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四三八章 火焰有點小煩躁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鄉的人民謀些福利,現在都有了收穫了,感謝來感謝去的,沒啥意思。 而且他也確實得去看看火焰,今天這傢伙也在賽馬場的邊上跟著看來著,不過開始還好,等著它的孩子們陸續登場以後,它也有些按捺不祝要不是...

「安迪,我想如果明後天的比賽也能有今天這樣的精彩,到時候無論是馬主還是賽馬愛好者對於這邊的比賽都會很期待的。」第一天的比賽結束后曼蘇爾笑著說道。

整個賽馬會的賽程是三天半,多出來的那半天是劉雲軒預留出來專場給火焰和它的孩子們表演用的。就是不知道到時候這幫傢伙們會不會給搞砸了,反正他是把小阿福、小芳芳、小松鼠都給準備上了。

要不是兩個閨女太小,他也想直接給派到場邊去。不過這也是作為預備隊員,時刻準備著。

因為這是在華夏舉辦的第一屆比賽,第一天就是作為預賽賽程。火焰的五個孩子也是悉數下場,都是以絕對的優勢,拿到了決賽的名額。

水姑娘它們參與的比賽,對於其餘的馬主來說,那是痛苦的,可是對於現場的觀眾來說,那絕對是刺激的,尤其是趕過來看比賽的那些華夏的觀眾。

賽馬比賽雖然看得不多,可也看過一些啊,那都是你追我趕的,就差一點點。這邊厲害啊,一下子拉開那麼老長,看得過癮。

而沒有跟水姑娘它們報同一個項目的那些馬主可是開心了,他們看到了奪冠的希望埃跟著這些賽馬在別的比賽上也交過手,那都是互有輸贏。

而在華夏報名參與比賽的那些馬主,雖然說在實力上跟人家一比,差得有些懸殊。但是同樣開心啊,這可是國際性的比賽,重在參與嘛,最起碼咱的賽馬也參加過國際大賽了。

可以說,除了那些跟水姑娘同場的那些馬主們心情稍差一些,其餘的人,隨著比賽的開始,心情都好得不得了。

「真希望以後華夏這邊也能有更多的馬匹殺過預賽。站到決賽的場地上埃」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對於剩下兩天的比賽他已經不齲決賽嘛,肯定會比預賽更加的激烈。不過看著參加決賽的那些馬匹,除了港島和澳島過來的馬匹。竟然再也找不到華夏的,他也是有點不得勁。

「安迪,華夏的賽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需要一個過程。順利的話,需要花費的時間可能會短一些。」曼蘇爾直言直語的說道。

劉雲軒點了點頭。賽馬比賽可是一般人玩不來的遊戲。

除非是你有一匹類似火焰或者說是水姑娘這樣的賽馬,你的投入可能會少一些,要不然照顧這些賽馬也是在燒錢呢。

馬匹的選購、日常的照料、騎師的聘用、長途運輸的準備……這些都得需要錢來擺平,無論哪一項你沒有處理好,將來都會影響賽馬在場上的成績。

而馬主唯一的收入就是賽場上奪得比賽的冠軍,拿到獎金。其餘的,你就得一直往裡投入。

可這天底下又有多少的火焰和水姑娘,每一場的比賽又只有一個冠軍,總歸是有好多的馬匹只能陪跑。

「劉總,看來咱們的賽馬會是真成功了。剛剛我到外邊溜達了一圈兒。好多人還在談論著今天的比賽呢,而且對於明天、後天,還有大後天的比賽同樣很期待。」這時候陳龍平滿面紅光的從外邊走進來說道。

其實直到比賽開始,他都有些提心弔膽的。

雖然這段時間因為大量觀眾湧入錦市,讓錦市的餐飲、旅遊等服務行業著實賺了一筆。但是這個賽馬會是為了長久辦下去而考慮的,如果人們看完了比賽覺得沒啥興趣兒,下次不來了,那麼所有的投資就都打了水漂。

心中擔心,面上還得表現出一片雲淡風輕,這樣的滋味兒很不好受。不過今天第一天的比賽給了他底氣。讓他有信心能夠將下次的賽馬會辦得更好。

第一次承辦,肯定會有不周到的地方。這個不怕,發現了,咱就改正。下次的比賽肯定會越準備越周全。軟體、硬體,不怕人們不過來參加。

「老陳,以後就得靠你們自己努力了,不過在比賽的贊助上你放心。等下次賽馬會的時候,我們田園公司爭取還能拿下比賽的贊助權。」劉雲軒笑著說道。

這次賽馬會的受益者不僅僅是錦市方面,田園公司也是受益者之一。

因為是田園公司的獨家贊助。整個賽馬會上唯一的廣告,都是田園公司的。這個宣傳的作用可是很大的,因為整個比賽過程已經被多家電視台買去了轉播權,廣告的效應很大。

如果今年的比賽舉辦成功,按照華夏這邊強大的跟風風格,以後的贊助費競標恐怕就不是現在這個數字能夠搞定的了。還不定得被華夏的土豪們給拍到多少錢,估計贊助費就能將費用全都出來了,錦市這邊還能小賺一筆。

正常的贊助價格,自己公司還能跟著競拍一下。以現在公司產品的銷售狀況,沒有必要投入太大的資金,來跟著競爭這個。

「劉總,現在我們就已經很感謝您了。照著這個勢頭下去,也許用不了幾屆的功夫,我們就能收回全部的投資。」陳龍平激動的說道。

原本在錦市的計劃中,賽馬場這邊的投資是需要十年多的時間才會收回的,哪怕這樣,都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投資。

可是因為劉雲軒的人脈,有了這麼多的貴賓和賽馬參加比賽,投資回報一下子就加速了。哪怕以後自己不在這裡工作了,錦市的人民也不會忘了自己。

「好了,你們在這邊先聊著,我過去看看火焰去。這傢伙估計看到了比賽,卻不能上場,有點小煩躁,我得過去安慰它一下。」劉雲軒擺了擺手笑著說道。

他也看出來了,陳龍平還有好多感謝的話要說。他覺得沒那個必要,本來這次的賽馬比賽就是想給家鄉的人民謀些福利,現在都有了收穫了,感謝來感謝去的,沒啥意思。

而且他也確實得去看看火焰,今天這傢伙也在賽馬場的邊上跟著看來著,不過開始還好,等著它的孩子們陸續登場以後,它也有些按捺不祝要不是接到了通知,自己趕忙的趕過去安撫了一下,還不定出啥狀況呢。

大家聽得莞爾,沒有去管他,都知道火焰不是那麼好伺候的,哪怕是劉雲軒這個名義上的主人也不行。

來到火焰的馬廄中,就看到火焰正在無精打採的呆著,連給他特殊準備的空間胡蘿蔔都放在一邊沒有吃。

看到劉雲軒過來,火焰也踢踏著腳步來到他的身邊,用自己的大腦袋用力的蹭啊蹭,就像好久都沒有看到親人的小孩子一樣。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在這裡呆不慣,也想到賽場上跑幾圈兒。等再晚一些的吧,我帶你好好的跑一圈兒,現在人太多了。」劉雲軒抓起一根胡蘿蔔塞進火焰的嘴裡說道。

其實火焰的心情劉雲軒多少還是能理解一些的,他知道這不是火焰在關心自己的孩子們,而是它看到了那麼多的馬匹奔跑后,骨子裡的那股爭勝的勁兒被激發了出來。

打從收留火焰到現在,它一直都是過著自由自在的日子。就是在以前的牧場中,沒有瓦格納農場那邊那麼大的地盤,也是隨著它隨便的跑玩。

來到這邊以後,只能看著別的馬跑,自己只能老實的呆在一邊,這讓它如何能受得了。尤其火焰的性子又那麼狂傲,這些馬的速度在它的眼裡還真有些不夠看。

「嘿嘿,爸爸,我就知道你在這裡呢。」劉雲軒正安慰著火焰呢,就聽到身後傳來了小阿福的聲音。

劉雲軒回頭一看,小阿福正趴在門邊,露出個腦袋,上邊還頂著個小松鼠,臉上的表情就好像發現了啥了不得的事情一樣。

「快進來吧,趴在門邊偷偷摸摸的幹啥。」劉雲軒無奈的招了招手說道。

這肯定是小阿福聽到自己的話后,也偷偷的跟著跑了出來。現在聽到自己一會兒要騎著火焰出去,小傢伙估計忍不住了。

「爸爸一會兒也帶著阿福好不好?」小傢伙屁顛顛的跑進來仰著臉問道。

「我要是說不行,你會讓我和火焰安生的玩么?」劉雲軒掐了小阿福的小臉蛋兒一把后說道。

現在的小阿福要是不順了他的心,那他就跟你鬧。很有一股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勢頭。而且也是說哭那眼淚就掉了下來,你都不知道他是裝的還是真傷心了。

有了劉雲軒的允許,小阿福喜滋滋的湊到了火焰的跟前兒,順手還給搞出來個大桃子,作為給火焰的獎賞。

人家小阿福空間里出產的產品,在品質上可是要比劉雲軒這邊的更勝一籌。火焰這也是經常吃,根本都不墨跡,吧嗒幾口就將桃核給吐了出來,這也是吃出了經驗的。

看著火焰吃得香甜,邊上的小松鼠這個饞啊,那嘴也一直跟著不停的動。不過沒辦法,桃子太大,它自己根本吃不掉,只有小阿福想吃的時候,才會分給它一點。

有了劉雲軒和小阿福的陪伴,火焰也是胃口大開,順便還主動賞了邊上嘴饞的小松鼠半截胡蘿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