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四一三章 烈酒的美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對養殖基地這邊可是非常的照顧,這也是人情,再說倆人平時的私交也不錯,就將劉雲軒到來的消息告訴了他,不過他可沒敢提李老爺子的事情。 「小夥子,挺精神。好好乾,你們就是這片山林的守護神,有你們在...

粗略的參觀了一圈兒,大家就來到了養殖基地的會客廳中休息。

老爺子跟著侯父他們去別的地方與鄉親們一起聊天去了,年歲大了,雖然是習武之人,可是在外邊活動的時間太長,也會覺得累。百多歲啊,現在精氣神還這麼好已經很不容易了。

他們臨離開之前劉雲軒也是跟侯父說了,將附近的鄉親們都給叫過來,今天大家就在養殖基地這邊聚餐,讓自己對大家平時幫著看護林子表達一下謝意。

「陵新,黑江省分公司的業績很好,尤其是最近因為籌備糧油公司那邊的事情,咱們這邊可是主要的糧油作物產區,現在第一批糧油產品即將上市銷售,你們這裡做出了很大的支持。」劉雲軒看著方陵新說道。

以前的時候,對於方陵新他的心裡邊多多少少的還有點擔心。他是賭徒啊,就怕他哪天賭紅了眼,輸得個傾家蕩產,然後走上不歸路。

可是老方的心態不錯,一直都控制得很好。就像他說的那樣,進去玩就是為了享受一下過程,無論輸贏,從不戀戰。

如果這邊的分公司將所有的土地都搞有機蔬菜的種植,所創造的利潤將要比搞油料作物和糧食作物所創造的利潤高很多。

因為有機蔬菜都是大棚種植啊,即使這邊到了冬天的時候,一點都不耽誤蔬菜的生長。土地利用率高、生長周期短、回款快,自然利潤也更高。

「劉總,公司就像一輛戰車,我們就是車上的零件,當然得優先滿足公司的發展才成。」方陵新笑著說道。

「對了,劉總,咱們國內的公司不考慮上市一個?」方陵新又接著問道。

聽到方陵新的問話,黑江省分公司和養殖基地的這些人也都不錯眼珠的看著劉雲軒。美國公司那邊上市可是肥了好多人埃咱國內公司也不差呢,到時候要是也有上市的,大傢伙也能借著機會發筆小財。

「這個不要著急,將來會有的。不過現在得優先處理美國那邊公司的上市。你們放心吧,將來也會想辦法運作到美國那邊去上市去,現階段咱們唯一的任務,就是發展壯大自己本身,省得上市以後跑肚拉稀的。」劉雲軒笑著說道。

上市確實是最快的圈錢手段。可是上市以後需要注意的地方就太多了,不說得注意到方方面面的事情也差不多。

劉雲軒的話也是讓這些人心中有了底,最起碼還是有希望的。反正自己是打算在田園公司干一輩子了,總能看到上市的那一天。

跟著大家說說聊聊的,就快到了午餐的時間。機場距離這邊夠遠,又在養殖基地參觀了一會兒,一上午的時間也就沒剩下多少了。

「我通知下去了,下午開個小會兒,到時候就拿下吧,不可救藥了。」前往餐廳的路上。卑翊來到劉雲軒的身邊輕聲的說道。

他真的很痛心,自己當初一手提拔起來的人,也跟著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沒想到現在卻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都在想,哪怕只要他有認錯的態度,就是自己這裡豁出去這張臉,也要跟劉雲軒把他保下來。

可是沒有,自己今天過來后,有意無意的總會去他的身邊,可他卻一點坦白的意思都沒有。傷心了,透透的了。

劉雲軒點了點頭,拍了拍卑翊的肩膀,他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安慰他。

「哈哈。大家到的都夠早了,我在這裡謝謝大家。」來到餐廳后,看到鄉親們正跟著李老在這邊聊天,劉雲軒朗聲的說道。

「劉總,咱們都承了您多大的情埃沒有您,哪裡有現在的好日子。孩子們上學頂多坐個帶篷的狗騎兔子,咋會像現在這舒舒服服的坐著大汽車埃」一個鄉親笑著說道。

侯父通知大家過來的時候,也是將劉雲軒請客的緣由說了一下。大家同樣覺得根本用不著劉雲軒還得記掛一下,在大傢伙的心裡邊,這邊不僅僅是劉雲軒的產業,也是大家的產業。

每個月那厚厚一摞的工資拿在手裡可是沉甸甸的,上下班還有車接車送的,那大城市裡的工人也就這樣唄,幫著林子看護一下真不算啥。

「哈哈,大家可千萬別這麼想。有了付出,就得有收穫。不過我也得給大家提個醒,以後遇到這樣的人,彙報上來就行,有了大致的方位,基地的安保隊伍就會過去查看。可千萬別跟他們硬碰硬,這些人好些個都是亡命徒。」劉雲軒擺了擺手后又對著大家說道。

都知道這邊是自己的產業,也知道自己在國內的勢力,可還有人想打這邊的主意,要麼是無知者無俱,要麼就是毫無顧忌的亡命徒。

要是真的碰著這樣的人,別說是這些鄉親們了,就是自己公司的安保人員上去都有一定的危險。土槍也是槍,也能打死人。總不能讓大家巡邏的時候,也像維龍加公園那邊,全套防具都佩戴上吧。

反正馮飛那邊有直升飛機,這邊有了大概的方位,通知了他們,用不了多久就能趕過來,他們跑得再快,能快得過飛機埃

正說著話呢,馮飛領著兩名巡防隊員從食堂外邊走了進來。看到李老爺子竟然也在這裡,剛忙一路小跑的過來敬禮問候。

這是邱毅給他打的電話,馮飛他們巡邏的時候,對養殖基地這邊可是非常的照顧,這也是人情,再說倆人平時的私交也不錯,就將劉雲軒到來的消息告訴了他,不過他可沒敢提李老爺子的事情。

「小夥子,挺精神。好好乾,你們就是這片山林的守護神,有你們在,這片林子里的動物們才能正常的生活。」李老爺子看著精神非凡的馮飛誇獎的說道。

「謝謝首長誇獎,馮飛一定不負首長所望。」馮飛大聲的喊道。

「小點聲,我都退休啦,還啥首長不首長的。也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禁酒令,要是沒有,中午就放開量的喝,大家誰要是能給雲軒灌趴下了,老頭子我敬他一杯。」李老爺子對馮飛說完了后又轉向大家說道。

「咋?不用怕,別管雲軒的身份是啥,今天咱們就按年紀來,我最大,他最校」看到大家沒啥反應,李老爺子也是來了童心,給鄉親們鼓勁兒。

「老人家啊,不是大家不想完成您的這個小願望,是真拼不過埃雲軒的酒量是這個,給這邊可是干倒好幾回了。」侯父苦著臉豎起個大拇指說道。

誰不想享受一下李老爺子敬酒啊,可是在這方面大家是真心無力,劉雲軒的酒量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反正在這邊喝過好幾會了,沒看他多過。

「好吧,那大家中午就能喝多少喝多少,老頭子我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李老爺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劉雲軒一眼后笑著說道。

劉雲軒被李老爺子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知道他已經猜到了自己用內力作弊解酒的方法。剛剛他也是有些擔心,要是這麼些人真箇的灌自己,現在的自己也挺不過多少輪。

新鮮的山珍野味兒,一盆盆的端了上來,諾大的食堂中,瀰漫著一股誘人的肉香。裝著小燒的大酒罈也被打開,每人的碗里都倒滿了酒。

今天講究的就是一個痛快,大碗的喝酒,大碗兒的吃肉。

「ray,你不是想嘗嘗這邊酒水的味道嗎,喝一口試試。」劉雲軒給ray摸nd倒了小半碗酒後笑眯眯的說道。

ray摸nd也顧不得旁人了,端起來低頭嗅了嗅,他就覺得,這個酒應該挺烈,光嗅了這兩下,就有些沖頭。稍稍的抿了一小口下去,然後就看到ray摸nd的臉「騰」的一下紅了起來。

剛剛他按著自己品紅酒的習慣,抿了這一口還打算細細品品啥滋味呢。可是這酒忒烈、忒辣,根本都不給他仔細品的機會,就覺得自己嘴裡好像有一股烈火一樣。

這麼多人,又不能噴出來,然後他就直接咽了下去。這時候他就覺得有一條火線兒,從嘴裡穿過喉嚨、穿過腸子,直接落到了胃裡,身上的汗在酒液的烘烤下,立馬冒了出來。

劉雲軒倒是有點納悶,雖然說ray摸nd第一次喝小燒,可他以前也喝過高度的白酒啊,總不至於給折磨成這樣埃

「雲軒啊,這個小燒可不一般,養殖基地建設的時候釀的,酒頭,又埋地底下直到現在。一共埋了二十個大罈子,今天是喜慶的日子,才拿出來兩壇。」侯父笑著解開了劉雲軒的疑惑。

劉雲軒只能對ray摸nd報以同情的眼神兒,他可沒想到這小燒還有這個文章。酒頭啊,那可是最烈的酒了,聞著香,喝起來那叫一個烈埃

「呼,舒服,太舒服啦。安迪,快快給我倒滿,太過癮了。」喘勻了氣的ray摸nd對著劉雲軒說道。

剛剛確實喝得挺受罪,不過等這陣酒勁兒過去以後,整個人都非常的舒服,給他帶來了很多不同的感覺。

也是讓他以第一次覺得,原來酒烈到極致,同樣是一種佳釀。未完待續。

ps: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