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五一零章 做夢夢到醒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榜樣啊,現在兩個小丫頭都成了小吃貨,說說話都給拐到了烤肉上。不過他也注意到了馨雅話語中的一個小漏洞,她稱呼小松鼠的時候用得是「他」而不是「它」。 要說以前的時候,兩個小丫頭可能會用錯,可是現在...

?

感謝好友謝至修、五十一石、三娘丫丫、羊種的打賞鼓勵

老闆一家明天即將啟程遠行,阿萊克斯晚餐準備得很用心,都是老闆一家愛吃的菜肴。

以前的時候,城堡這邊的規矩就是菜式上可以名貴,但一定不能浪費。今天這條規矩就被打破了,做了滿滿的一大桌子,很怕老闆一家在海上吃不到新鮮可口的菜肴。

晚上的時候劉雲軒這酒可沒少喝,反正明天也都是在船上呆著,以後的路長著呢,前幾天的行程也都是在海上航行,沒啥別的事情干,到時候就睡覺休息唄。

他喝得有點多,順帶著給小松鼠也給灌了不少酒。今天後悔沒有及時問小阿福,可能錯過了將拳法進一步改進的機會,有點不開心,所以這小松鼠就被他給打擊報復了。

喝到量的小松鼠,那是興奮型的,眼睛都跟會冒光一樣,沒個消停的時候。稍稍喝高一點的小松鼠呢,那是迷離型的,走路開始亂晃,一個勁兒的畫圈兒。

整個的喝大了的狀態下的小松鼠呢,這個就比較獨特了,一會兒「吱吱」叫兩聲,估計這是在說「醉話」呢,只不過無論是劉雲軒還是孩子們都聽不懂。估摸著這是真的松鼠話,所以他們也是不能理解。

「你啊,喝得這麼多,一身的酒氣,快去洗澡去。」回到房間后,蜜雪兒推著劉雲軒說道。

「嘿嘿,這不是高興么,總算能達成一個媳婦的心愿了。」劉雲軒嘻皮笑臉的說道。

不過老婆大人發話了,他也得麻溜的執行。再說了,喝酒出汗身上也不怎麼舒服,洗個澡才能睡個好覺。

在浴缸里好好的泡了一會兒,身子舒坦無比,再加上還有些殘留的酒勁兒,他也懶得用內力去解決,就這樣翻了個身。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看著劉雲軒睡得這麼快,臉上掛著跟小阿福睡美的時候一樣的表情,蜜雪兒無奈的搖了搖頭,幫他仔細的蓋好被子。

這人睡得倒快。還想問問他給曼蘇爾準備的新婚禮物搞定沒有呢,也不知道夢著啥好事兒了,睡得這麼美。

蜜雪兒倒是沒有猜差,劉雲軒確實做夢了,也真是夢到好事兒了。

有句話說得好。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劉雲軒這剛剛睡著,就彷彿又回到了當初舞獅時的現場,而小阿福正在場地中央開心的表演著。

「傻蛋,真是個大傻蛋,我咋就遇到了你呢,所託非人埃」

劉雲軒正看得入迷呢,就聽到耳邊傳來了非常熟悉的聲音,正是小松鼠的聲音。

隨著這個聲音響起,夢中的場景也跟著一變。他跟小松鼠一起來到了空間中。讓他有些目瞪口呆的是,不僅僅是他,小阿福還有兩個丫頭也都在這裡邊呢,只不過他們仍舊保持著睡覺的姿勢。

而剛剛發出聲音的小松鼠呢,好像也有些搞不清狀況,用自己的兩隻小爪子用力的捂著自己的嘴。

「還捂啥嘴,剛剛就是你說的,我和阿福又不是聽到一次兩次了。」劉雲軒看著小松鼠憤恨的說道。

他覺得這隻小松鼠一定是老天爺派過來懲罰自己的,好不容易夢到小阿福再次打拳,正想著將他的全套動作都給記下來呢。

可是剛開始不久。就被小松鼠一打岔給搞到了空間里,不僅僅看不到了,前邊記下來的那點兒也被搞忘了。

你說你啥時候說話耍酒瘋不好,偏偏在這麼關鍵的時刻。還把自己的兒子閨女都給扯到了夢裡來。

「爸爸,怎麼來到了這裡啊?」小阿福在半空中一翻身,坐起來后揉著眼睛問道。

「哦,我做夢呢,然後小松鼠一打岔給你們夢進來了,你繼續睡吧。」劉雲軒想也沒想的說道。

「哦。爸爸,那你慢慢夢啊,我先睡了,明天還要開著雙子星號出去玩呢。」小阿福打了個小哈欠後有躺了下去。

可是他剛躺下,又「騰」的一下坐了起來。劉雲軒也反應了過來,跟小阿福這爺倆就開始玩起了大眼兒瞪小眼兒的遊戲。

這個貌似有點不對勁兒,好像不是在做夢埃剛剛跟小阿福的對答可不像做夢的那樣,自己心裡邊有很清楚的感覺,這就是真的在空間中埃

「哇,爸爸好厲害,能把我和妹妹都給帶到這裡來呢。」跟著劉雲軒瞪了一會兒,小阿福又在空間中逛遊了一圈兒,然後滿是開心的說道。

以前的時候爸爸可從來都沒有這樣的給自己和妹妹們帶過來呢,現在又不是在一個房間,卻能同時帶進來,所以小阿福覺得爸爸真的比自己厲害。

劉雲軒木木的又看了一會兒小阿福,然後又扭過頭看向邊上想要偷偷退到旁邊的小松鼠。他覺得,引起這個變故、讓自己做夢夢到醒的,應該跟小松鼠有關係。

再配上小松鼠現在的表情與動作,那是明顯的做賊心虛。而且劉雲軒也是注意到,怎麼說呢,今天的小松鼠表情上,更加的人性化一些。

而且讓他尤為注意的是,自己根本都沒有想著到空間里來,可是卻莫名其妙的進來了,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就是不知道怎麼搞的,他跟孩子們都被小松鼠給帶了進來。

剛剛說話啥的,也有點吵,兩個小丫頭也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看著現場的情況有點愣神。然後就注意到自己的老爸正目光「兇狠」的盯著小松鼠,而小松鼠用爪子捂著自己的嘴,一副「怕怕」的樣子。

「妹妹,爸爸發現了小松鼠的秘密了,怎麼辦?」馨瑤看著馨雅徵求著意見。

「不要以為我剛睡醒,你就想當姐姐。啊,爸爸不會把小松鼠給烤了吃吧?其實他還是很好的。」馨雅糾正了一下妹妹的稱呼,然後也跟著有些擔心的說道。

她知道自己的老爸很愛吃燒烤,現在這隻松鼠肥嘟嘟的,要是真被爸爸給烤了,還不得滋滋冒油埃

想到這裡,馨雅吧嗒吧嗒嘴,這樣充滿油水的肉烤著才好吃呢。吃起來鮮嫩多汁,還有脂肪的香味兒。

剛剛睡醒的小丫頭有點迷糊,她也是愛吃烤肉的,每次給她烤的肉都得是肥瘦相間的那種才行。現在一溜號兒,就把面前的小松鼠想像成了在烤架上烤的冒油的情景。

這個空間是劉雲軒的啊,雖然在這裡邊他控制不了孩子們,但是即使兩個小丫頭說話的聲音再輕,他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看來自己沒做好榜樣啊,現在兩個小丫頭都成了小吃貨,說說話都給拐到了烤肉上。不過他也注意到了馨雅話語中的一個小漏洞,她稱呼小松鼠的時候用得是「他」而不是「它」。

要說以前的時候,兩個小丫頭可能會用錯,可是現在她們說話都是叮噹響的,在這樣的稱呼上從來都不帶錯的。再加上馨瑤的話語,劉雲軒看著小阿福玩渦Α

這三個小傢伙肯定有事情瞞著自己呢,他不禁就想到了上次回到靠山村的時候,小阿福帶著妹妹們跟小松鼠一起出去,回來后神神秘秘的,自己問他也不說清楚。

當初就懷疑發生了什麼,不過小阿福意志堅定,自己百般誘.惑也是不吐口。現在好了,小丫頭說漏嘴了,看看這次小阿福怎麼說吧。

早就覺得小松鼠不簡單了,這次說啥也得將小松鼠的底細給搞明白。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兒了,誰知道三個小傢伙明天會不會耍賴不認賬。

「爸爸,我們出去睡覺吧,好睏好睏,明天還得開著雙子星號出去玩呢。」小阿福拉著劉雲軒的手在兩個妹妹的期盼眼神中眼神明亮的說道。

「哼哼,還想繼續騙我?今天你們要是不給我說清楚,以後……以後……以後我都不跟你們玩了。」劉雲軒想了半天威脅的話語,實在不知道該咋威脅了,才給憋出來這麼一句。

「靠,真是傻蛋,放在以前,老子一巴掌拍死你。」邊上又傳來了小松鼠的聲音。

「你給我閉嘴,等一會兒我再收拾你,不行就像馨雅說的,給你放烤架上烤了吃。」劉雲軒惡狠狠的瞪了一眼仍在捂著嘴的小松鼠說道。

這個搗亂的貨,等一會兒問完了孩子們,一定得好好的「嚴刑拷打」一番,你才是傻蛋呢。

而且今天的小松鼠貌似是在清醒的狀態下,能夠正常的跟自己溝通,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埃

被劉雲軒這麼一瞪,小松鼠的氣勢弱了幾分,蔫頭搭腦的蹲坐在了一邊。不過這時候他那強大的吃貨屬性再次發揮了作用,又顛顛的跑到邊上種的人蔘那裡,嘴裡塞一顆,爪子里抱一顆人蔘種子又跑了回來。

「你們三個小傢伙,誰打算先坦白,誰坦白了明天我就獎勵烤魚。」劉雲軒也不著急了,笑眯眯的坐到了地上,再次的拋出了自己的誘餌。

小阿福這邊意志堅定一些,從剛剛馨雅和馨瑤的表現看,好像用美食作為條件的成功性大一些。

反正這倆小丫頭看樣也是知情的,不用她們說得太詳細,哪怕顛三倒四的,自己也能結合一下推算出來。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