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四七三章 靠,真香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6-01-11 04:25  |  字數:3394字

?

陪著大家又聊了一會兒,雖然說李老說自己精神頭還不錯,可畢竟今天也沒少折騰,劉雲軒還是勸著老人家到屋裡休息一會兒。

「阿福,小松鼠怎麼樣?鬧沒鬧?」他的心中還記掛著小松鼠,這也是趕忙回來看看。

「噓,爸爸,小松鼠現在在睡覺覺,不過我和妹妹剛剛好像聽到它說話了呢。」小阿福神秘兮兮的說道。

「知道你有時候能明白小動物們的意思,小松鼠沒鬧就行。」劉雲軒點了點頭不在意的說道。

他還真沒把小阿福的話放在心上,孩子的認知跟大人的不一樣。自家的孩子又比較特殊,無論是小阿福還是兩個丫頭,都能很順溜的理解動物們所要表達的意思。

看到劉雲軒毫不在乎的樣子,小阿福倒是有點著急了,自己說的可不是自己老爸理解的那樣,而是像前段時間一樣真的「聽」到了小松鼠說話。

而且還不僅僅是自己,在這裡跟著照顧小松鼠玩的妹妹們也都聽得清清楚楚的,只不過小松鼠屬於胡言亂語那種的,一個詞一個詞的亂蹦,好多還都是吃的。

可是這事兒他又有些說不清,所以小傢伙很著急。因為這個事情太特殊了,這是大發現,他非常想跟自己的老爸分享一下。

「怎麼了小阿福?」小阿福一著急,還覺得自己有些說不清,就搞得更著急,臉色也有些難看,劉雲軒就好奇的追問了一句。

「爸爸,你也坐下來。不要說話,看看能不能聽到小松鼠說夢話。」實在想不出來咋解釋,小阿福就拉著劉雲軒坐下說道。

這也是小阿福這段時間以來總結出的經驗。只要小松鼠睡得香。它就非常的愛「說」夢話,然後自己和妹妹們就能「聽」到。

阿福大人有了吩咐。劉雲軒也只能乖乖照辦。他已經看出來了,小傢伙有點著急,這是自己對他不信任的表現,那就陪他玩一會兒吧。

爺四個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的等了半天,小松鼠那邊是半點反應都沒有。睡得挺香,小肚皮一起一伏的,也不知道做啥美夢呢。

中午的宴席,算是感謝劉雲軒的。給他敬酒的人也比較多,飯菜根本都沒有吃多少,光喝酒喝湯了。

其實大抵這宴席上都差不多,看著吃的時間挺長,飯菜都沒吃多少,都是閑聊加喝酒。

折騰半天了,他也是有點餓,離著晚飯還有段時間,還得陪著小阿福,他就順手拿起了身邊那些炒好的榛子、松子啥的「嘎嘣嘎嘣」的吃了起來。

他可不敢離開。因為他已經發現小阿福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估計是覺得自己沒有聽到小松鼠說話,小傢伙覺得很沒有面子。

也不知道這孩子今天咋了,雖然平時小阿福的想法那也是天馬行空式的。只不過今天的想法都趕上飛天了。

給小阿福他們準備的榛子、松子,這可都是顆顆飽滿,粒粒香甜啊。劉雲軒的牙口很好,不一會兒的功夫可吃出來一小堆兒的果殼。

質量好,這香味也就濃烈了一些,兩個小丫頭早早的就湊到劉雲軒的邊上等著自己的老爸弄好了喂自己吃,就連目不轉睛的盯著小松鼠的小阿福都不住的吧嗒嘴兒。

不想小阿福難堪,劉雲軒就合計著給小阿福也喂一些,然後小傢伙一開心就將這個事情忘了。給小傢伙一個台階下。

可是他剛要將剝好的榛子仁餵給小阿福的時候,手卻僵在了半空中。腦門上也有點見汗。因為他聽到屋子裡響起了陌生人的聲音。

「靠,真香。」

聽到這個聲音。不啻于晴天霹靂一樣。因為劉雲軒搜遍了記憶,也沒有認識的人聲音是這樣的。

而且他現在的感官也非常敏銳,要是屋子裡藏著人,除非是假死狀態,或者說比他功夫要高深很多的人,要不然根本都藏不住。

劉雲軒蒙了,是真蒙了。你要說這小松鼠真的成了精能口吐人言,那也中。可是他雖然沒有特別的注意,也知道小松鼠剛剛的嘴根本都沒動過。

他瞬間就想到了這個是靈異事件,也就是說這個房間不幹凈,有「鬼」。

他腦門冒汗,表情詭異,人家小阿福可是眉開眼笑的。扭過頭來將他捏在手中的那粒榛子仁兒一口咬下,美美的吃了起來,小眼神那叫一個得意啊。

那意思,「咋樣?我就說小松鼠會說話,這次你聽見了吧。阿福可是誠實的好孩子,那是從來不帶騙人滴。」

「阿福、大毛、二毛,你們剛剛也聽見了?」劉雲軒有些不確定的向著三個孩子求證道。

「是啊,就是這個聲音,這個就是小松鼠在說話呢。不過小松鼠好厲害,不張嘴也能說話呢。」小阿福笑眯眯的說道,邊上的兩個小丫頭也是猛點頭證明自己哥哥的話。

小阿福是真的覺得小松鼠很厲害,能喝酒,還能不張嘴說話,反正他是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厲害的存在,就是自己很厲害很厲害的爸爸頂多是能喝酒而已。

三個孩子今天下午已經聽到好幾次這樣的聲音了,在他們看來倒是沒啥大驚小怪的,人家小松鼠就是這麼厲害嘛。

劉雲軒努力的使自己保持冷靜,一邊無意識的給孩子們剝著果殼,一邊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房間的範圍內。

他想看看是不是真有啥高手藏在這個房間里,因為自己大意而沒被發現。

他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小松鼠能說話的事實,也不相信這個時間有「鬼」存在,哪怕是有,也不可能在大白天的出來嚇人啊。

奈何直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