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四七一章 小松鼠的異常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趕上啥菜是啥菜。」劉雲軒笑著說道。 「這不成。你是我們大家的恩人。沒有你,我們也不會知道我們這些親人們的消息,這是謝恩宴。哪怕是老爺子在這邊,也得讓我們張羅一頓。」侯父搖頭堅定的說道。 ...

?

地下基地的前方,劉雲軒和李老他們站在紀念碑下,外圍圍攏著的就是那些曾經在這裡慘著殺害人員的後代或親人。

「鳴槍」

隨著劉雲軒話落,負責在這邊駐紮的武警戰士和劉雲軒安保公司的人員將自己的配槍斜指天空,清脆的槍聲嚇得在附近樹林中休息的小鳥撲稜稜的飛個不停。

這邊不僅僅有王老爺子安排的武警戰士負責守衛紀念碑,安保公司也有人員協同守衛。也是王老爺子特批的,執勤的時候可以配槍,就是要讓在這裡犧牲的英靈感到安全。

「兩位老爺子,咱們到裡邊看看去吧。」劉雲軒對著李老和王老說道。

「走吧。」李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

地下基地中現在加裝了很多的照明裝置,驅散了裡面的陰森與恐怖。走在通道中,聽著耳邊行走的迴響,劉雲軒撫摸了一下蹲在自己肩頭的小松鼠。

小松鼠今天很乖,沒有像往常那樣的東跳西跳,就這樣一直安安靜靜的蹲在他的肩頭,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受到肅穆氣氛的感染。

「在整個地下通道中不僅僅對全部的線路進行了維護,還重新加裝了換氣裝置。在每個展區中都有相應的觸屏電腦進行自助查詢,尤其在資料展區那邊,還有液晶屏幕不間斷播放當初日本人遺留下來的那些資料。」卑翊給大家介紹道。

遺留下來的資料很多,這些資料徵得有關部門的同意,現在全面的開放給前來參觀的人。這些都是罪證,也是讓過來參觀的人們知道,當年的歷史究竟是什麼樣的。

當參觀的人群來到實驗室的時候,看著那玻璃罩下散亂的白骨。好多的人泣不成聲,這裡就是他們的親人罹難的地方。

「梁爺爺,您也得注意點自己的身體埃」劉雲軒又來到了梁爺爺的身邊說道。

跟隨在李老身後行走的。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紀的,而劉雲軒就是負責他們身體的人。

他也是一路走一路的忙活。這些人本來年紀就大,又加上傷心過度,好些人的身體有些扛不祝他也沒有啥別的辦法,好在現在內力恢復了一些,看到哪位老人家狀況不對,借著攙扶的功夫救治一下。

「雲軒啊,讓我們這些老傢伙們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吧,別耽誤後邊的人。」來到第二層的連接處。這邊安排了不少休息椅,就是方便參觀人員在這裡休息用的。

李老也注意到了,劉雲軒忙活得滿頭大汗,有點心疼。別到時候自己這幫老傢伙們沒事,再給劉雲軒累壞了。

「卑翊,你帶著大傢伙兒往前走吧,我跟老爺子們在這邊休息一下埃」劉雲軒沖著卑翊說道。

今天的卑翊就是整個參觀團隊的講解員,這邊的工程也是他親自盯著的,對於每個部分也都熟悉。

其實也用不著他,在每個展區中都有固定的講解員會定時進行講解。只不過今天人群的身份特殊。都是跟這個地下基地有關聯的人,他才親自上常

「雲軒啊,這裡搞得不錯。我已經聯繫了有關部門,這裡已經作為最新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交給你運營,我放心。」王老爺子坐下后說道。

「老爺子,說句心裡話,也不怕您凶我。這基地不基地的,我還真不惦記。我這邊完全就是公益項目,也不指望每年給撥的那些維護資金。心中的念想,就是將這裡妥善的運營下去就成。」劉雲軒苦笑著說道。

這事兒卑翊跟他說過,只不過這個審批也是需要一個流程的。即使有王老爺子參與,特事特辦。也要到明年才會全部搞定。

他也知道這是王老爺子關心自己這邊,不過他是真的不需要。因為他總覺得將來掛了這個牌子以後。事情就會特別多,將會增加基地的管理難度。

他這也是沒將王老爺子當成外人,這才直接的說了出來。

「你啊,知道你有錢,可你有錢是你的事情,國家總不會虧待了有功的人。」王老爺子虛點了劉雲軒兩下笑著說道。

「大道理啥的我不懂,反正我知道雲軒給老百姓辦了不少的事情。靠山村就不說了,那是他的家鄉,就說我我們梁家村,還有這附近的幾個小村子,要是沒有雲軒,可是別指望有這樣的變化。」梁老爺子休息了一會兒也緩了過來,操著大嗓門說道。

「是啊,有了劉總的田園公司我們的收入也算是有了保障,不用多操心,跟著伺弄好田裡的莊稼就成。」人群中也有些人跟著點頭說道。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屬於跟劉雲軒合作經營,或者說直接將土地租給劉雲軒,然後再被劉雲軒聘用過來的農戶。

他們可以說是田園公司的直接受益者,無論選擇哪種方式與田園公司合作,都是旱澇保收的那種,只不過是收入的多寡不同。

「不錯,雲軒啊,要繼續保持下去。」看著大家對劉雲軒的擁護,王老爺子滿意的點頭說道。

「老爺子啊,我也就這麼點兒能水兒了,現在這一大攤子已經讓公司上下都忙得夠嗆了。」劉雲軒苦笑著說道。

他可真怕王老爺子再順嘴兒的丟給自己啥任務,現在在國內要是再開闢新的種植區域,所需要耗費的成本可是要比以前多很多。

如今的工作重心已經向東南亞方向轉移,包括糧油作物在那邊的生產基地都很多。這個不同於蔬菜的種植,需要管護的工作比較少。

「小滑頭。」看著劉雲軒王老爺子無奈的說了一句。

其實他還真打算等回去的時候跟劉雲軒好好的探討一下將來田園公司的發展方向,看看能不能在國內再追加一些投入,不過現在看劉雲軒的態度也是知道這小子滑得很。

劉雲軒可沒有半分的不好意思,無論幹啥都得量力而行不是。自己現在確實有倆錢兒,可是要整個的投入到華夏的農業生產上,那也是連點聲響都不帶有的。

華夏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相應的農業發展的壓力也很大。農業的發展又不能一蹴而就的搞那種西方的經營方式,只能一步步的改善。

稍稍的休息過後。大家就繼續參觀。好多第一次過來這邊的人,對於這邊的地底下竟然還隱藏著這麼大規模的基地都很震驚。

從地下基地出來后。小松鼠竟然直接從劉雲軒的肩頭蹦到了李老爺子的身上。探著小腦袋看了李老爺子一會兒,又用小爪子玩兒了一會兒李老的鬍子,這才蹦了回來。

「這個小東西啊,估計都是跟小丫頭們學的,竟然也相中了我的鬍子。」李老爺子無奈的說道。

小阿福年紀大了一些,對於他的鬍子沒有當初那麼大的興趣兒了。可是小妞妞還有馨雅、馨瑤,這三個小丫頭可是正感興趣兒的年紀。

「這小傢伙平時頂多聽聽阿福的話,估計一會兒又該找它的那些小夥伴們去了。」劉雲軒歪過頭來看著小松鼠笑著說道。

他對於剛剛小松鼠的舉動也挺好奇的。因為李老爺子可能是戎馬一生的關係,別的小動物們都很少會主動的靠近到他身邊。尤其是那些比較聰明的,也就是平常所說的有靈性的那種,看到李老以後都是離得遠遠的。

比如說板栗和大黃,還有小狐狸們,以前見著李老的時候雖然說不會直接跑開,但也不會湊到他的跟前兒去玩耍。

但是這個小松鼠不僅僅蹦達到了李老的肩上,還玩起了他的鬍子,只能說它鼠膽包天了,估摸著這世上就沒有啥是它害怕的事情。

「雲軒埃有個事兒要跟你說一下。」往回趕的車上,侯父來到劉雲軒的身邊坐下后說道。

「您跟我還這麼客氣幹啥,有啥咱就直說唄。」劉雲軒笑著說道。

「是這樣的。中午的飯,我們大家想一起宴請你。」侯父看著劉雲軒正色的說道。

「用不著,中午啊,大家就到咱們的養殖中心那邊吃一口就中了,也沒特別的準備啥,咱們趕上啥菜是啥菜。」劉雲軒笑著說道。

「這不成。你是我們大家的恩人。沒有你,我們也不會知道我們這些親人們的消息,這是謝恩宴。哪怕是老爺子在這邊,也得讓我們張羅一頓。」侯父搖頭堅定的說道。

「成。那我們一家子中午可就承大家的情了。」劉雲軒點頭說道。侯父都這麼說了,要是再不過去可就說不過去了。

主要是他不想大家這麼破費。過來的人,可不都是那種家庭條件不錯的。也有些人的生活不是那麼富裕。

而這些人以後就將是慈善基金的主要幫扶對象,這個事情他早已經交代下去了,不用大張旗鼓的搞得人盡皆知,僅僅是盡自己的一點心意。

聚餐的地點就在侯家村,雖然這邊的天氣有點涼,可人們的心裡是熱乎的,即使在外邊聚餐的氣氛都很濃烈。

不知道小松鼠這個吃貨是不是也被燒刀子的味道所吸引,吃完了給它準備的大榛子后直接跳到了劉雲軒的腿上,扒著桌子在劉雲軒的酒碗跟前兒嗅個不停。

劉雲軒是不會放過任何欺負小松鼠的機會的,用筷子蘸了一點兒,送到了小松鼠的面前。這小傢伙也是來者不懼,小舌頭一伸,就將筷子上的酒液舔個乾淨。

劉雲軒正想著取笑一下小松鼠呢,誰知道人家竟然大大方方的跳到了桌子上,將他碗里剩下的一點兒酒都給喝了,喝完后還打了個酒嗝。

「阿福啊,看著它點吧,這喝多了,一會兒該耍酒瘋了。」愣了一會兒的劉雲軒無奈的說道。

誰成想這小松鼠也是個小酒鬼啊,也不知道它喝了這麼多的高度酒,這小身子能不能扛得祝

可是他說得還是有些晚了,小松鼠打了個嗝后,這小眼神就有點迷離,然後就跟暈機了一樣,圍著酒碗轉圈圈兒。

看著能喝白酒的小松鼠,給小阿福都羨慕個不行,自己都很想喝,可是太辣喝不了。不過他剛想去抓小松鼠,誰知道這小傢伙竟然身子靈敏的一躲,有些搖晃的竟然又蹦到了梁爺爺的肩膀上,就那麼趴著睡著了。

「哈哈,這小東西就喜歡欺負我們這歲數大的。就讓它呆著吧,反正也沒啥份量。」梁爺爺開懷的說道。

劉雲軒的心中可不是這麼想,李老爺子、梁爺爺,小松鼠今天的異常舉動,很值得懷疑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