子一看都快成糟老頭子了,蜜雪兒依然靚麗無比。

為此劉雲軒沒少抱怨。你說你都是老太婆的人了,跟著兒媳婦還有閨女們在一起逛街的時候看著反倒像姐妹,這讓自己都不好意思跟著一起出去溜達了。

「爺爺,你在想什麼?不是說今天要去長輩們睡覺的地方么?」阿福的小閨女笑笑依偎在劉雲軒的懷中撒嬌的問道。

「爺爺在想啊,要是笑笑再繼續這麼愛吃糖,就會有一嘴小蟲子牙。」劉雲軒抱著笑笑軟軟的小身子,用他的鬍子扎著笑笑粉嫩的小臉兒逗著說道。

想想就來氣,這幫小沒良心兒的,就知道討好他們的奶奶去。只有笑笑這小丫頭知道哄自己開心。

「爺爺,爸爸都說了,笑笑才不會有蟲子牙呢。只要笑笑每天睡覺前按時刷牙。就能把小蟲子都逮祝」笑笑趕忙搖晃著自己的小腦袋說道。

她可不想有一嘴小蟲子牙,村子里有的孩子牙齒掉得早,都好醜好醜,自己才不要那樣呢,要聽爸爸的話,每天都要堅持刷牙。

「爸,東西都收拾好了,咱們這就要動身了。笑笑,別讓爺爺抱了。」這時候妞妞來到劉雲軒的跟前說道。

「阿福那個小混球呢?今天掃完了墓還得給他們三個混球過生日呢。都趕回來了么?」劉雲軒抱起笑笑邊往外走邊問道。

「你說誰是小混球?你才是小混球。要不是你偷懶,會給我大孫子累那樣?那麼早就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他。成天到處亂飛,我想見一次給他做點好吃的都沒機會。」還沒等妞妞答話呢。劉母在後邊不樂意了。

別看老太太也九十多歲了,那叫一個精神。走起路來也是虎虎生風,說話也是嘁力嚓,也是這個家裡邊唯一能沒事收拾劉雲軒一頓的存在。

「媽,這個家裡啊,也就您能說說他。爸也寵著他,都不管他。現在別說阿福了,就是馨雅、馨瑤這倆丫頭都忙個夠嗆。要不是有這幫孩子們陪著咱們,您說咱們得多孤單。」蜜雪兒在邊上添油加醋的說道。

被自己老媽和媳婦一說,劉雲軒也是立馬沒電。惹不得啊,這都是惹不得的存在。要不然咋說自己經常被「欺負」呢,惹了她們自己可沒個消停。

誰讓自己理虧呢,在小阿福剛滿18周歲的時候,就將所有的產業一股腦的都交給了他打理,自己則是跟著蜜雪兒遊山玩水的。

就是沒想到當時蜜雪兒很開心,現在卻過來跟自己翻小腸。真是的,當時不還誇獎自己來著么。

「爺爺,笑笑告訴你哦。我聽到爸爸給奶奶打電話了,他跟姑姑們直接過去了。」笑笑伏在劉雲軒的耳邊偷偷的說道。

「笑笑真乖,晚上的時候爺爺給你做些新研究出來的好吃的,保准你會吃得小肚子鼓鼓的。」劉雲軒在笑笑的臉上親了一口后說道。

「哥,你說咱爸是不是又被奶奶給罵了?」正在擺放祭品的馨瑤看到劉雲軒臭臭臉的過來好笑的問道。

「你還不知道他,當年李家太爺爺那麼大年紀了,也沒像咱爸這幾年那麼愛使小性子。」馨雅將最後一盆香蕉擺放好后插言說道。

「你們啊,消停點吧,沒看爸都往這邊看呢。這麼點距離,爸爸要想聽到你們說啥,不要太輕鬆哦。」小阿福看著兩個妹妹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兩個妹妹啊,如今雖然結婚生子了。可是仍然改不掉小時候那調皮的性格。又不是不知道老爸看著有些老,那功夫可不是白練的,尤其這些年。更是精進了不少,現在自己跟老爸交手都沒啥勝算呢。

「嘿嘿。你們兩個小丫頭等著,敢在背後編排我,這次我要將你們的護照沒收一個月,在家乖乖的陪我。」等劉雲軒走過她們身邊的時候笑眯眯的丟下了一句。

馨雅、馨瑤都誇了臉。雖然被老爸也硬給丟進了公司里,可是哥哥對自己好,能偷偷的出去玩將工作丟給哥哥,現在要是被老爸沒收護照可沒得耍了。

「阿福啊,李老爺子那邊過去看了?替我給倒酒沒有?」掃完了墓返程的時候劉雲軒對著阿福問道。

「爸。已經幫你弄完了。我就是一直搞不懂,您也是很想太爺爺的,為啥不親自過去看看呢?」阿福好奇的問道。

「要看的人太多啦,李老爺子、王老爺子,趙叔、里爾教授、傑克鎮長、芬奇校長、馬丁治安官……歲月這把殺豬刀啊,可真不留情面埃說帶走就都給帶走了,看不過來埃」劉雲軒擦拭了一下眼角剛剛湧出來的淚水后說道。

歲月是無情的,任你如何的挽留,它也不會停下一分一秒。

李老爺子走了、王老爺子走了、趙叔走了、天來叔走了,這都是自己的長輩。自己在美國棕泉鎮的那些好友們也都陸陸續續的走了。

大黃走了、板栗走了、小鬍子走了、火焰走了、水姑娘走了、小狗熊走了、二貨走了、小狐狸們走了……自己當孩子一樣看待的小動物們也走了。

遊客們都能將自己認領的小動物們當家人看待。自己養了這麼久又如何不傷心。不是不想去看他們或是它們,而是看一次傷一次。

阿福將手卷遞了過去,他的心中更加的懂得自己父親心中的那份感傷。

自己的父親是一個重感情的人。無論是對人還是對動物。每送走一位長輩或是故友,自己的父親都跟大病了一場一樣,要不然何至於現在比母親看起來要蒼老許多。

而家裡的那些動物們,在離開的最後一程也都是安靜的躺在父親的懷中,它們也捨不得父親埃

父親外表的堅硬與倔強,那都是留給外人看的,送大黃他們走的時候,都哭得跟個小孩子一樣。

它們的屍體並沒有下葬,而是放在自己空間的湖面上。這是父親唯一的要求。就是想看看神奇的空間,能不能也讓它們的靈魂保存下來。就像小松鼠那樣。

送走了這些父親當年親自收養的動物們后,他就再也沒有養過哪怕一隻。也從來沒有踏足過火焰當年帶著孩子們生活過的王國。

「你爸的老毛病又犯了?」回到了家中,看著劉雲軒又將自己關到了房間中后,蜜雪兒擔憂的問道。

每年掃墓過後,劉雲軒都會將自己關進房間中,而他張羅了許久的孩子們的生日宴也不會出來參加。

蜜雪兒知道,這是他又躲到空間里偷偷的傷心去了。這麼些年過去了,他仍然放不下。給孫子孫女們講的故事,更多的也都是當年二貨如何的調皮,小狗熊如何的偷吃蜂蜜……都是當年這些小動物們與他相處時歡樂的時刻。

「媽,你也不用跟著擔心,我爸現在沒準就在空間里跟火焰它們聊天呢。我已經囑咐好孩子們了,誰也不準進去,這個時間是只屬於他的。」阿福拍了拍母親的手安慰的說道。

雖然沒有了劉雲軒,生日宴也照常舉行。

這也是一年中除了春節,家裡人最全和的時候。在阿福和馨雅、馨瑤他們看來,這不僅僅是自己的生日,還是自己母親的受難日。

時間不會因為劉雲軒的傷心而停止,照樣的日升日落。第二天滿臉疲憊的劉雲軒從房間中走出來以後,卻愣住了。

胖子、y、d、查理、羅伯特、傑克、寧御龍、龍書海、球球、阿勇、孤獨、卑翊、王明華、王明遠、李新宇、李偉、唐深深、澹臺繕佫……當年跟著自己一起打天下的小老頭、小老太太們全都趕到了自己這裡。

「我就說,這老傢伙保准啥事兒沒有。」看到劉雲軒雖然精神頭差些,別的倒是沒啥,胖子大咧咧的說道。

「靠,你們這幫老傢伙咋都想著跑我這裡來了?我可提前跟你們說啊,芳芳和阿福釀的酒沒剩下多少了。你們可不能耍賴皮搶了就跑。」劉雲軒爆了一句粗口,緊張兮兮的說道。

芳芳早已成為了蜚聲國際的釀酒大師,現在芳芳手工釀造的那些葡萄酒。非天價不可得。基本上就沒有外賣的,每一年都會被這幫老傢伙們給瓜分了去。

阿福釀造的桃花酒也是這幫人的大愛。反正只要到桃花開了,這幫早就退下去的老頭老太太們就會陸續的到小阿福那邊搶一些。

人家阿福釀造的桃花酒可不是隨便弄的,連白酒的釀造都是自己親自動手。雖然他在這一道上沒有芳芳走得那麼遠,可是天賦在那裡呢,那酒的味道能差得了。

這也是非賣品,只有阿福當禮物送出去過的,要不然恐怕你有多少錢都買不起。阿福差錢么?就是不說劉雲軒這邊的產業,人家自己那邊的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切。誰搶你的了?那是阿福惦記我們特意為我們準備的好不好?他可不僅僅是你的兒子,還是我們的大侄子呢。」胖子撇著嘴說道。

少一輩的孩子們中,阿福是最有出息的。無論是在企業的經營上,還是在對大家的關懷上,那是無可挑剔的。

對於這一點,最美的就是卑翊了。現在的他就很有當年艾倫的那種感覺,自家的女婿,誰見都誇埃

「阿勇,辛苦了埃這麼多人,只有你仍舊堅持在戰鬥的第一線。辛苦埃」跟胖子他們胡鬧了一通后,劉雲軒來到阿勇的跟前兒說道。

大家本就年歲相仿,劉雲軒算是處於中間的。也是最早開始偷懶退休的一個。其餘的人也陸陸續續的退了,只不過阿勇一直在堅守著自己的崗位。

主要是當年劉雲軒跟他商定的計劃太大,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也沒有想到經過了這麼多年才慢慢的有了一定的影響力。

如今田園公司的肉牛飼養、蔬菜種植已經成日本好多地區的支柱產業,再加上一直大力發展的漁業,在日本國內已經具有了影響當地經濟的實力。

以前的時候就有人想找漁業公司的麻煩,被阿勇他們給教訓了一通。現在的實力越發的強勁,關係得可不僅僅是自己公司的那些日籍員工的生活,更是關係到好多日本民眾的菜籃子。

在日本那邊發展的方式與其餘的地方有些不同。其餘的地方一直都是做的頂級產品。而在日本高中低端全部覆蓋。就是要攥緊相關地區的民生,那樣才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這不僅僅是劉雲軒的目標。也是阿勇為之奮鬥一生的目標。所以他一直堅持到現在,哪怕有專門的人打理公司的事情。他也要過去經常的轉一轉。不為別的,就是為了享受一下勝利的喜悅。

「哥,你啥時候聯繫的這些叔叔伯伯們的?我們咋不知道呢?」馨雅看著自己的老爸跟這些老兄弟們相見后情緒明顯的變好,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如今可不比當年,現在這些人每個人都是一大家子。甚至可以說,這麼一大家子都是他們自己一磚一瓦的建起來的,家裡邊的事情也是很多。

「早就跟這些叔叔伯伯們聯繫完了,他們這些年聚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現在我都還記得當年大家一起到海島上玩的場景呢。」阿福看著自己的兩個妹妹跟好奇寶寶一樣的表情笑著說道。

「哎,要是曼蘇爾叔叔也能過來就好了。我今年都答應過去看他呢,他要是過來我就省得往那邊跑了。」馨瑤皺了皺鼻子說道。

「啊,大哥,你不會真的也跟曼蘇爾叔叔聯繫了吧?」看著自己大哥嘴角上掛著的那熟悉的笑容,馨瑤驚喜的問道。

「估計也快到了。曼蘇爾叔叔在帝都耽誤了一些時間,現在也差不多了。」阿福看了一下手錶后笑著說道。

就像是配合好的一樣,小阿福剛說完,就看到院牆外邊又停下來一串兒「豪車」。這是馨瑤眼中的標準,基本上低於五千萬軟妹幣的車子。在她的眼中都不能稱之為豪車。

「爸爸,曼蘇爾叔叔也過來了。」看到曼蘇爾的隨從下車,阿福趕忙走到劉雲軒的身邊說道。

「小混球。背著我做下了這等大事。」劉雲軒用力的在阿福的後背上拍了兩下,說完后就迫不及待的向著院子跑去。

真是跑的。跟別的人每年還能見個一兩次,可是跟曼蘇爾這邊兩三年能坐到一起聊一聊都算很奢侈了。

早在二十多年前曼蘇爾就繼承了沙特國王的王位,這要是再像以前那樣的沒事兒亂竄或者說是讓劉雲軒沒事就帶著老婆孫子孫女啥的到那邊經常做客,也是有些費勁。

「曼蘇爾,你這個國王這次怎麼有時間了?」劉雲軒來到剛剛下車的曼蘇爾跟前用力的擁抱了一下說道。

別看都是小老頭,這也是有區別的。

劉雲軒那行動可是非常迅速,曼蘇爾就稍差了,身體本來就不是特別好。這些年操勞國事,又清減了很多。被劉雲軒這麼有力的一抱,曼蘇爾都有點扛不祝

「安迪,都這麼些年了,你的老毛病還沒有改掉,你就不能沒事的時候多看看新聞,留意一下國際上的形勢?難道你都不知道早在一個月前我就自己退位了么?」曼蘇爾很是鬱悶的說道。

「哈哈,那有時間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有那功夫不如陪著孫子、孫女們玩一會兒。」劉雲軒拉著曼蘇爾的手臂大笑著說道。

如今的自己啥都不管,每天的任務就是帶孩子們玩。看那些東西幹啥,跟自己又沒有一毛錢的關係。企業有阿福在打理,現在就是想賠錢都難。

曼蘇爾只有搖頭苦笑不已。這傢伙還是那個性格,這些年倒是比自己還要洒脫,合著自己主動退位的事情就成了亂七八糟的了。

「咦,這是你哪個孩子的孩子?」劉雲軒剛給曼蘇爾拉進去就看到從後邊跟著的隨從里有個穿小白袍的小蘿蔔頭正好奇的打量著自己。

他自己的孫子孫女就有十多個,可是曼蘇爾比他的還多。這貨在後來又娶了兩房媳婦,人家那才叫真正的開枝散葉。

「說了你也不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他是我的孫子就好。」曼蘇爾擺了擺手不耐煩的說道。

連自己退位的事情都不關心呢,他才不相信劉雲軒還能記住自己有多少孩子,就是說了他也對不上號。

都是多年不見的老兄弟、老朋友。這可是近些年來唯一的一次齊聚。

阿福帶著他們這一代人幫著操持宴席,孩子們不管認識不認識的也都湊在一起玩耍。這幫老頭老太太們則湊在一起談天說地。

「對了,胖子埃你們家點點那小混球最近表現很不錯,最近好像要給他一顆金豆豆。」王明遠品了一口茶后看著胖子笑著說道。

不知道當年的小點點是不是跟侯星宇和梁樹他們呆得時間太長了,真就應了胖子當年的期盼直接入伍。如今已經是響噹噹的大校,聽王明遠話里的意思這是還要升銜埃

「嘿嘿,這你得看基因不是。咱老趙的基因就是好,你說有啥辦法呢?」胖子眉開眼笑的攤開手說道。

「說你胖你還喘起來了,以後到現場看球的時候注意點,都這麼大年紀了,還當自己是小年輕呢?」劉雲軒瞪了胖子一眼說道。

這貨也不看看自己現在都啥身體了,你就老實的看球唄,還非得參加人家的活動,還是愛挑事兒的那伙兒的,都快被英國警方定為重點關照對象了。

「有啥怕的,每年都到咱們的醫院檢查一遍身體,這要是再出了毛病也是你害的。」胖子毫不在乎的說道。

田園系也有自己的醫療產業,也是一個完整的體系,由藥品的研發到醫院的建設,也是一條龍的服務。這都是阿福接手以後張羅起來的,也是唯一一個賠錢的產業。

都是年紀大的人了,就愛聊一些以前的那些事情。說著說著就聊到了前些年去世的前田浩一身上,大家也都是唏噓不已。

可以說在日本的產業能夠有如此的成就和影響力。與前田浩一的努力工作是分不開的。奈何他原本年紀就不小了,在克倫克去世了幾年後,也是撒手西去。

從敵人到朋友再到知己。跟前田浩一之間也發生了許多的事情。不得不說,拋開他的國籍與身份。在劉雲軒的心中前田浩一都是自己的良友。當時走得挺突然,誰也沒見著他最後一面,為此劉雲軒也心傷了好久。

「你就真的打算一直貓在這邊了?不再出去看看?」王明遠品了一口茶后笑著問道。

「哪裡都不去了,跟蜜雪兒,將來我們倆就埋在這裡了。世界太大,我們只想在自己的家裡安度晚年。有這些孩子們經常的過來看看,日子過得也不錯。」劉雲軒摸了摸被笑笑拔得沒剩下幾根的鬍子欣慰的說道。

「我說老哥幾個,要是沒啥事的。咱們也都搬這邊住來?在哪不是呆著,咱們湊在一起沒事的時候還能聊聊天,剩下的日子都不多了,過一天少一天埃」胖子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提議倒是不錯,這樣將來走的時候有這麼多老兄弟們相送也不會那麼孤單。就這麼定了,算我一個。」龍樹海拍手說道。

各家的事情也都用不著他們跟著操心,孩子們就能料理得利利索索的,還真不如像胖子說的那樣,大家再湊到一起來,幹啥也有個伴兒埃

「哈哈。看來我們也要考慮一下嘍。就是不知道在這邊常住的手續好不好辦理,我們可是外國人呢。」查理笑逐顏開的說道。

這也就是逗樂子呢,以他們如今的身份和地位。無論想在哪裡定居都會受到熱烈歡迎。而且他們對待生活的態度跟劉雲軒也不同,劉雲軒念著自己的家,而查理他們眼中的家就是在哪裡生活得開心快樂,哪裡就是自己的家。

有了胖子提議,龍樹海的起頭,這下可好了,根本都沒人去問劉雲軒的想法,大家就開始探討起來將來在這邊得弄成個什麼樣的居住區才好。

以前的時候劉雲軒說話還是比較好使的,可是現在大家都這把年紀了。可是沒有人慣著他。這也就是忌憚著現在劉雲軒身手了得,要不然這幫老頭老太太們肯定得奮起反擊。將年輕時被劉雲軒「欺負」所受的罪全給還回來。

都是行動派,吃飯的時候就將這個事情交給阿福安排去了。這樣的事情交給他肯定會辦理得好好的。這小子可是最能猜透人的心思,馨雅、馨瑤在這方面都比不了。

「本來我自己在這邊住挺好的,你們過來以後肯定弄得亂糟糟的。」劉雲軒有些抱怨的說道。

說得是抱怨的話,心裡可是樂開了花。以後可是有解悶子的事情了,有這麼一幫老傢伙們陪著,生活總不至於太單調。

可是這幫老頭老太太們想得太簡單了。也不能說是想得太簡單,而是他們忽略了各自的影響力。

這麼一幫都可以說是商界傳奇的存在,手中握著的資金與股份都是以海量計的,全揭黃鸝且起了外界的關注。

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凌市的地價,成跨越式上升。原本這邊的地價就能趕上一線城市了,現在更是一屋難求。

緊接著的就是外來人口的湧入。讓凌市的政府好糾結,人太多了,難以管理是一方面,這麼多人的吃和住都是考驗一個城市能力的大問題。

搞得劉雲軒好煩躁,可又沒有辦法。這邊的土地不像他國外的那些土地,都是他自己的,把門一關,誰也進不來。要不是這邊是自己的根之所在,他真想帶著大家一起搬到海島上或者是澳大利亞那邊去。

「媳婦啊,這幾天唐深深這個老妖婆又在忙啥呢?」跟著胖子下了兩盤棋,受不了他的無賴悔棋,劉雲軒來到蜜雪兒的身邊問道。

「你總叫她老妖婆,你就不怕他給你寫歪了?她現在正寫回憶錄呢,我覺得你們最近應該都好好的討好她一下。」蜜雪兒嗔怪的說道。

人家唐深深現在好歹也是知名的作家,隔個幾年就會有自己的新書發行。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第一本書的影響,現在的她寫書是要寫完才會出版。

估計就是這次大家又湊在了一起,給她激發出新的靈感。要寫一本回憶錄。

「弟兄們,走著。老妖婆又要在她的書中編排咱們了,得把好關。不能讓她隨意的藝術化。」劉雲軒招呼著大家說道。

唐深深可不是善茬,這些年寫的書中。對大家可都編排了不少。可越是這樣,她的書就越是受歡迎,好像這世界上的人們都想看到自己這些人在她的書中出糗一樣。

亂鬨哄的來到唐深深的家中,讓大傢伙有些意外的是,這邊的人可不少,不過都是小孩子們,怪不得今天比較清靜呢,原來都湊到了這裡。

「爺爺、爺爺。你以前真的差點變成小黑人么?還有還有,我是有兩個火烈鳥姐姐么?我怎麼不知道呢?」笑笑是孩子們中最活潑的,看到劉雲軒他們過來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劉雲軒的跟前兒問道。

不過小丫頭問著劉雲軒卻是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查理爺爺的身上,反正那小眼神一直遛個不停。

查理就知道了,肯定唐深深這個老妖婆將自己被動物們欺負的事情也都跟孩子們說了,這是逼著自己跟她拚命埃

「我就知道你們會過來,但是你們不知道我的書已經寫完了,這兩天僅僅是校對一下稿子,順便的給孩子們講講故事。」唐深深得意洋洋的說道。

唐深深的得意洋洋給劉雲軒他們可是氣個夠嗆,這老妖婆的功力可是不減當年埃折磨起人來還是這麼給力。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每個人都被自己的孫子孫女們纏著問個不停。問得都是當年的那些糗事。

等打發走了這些孩子們,劉雲軒拿過來唐深深的手稿看了一眼,讓他有些詫異。

他以為唐老妖婆這本書的名字肯定是《唐深深回憶錄》啊,可是不是。手稿的頂端處清晰的寫著——劉雲軒和他的小夥伴們。

底下配著的依然是唐老妖婆標誌性的簡筆畫,看著有些亂,可是熟悉的人都知道,那躍然紙上的卡通人物,都是自己身邊的人,當然不是現在的老年版。而是年輕版的。

他的原意是隨意的翻看幾頁,看看唐老妖婆有沒有醜化自己。或者是找些錯漏之處,好好的嘲笑唐老妖婆一頓。沒想到這一翻就停不下來了,就那麼一頁頁的翻了下去。

就像以前唐深深還在給自己當助理一樣,他首先看的是那些插畫。有的很熟悉,彷彿就在昨天,有些很陌生,只有在記憶力努力的翻撿才能找到它們。

一頁頁的翻下去,就像在重新的審視自己的人生一樣。這種感覺很新奇,很有意思。

不知不覺間,他已翻到了最後一頁,不知何時眼角早已蓄滿了淚水。

初到美國時的迷茫、遇到蜜雪兒時的色狼表情、懷抱剛剛降生的孩子們時那重若千鈞的感覺……浮於眼前,卻上心頭。

生活不易,人這一生忙忙碌碌的,為得還不就是一個生字,一個活字。他不知道如果當初沒有將玉佩上的空間激活,自己的人生將會如何。

人生沒有那麼多的如果,也沒有那麼多的後悔。每一次的選擇都會有不同的結果,無論你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對於你的人生來說都是正確的。

緩緩的合上手稿,看著窗外明亮的陽光,不遠處樹葉間跳躍吵鬧的小鳥。這就是自己的生活啊,酸也好、甜也好,苦也罷、辣也罷。

人生不就是正該如此么?沒有嘗過苦的滋味,又怎麼去感受甜的喜悅?

「怎麼著?唐老妖婆這書寫得還不錯?」看到劉雲軒的表情,胖子笑著問道。

「其實啊,我倒是覺得唐老妖婆這輩子活得最實在。我們也應該好好的學學她,沒事的時候也寫寫書。」劉雲軒將手稿遞給胖子后笑著說道。

「每個人都應該是一個作家,自己的人生就是一本書。只不過有的人沒寫好,成為了失敗者。有的人寫好了,成為了成功者。」

「可是無論成功或是失敗,我們都要認真的去書寫這本書,因為這是真正屬於我們自己的。」

沒有理會陷入思考中的眾位老兄弟、老姐妹們,劉雲軒伸了個懶腰緩步的向外走去。

屋外的陽光有些刺眼,可是劉雲軒卻覺得自己彷彿獲得了新生。自己的人生還沒有結束呢,自己親自執筆的書就沒有寫完,還有那麼多快樂的日子在前方等著自己。

未完待續。

ps:感謝各位好友的支持,讓忘書走到了今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