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四一九章 有功、大功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5-12-23 22:44  |  字數:3427字

將手中的資料放下,劉雲軒又查看起小野寺的私人物品來,他想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看來小野寺的生活平時還是很清苦的那種,並沒有像別的日本軍官那樣有很多的金條或是銀幣之類的錢財。

其實就是他的私人物品都不是很多,除了那把武士刀看著還不錯以外,真心沒啥劉雲軒能看得上眼的。

劉雲軒最後查看的是一個小盒子,裡邊應該是保管著小野寺認為最重要的物品。因為這個盒子的式樣,應該是他從日本本土帶過來的。

裡邊有一些泛黃的信件,還有一張黑白照片。從信的內容看,應該都是他的夫人給寫過來的,上面充滿了對他的思念之情。

對於這些劉雲軒是半分的興趣兒沒有,可就在他剛剛要合上盒子的時候在其餘信件的底下卻露出了綢緞布料的一角。

將這個用綢緞包著的小包拿了出來,打開後劉雲軒愣住了。

可以說,今天他也算是開了眼界了,見識到了日本關東軍的地下基地。基地中還是他們存放生化武器和進行活體實驗的地方。可是看到這個小包中的物件後,他仍舊覺得汗毛有些倒豎。

綢緞中包裹著的是一枚玉佩,確切的說,是一枚斷成了兩截的玉佩。上邊還沾染著一些血跡,從斷裂的痕迹來看,好像是被一刀切開的一樣。

而這枚玉佩,竟然與自己交給小阿福保管的那枚,一模一樣。

一連串兒的問題在他的腦袋裡冒了出來。這是他發現的第三枚玉佩,前兩枚每一枚都帶著空間。就是不知道這一枚是不是也跟前兩枚一樣有著神奇的能力。

只不過現在玉佩已經損壞,估計就是帶有著空間,也無法使用了。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這樣的玉佩如何會出現在這裡。

爺爺說過。自己的那枚玉佩是從祖上傳下來的。自己猜測那名空間男子應該跟自己的祖上有些關係,難道當時的玉佩不是一枚而是兩枚?或者說自己的某位祖先的另一脈遇到了小野寺被殺害後玉佩被他給拿了去?

想得他頭大,覺得腦袋就跟亂成了一鍋粥一樣。不過他也知道不是在這裡瞎想的時候,留意了一下身邊的保鏢們,趁著他們不注意,將這斷開的玉佩和綢緞直接都給收到了空間里。

等著回去以後,沒啥事的再慢慢研究吧。年代隔得太遠,估計除了找到空間男子。才能進行考證了。

是的,有了這枚玉佩他已經確定,這邊的事情,一定是空間男子做下的。拿著那枚玉佩的時候,就給了他很熟悉的感覺,而這些玉佩肯定都與空間男子有關。

現在的他心中對於空間男子反倒沒有了那麼多的怨恨,在他的心中原本就有些理不清是該恨他還是應該感謝他。

不管咋說,空間男子出手,收拾了這邊的小日本子,沒有讓這些毒氣彈流出去。要不然受到傷害的人肯定會更多。這也算是一宗功德,對生活著這片土地上人類的功德。

「哎,可惜了。挺好的日本刀,卻砍缺了口。也不知道這狗日的小日本子,當年殺害了多少老百姓。」劉雲軒還在自己合計呢,邊上的一名保鏢氣憤的說道。

雖然說劉雲軒對於那把武士刀沒啥興趣兒,可是別人跟他可不一樣啊。當這名保鏢拿著這把武士刀查看的時候就讚不絕口,不愧是大佐佩戴的,確實不賴。

可是當他抽出來以後,卻發現刀刃上有個長條狀的缺口。先是惋惜,接著就是憤怒。惋惜於這把刀的破損。憤怒與不知道有多少人喪命在這把刀下。

當年日本軍人的一大愛好,就是用他們的武士刀砍殺華夏人。甚至有些極度殘忍的人還會通過此種喪盡天良的行為來進行比試。

在他的心中理解的就是,這把刀就是因為殺人太多。才將刀刃上砍出了缺口。

劉雲軒向著那把武士刀看去,他知道恐怕不是砍人砍出的缺口,而是無意中砍到了玉佩,在將玉佩斬壞的時候,也將這把刀給蹦壞了。

可能正是因為如此,這枚玉佩才會引起了小野正雄的興趣兒,從而被他珍而重之的保存了下來。

其實自己今天進到基地深處以後,那種壓抑的感覺可能就跟這枚斷開的玉佩有關,也許兩枚玉佩之間也是有著一些莫名的聯繫吧。

「將這個收起來吧,維持原樣,咱們先出去,看看老爺子那邊安排的人到沒到。」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這邊的都是罪證,當年日本軍人侵略華夏犯下獸行的鐵證。看看李老那邊有沒有什麼安排吧,這已經不是自己能跟著參與的了。

因為打開了基地內的燈光系統,返程的路上就好走了不少。走到門口的時候才看到原來洞口這邊應該是一大塊鐵板斜放在這裡,不知道是不是年代太久遠了,或者是遇到了什麼變故,才會踏下來一角。

如果讓劉雲軒來猜,他覺得還是那名空間男子給搞的。然後他離開的時候又在外邊布置了什麼陣法之類的,省得無辜的人過來再被毒氣所傷害。

這也解釋了為啥離得村子不是特別的遠,卻一直沒有人發現這裡,那些人蔘經過這麼些年也沒有被采參人給采走,白白的便宜了小松鼠。

「老闆,這邊有個開關,等將外邊的浮土弄開後可以試試還管用不。」保鏢指著在牆壁右側的一個開關說道。

「咱們出去吧,可惜了外邊的那些人蔘了,到時候給它們移植一下,作為咱們基地的守護參吧。」劉雲軒笑著說道。

這些人蔘在這邊也生活了幾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