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四四七章 給小松鼠的頭道菜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6-01-02 01:52  |  字數:3419字

折騰了這麼久,劉雲軒也算是了了一樁心事。肚子里的牛奶消化得也差不多了,爺倆就在這邊烤了一隻大肥兔子,順道又燒了兩根地瓜吃。

大肥兔子就是小阿福空間中的,早已泛濫成災,要不是劉雲軒過去瓦格納農場那邊的時候,每次都會往狩獵場里放一些,恐怕小阿福的空間中都該下不去腳了。

以前的時候小阿福對於兔子這種兩隻大耳朵,走路的時候都是蹦蹦達達的小動物可是非常喜歡的,不過現在他也是有些無愛了。太多了,還能吃,把自己地盤上種的東西都給吃了好多。

「咦,爸爸,小松鼠呢?」啃了一個兔子大腿兒,又吃了半個地瓜後,小阿福納悶的問道。

他覺得燒地瓜挺好吃的,就合計著給小松鼠吃一些,可這一找才發現小松鼠竟然沒有在自己的兜子里睡覺。

「你到空間里看看去吧,估計這小傢伙在裡邊趁著咱們不注意偷摸跑出去玩了。」劉雲軒打了個飽嗝兒後說道。

小阿福連嘴都沒顧得擦就跑到了空間中,沒一會兒的功夫就抱著嘴裡也不知道塞了多少人蔘種子,正在呼呼大睡的小松鼠跑了出來。

劉雲軒心裡苦嘆,攤上個吃貨也是沒有辦法,這也得虧吃貨小松鼠不能自由的進出空間,要不然自己空間里的那些人蔘種子早晚都得成了它的盤中餐。

「哼哼,別看你現在睡得美,明天就讓你好好的享受一下咱老劉的特殊服務。」看著睡得正酣的小松鼠,劉雲軒奸笑著想到。

「爸爸,為什麼你笑的樣子好壞好壞呢?」小阿福看著劉雲軒好奇的問道。

「哦。沒啥,想到了一些開心的事情。好了,咱們也吃飽了,把這些埋一下,咱們回家睡覺覺去嘍。」劉雲軒給小阿福抱起來,啃著他脖子的痒痒肉說道。

小阿福最怕癢。這樣一打岔,小傢伙哪裡還記得剛剛的問題,踢騰著小腿都差點把小松鼠給丟出去。

回到牧場中,爺倆除了交代在外邊溜達一圈兒,偷偷烤了兔子吃,自然是將47的事情給隱瞞了下來。

這也是爺倆的小秘密,對於又多了一個小秘密,小阿福可是很高興。趁著大家不注意,還衝著劉雲軒比划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一夜好眠。早早起床的劉雲軒就給小阿福叫了起來,給小松鼠同志準備的大餐今天就得陸續的端上來了。

「爸爸,怎麼這麼早就去動物園那邊啊?」小阿福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問道。

「好久都沒有回來了,你不想看看咱們動物園新增加的小寶寶們么?」劉雲軒看了一眼在小阿福懷裡伸腰拉胯睡得正香的小松鼠後對著小阿福說道。

他僅是想用動物園的獅子老虎啥的試探一下小松鼠,又不想它真的被吃掉。現在這個時間過來也沒啥人,最起碼獅子老虎要是餓了啥的,自己還能從它們的嘴裡給小松鼠搶下來。

早晨的動物園裡,活動著的動物們可不少。劉雲軒來到獅子園的時候。就相中了一頭正在邊上的大石頭上磨爪子的母獅子。

小阿福早就被他給打發到和和美美那邊玩去了,小松鼠也被他給找了個借口留了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致幻蘑菇吃得又點多。即使到了劉雲軒的懷裡小松鼠也是懶洋洋的睡覺,絲毫沒有打算起來看看周邊景色的意思。

在園區里也跟自然界的情況差不多,獅群中仍舊由母獅子負責捕食,那頭領頭的雄獅正趴在稍遠的一顆樹下休息。

可不要以為雄獅在獅群中的這個首領位置很穩固,像狼群中的狼王一樣。說白了,整個獅群中佔據主導地位的還是母獅子們。

人家這些母獅子們可都是親戚關係。七大姑八大姨的,頂多有一些後加入的外來母獅子。而頭領公獅子就是個打工的,負責繁衍後代和保護領地的安全。

獅群中的頭領公獅子也是經常換的,有的是被更加強壯的公獅子打敗,有的是覺得這幫母獅子沒啥意思了。然後去尋找別的獅群。

所以在非洲的大草原上,也有一些公獅子組成的獅群。它們算是一個互助的小夥伴團體吧,共同捕獵維持生活,等到團體中的獅子找尋到新的獅群,再給送上深深地祝福。

以前劉雲軒看到這個介紹的時候就覺得非常的有意思,好像在整個獅子界中,生活還是蠻和諧的。

看到劉雲軒靠近,那頭正在練功的母獅子雖然沒有表現出敵意來,但也沒搭理他,他又不是小阿福或者是孩子們,跟他沒啥聊的。

劉雲軒也不氣餒,靠近後,就將睡得迷迷糊糊的小松鼠放到了母獅子的爪子旁,還給了一個「請笑納」的手勢。

母獅子疑惑的看了看劉雲軒,又看了看爪子邊上的這個小東西,也不知道它是早晨還沒餓呢,還是對這剛夠塞牙縫的小東西沒啥興趣兒,低頭嗅了嗅就趴在了旁邊。

本來小松鼠睡得正香呢,這冰涼的石頭上躺著不僅僅硌得慌,還讓它覺得有點冷。張開小眼睛四處一踅摸,就看到了邊上趴著的母獅子。

沒有任何的遲疑,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小松鼠站起身來,直接就蹦到了母獅子的身上,伸了個懶腰再次安然入睡。

它是睡著了,給劉雲軒搞得好鬱悶。你說你好歹是母獅子啊,你多少給點反應啊,人家都欺負到你身上了,你就讓它在你身上隨便趴著?

等了一會兒,看到母獅子仍舊沒啥反應,無奈的他只好將小松鼠從母獅子身上又拿了下來,順便賞給母獅子一塊牛肉,算是它當道具的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