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五一四章 小劉,你出來,咱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他也不敢隨便打岔,萬一是真的呢? 對於劉雲軒現在小孩子一樣恭順的表情,小松鼠很滿意。 不過他也是真不敢耽擱,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保持這個狀態多久。雖然說不至於要了三個小傢伙的命,對它們...

「雲軒,不會真是有什麼傳染病暴發吧?」看著羅德里格斯和葉龍他們這一幫人很是慌張離開的樣子,蜜雪奈實饋

「應該不是,我就是覺得這麼多人湊在這裡恐怕龜仙人會更加的緊張,才這麼一說。」劉雲軒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他就是隨便找個擋口話,卻忽略了問題的嚴重性,給大傢伙兒都嚇得不輕。

「老闆,我剛剛接到電話,好像咱們海島上的硨磲狀況也有些不好。」這時候唐深深來到劉雲軒的跟前兒說道。

聽到唐深深的話,劉雲軒很是鬱悶。

這鬧病還帶組團的?合著平時啥事兒都沒有,自己這眼瞅著要開啟旅行模式了,這一個個的都鬧起了病?

「告訴阿萊克斯那邊,先讓人將硨磲那邊照顧好,最近就別開放了,反正它也傷不到人。這一半天的將龜仙人的問題解決了,咱們再回頭看硨磲去。」劉雲軒頭也不回的說道。

他都沒問硨磲同志到底咋了,問了也是白搭啊,現在又回不去,總得先將龜仙人給弄好了才成。

而且現在的他腦子裡總有一個想法要冒出來,可是就像一道靈光一樣,開始的時候沒有把握住,再想就想不起來了。

一直忙活到晚上,羅德里格斯和葉龍他們帶著人將牧場中所有的動物,按著批次都抽樣的檢查個遍。

都很健康,也很活潑,給它們檢查身體的時候還跟你玩一會兒。這也讓兩人放下了心,要不然羅德里格斯都打算在全美所有的牧場中進行全面檢查呢。

晚餐就是隨便的糊弄了一口,龜仙人現在這個狀態,誰都沒有啥食慾。又觀察了一會兒龜仙人,劉雲軒就給大家都攆回去休息了。

晚上他值夜,留這麼些人也沒用。其實他是想著趁夜深人靜的時候,好好的給龜仙人來遍體檢。

小阿福是很想留下的。不過也被劉雲軒給攆跑了。大晚上的寒氣比較重,又不是出去露營了,帳篷再舒服,能有家裡宣軟的大床舒服?

等到了後半夜。看著龜仙人好像疲憊了很多,劉雲軒這才敢下手。

別看他現在功夫不錯,也算是有把子力氣那伙兒的,可是真正的要是想跟龜仙人比試一下,他還有點嫩。

內力緩緩的流過。獨特的視角下,劉雲軒是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所過之處都是亮亮堂堂的,沒有半點的灰暗。

再讓他去看看哪裡有毛病他也看不出來,就他那半瓢水的醫術,連人的小病都看不好呢,更別說是動物界了。

不過他這一番折騰也算沒有白費,人家龜仙人同志竟然是睡著了。估摸著保持這個狀態一整天了,也是蠻累的,劉雲軒也算是變相的給它按摩了一番。

劉雲軒也累啊,現在的內力可遠沒有以前的時候那麼粗壯。能夠仔細的給檢查一遍都是在他堅持再堅持的情況下完成的。

累了一身臭汗,他也懶得洗澡去了,現在的他就想好好的睡一覺,修養一下。

「小劉,你出來,咱倆聊聊。」睡得正香,小松鼠那熟悉的聲音,在劉雲軒的腦海中響起。

劉雲軒翻了個身,沒有理會。累啊,當然想睡到自然醒。這時候的他可是不想任何人來打擾,根本都沒去管這是小松鼠在跟自己說話呢。

辛辛苦苦從別墅中偷跑出來的小松鼠鬱悶個夠嗆,又喊了一句,可是劉雲軒仍舊翻了個身。半點響應都沒有。

小松鼠拿出了殺手,鑽進了帳篷里,蹦到了劉雲軒的腦袋上,又蹦又跳、連抓帶扯。

「你手鬆開,要了我的親命了。」迷糊中的劉雲軒一把抓住了搗亂的小松鼠,手勁兒有點大。

這次聽到小松鼠的話。又用手捏了捏,很有觸感,劉雲軒這才有些清醒。睜著迷離的雙眼,迷迷糊糊的望著小松鼠。他不知道這貨大半夜的不睡覺,饒人清夢的過來幹啥。

「小劉啊,說正事兒呢,你先把手放開。」小松鼠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不老實的睡覺,跑這兒來折騰我?想上烤架了?」清醒過來的劉雲軒氣急敗壞的說道。

這一天都夠不順的了,這貨還跟自己搗亂。真以為自己不敢拿他怎樣?

「你不救這隻小龜了?你不管你海島上的小蚌了?還有那條小蛇,你也不管了?」一連三個問句,傳到了劉雲軒的腦海里。

「靠,我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有點不對勁,你搞的鬼?」劉雲軒很是氣憤的說道。

他都恨不得將小松鼠好好的蹂.躪一番。就說今天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么,龜仙人鬧病完了硨磲也鬧玻

現在有了小松鼠的話,他就覺得這都是小松鼠搞的鬼。雖然沒有跟小松鼠求證過,但他也覺得龜仙人和大肚漢都是跟小松鼠有關聯的。硨磲就更不用說了,那是被小松鼠拿來當蓋子用的。

「你的心思怎麼這麼陰暗?要是早個幾百年,我一爪子拍死你。呸,是一巴掌。」小松鼠跳開來,氣急敗壞的說道。

看來化為鼠身好多年,已經習慣了這具身體,思維方式也開始向著松鼠身靠攏。

「小樣,你還得瑟起來了?你要是不老實的說明白了,你看我明天不給你找來一堆母松鼠的。」劉雲軒悠哉悠哉的說道。

現在的他反倒不急了,既然小松鼠都主動的蹦了出來,這就證明這根本都不是事兒。長夜漫漫,反正也沒法睡了,還不如好好的調戲調戲小松鼠,將以前自己遭的罪討回來一些。

看著劉雲軒得意洋洋翹起二郎腿的樣子,小松鼠很有一股上去胖揍他一頓的衝動。

奈何現在形勢比人強,自己被困松鼠身,現在腦子還一陣陣的迷糊,對於劉雲軒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還得抓點緊,要是真耽誤了小龜這邊的事情,沒準這貨真興將自己給丟到烤架上去。

「它們三個多少都算是跟老夫有些淵源,尤其這頭小龜,更是最早跟著我的,所以昨天我這裡有了些變化以後,它也是最先有了反應。」小松鼠語速很快的說道。

「你別打岔,我的時間不多,想要它們活命,你就別吱聲。」看到劉雲軒想要開口,小松鼠虎著臉,語氣低沉的說道。

劉雲軒還真想開口問問小松鼠,這都有啥聯繫,昨天他有了啥反應。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么,更何況是小松鼠這個空間鼠。

但是聽到這竟然關係到龜仙人、硨磲和大肚漢它們三個的小命,雖然不知道小松鼠說得是真假,他也不敢隨便打岔,萬一是真的呢?

對於劉雲軒現在小孩子一樣恭順的表情,小松鼠很滿意。

不過他也是真不敢耽擱,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保持這個狀態多久。雖然說不至於要了三個小傢伙的命,對它們的身體也不好,當年也可以說是自己點化的它們三個嘛。

聽著小松鼠語速很快的說了一通后,劉雲軒總算捋順了一些。

應該是小松鼠和龜仙人它們在精神上有一些關聯,昨天也不知道小松鼠有了啥變化,這才會對它們有了影響。

解決的辦法也很簡單,只要將它們和小松鼠丟到小阿福的空間中去,讓它們在七彩水晶跟前兒呆個一半天的,這就啥事兒沒有了。

也是到現在,劉雲軒才算搞明白,為啥龜仙人跟它正常的種族有些不一樣,甚至是硨磲和大肚漢都表現得那麼的另類。

究其根源還是眼前這個剛剛說完就在帳篷里努力找吃的,再次化身為吃貨的小松鼠。

空間水都能對植物進行改良呢,誰知道當初這空間男還沒化身成鼠的時候有啥神通,人家可是修真的人呢。

他都說當初是他將它們三個給「點化」了,至於咋點、咋化的就不清楚了。反正大肚漢這身上有了那麼一絲泰坦巨蟒的血脈也就不足為奇了。

估計是當初空間男沒啥興趣兒,要不然找些恐龍的化石弄一弄的,再給搞出來一幫恐龍軍團,恐怕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不過不管咋說,小松鼠這也算是出了大力的,要不是他提前給指點出醫治的辦法,龜仙人還得多受一些罪不是。

有功就得賞啊,毫無睡意的劉雲軒從空間中給小松鼠翻出來一些人蔘種子和自己私藏的咖啡豆,給小松鼠樂得屁顛屁顛的。

看著歡蹦亂跳的小松鼠,劉雲軒很是同情他。反正要是換成了他變人身為松鼠身,他恐怕都沒有勇氣活下去。

就不說別的,那麼多的母松鼠往自己身上靠的感覺,想想都是汗毛豎起的那種,真心不知道空間男這些年是咋過的。

如果這時候的小松鼠,也就是空間男,能夠探知到劉雲軒的想法,一定會大聲知己之感,當浮一大白,這個松鼠生,就是滿滿的血和淚埃

化身為鼠,哪裡是那麼好過的。尤其是在自己偶爾清醒一下的時候,會發現自己正在跟一堆毛茸茸的同類們玩得正嗨。

這日子過得都跟在地獄中一樣啊,要不然咋一碰到劉雲軒他們就死皮賴臉的跟著過來,還不是為了能夠早日脫離苦海。未完待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