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四三一章 交流效果不太好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可是現在劉雲軒問了出來,他也不能裝不知道埃 「總算是快結婚了。」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心裡也估量了一下將會給曼蘇爾那邊送去的牛羊數量,一年多的時間這也算夠用,準備上完全來得及。...

?

「孩子們到哪裡去了?怎麼還不回來啊?」快要吃晚飯的時候蜜雪兒納悶兒的問道。

「沒事,阿福出去的時候告訴他了回來吃完飯。估計這臭小子又玩瘋了,小狐狸們也好久沒有回來了。」劉雲軒笑著說道。

阿福大一些了,也更加的調皮。哪怕是在海島上的時候,他要是玩瘋了,都得你去叫他吃飯才會回來。

不過等了一會兒后,菜都端上了桌子,還是沒有小阿福他們的身影,竟然連馨雅、馨瑤這兩個小丫頭也不見了蹤影。

「這臭小子,我出去看看吧,不定跑那裡瘋去了。」劉雲軒解下身上扎著的圍裙說道。

「還不都是你給他慣的,這次出去玩竟然還把妹妹們都給帶過去了。」蜜雪兒沒好氣的說道。

別看馨雅、馨瑤現在年紀不大,人家膽子可是大。只要小阿福領著她們,她們也是哪裡都敢去的主。

剛剛張羅著做飯,沒有注意兩個小丫頭,肯定是被小阿福給帶著出去玩了,要是別人可是帶不走。

「爸爸,我們回來了,晚上吃什麼好吃的?」劉雲軒剛要出門,就看著下阿福領著孩子們,蹦躂蹦躂的從外邊走了進來。

「你啊,帶著妹妹們亂跑,都想去找你們了,快些洗手,吃完飯好好的休息休息。」劉雲軒幫小阿福擦了一下腦門上的汗說道。

雖然是在北方,可現在的天氣絕對稱不上涼爽。今年跟去年差不多,開春到現在,一共也沒下幾場雨,整個北方大地又進入了乾旱的節奏。

現在也就是靠山村的土地都成了種子基地,作為配套設施的深水井也都打了起來。要不然像現在的乾旱程度,已經能夠讓劉雲軒這邊減產了。

天氣熱,小阿福又不管不顧的一頓瘋跑。小身子上都是潮乎乎的,全是汗。

「爸爸。小松鼠好厲害呢,都能找到太爺爺他們睡覺的地方呢。」小阿福抱著蜜雪兒遞過來的蜂蜜水咕嚕嚕灌了一大口,都沒等氣喘勻就迫不及待地說道。

劉雲軒目光滿帶疑惑的向著在一邊趴著的小松鼠看了一眼,這可是奇了怪了。小松鼠是自己在養殖基地那邊帶過來的,上千公里的距離,這小傢伙咋能找到自家的祖墳?

而且這小松鼠本來就透著神秘,它又帶著孩子們去祖墳那邊幹啥?剛剛小阿福說得很清楚嘛,是小松鼠帶他們過去的。怪不得都累成了這樣,這可是挺遠呢。

作為被劉雲軒給重新命名為「神秘」的小松鼠剛剛累得夠嗆,可是看到了邊上盤子里裝著的花生,也不顧累了,直接跑到了邊上伸出小爪子,猛的往嘴裡塞,吃貨的本質再次暴露無遺。

劉雲軒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許敢巧兒了吧。出去村子的那條道直接就是奔著祖墳那邊去的,這吃貨成天想著的唯一就是吃,估計頂多是跟動物們更加的親近一些。自己太疑神疑鬼的了。

晚上的菜很簡單,餅。連飯帶菜的都有了,大傢伙兒也都愛吃。小阿福他們這一下午的長征也是給他們累個夠嗆。孩子們是一口餅一口肉吃得那叫一個香。

小松鼠的晚餐也很豐盛,各種堅果,還有半個雞蛋,和一小條肉絲。雞蛋沒有給它整個的,別看它是小吃貨,那也就是吃的時間長點,它的小肚皮可不咋大。

原本還有一點點懷疑的劉雲軒看著小松鼠抱著雞蛋殼小嘴不停「吧嗒、吧嗒」添著裡邊的蛋液后,那一絲懷疑也煙消雲散。

他的心中,再次給小松鼠正名。這就是個吃貨,還是非常地道的那種。沒看現在又開始添爪子上粘著的蛋液了么。吃得那叫一個美。

「阿比阿德,過來了你們就自己招呼好自己。都不是外人,有什麼需要的就跟我說。」吃過了晚飯後,劉雲軒又來到阿比阿德他們居住的地方看望一下。

那四匹馬都跟著過來了,阿比阿德和那些騎師還有照料這些馬匹的人也都跟了過來。可以說曼蘇爾照顧這些馬匹那是真上心,每匹馬都有一個固定的團隊負責。

這人數也不少,又不能跟著自己那邊一起用餐,劉雲軒就讓他們自己照顧自己,反正這邊也有清真食材採購的地方。

「安迪殿下,謝謝您的招待。其實在您這裡我們也跟回到了家中的感覺差不多,不會有半分的不適。」阿比阿德笑著說道。

在他的心中,不說將劉雲軒看成半個主人也差不多。一個是因為曼蘇爾和劉雲軒兩人的關係,另一個就是劉雲軒幫著曼蘇爾調理好了身體。

來到這邊以後,劉雲軒也是讓人幫著搞來了好多的食材。雖然說跟以前食用的那些沒法比,但是這也是看得出劉雲軒對自己這邊的重視。

「阿比阿德叔叔,你這裡還有甜甜的椰棗么?我帶回來的那些吃完了,都沒有給大家分的呢。」小阿福跑到阿比阿德的跟前兒搖晃著他的手臂問道。

小阿福也很喜歡吃椰棗,不過這次回來從美國帶來的不多,他又是個大方的性格,也是逮著誰都給。

昨天他就想著跟阿比阿德要一些的,因為他知道阿比阿德這邊不僅僅有椰棗還有好多別的好吃的果脯呢。不過昨天水姑娘它們一下子跑脫了力,現在看到邊上桌子擺放著的果盤,又想了起來。

「蘭伯特殿下,有很多呢,好些都是專門給你帶過來的,昨天太忙了,請原諒我的疏忽。」阿比阿德對著小阿福施了一禮后說道。

小阿福可不是一般人,其實在他的心中,小阿福的地位還要比劉雲軒高上那麼一點點。

因為小阿福在沙特的人脈更廣,那是沒事就能跟國王打電話聊天的存在。好幾次他跟著曼蘇爾去見國王的時候,就看到國王接了電話后就眉開眼笑的聊天,這樣的表情,只有跟小阿福通電話的時候才會出現。

再加上小阿福的那個茶餐廳,不僅僅所有的商業費用全免,國王都經常到那邊喝點、吃點,這在利雅得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阿比阿德剛說完,就有別的僕人們給抬上來好幾箱子。裡邊裝著的都是各種果脯,這是給阿福和兩個小丫頭的,還有一些是給芳芳的,得等著芳芳過來再給她。

看著這些大箱子,劉雲軒有些無奈。他不知道沙特那邊是不是流行這個,無論送啥都是按箱子來。

小阿福可不管那個,反正這個是給我的了,咱就直接開吃。不僅僅自己吃,還給跟著過來的妹妹們分過去一些,甚至就連跟著一起過來的小松鼠都給分了倆椰棗。

「曼蘇爾那邊的婚期定下來沒有?」劉雲軒坐下后詢問道。

「安迪殿下,會在明年的八月份舉行,本來主人是打算這次過來的時候再跟您親自說的。」阿比阿德稍稍猶豫了一下后說道。

他本是不打算說的,因為這個在他看來可是天大的事情,覺得還是自己的主人親自通知劉雲軒比較好。可是現在劉雲軒問了出來,他也不能裝不知道埃

「總算是快結婚了。」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心裡也估量了一下將會給曼蘇爾那邊送去的牛羊數量,一年多的時間這也算夠用,準備上完全來得及。

沒有在這邊呆太久,家裡邊肯定還會過去一幫鄉親們等著自己招呼呢,帶著孩子們,還有那幾箱子乾果,趕回了家中。

家裡的人真不少,不僅僅有這些鄉親們,還有學校那邊和口服液廠那邊的人。這都是聽說火焰帶著孩子們回來了,他們在美國的時候可是經常的見面呢。

過來這邊工作的,無路是喬安娜她們那些學習教學經驗還是口服液廠那邊的管理人員,基本上都是從棕泉鎮出來的,最起碼也在劉雲軒的蜜雪兒牧場或是安迪牧場中生活過。

無論是水姑娘還是火焰,這都是棕泉鎮的驕傲。現在它們都過來了,大家也不放過這個機會。話說自打火焰去了瓦格納農場那邊,現在想見它一面可是挺難的。

不過大家也知道火焰的脾氣啥樣,都是在遠處看著它,沒人敢胡亂的上前,這讓趕回來的劉雲軒放心不少。

「喬安娜,再過不久各個大學的招生官就會過來,不僅僅有美國的,還會有英國那邊的,招待上就看你們了。」劉雲軒笑著說道。

「為了感謝你那些美味的紅酒,這邊就交給我們吧。不過我聽說派到棕泉鎮的那些教師交流的效果不太好啊?」喬安娜笑著問道。

劉雲軒苦笑不已,豈止是不好,而是非常的不好。高年級的還好說一些,低年級的那些年輕教師們也很頭疼。

還是因為平時兩邊的教育方式相差太多,就像芳芳當初上學的時候,那就是以玩為主,這些老師們那裡經歷過這個,在國內的時候小朋友們可都是很聽話的。

不過這也沒辦法,只能讓那些人慢慢的適應。如何在帶著孩子們玩的同時還能將知識傳授下去,也正是他們所要摸索的教育方式。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