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四三五章 劉雲軒的怨氣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納粹的集中營,不客氣的說,跟我們華夏這邊當年受到殘害的那些人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可是在國際上,又有過多少次報道?現在西方國家提到華夏,就會想到『威脅論』。你們公司在...

田園中學火了,隨著這些媒體的報道,很有一舉成名天下知的節奏。

以前的時候,田園中學也有些小名氣,但大多還是在錦市範圍內。畢竟他們這裡沒有高中部,人們更多關注的還是高考的升學率。

隨著一些媒體的深入報道,田園中學中新穎的辦學模式,還有這邊雄厚的師資力量,也讓大家所知曉。

只不過讓很多家長遺憾的是,即使田園中學開設高中部,暫時也不招收高三年級的學生,頂多會招收一些高考補習生。

這也是郭諾他們開會後研究決定的。開設高三年級的課程,可能會吸引一部分家長將孩子們給送過來,可對於整個田園中學到發展未必就能起到好的作用。

在郭諾他們的考慮就是,從今年的高考開始,以後每一年都要拿出過硬的成績來,展示給外界,不能讓田園中學在升學率上有任何的污點。

這是郭諾他們的決心,也是田園教育的辦學宗旨。

這段時間劉雲軒他們這幫人也沒閑著,又飛了一趟養殖基地那邊,帶著這幫人參觀了一下那個地下基地。

整個地下基地的檢查工作已經完成,現在正交給劉雲軒的人手對基地進行維護與規劃。是交由劉雲軒的慈善基金來運營的,將來的盈利部分,全部會用於慈善事業,優先考慮在戰爭期間受到日軍賭氣摧殘的人員。

看到地下基地中的景象,克倫克他們也是被深深地震撼。雖然那些毒氣彈還沒有清理完送回來,可是那毒氣室中的各種設施是實實在在的、試驗台上的殘骸是實實在在的。

既然他們過來了,劉雲軒當然不會放過他們,讓小阿福帶著兩個小閨女,一人背個小包包,跟他們要錢。收善款。

三個小傢伙的工作很不錯,連零帶整的搜颳了將近三十萬美元的善款。劉雲軒又自掏腰包,湊到了五十萬美金,作為整個地下基地維護的啟動資金。

地下基地的建築保存得還是很好的。包括電路什麼的,因為比較乾燥,這麼些年也一直沒有使用保存得都不錯。

唯一需要花大錢的地方就是那些資料和骸骨的保存,再有的就是安全防護上。他可不希望若干年後這邊也變得破爛不堪,或者說讓別有居心的人搞破壞。毀滅證據。

「安迪,真沒有想到當年還有這麼殘忍的事情發生。」在養殖基地的會客廳中,克倫克一邊品著茶一邊說道。

「國際上更多的關注都是當年納粹的集中營,不客氣的說,跟我們華夏這邊當年受到殘害的那些人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可是在國際上,又有過多少次報道?現在西方國家提到華夏,就會想到『威脅論』。你們公司在華夏也經營了良久,到底我們華夏威脅了誰?」

聽到劉雲軒的問話,不僅僅克倫克報以苦笑。別人也差不多,那表情也都很酸爽。

跟劉雲軒相處得久了,也知道他啥脾氣,知道他這並不是沖著大家來的,僅僅是有氣沒地方撒,發到了這上邊。

劉雲軒初期時在美國的那些遭遇,大家也都理解。如果劉雲軒也是個美國人,恐怕就不會受到當初那樣的待遇。

世界上有秘密存才,但好多的秘密都是相對而言的。劉雲軒被迫開放牧場中的小湖讓人勘察,甚至引起了地震。這樣的事兒在一定範圍內大家也都知道怎麼回事。

這事兒就是擱誰身上,恐怕也不會那麼輕易的忘記。更不用說劉雲軒這個人,有時候還比較記仇。

「算了,咱們不提這個了。提起來就惱火。這次的賽馬會畢竟是我們這邊第一次承辦,估計會有一些經驗不足的地方,到時候大家看到那裡差了,幫我個忙,告訴我一下,以後咱們好改進過來。」劉雲軒又揮了揮手說道。

他的心中確實有怨氣。他最討厭的就是兩面三刀的人,而美國政府就恰恰如此。一方面尋求與華夏的合作,另一方面又玩陰招,扇陰風、點陰火,幹啥都跟著參合參合。

這也是他當初購買海島的時候,為啥沒有選擇在美國區域的,而是選擇了墨西哥的塞拉爾沃島。

「安迪,我倒是覺得沒什麼。只要賽事精彩,一定能夠彌補各方面的不足。現在我是真的期待火焰的那些孩子們在賽場上共同比賽啊,可惜我的那匹還不敢跟著它們參與。」克倫克笑著說道。

火焰孩子們初見面的時候,就已經小小的來一把的事情,他也聽說了。這次他購買的那匹馬也會參賽,不過都是避開了它的哥哥姐姐們,也不會共同比賽。

雖然同是火焰的孩子,實力上也有些差距,這個是彌補不了的,他可不想自己的愛馬上去跟著找虐。

「我都擔心呢,到時候它們又跑啊跑到停不下來。誰知道它們之間的勝負心咋就那麼大,火焰也不管它們。」劉雲軒苦笑著說道。

這也是整個賽馬會上,劉雲軒最擔心的。那時候狀態不好,都拼出了火氣,這要是狀態十足的去比賽,誰知道到時候會不會聽騎師的話。

要不是消息早已公布出去,這兩年新冒出來的這些馬要共同賽一把,他都想給取消了。只能到時候多加一些看護,看著苗頭不對,就趕緊阻止它們血拚。

閑話閑聊的又說了一會兒,安妮斯頓她們就坐不住了,拉著小阿福,帶著兩個小丫頭,向著森林進發。人家是找松鼠去了,很想看一下蹲在小阿福頭渡鼠王者表現。

「安迪,你真的要在維龍加公園那邊進行投資?」等到大家都離開后,克倫克沉聲問道。

「克倫克,謝謝你的關心,在那邊的投資勢將必行。」劉雲軒堅定的說道。

「就像對付那些肉製品公司一樣,如果不是他們先找到我頭上,我也不會這樣不依不饒的。看看吧,這就是我過去維龍加公園那邊,他們給我留下的紀念。我總不好意思就這麼白白的收下這份大禮。」

劉雲軒說著將衣扣解開,將那個彈痕給克倫克看了一下。

遇襲的事情,劉雲軒一直都沒有對外公布,僅僅是有限的人才知道。不是他怕丟面子,而是怕自己的父母知道了以後,跟著擔心。

這可是槍傷,不像別的不小心劃破個口子之類的,這都是能直接要人命的。

他不知道克倫克是不是又接到了別人的委託,過來說項。自己先把態度表明吧,省得克倫克在中間難做。

看著劉雲軒身上的傷痕,克倫克也是半天無語。他倒不是被別人委託想幫著說和,而是單純的為劉雲軒考慮。

賺錢的營生那麼多,而且劉雲軒現在的產業都在蓬勃發展,根本沒有必要為了賺點錢,到那邊趟渾水去。

可是看到這個傷痕,他知道,說啥都白搭了。劉雲軒沒有進行大規模的軍事行動,這已經是很克制了。

誰的命都只有一條,作為富豪來講,更加的惜命。劉雲軒在武力方面又不差,當年海島上的事情解決得那麼漂亮,可見一斑。

「安迪,如果有需要的時候你就說一下。也許我給你提供的幫助不會很大,但有了總比沒有強。」克倫克拍了拍劉雲軒的肩膀說道。

現在的劉雲軒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實力上,都已經全面的超越了自己。

要是倒退幾年,劉雲軒遇到了困難,自己大包大攬的還能說:「我幫你擺平」。可是現在劉雲軒這邊的任何一件事兒都大得不得了,自己沒那金剛鑽,只能幫著敲鼓助威了。

「也不瞞你,那次的事情就是石油公司那邊委託hr公司做下的。我還真不怕他們,如果他們敢再遞爪子,我不僅僅要將他們的爪子都砍斷,他們的腦袋也都一併剁下來。」劉雲軒冷森森的說道。

想起那次的事情,他也是一陣陣的后怕,早已痊癒的傷口也是忍忍作痛。

還是那句話,這不是拍電影,他也不是無敵人兒。挨了一槍,換個場景,繼續生龍活虎。沒有空間,自己當初就交代在那裡了。

後來跟47聊天的時候,問他為啥會選擇脖子,正常來講狙擊的時候不是都選擇頭部和心臟的位置么。

47的回答很簡單,當初他之所以會選擇脖子,就是因為想靠子彈的穿透性,繼續殺傷目標。這樣才能完美的完成任務,給後來的人以威懾。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許久,劉雲軒也是很生氣。給47都停了好久的啤酒,讓他看著自己喝乾饞著。

等這次再回美國的時候,就該給47放出去了。再呆下去,他都該成小老頭了。就是現在他走到以前熟悉的人跟前,恐怕都沒有多少人能夠認出他來。

克倫克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很慶幸,一直以來都是跟劉雲軒在同一個戰線。無論誰小瞧了劉雲軒,到最後,吃虧的都是他們。

他也知道劉雲軒既然知道了幕後的人是誰,這事兒也不會輕輕放下,不出了這口氣,哪能算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