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四二二章 網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的,那張紙被他發現以後,也被他收到了空間中。也不知道這些遺留的資料中,還有沒有梁爺爺小叔公的名字。 不過他倒是越發的感覺事情的神奇,好像自己在華夏結識的這些人,跟自己都有著莫名的關係。 ...

?

養殖基地這邊可是有不少的梅花鹿,給孩子們選坐騎自然非常的輕鬆。等侯星宇從機場那邊趕回來的時候,小阿福他們已經騎著梅花鹿到處亂跑了。

「星宇大哥,一會兒帶上通行證,到裡邊看看吧,回來咱們再聊。」看著侯星宇那通紅的雙眼,劉雲軒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侯星宇肯定是一宿沒睡,這時候他也不可能會放心的休息,讓他到那邊先看看吧,看完了以後再說。

侯星宇重重的點了點頭,對著李老爺子敬了個禮后這才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老闆,過來了一些領導,您看?」侯星宇剛剛離開沒一會兒,邱毅就一溜小跑的趕了過來。

「算了,我也陪著你出去一趟吧。」還沒等劉雲軒說話,李老爺子嘆了口氣說道。

這件事情既然自己參與了,就幫劉雲軒保駕護航一路到底吧,啥時候所有的手續都辦利索了,再說。

「嘿嘿,謝謝老爺子,這我可省了不少心。」劉雲軒嘻皮笑臉的說道。說完以後也沒閑著,跑到了李老的跟前兒,還小心翼翼地攙扶了起來。

李老爺子這個無奈啊,這傢伙這麼一搞連話都不用說了,到時候反倒全都落到了自己的頭上,這就是個無賴埃

過來的人著實不少,從他們的衣服上就能夠分辨出來。估計是接到了消息以後,相關的部門也都是抽調人手到這邊來看看情況。

見面的時間不是很長,李老爺子交代了幾句,大概的意思就是儘快將這邊的安全隱患消除,然後將來這邊會交給劉雲軒作為公益事業開發。這次的一切費用也都會由劉雲軒這邊承擔。又被這些人關心了一下身體后,整個見面就算結束了。

別說邱毅了,就是劉雲軒在攙扶著李老回去的時候心裡都是一個勁兒的感慨。

李老爺子平時跟自己這幫人呆著的時候就是普通的小老頭。帶妞妞玩的時候也經常的被妞妞抓鬍子抓得直咧嘴。

可是在他面對這些人的時候,那氣勢就出來了。很自然的。並不是刻意的那種。給劉雲軒的感覺,這才是上位者所應該具有的氣場,自己比起來,差太多。

「你也不用陪著我了,跟孩子們玩去吧。我跟那些鄉親們再聊聊去,將來幫著大家把那個碑好好的弄弄吧,我會通知相關部門查訪一下還有沒有他們的後代,到時候都會邀請過來。」李老爺子嘆了口氣說道。

最傷心的莫過於附近生活的鄉親們。從遺留的資料上看,還有一部分人是從別的地方運過來的,也得通知他們的後代一聲。

雖然說有好些的遺骨已經被焚化了,甚至連骨灰都不知道被小日本子給扔到了哪裡,但總歸能給他們一個祭奠長輩的地方。

「老爺子,您放心吧,肯定弄得妥妥的。而且這些年對於當年受到毒氣傷害的那些人我一直都在幫助他們,以後也會如此。」劉雲軒重重的點了下頭保證的說道。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早在接手小野正雄輸給自己的漁業公司的時候,他就交代過。會從利潤中拿出一部分,用來照顧那些曾經被毒氣傷害過的人。

現在他更堅定了這個想法,從這些資料上才知道當初那些日本人的行徑是多麼的慘無人道。影視作品中所描述的。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星宇大哥,節哀吧。逝者已去,你要是沒出氣的話,小野正雄不還在美國蹲監獄呢么,不行找個機會你進去一趟,留條命就行。」等侯星宇回來后,劉雲軒安慰的說道。

「雲軒,沒事。謝謝你,要不然我連爺爺奶奶在哪裡去世的都不知道。」侯星宇搖了搖頭說道。

這樣的事情他也做不出來。如果當初的小野寺現在還活著,哪怕豁出去這條命不要。也得將這個仇給報了。

「看到伯父、伯母了么?」劉雲軒又接著問道。今天附近村子的人們都在那邊進行了祭奠,他沒有過去。他受不了那種氣氛。

「看到了,好些老輩的人都哭昏過去了,現在我媳婦在家照顧著呢。」侯星宇點了點頭說道。

「這段時間你就先在國內這邊處理這個事情吧,你也看到了吧?咱們的人也跟著做防衛工作呢,到時候你過去安排一下。等啥時候這邊處理利索了,解開了伯父、伯母的心結,你再回維龍加公園那邊去。」劉雲軒說道。

「客氣的話我就不多說了。」侯星宇點頭說道。

「對了,現在維龍加那邊的狀況好了不少,這一個月內沒有一起盜獵的事情發生。反叛武裝的人也有段時間沒有過去了,我覺得等到年底的時候,就可以跟那邊談合作的事情。」

他是在那邊的防衛主管,也相當于田園公司的負責人。這次回來也是將那邊的信息跟劉雲軒彙報一下,讓他有個準備。

「哎,明年再看吧,今年的事情太多。而且他們那邊雖然大的動靜沒有,也是小動靜不斷,還是得再穩妥一些。」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克拉克也會經常的將那邊的信息傳達過來,基本上都是關於那邊的政局情況。從投資的角度來看,不太好,還是等那邊再穩定一些才好談。

「哎喲,梁爺爺啊,您咋還過來了?也沒提前說一聲。」兩人正說著話呢,就看到梁爺爺和梁奶奶兩個人從外邊走了進來。看兩人風塵僕僕的樣子,估計也是一直趕路呢。

「梁樹那小兔崽子不讓我們過來,這哪行,我和你梁奶奶就偷偷的跑過來了。」梁爺爺扯著大嗓門喊道。

劉雲軒唯有苦笑,也不知道梁爺爺找的啥借口過來的,這要是讓梁樹發現了,還不得火上房埃一邊招呼著兩位老人,一邊給侯星宇打了個眼色,讓他通知梁樹一下,省得他再著急。

「小日本子造孽埃哎,當年我們那邊也有不少的青壯被捋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給送到了這邊來。」梁爺爺嘆了口氣說道。

「梁爺爺,名單我大概的看了一下,送到這邊來帶基本上都是黑江省這邊的人。」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他又將這邊的情況,大致的跟梁爺爺和梁奶奶介紹了一下。兩位老人這麼不顧辛苦的跑過來,沒準當年也有親人被日本人給捋走了。

「以前我有個年輕的小叔公,當時喜好武藝,說是在這邊的林子里跟著一位異人學藝呢,那時候我年紀還小,學藝的前兩年每到過年的時候還看到過他,後來聽說加入到了抗日的隊伍,卻沒了音訊。」梁爺爺嘆了口氣說道。

「後來我參軍以後也打聽了一下,說是在執行一項任務的時候,他們那些人全都被日本人給抓了,給送到了秘密的地方,我就想到這邊看一看。」

等著梁爺爺將他小叔公的名字說出來以後,劉雲軒卻傻眼了。這個名字他看到過,並沒有記錄在大名單上,而是在小野寺的盒子中的一個便簽上。

因為梁爺爺的這個小叔公,正是佩戴玉佩的那個人。好像當初小野寺也是覺得玉佩有些不凡,這才將名字記錄下來,可能是想等以後再查一下,卻沒了這個機會。

劉雲軒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如果如實地告知梁爺爺,難免的就會牽扯中玉佩的事情來,沒準還會引出什麼亂子。可是不告訴梁爺爺吧,又有些於心不忍。

最主要的,那張紙被他發現以後,也被他收到了空間中。也不知道這些遺留的資料中,還有沒有梁爺爺小叔公的名字。

不過他倒是越發的感覺事情的神奇,好像自己在華夏結識的這些人,跟自己都有著莫名的關係。

李老爺子那邊就不說了,牽扯出了無數的事情。侯星宇這邊他的爺爺奶奶被小野寺所殘害,自己又對付了小野家族,而且要不是有侯星宇,自己也不可能到這邊來投資。

梁樹呢,本來根本都是八杆子打不著的人,他的祖上竟然跟自己這邊好像也有些聯繫。這就像一條看不見的線,編製成了一個網,自己和大家都在這個網上。

現在的他越發的想跟空間男子見一面,看看到底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到底是什麼樣的,所有的一切,是不是都是他在指引著。

「梁爺爺,您先別急。現在名單上統計的那些人,只是從他們做人體試驗的名單上摘錄出來的,您跟梁奶奶趕了這麼遠的路,先去休息一下,我讓人再查查。」稍加思索后,劉雲軒說道。

梁爺爺點點頭,趕了這麼遠的路,也確實乏了。就帶著梁奶奶先休息去了,別看他年歲比李老爺子要少很多,可這身子骨跟李老爺子可沒法比。

「雲軒,跟梁樹說完了。兩位老人家說過這邊來梁樹沒讓,他們就說到靠山村散心,誰知道剛到靠山村,等送他們來的人離開了,就說有東西落家了,跑這邊來了。」侯星宇有些無奈的說道。

兩位老人家的計謀不高明,卻很實用,反正梁樹接到電話的時候都嚇得嗷嗷叫了半天。未完待續。

ps: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