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五一一章 石破天驚的消息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6-01-22 07:55  |  字數:3420字

「哎呀,明天呢,我打算釣上一條好大好大的魚。越大的魚肚子上的肉味道越鮮美啊,尤其烤著吃的時候,撒上那麼一點點的海鹽。哇,不行了我的口水快流出來了。」劉雲軒看著兩個小丫頭還在堅持,就稍稍的描述了一下。

這一下可不得了啊,兩個小丫頭的想像力本來就非常的豐富,剛剛都把小松鼠幻想成了在烤架上呢。

現在聽到劉雲軒這一描述,她們的鼻端彷彿已經聞到了烤魚的香味,嘴裡也充滿了烤魚的鮮香,就差流口水了。

對於兩個妹妹的意志如此的不堅定,小阿福也是有些無奈。經過了那麼兩秒鐘的思想鬥爭以後,小阿福也決定了,到時候自己得做吃兩塊。

「爸爸啊,小松鼠好像就是當初想搶我房子的大壞蛋。不過他現在已經不壞了,有時候腦子還不好用,不要給他趕走好不好?」小阿福來到劉雲軒的身邊,拉著他的手說道。

聽了小阿福石破天驚的話語,劉雲軒是目瞪口呆。對於小松鼠他腦洞大開的有各種猜測,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小松鼠竟然就是「空間男子」。

可是它到底是「空間本鼠」還是「空間本男」呢?信息量有點大,劉雲軒的大腦快速的進行著信息處理,可惜啊,頻率不夠,直接宕機了。

「爸爸,真的呢,小松鼠現在很好了,以後也不會再搶我們的家。不要給他烤了吃好不好?咱們多烤一些魚肚子吃吧。」兩個小丫頭看著劉雲軒盯著小松鼠半天沒反應,還以為自己的老爸要狠狠的處理小松鼠呢,也是跟著求饒。

「唉!」

看著正在抱著人蔘種子猛啃的小松鼠,劉雲軒的心情有些複雜。

他的心中有千言萬語,有很多的事情想要跟小松鼠求證,可是一時之間卻不知該從哪件事開始問起,只化成了一聲嘆息。

「阿福啊。你們怎麼知道他就是當初的那個大壞蛋呢?」劉雲軒將小阿福拉著坐下後指著小松鼠問道。

「上次回家跟妹妹們出去玩的時候知道的。小松鼠亂跑,就直接跑到了太爺爺他們睡覺的地方,後來小松鼠會說話了,慢慢的我們就知道了。」小阿福喜滋滋的說道。

反正已經決定為了換取美味的烤魚爸爸問啥就說啥。小阿福這次倒是一點都沒有隱瞞。雖然他說得有些籠統,可是劉雲軒看重的不是過程,而是結果。

對於空間中的事情,孩子們一直都比自己掌握得在行,既然小阿福已經能夠確定了。那就跑不掉了。

這個小松鼠,可能就是空間男子的化身,只不過為啥他會喜歡小松鼠的樣子,就不知道了,也許人家就行有啥特殊的嗜好也說不定呢。

「靠,你以為老子想變這樣?還不是沒辦法。」

好像「聽」到了劉雲軒心中所想,正在啃著人蔘種子的小松鼠又爆了一句。不過也就這一句,說完以後又對著人蔘種子啃個不停。

「看,我都說了,小松鼠有時候腦子有些不好用。」小阿福說著還比了比自己的腦袋。

「阿福啊。你們能夠確定他對你們沒有壞心眼兒?不是想從你們這裡搞走好東西?」劉雲軒仍有些信不急的湊到小阿福的耳邊說道。

他不敢大聲了,怕被小松鼠給聽了去。人家現在可是身份不同了,這是大有來頭的,沒有摸清楚具體情況,只能小心為上。

「是呢,爸爸,小松鼠其實很乖的,其實他只是想借我們的小房子住一住,誰讓他當時不說清楚。」小阿福聳了聳肩膀說道。

這可不怪自己,誰知道小松鼠那時候的樣子僅僅是打算借住一下。連個招呼都不打,才不怪自己和妹妹們給他打跑呢。

「對了,小松鼠還幫爸爸打壞人來著呢,要不然爸爸都得變得黑黑的。可不只是手掌哦。」為了體現一下小松鼠是有用的,小阿福又接著說道。

「這些你怎麼知道的呢?」劉雲軒看著小阿福好奇的問道。

看樣這小子背著自己跟小松鼠沒少交流,難道開始的時候對抗阿茲特克金幣詛咒之力的功臣是小松鼠?因為他幫助才讓自己將詛咒之力控制在手掌上?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貌似小松鼠也就是空間男子,好像、大概、可能沒有過想要謀害自己的意思。

劉雲軒的腦中再次的浮想聯翩。

自己的生活軌跡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是被小松鼠給影響的,就是不知道那次的水龍捲事件是不是小松鼠搞得鬼。要說是他搞的鬼吧,後來也用不著還救自己收拾阿茲特克金幣啊。

「阿福啊,你要是啥時候發現了小松鼠腦子又好使了,你就告訴爸爸,記住了么?」瞎合計了一會兒後劉雲軒又對著小阿福叮囑的說道。

自己還有好多的問題想要問小松鼠呢,那麼多的謎團都需要解開。可是現在看著小松鼠的吃相,誰知道他啥時候腦子能好使啊,現在談是談不了了,只能等著他腦子好使的時候再詢問。

這也是一個長期的戰爭,估計不比抗戰的年頭短,也得論持久戰。而自己這邊唯一的優勢就是小阿福了,希望小阿福能賣力的給自己通風報信。

如果說,不知道小松鼠就是空間男子的化身之類的,劉雲軒頂多是對空間男子有個念想。估摸著他沒死,如果真的遇到他以後就將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掰扯明白了。

現在小松鼠就活生生的蹲在自己的跟前兒啃著人蔘種子,可是卻無法跟你正常的溝通。小阿福都說了,這腦子不好使啊,你能跟現在有些腦殘的小松鼠理論啥?

劉雲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