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五一六章 採珠(上)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6-01-23 20:43  |  字數:3348字

?回到海島上,讓劉雲軒比較放心。

大肚漢同志還是跟以前一樣,跟大家熱情的打招呼,順便的討要一些牛肉吃吃,並沒有展現出狂暴姿態,也沒讓城堡中血流成河,成為一片廢墟。

「劉先生,我們先到硨磲那邊看一下去。不過對這方面我也不是很懂,只能儘力。」葉龍笑著說道。

你讓他跟著吃點海鮮啥的行,治療個動物的疾病啥也沒問題。可是讓他去擺弄硨磲,這個問題就有點大了。

其實他都想著直接回動物園那邊,繼續好好伺候和和美美呢。不過劉雲軒硬是把他給帶了過來,他可不知道這是劉雲軒用他來打馬虎眼。

「行,稍後我們也過去,注意點安全,別讓硨磲給你傷著,我再給大肚漢喂幾塊。」劉雲軒又將一大塊牛肉放到大肚漢大張著的嘴裡後說道。

這也算是跟著小阿福混以後,大肚漢同志養成的新的生活習慣。

以前的時候經常也得為著食物奔波,反正逮著吃的就是猛吃一頓,然後等著慢慢的消化,這也是為啥他給小阿福的初印象就是愛睡懶覺。

現在人家大肚漢的小日子過得可是美啊,小阿福在海島上的時候就跟著小阿福玩耍,小阿福要是不在了,就自己溜達著玩。

平時那是根本都不用為了食物發愁,就是在外邊溜達的時候也從來不會對樹林中那些野生的食物下嘴,有那逮食物的工夫還不如回到城堡門口吃美味的牛肉的。

劉雲軒連著餵了五六塊大塊兒的牛肉後,大肚漢不再張嘴了,那意思「咱吃飽了,再吃等下頓再說。」

小松鼠也沒閑著,劉雲軒給大肚漢喂牛肉的時候,小松鼠也從小阿福的肩頭跳了過去,就穩穩噹噹的蹲在大肚漢的腦袋上。

劉雲軒可一直都留意著小松鼠的動作,想看看小松鼠是不是用了啥法術之類的,奈何看了半天。小松鼠也僅僅是蹲著,沒有任何的動作。

在小松鼠離開大肚漢腦袋跳回小阿福的肩頭後,順便給了劉雲軒一個非常鄙視的眼神。腦子不糊塗的時候,人家小松鼠也是很聰明的說。

等來到硨磲居住的地方後。劉雲軒狠狠的瞪了小松鼠一眼。

硨磲的狀況又與龜仙人不同,龜仙人屬於進入了狂暴姿態,硨磲是它體內的那些珠子所在的部位有些發炎。

劉雲軒有些頭大,龜仙人那個屬於內傷,硨磲這個可是屬於外傷。你要是不將這塊兒給處理好了。沒準就會越來越嚴重。

可是新的問題又來了,這可不是像小松鼠說的那樣放到空間湖裡就可以,現在那裡邊的發炎都很嚴重了,只能將這些珠子取出來,然後將硨磲的腐肉割掉,那硨磲還能留下命么?

看來這小松鼠還真是有點迷糊,估計這年月太過久遠,沒準硨磲身體里的這些珠子都是小松鼠當年幫著弄出來的。

葉龍也撓頭啊,這活兒咋干?這又不像別的動物們隨隨便便的就能給肉割了去,這可是這麼大個兒的硨磲啊。你在裡邊割呢,它一不高興給你合上,悶在裡邊咋整?

「看來,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只有我劉大夫親自出馬了。」劉雲軒摸了摸硨磲的大殼子,很是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

他也想到了葉龍的擔心,所以只能自己上。哪怕是硨磲合上蚌殼,自己也能躲空間里去。不過得帶著小松鼠,要不然他可沒辦法跟硨磲溝通。

「雲軒,是不是太危險了?」蜜雪兒擔心的問道。

在她的心中。對給硨磲治療已經不抱啥太大的希望了。還沒聽說過給蚌類挖了肉後,還能回復正常的,基本上都是死翹翹的幹活。

「沒事,一會兒你們離得遠遠的。讓孩子們在邊上安撫硨磲,試一下吧,好歹也是一條生命不是。要是有別的狀況,我也能反應過來,快速的離開。」劉雲軒安慰的說道。

看看大硨磲,又看看孩子們那可憐的小眼神兒。蜜雪兒也只能點頭同意。就像劉雲軒說的那樣,好歹也是條生命啊,要是不管不顧的,估計過幾天只剩下上下的兩片殼了。

「你別跟我裝糊塗,說說吧,這個硨磲怎麼弄。」等大家都離開一些距離後,劉雲軒捅了捅蹲在硨磲蚌殼邊緣的小松鼠問道。

這貨竟然在這時候還裝無知呢,也不說照鏡子看看它那小眼睛來迴轉得那叫一個快。

「其實也很簡單,你用空間里的水將小傢伙周圍的水換了,然後挖肉的時候再用小娃子空間里的水不停的沖就沒問題。應該能保住這個小傢伙一條命。」小松鼠撓了撓下巴,信心十足的說道。

「你確定?要是這個硨磲有了啥別的狀況,你看我咋收拾你的。」劉雲軒瞪了小松鼠一眼說道。

一直以來他都在研究著小松鼠,更是留意著它的表情動作。因為只有通過這些小松鼠平時不是很注意的動作,才能把握到他想得是啥。

剛剛別看小松鼠說得信心十足,他也猜到這傢伙就是撐門面呢,真正的情況可未必會怎麼樣。

不過現在這也是唯一的辦法,只能先聽小松鼠的,死馬先當活馬醫吧。

換水的過程比較繁瑣,好在現在劉雲軒對空間運用得相當熟練,一個多小時的工夫,才將硨磲生活的這片小水域全都給換成了空間水,害得他空間中的小湖水面都降低了不少。

「馨雅、馨瑤,你們站到邊上來拿著盆子,一會兒爸爸將挖出來的珠子放到裡邊。阿福你也別閑著,過來給爸爸打手電筒,照一下。」劉雲軒對著站在不遠處的三個小傢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