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四二五章 研究玉佩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他十分的想知道梁峰獲得了玉佩後有啥不同的表現,可這個沒法跟梁爺爺去諮詢。只知道梁峰當初執行任務的成功率很高,要不然這麼危險的任務也不會讓他帶隊過來。 「聽爺爺說,太叔公的身手很厲害。爺爺的身體...

「真是沒有想到,這邊的整個基地範圍竟然這麼大,另一邊還有逃生通道。真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好漢出手的,將這些人全給收拾了。」邱毅整個的走了一圈兒下來后感慨的說道。

這邊的重要物品搬空處理后,劉雲軒帶著大家來到了基地的內部參觀一下。那些毒氣彈已經交給專門的人處理了,相關的文件和物品也都登記造冊,在邊上的帳篷中整理,看看還有沒有有價值的信息遺漏。

還別說,這邊竟然還有一整套的花名冊,不僅僅記錄了在這邊駐紮的日軍,也記錄了全部被他們捋來的人們。梁爺爺的小叔公名字也在上邊,當時可是讓劉雲軒鬆了口氣,這也算是對梁爺爺這邊有了個交代。

「這裡也是被日本人經營了許久了,從發現的那些資料上看,一直是作為秘密基地存在,是731部隊的有力補充。」邊上的梁樹嘆了口氣說道。

「要不是他們為了保持基地的秘密性,恐怕在這邊受殘害的老百姓會更多。雲軒無意之中的發現,也能讓一直盤旋在這裡的冤魂安息了。」

自從發現了梁爺爺小叔公的名字梁峰后,李老爺子也是囑咐這邊的工作人員,在統計資料的時候,只要發現相關的記載就給謄寫一份出來。

確實有資料記錄梁峰的事情,可以說是一份折磨記錄,上邊詳細的記載了是如何殺害的過程。

李老爺子看完后都潸然淚下,因為梁峰和他的戰友們就是過來探查那些失蹤的老百姓到底被日本人給運到了哪裡。

在被發現了身份后,也是拚死幹掉了好幾個日本鬼子,奈何總歸是勢單力孤,中了兩槍后被生擒了下來。哪怕是死後也不得安寧,被解剖後用來做實驗。

看到這些資料的時候,劉雲軒也是給自己提醒,以後不要以為天老大。地老二,自己就是老三。

從資料上的描述可以看出梁峰戰力非凡,可仍然落得個贍下場,空間的存在雖然說能提供一些保障。但是還是有一些突發的情況是人們無法預料到的。

「梁樹,太叔公以前的功夫是不是很了得?」劉雲軒拍了拍梁樹的肩膀安慰了一下后問道。棉、花『糖』挾說』

雖然他十分的想知道梁峰獲得了玉佩後有啥不同的表現,可這個沒法跟梁爺爺去諮詢。只知道梁峰當初執行任務的成功率很高,要不然這麼危險的任務也不會讓他帶隊過來。

「聽爺爺說,太叔公的身手很厲害。爺爺的身體都是太叔公在回來的時候幫著打熬的。他們的感情很好,要不然爺爺也不會聽到消息就偷跑了過來。」梁樹嘆了口氣說道。

「對了,聽爺爺說太叔公好像是練的外家功夫,就像鐵布衫之類的,尋常的兵器砍在身上沒啥事兒。」梁樹又補充了一句。

聽到梁樹補充的話,劉雲軒的小心臟不爭氣的「撲騰、撲騰」的跳了起來。

自己跟梁峰都有玉佩,也都有功夫在身。唯一的區別就是自己跟著李老爺子學的太極拳算是內家的功夫,而梁峰修鍊的是外家功夫。

他覺得,梁峰應該還沒有激發玉佩中的空間,要不然只要有空間在。他要是想干點啥,神不知鬼不覺的,肯定沒事。而且那個年代要是有空間存在,所能起到的作用,肯定比自己的還大。

那麼問題就出現了,梁峰之所以沒有激發玉佩中的空間,可能就跟他練的功夫有關。在那個戰爭年代,他又一直都是戰鬥在敵後,不可能一點傷不負,估計玉佩上也沒少沾上他的血。

如果自己想得沒差的話。將來自己要是真的再練出內力來,還真可能加強跟空間的聯繫,看來自己還得努力。

劉雲軒正在這裡胡思亂想呢,就感到有人用力的拍自己的腦袋。扭頭一看。原來是小松鼠,正用它的小爪子拍個不停。

「你是要瘋啊,還是要造反啊?」劉雲軒將小松鼠拎了下來,沒好氣的說道。別看小傢伙個頭不大,小爪子的勁道可不小,也不知道抽哪門子瘋。竟然還敢打自己了。

不過看著小松鼠那兩個小眼睛好像很氣憤的樣子,劉雲軒琢磨了半天,也沒想起來到底哪裡招惹到它了。只不過那氣憤的小樣子沒有保留多久,就變成了討好要食物的小表情。

小松鼠這快速換臉的小表情給梁樹都逗樂了,剛剛他還納悶的,知道劉雲軒在想事情,還以為他想的是當初太叔公的遭遇呢,誰知道一直老老實實的小松鼠卻猛拍起劉雲軒的腦袋來。

「哎,要不是怕將來給過來參觀的遊客們嚇到,真想將那些小日本子當初拍攝的相片給大家也展示一下。」邊上的邱毅也沒有了往日那嘻皮笑臉的樣子,苦悶的說道。

這個地下基地的資料室中,留存了大量的影像資料。估計是他們為了研究,才會將現場拍攝下來。相片上的場面過於血腥與殘忍,根本不適合向民眾公布。

「沒關係,就是目前的這些資料給公眾展示就足以證明當年日本人的罪行了。」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這邊保存得太好了,包括當時他們研究賭氣彈的那些實驗工具都在這裡。也是因為年代久遠,那些細菌在培養皿里都已經死亡,要不然有個疏忽就可能釀成大錯。

這邊是一個傷心地,可以說是整個華夏人民的傷心地,就連查理看到后,都一直保持著沉默。聽說跟看到,可是兩碼事。沒有停留太久,大家又從這裡的逃生通道走了出來,這樣回去也能快一些。

回到養殖基地這邊,大家都失去了談話的興緻,各自尋了一個房間,休息去了。

「爸爸,你都不帶阿福過去看。」小阿福湊到劉雲軒的身邊撒嬌的說道。

孩子們都被劉雲軒給留在了養殖基地這邊,他覺得那邊現在的怨氣太重,不適合孩子們過去。然後小阿福就不高興了,他可是很好奇的。

「阿福啊,一會兒爸爸給你看個好東西。媽媽和妹妹們在做什麼?」劉雲軒抱著小阿福問道。

「還在教他們說話呢,爸爸,有什麼好東西啊?」小阿福興緻勃勃的問道。

劉雲軒鎖好了房門,這才將放到了空間中的那已經斷開的玉佩拿了出來給小阿福看。

「啊?爸爸,你怎麼搞壞了。咦,不對哦,那個還在我的家裡邊呢,這是新的?」小阿福埋怨了一句后驚奇的問道。

「是啊,要幫爸爸保密,這個是爸爸新找到的。」劉雲軒點頭說道。

玉佩搞回來以後,趁著沒人的時候他也拿出來研究過。就是人家還是兩個半截,根本都不搭理他,他研究了好幾天,也沒研究出啥名堂。

在這方面他本就不咋擅長,現在小阿福過來了,他就想讓小阿福幫著他研究一下。

「好可惜哦,都壞了。」小阿福撫摸著玉佩說道。

「阿福,要不你到你的新家裡對著小太陽看看?看看裡邊是不是也有像遊樂場一樣的地方?」劉雲軒建議的說道。

「好啊,爸爸你等等我。」說完小阿福的小身子就在劉雲軒的面前消失,不過馬上又出現,拉著劉雲軒又消失了。

小阿福是覺得,自己看也沒啥意思,還不如把爸爸也帶著,然後進去又出來,用劉雲軒的空間當跳板,給他走私了過去。

爺倆憑空消失,沒有注意到的是,一直在屋子裡的小松鼠先是楞了一下,然後面上就露出了非常古怪的表情。

來到小阿福空間中的爺倆一人拿了半截,對著天上的三個小太陽猛瞅。可爺倆翻來覆去的瞅,也沒看出啥名堂來。

玉佩還是玉佩,並沒有像劉雲軒的那塊一樣,在小太陽的光線下,展現出內在的空間來。甚至就是將兩個半截對在一起,對著太陽照,也是沒有任何的效果。

雖然裡邊沒有展現出空間來,爺倆對於這是跟劉雲軒那枚一樣的玉佩是一點都沒有懷疑,因為他們都是有空間的人,這半截玉佩拿到手上后都有那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劉雲軒心中所想的,就是這枚玉佩因為壞了,所以裡邊應該有的空間也不知道跑那裡去了,多少有些可惜。

空間這種神奇的地方,那是有多少都不嫌多埃要是再多幾個才好呢,到時候家裡人一人發一個。

「爸爸,要不然將它放到水裡吧。那個七彩水晶都愛在水裡漂著,最近好像又鮮艷了一些呢。」小阿福拉著劉雲軒的手說道。

有了小阿福的提醒,劉雲軒向著小湖裡的七彩水晶看去。確實跟小阿福說的差不多,顏色要比剛到空間時亮麗了不少。

劉雲軒試探著將自己手中的那半截玉佩放到湖面上,很神奇的,玉佩沒有沉下去,就那麼靜靜的飄在水上。

小阿福也來了興緻,喜滋滋的將他手裡的那半截直接丟到了湖裡,他可沒有劉雲軒那麼多想法。

然後爺倆就看到,被小阿福丟進去的那半截玉佩緩緩的飄了上來,而原先靜止的那塊玉佩在沒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與這半截湊到了一起,斷面也重合了起來。未完待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