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五一六章 採珠(上)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撐門面呢,真正的情況可未必會怎麼樣。 不過現在這也是唯一的辦法,只能先聽小松鼠的,死馬先當活馬醫吧。 換水的過程比較繁瑣,好在現在劉雲軒對空間運用得相當熟練,一個多小時的工夫,才將硨磲...

?回到海島上,讓劉雲軒比較放心。

大肚漢同志還是跟以前一樣,跟大家熱情的打招呼,順便的討要一些牛肉吃吃,並沒有展現出狂暴姿態,也沒讓城堡中血流成河,成為一片廢墟。

「劉先生,我們先到硨磲那邊看一下去。不過對這方面我也不是很懂,只能儘力。」葉龍笑著說道。

你讓他跟著吃點海鮮啥的行,治療個動物的疾病啥也沒問題。可是讓他去擺弄硨磲,這個問題就有點大了。

其實他都想著直接回動物園那邊,繼續好好伺候和和美美呢。不過劉雲軒硬是把他給帶了過來,他可不知道這是劉雲軒用他來打馬虎眼。

「行,稍後我們也過去,注意點安全,別讓硨磲給你傷著,我再給大肚漢喂幾塊。」劉雲軒又將一大塊牛肉放到大肚漢大張著的嘴裡后說道。

這也算是跟著小阿福混以後,大肚漢同志養成的新的生活習慣。

以前的時候經常也得為著食物奔波,反正逮著吃的就是猛吃一頓,然後等著慢慢的消化,這也是為啥他給小阿福的初印象就是愛睡懶覺。

現在人家大肚漢的小日子過得可是美啊,小阿福在海島上的時候就跟著小阿福玩耍,小阿福要是不在了,就自己溜達著玩。

平時那是根本都不用為了食物發愁,就是在外邊溜達的時候也從來不會對樹林中那些野生的食物下嘴,有那逮食物的工夫還不如回到城堡門口吃美味的牛肉的。

劉雲軒連著餵了五六塊大塊兒的牛肉后,大肚漢不再張嘴了,那意思「咱吃飽了,再吃等下頓再說。」

小松鼠也沒閑著,劉雲軒給大肚漢喂牛肉的時候,小松鼠也從小阿福的肩頭跳了過去,就穩穩噹噹的蹲在大肚漢的腦袋上。

劉雲軒可一直都留意著小松鼠的動作,想看看小松鼠是不是用了啥法術之類的,奈何看了半天。小松鼠也僅僅是蹲著,沒有任何的動作。

在小松鼠離開大肚漢腦袋跳回小阿福的肩頭后,順便給了劉雲軒一個非常鄙視的眼神。腦子不糊塗的時候,人家小松鼠也是很聰明的說。

等來到硨磲居住的地方后。劉雲軒狠狠的瞪了小松鼠一眼。

硨磲的狀況又與龜仙人不同,龜仙人屬於進入了狂暴姿態,硨磲是它體內的那些珠子所在的部位有些發炎。

劉雲軒有些頭大,龜仙人那個屬於內傷,硨磲這個可是屬於外傷。你要是不將這塊兒給處理好了。沒準就會越來越嚴重。

可是新的問題又來了,這可不是像小松鼠說的那樣放到空間湖裡就可以,現在那裡邊的發炎都很嚴重了,只能將這些珠子取出來,然後將硨磲的腐肉割掉,那硨磲還能留下命么?

看來這小松鼠還真是有點迷糊,估計這年月太過久遠,沒準硨磲身體里的這些珠子都是小松鼠當年幫著弄出來的。

葉龍也撓頭啊,這活兒咋干?這又不像別的動物們隨隨便便的就能給肉割了去,這可是這麼大個兒的硨磲埃你在裡邊割呢,它一不高興給你合上,悶在裡邊咋整?

「看來,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只有我劉大夫親自出馬了。」劉雲軒摸了摸硨磲的大殼子,很是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

他也想到了葉龍的擔心,所以只能自己上。哪怕是硨磲合上蚌殼,自己也能躲空間里去。不過得帶著小松鼠,要不然他可沒辦法跟硨磲溝通。

「雲軒,是不是太危險了?」蜜雪奈實饋

在她的心中。對給硨磲治療已經不抱啥太大的希望了。還沒聽說過給蚌類挖了肉后,還能回復正常的,基本上都是死翹翹的幹活。

「沒事,一會兒你們離得遠遠的。讓孩子們在邊上安撫硨磲,試一下吧,好歹也是一條生命不是。要是有別的狀況,我也能反應過來,快速的離開。」劉雲軒安慰的說道。

看看大硨磲,又看看孩子們那可憐的小眼神兒。蜜雪兒也只能點頭同意。就像劉雲軒說的那樣,好歹也是條生命啊,要是不管不顧的,估計過幾天只剩下上下的兩片殼了。

「你別跟我裝糊塗,說說吧,這個硨磲怎麼弄。」等大家都離開一些距離后,劉雲軒捅了捅蹲在硨磲蚌殼邊緣的小松鼠問道。

這貨竟然在這時候還裝無知呢,也不說照鏡子看看它那小眼睛來迴轉得那叫一個快。

「其實也很簡單,你用空間里的水將小傢伙周圍的水換了,然後挖肉的時候再用小娃子空間里的水不停的沖就沒問題。應該能保住這個小傢伙一條命。」小松鼠撓了撓下巴,信心十足的說道。

「你確定?要是這個硨磲有了啥別的狀況,你看我咋收拾你的。」劉雲軒瞪了小松鼠一眼說道。

一直以來他都在研究著小松鼠,更是留意著它的表情動作。因為只有通過這些小松鼠平時不是很注意的動作,才能把握到他想得是啥。

剛剛別看小松鼠說得信心十足,他也猜到這傢伙就是撐門面呢,真正的情況可未必會怎麼樣。

不過現在這也是唯一的辦法,只能先聽小松鼠的,死馬先當活馬醫吧。

換水的過程比較繁瑣,好在現在劉雲軒對空間運用得相當熟練,一個多小時的工夫,才將硨磲生活的這片小水域全都給換成了空間水,害得他空間中的小湖水面都降低了不少。

「馨雅、馨瑤,你們站到邊上來拿著盆子,一會兒爸爸將挖出來的珠子放到裡邊。阿福你也別閑著,過來給爸爸打手電筒,照一下。」劉雲軒對著站在不遠處的三個小傢伙說道。

小阿福就不用說了,最後還得用他的空間水才行。兩個小丫頭你要是讓她們在遠處看著,那是一定不行的,沒看聽到自己的招呼,連口罩都沒帶就顛顛的跑了過來。

「小硨硨啊,你可不要嫌疼,這是在救你命呢。要怪你就怪邊上這個小松鼠,讓你遭這麼多罪,都是它弄的。」劉雲軒一邊比量著下刀的部位,一邊碎碎念的說道。

小松鼠滋滋的叫了兩聲,算是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抗議。

他也是無奈啊,如今事情的發展,早就超出了自己當年的預計。正常的情況是自己親自將這些珠子取出,自然也損害不到硨磲的生命。

可是各種的意想不到之下,偏離得太多。自己也是在龜仙人發狂的時候才想起來,當年還在硨磲的體內做過文章。

他很後悔啊,這裡邊的可都是好東西,又都白白的便宜了劉雲軒這個惡魔。自己當年的謀算,到得頭來,都是為別人做嫁衣裳。

那三枚蘊含空間的玉佩,早就被這一家子給分了,現在硨磲體內的珠子自己也別指望了。

為了穩妥一些,劉雲軒可沒有直接下刀,也不管邊上老老實實蹲著的小松鼠了,囑咐小阿福控制著空間水,不停的澆到硨磲體內發炎的部位。

不僅僅要澆,還得往回收一下。誰知道這次手術要搞多久,時間長了水要是順著硨磲的蚌殼流下來,可是有這麼多人看著呢。

感覺差不多了,劉雲軒也是將自己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到硨磲發炎的部位。

這塊兒面積不小,他要掌握下刀的部位,爭取做到不多割一分好肉,要不然恐怕硨磲同志更加的難恢復了。

隨著手術刀劃下,一股濃烈的爛海鮮味撲鼻而來,給劉雲軒都差點熏個跟頭,孩子們就更可憐了,努力的秉著呼吸。

將上層的爛肉割下后丟到邊上的水桶里,在爛肉之下的,是一堆密密麻麻的珠子。當劉雲軒的手摸到這些珠子的時候,硨磲表示出了明顯的不安,張開的蚌殼也跟著晃動了兩下。

可是劉雲軒卻愣住了,當他的手接觸到珠子以後,彷彿已經聞不到那股腥臭,在鼻端纏繞的是一股清香。

這股清香很是怡人,竟然有種讓人慾罷不能的感覺。就這樣,他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一直保持著按著珠子的狀態。

別人可不知道咋回事啊,尤其蜜雪兒,看著硨磲的蚌殼動了起來,她的小心心也跟著動,很怕硨磲合上貝殼將自己的老公給關在裡邊。

小阿福也著急啊,老早以前就想將硨磲體內的這些珠子弄出來玩一玩了,可是爸爸說過,弄出來硨磲會死。現在珠子就在眼前了,自己的老爸卻不幹活了。

有些著急的小阿福,用自己的小手輕輕的推了一下劉雲軒。

感受到小阿福的碰觸,回過神來的劉雲軒意味深長的看了邊上的小松鼠一眼。有了剛剛的感受,他知道這些珠子不是凡品啊,看來小松鼠這邊還有好多的秘密等待發掘呢。

借著小阿福噴出的空間水,劉雲軒將最上邊的珠子沖洗乾淨,撿了幾個放到了閨女們捧著的盆子里,又順手給了小阿福一枚。

至於小松鼠?雖然他表情很急躁,也想摟一顆珠子玩玩,但是劉雲軒就是不給他。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