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五一一章 石破天驚的消息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然爸爸都得變得黑黑的。可不只是手掌哦。」為了體現一下小松鼠是有用的,小阿福又接著說道。 「這些你怎麼知道的呢?」劉雲軒看著小阿福好奇的問道。 看樣這小子背著自己跟小松鼠沒少交流,難道開...

「哎呀,明天呢,我打算釣上一條好大好大的魚。越大的魚肚子上的肉味道越鮮美啊,尤其烤著吃的時候,撒上那麼一點點的海鹽。哇,不行了我的口水快流出來了。」劉雲軒看著兩個小丫頭還在堅持,就稍稍的描述了一下。

這一下可不得了啊,兩個小丫頭的想象力本來就非常的豐富,剛剛都把小松鼠幻想成了在烤架上呢。

現在聽到劉雲軒這一描述,她們的鼻端彷彿已經聞到了烤魚的香味,嘴裡也充滿了烤魚的鮮香,就差流口水了。

對於兩個妹妹的意志如此的不堅定,小阿福也是有些無奈。經過了那麼兩秒鐘的思想鬥爭以後,小阿福也決定了,到時候自己得做吃兩塊。

「爸爸啊,小松鼠好像就是當初想搶我房子的大壞蛋。不過他現在已經不壞了,有時候腦子還不好用,不要給他趕走好不好?」小阿福來到劉雲軒的身邊,拉著他的手說道。

聽了小阿福石破天驚的話語,劉雲軒是目瞪口呆。對於小松鼠他腦洞大開的有各種猜測,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小松鼠竟然就是「空間男子」。

可是它到底是「空間本鼠」還是「空間本男」呢?信息量有點大,劉雲軒的大腦快速的進行著信息處理,可惜啊,頻率不夠,直接宕機了。

「爸爸,真的呢,小松鼠現在很好了,以後也不會再搶我們的家。不要給他烤了吃好不好?咱們多烤一些魚肚子吃吧。」兩個小丫頭看著劉雲軒盯著小松鼠半天沒反應,還以為自己的老爸要狠狠的處理小松鼠呢,也是跟著求饒。

「唉1

看著正在抱著人蔘種子猛啃的小松鼠,劉雲軒的心情有些複雜。

他的心中有千言萬語,有很多的事情想要跟小松鼠求證,可是一時之間卻不知該從哪件事開始問起,只化成了一聲嘆息。

「阿福埃你們怎麼知道他就是當初的那個大壞蛋呢?」劉雲軒將小阿福拉著坐下后指著小松鼠問道。

「上次回家跟妹妹們出去玩的時候知道的。小松鼠亂跑,就直接跑到了太爺爺他們睡覺的地方,後來小松鼠會說話了,慢慢的我們就知道了。」小阿福喜滋滋的說道。

反正已經決定為了換取美味的烤魚爸爸問啥就說啥。小阿福這次倒是一點都沒有隱瞞。雖然他說得有些籠統,可是劉雲軒看重的不是過程,而是結果。

對於空間中的事情,孩子們一直都比自己掌握得在行,既然小阿福已經能夠確定了。那就跑不掉了。

這個小松鼠,可能就是空間男子的化身,只不過為啥他會喜歡小松鼠的樣子,就不知道了,也許人家就行有啥特殊的嗜好也說不定呢。

「靠,你以為老子想變這樣?還不是沒辦法。」

好像「聽」到了劉雲軒心中所想,正在啃著人蔘種子的小松鼠又爆了一句。不過也就這一句,說完以後又對著人蔘種子啃個不停。

「看,我都說了,小松鼠有時候腦子有些不好用。」小阿福說著還比了比自己的腦袋。

「阿福埃你們能夠確定他對你們沒有壞心眼兒?不是想從你們這裡搞走好東西?」劉雲軒仍有些信不急的湊到小阿福的耳邊說道。

他不敢大聲了,怕被小松鼠給聽了去。人家現在可是身份不同了,這是大有來頭的,沒有摸清楚具體情況,只能小心為上。

「是呢,爸爸,小松鼠其實很乖的,其實他只是想借我們的小房子住一住,誰讓他當時不說清楚。」小阿福聳了聳肩膀說道。

這可不怪自己,誰知道小松鼠那時候的樣子僅僅是打算借住一下。連個招呼都不打,才不怪自己和妹妹們給他打跑呢。

「對了,小松鼠還幫爸爸打壞人來著呢,要不然爸爸都得變得黑黑的。可不只是手掌哦。」為了體現一下小松鼠是有用的,小阿福又接著說道。

「這些你怎麼知道的呢?」劉雲軒看著小阿福好奇的問道。

看樣這小子背著自己跟小松鼠沒少交流,難道開始的時候對抗阿茲特克金幣詛咒之力的功臣是小松鼠?因為他幫助才讓自己將詛咒之力控制在手掌上?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貌似小松鼠也就是空間男子,好像、大概、可能沒有過想要謀害自己的意思。

劉雲軒的腦中再次的浮想聯翩。

自己的生活軌跡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是被小松鼠給影響的,就是不知道那次的水龍捲事件是不是小松鼠搞得鬼。要說是他搞的鬼吧,後來也用不著還救自己收拾阿茲特克金幣埃

「阿福啊,你要是啥時候發現了小松鼠腦子又好使了,你就告訴爸爸,記住了么?」瞎合計了一會兒后劉雲軒又對著小阿福叮囑的說道。

自己還有好多的問題想要問小松鼠呢,那麼多的謎團都需要解開。可是現在看著小松鼠的吃相,誰知道他啥時候腦子能好使啊,現在談是談不了了,只能等著他腦子好使的時候再詢問。

這也是一個長期的戰爭,估計不比抗戰的年頭短,也得論持久戰。而自己這邊唯一的優勢就是小阿福了,希望小阿福能賣力的給自己通風報信。

如果說,不知道小松鼠就是空間男子的化身之類的,劉雲軒頂多是對空間男子有個念想。估摸著他沒死,如果真的遇到他以後就將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掰扯明白了。

現在小松鼠就活生生的蹲在自己的跟前兒啃著人蔘種子,可是卻無法跟你正常的溝通。小阿福都說了,這腦子不好使啊,你能跟現在有些腦殘的小松鼠理論啥?

劉雲軒又自己琢磨了一下,覺得空間男子應該是屬於像電影中所演的附身的那種情況。聽著他有時候莫名其妙說的話就知道他應該是脾氣不太好的那種,平時老子長、老子短的不可一世。

現在倒好,被困在了小松鼠的身體里。也不知道是他自己鼓搗的,還是被他的仇家之類的給弄的。

這個都得以後慢慢的從小松鼠身上挖,反正劉雲軒是想好了,無論如何也得講這個事情完完全全的弄清楚,大不了多花幾年的功夫唄。

反正就要遠行,平時在船上沒事就鼓搗唄。這可是傳說中的修真者啊,總歸能撈點好處不是。

劉雲軒的心境很好,即使知道了小松鼠這非比尋常的身份以後,也僅僅是開始的時候被嚇了一下,現在想著的就是從小松鼠的身上如何才能壓榨出更多的油水來。

「爸爸,我們明天上船就開始釣魚好不好?不僅僅要烤魚吃,還要烤大蝦。」看到自己的老爸不再追究小松鼠的問題了,馨雅和馨瑤從半空中下來到劉雲軒的身邊商量的說道。

「你們啊,就是一對兒小饞丫頭,估計再吃下去就該跟小松鼠一樣,都成了小吃貨了。」劉雲軒挨個的掐了一下倆閨女的鼻子后說道。

這也就是她們有自己的小太陽,每天空間水喝著,要不照這倆小丫頭的吃法,妥妥的都是小胖妞。

「爸爸,我們才不胖呢,深深姐姐都說我們很好看、很漂亮呢。」馨瑤皺著小鼻子說道。

「喲,這麼點兒大就知道愛美了啊?放心吧,你們就是變成了小胖妞,也是爸爸的心肝寶貝。」看著馨瑤有些擔心吃胖的小樣子劉雲軒好笑的說道。

折騰了這麼一會兒,爺四個那是一點都不困了。一起到空間來一次也挺不容易的,趁著這個機會劉雲軒就帶著孩子們在空間里玩開了。

今天也算是有大收穫的嘛,所以劉雲軒的心情很美麗。孩子們愛玩啊,現在又知道明天老爸會給準備香香的烤魚和烤大蝦,小心情也很激動,玩得也有點小瘋。

他們爺四個這麼一玩,倒是把剛剛的關鍵先生——小松鼠同志給忘了。

被留在地上的小松鼠又啃了一個人蔘種子后動作也停了下來,小臉上沒有了吃人蔘種子那種滿足的表情,換成的是有些愁眉苦臉的表情,眼角都有點往下垂了。

小松鼠心裡暗嘆,真倒霉埃多年的謀算,誰知道半路出了岔子,落到了這一家子惡魔的手中。

更鬱悶的是,最後無奈之下只能附身在這隻貪吃的小松鼠身上。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良選呢,看著有靈氣啊,誰知道這都是吃人蔘種子吃的埃這就是個吃貨啊,看著吃的那就不要命的吃。

現在大惡魔又發現了自己的秘密,憑著自己對他斷斷續續的觀察,還不定得準備啥招數對付自己呢。

自己這命咋就這麼苦啊,當年還不如不貪這一線生機,直接了斷了好了。

自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也是最有天資的,誰知道現在竟然落到這個下場,如果當年的那些同門還在世的話一定會把自己給笑死。

稍稍恢復清明,自怨自艾的想了一會兒的空間男子小松鼠那貪吃的念頭再次佔據了主動,抱著邊上的人生種子又啃了起來。

不過他還有一個念頭,就是打算跟劉雲軒找個時間單獨的好好嘮一嘮以後的待遇問題。未完待續。

PS: 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