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三七四章 我知道你今天做了什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軒洗了澡,也是知道自己的老爸估計暫時是不會到遊樂場里去了,他就又研究了一會兒手中拿著的那個玉佩。 並沒有自己那塊玉佩拿著的時候那種感覺,聰明的他就知道了,既然爸爸能出現在玉佩里,那麼這塊玉佩可...

「阿福,快些過來,今天的鐵板燒可是很不錯哦。」看著小阿福來到餐廳,劉雲軒趕忙招呼道,還拍了拍身邊的座位。

他是覺得自己現在又能掌控空間了,跟小阿福以後也會有更多的共同語言,所以呢,就想跟小阿福好好的慶祝一下。

誰知道人家小阿福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后,就跑到離得他遠遠的座位坐了下去。

「阿福啊,到爸爸身邊來,爸爸幫你弄好吃的。」劉雲軒有點小納悶,這小阿福今天是咋了,平時可都是非常喜歡坐在自己的身邊吃飯呢。

「才不呢,爸爸臭臭的。」小阿福搖晃著小腦袋說道。

劉雲軒尷尬的笑了笑,自己剛洗完澡,肯定是小阿福聞到了自己嘴裡的酒味。可是想想又不對,小阿福這打進來都沒到自己跟前兒呢,就是小傢伙的鼻子再靈敏,也不可能離著那麼遠就問道自己嘴裡淡淡的酒味兒埃

剛剛跟阿萊克斯說話的時候,他好像都沒有注意到呢,話說這也是喝完都過去幾個小時了埃

不過看著小阿福那笑眯眯的小表情,劉雲軒就知道,這小傢伙肯定是現了什麼,看來等吃完了午飯,還得好好的審問他一下。

人們過來得差不多了,都是奔著料理師傅弄好的鐵板燒使勁,可沒有人注意到劉雲軒和小阿福這爺倆經常的「眉來眼去」的。

「跟hr公司那邊都談好了么?」蜜雪兒一邊吃著美味的鐵板燒一邊詢問道。

上午的時候她一直都在照看著兩個丫頭,而且那樣的場合,她在也不老合適的。不過現在看劉雲軒的狀態很不錯,應該有些好消息。

對於襲擊劉雲軒的事情,她的心中同樣惱怒不已。那次可是太危險了,要是他們準備充足,換上了穿甲類的特殊子彈,恐怕劉雲軒就是不死也得落個半邊膀子殘廢的下常

現實中的槍傷可不是像影視作品中演的那樣,中了槍后稍稍的包紮就能活蹦亂跳的。啥也不耽誤。

現在的武器都比較達,子彈的威力也更加的大。要是真打出個貫穿傷,有時候反倒是幸運的呢,就怕這子彈在你的身體里亂扭。那就會將你的傷口搞成一團亂肉一樣。

這次劉雲軒僅僅是被子彈鑽進去一點點呢,傷口都那個樣子,要是子彈威力再大些,哪怕是鑽出了身體,恐怕也會在旋轉的時候對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

萬幸當初為了安全著想。穿上了防彈衣,要不然她真的不敢想象要是劉雲軒真的再次遇到生命危險后她會怎麼樣。

「差不多,就看以利亞回去以後能不能幫咱們多爭取一些了。雖然咱們現在還無法跟hr公司抗衡,不過他們要是想動咱們,不丟掉半條命也別想在咱們這裡佔到便宜。」劉雲軒充滿自信的說道。

現在的他信心可是前所未有的強。只有失去了使用空間的權利,他才體會到空間的寶貴。

如果這次hr公司真要跟自己硬拼,那麼自己哪怕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借用空間的便利,將hr公司背後的那些人一一的給解決掉。

錢財無所謂,可是家人的安全才是在他心中佔據著第一位置的。不過這也是最壞的打算。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是不會使用的。

世界上就沒有萬無一失的事情,總會有各種各樣的突狀況。雖然有空間給自己撐腰,操作不當的情況下,也是很容易被人給撂倒的。

劉雲軒的強大信心,也是讓蜜雪兒多少放下了一些心,又開始忙活著照顧兩個小丫頭。

現在的小丫頭們輔食的種類很多,而且她們對於大人吃的食物也非常的好奇,總想嘗嘗。蜜雪兒就挑那些她們現在能吃的,幫著弄了一些。

吃完了午飯。趁著小阿福不注意,劉雲軒直接將他逮了過來給扛上了肩頭,小阿福也是努力的蹬著小腿掙扎個不停。

看著玩鬧著的兩父子,大家也是微笑不語。這爺倆也是沒啥消停時候。總會如此的鬧一鬧。

「阿福啊,你怎麼知道爸爸喝酒了呢?」來到房間后,劉雲軒問出了折磨了他一中午的問題。

「爸爸,我知道你今天做了什麼哦。」小阿福仍舊笑眯眯的說道。

「臭小子,還不老實交代。」劉雲軒寵溺的掐了一下小阿福肉嘟嘟的小臉蛋后笑著說道。

「爸爸,你看這是什麼。」小阿福在自己的小口袋裡掏啊掏的。就掏出來一樣物件送到了劉雲軒的眼前。

「阿福,這個、這個,你的?我的?」劉雲軒接過來后雙手顫抖,有些語無倫次的問道。

他無法保持淡定,因為小阿福拿出來的是一枚玉佩,正是當初他佩戴后消失的那一塊。這是爺爺交給自己的遺物,可現在竟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了小阿福的手裡。

「爸爸,這個是你的哦,阿福的那個不知道還會不會出現呢。」小阿福皺著小眉頭說道。接著就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講了出來。

上午的時候,正跟著山地大猩猩們玩呢。然後他就感覺到好像自己的家裡出現了啥問題,看看四下沒人,小傢伙就跑到了自己的空間里。

其實也不能說是他的空間,應該是他和妹妹們的空間。空間的天空中物件比較多,他們的小房子,還有那枚玉佩消失后又顯露出來的阿茲特克金幣都在空間的天空中掛著。

而今天又多了一件,開始離得遠,他還以為是自己以前佩戴的那塊玉佩呢。可是等到將玉佩拿到手中才現,不是自己戴的那個。

對於那個玉佩小阿福還是很喜歡的,戴在身上冰冰涼涼的,偶爾的還能看看它吃東西。可這枚玉佩對著小太陽照的時候,裡邊啥都沒有,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那塊。

小傢伙正失望呢,就看到自己的老爸出現在了玉佩中,然後是又蹦又跳,接著就來回的「嗖嗖」的亂飛。

小傢伙開心了,這個有意思埃好像自己的老爸看不到自己,自己卻能看到老爸。不要以為僅僅是成年人有偷窺的**,小孩子也有。尤其是小阿福看到自己老爸各種稀奇古怪的樣子,更是被逗得笑個不停。

反正他也沒啥事情,孩子們也都跟著他們的父母離開了,平時也就是跟著動物們玩耍一下,他就在空間里一邊吃水果,一邊看自己的老爸「表演」。

劉雲軒一邊幹活一邊喝酒的事情,自然也是被他給看在了眼中,這也是他為啥一進餐廳就知道劉雲軒喝酒了,臭臭的。

後來看著劉雲軒洗了澡,也是知道自己的老爸估計暫時是不會到遊樂場里去了,他就又研究了一會兒手中拿著的那個玉佩。

並沒有自己那塊玉佩拿著的時候那種感覺,聰明的他就知道了,既然爸爸能出現在玉佩里,那麼這塊玉佩可能就是爸爸的。

聽著小阿福左一句、右一句的將事情講出來以後,劉雲軒都有點臉紅。

他可不知道自己搞怪的樣子還被小阿福都給看了去,這可是太有損自己身為父親威嚴的形象呢。雖然說在小阿福面前,自己能擺起嚴父的次數到現在還是零吧。

不過劉雲軒現在也沒有多少時間去想自己在阿福面前出醜的事情了,他要好好的研究研究這塊玉佩。

看來自己的猜測也不算差,當初玉佩就是變成了空間中的玉碑,然後這次慢慢的透明后,竟然又神奇的變成了玉佩,更加神奇的是,竟然出現在小阿福的空間里。

現在空間中四周的那些被小阿福稱為「院牆」的存在也解釋得通了。

空間仍舊存在於玉佩中,玉佩就是空間的載體。空間四周的牆壁,就是玉佩的邊緣。而當初玉碑漸漸的變得透明,估計也是空間再次寄存於玉佩中的一個過程。

自己空間的時間比例有所增加,估計也是因為這枚玉佩存在於小阿福空間中的緣故,有著一定的加成。

這個戲法咋變的他不知道,不過他唯一知道的一點,當自己以為了解了一些空間的事情后,其實還只是皮毛,也許只有這枚玉佩的製造者,那名空間男子,才會知道具體的緣由。

他不知道再過些年,這枚玉佩是不是會再次的出現在空間里,成為玉碑;也不知道這個過程是循環的還是就這一次;更加的不知道這個變化,是不是那名空間男子在背後操控的結果。

因為一切的變化開始,都是從自己帶著孩子們回家拜祭祖墳的時候開始的,要是沒有啥聯繫,也說不清埃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哪怕就是這個過程是那名男子操控的,或者說他想要再奪走這個空間,都得先搞到這枚玉佩。

為了自己省點心,也為了自己更加的安全一些,他覺得還是將這枚玉佩放到目前來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那就是小阿福的空間中。

在自己的空間里,那個空間男子可以說算是半個主場了,都沒有干過孩子們,要是到了小阿福的空間中,那就更不是對手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