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三七一章 以利亞的誤判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加國家公園的又有多少人。因為那邊負責人的失聯,現在那邊公司中的業務已經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可是哪怕如此,公司在做了一番情勢測評后,也是選擇暫停那邊的相關業務,要進一步的看看劉雲軒這邊的反應是啥...

?

熱熱鬧鬧的慶生宴,再加上忙碌的店面開業,又是讓劉雲軒好好的忙碌了幾天。⊥,

克倫克也知道這段時間屬於劉雲軒和小阿福這邊的關鍵時期,也是在配額上給做出了最大限度的減免。

就這樣,劉雲軒都感謝得不行呢,又送給了克倫克一箱紅酒。可以說,克倫克的支持還是非常給力的。

送走了這些趕過來給孩子們過生日的賓客,劉雲軒也不得閑,今天給以利亞邀請了過來,關於上次遇襲的事情,也要跟他好好的聊聊了。

「安迪先生,請允許我給孩子們送上遲到的祝福。」見到劉雲軒后,以利亞滿面笑容的說道。

他也知道劉雲軒這次給他叫過來是要幹啥的,在前往城堡這一路上,從隨行人員的目光中他就能完全感受到那濃厚的敵意。

尤其是來到城堡門口,看到那條大蟒蛇的時候,他的心裡都有點麻。可是沒辦法啊,hr公司和劉雲軒這邊的聯繫人,也就是他了,而劉雲軒也就是認準他了。

對於孩子們的生日他也知道,當初小阿福的滿月酒他也來參加過。總歸說點好聽的話,這個喜怒無常的人不會在開始就刁難自己吧。

「以利亞,相信以你的能力應該能知道我這次叫你過來是要跟你請教什麼事情吧?」劉雲軒沒有理會以利亞的套近乎,沉著臉問道。

「安迪先生,如果我說,這件事在生之前,我完全不知情。就是在生之後,我也是從公司內部的小道消息聽說的,您相信么?」以利亞苦著臉說道。

如果這是公司間的事情,他完全能夠有跟劉雲軒當面對話的底氣。哪怕自己出了事情,公司也能幫著自己搞定。

可是現在劉雲軒是將自己單獨約過來的,這就意味著。劉雲軒僅僅是想管自己要個說法,他就盯上了自己。

那樣依著公司以往的慣例,可是不會理會自己這邊的。代理人很多,多自己一個不多。少自己一個不少。

他現在真的很後悔,當初就不應該接下那些肉製品公司的業務。現在已經把自己深陷在這個不見底的泥坑中,想要逃脫出去恐怕很難了。

他同樣知道,對於那次海島上的事情,劉雲軒並沒有完全的原諒他。之所以現在還沒有動他。那也是因為自己現在還是hr公司美國這邊的代理人身份。如果沒有了這層身份的保護,他都能想象得出,劉雲軒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以利亞,在這一點上,我完全相信你,我想你也沒有這個膽子敢再次對我下手。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在咱們的協議剛剛到期不久,你們公司就有人打我的主意。要不是我命大,恐怕也就沒有我們今天的談話了。」劉雲軒冷笑著說道。

聽到劉雲軒的話,以利亞的心中算是長出了一口氣。這算是先把自己給摘出去了。目前看這次自己過來應該沒啥危險了。

不過他這心裡也是有些不舒服。不管咋說,自己作為hr公司美國的代理人,在外界也是有著足夠的地位的。

一些比劉雲軒經濟實力還要雄厚的企業的掌門人,見到自己的時候也會客客氣氣的。可是劉雲軒現在已經根本不把自己當回事了,自己在他的眼中,估計現在與路人甲無異。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

劉雲軒確實還沒有特彆強大的經濟實力,能夠左右某個地區的經濟走勢。可是人家有強悍的武力實力啊,在這上邊。就是一些大型的保安公司都比不了。

他又不傻,見識了海島上事件的整個展過程。這次的事情生后,他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時間就開始收集劉雲軒在這邊的動作。

嚇壞了,真的嚇壞了。

上次去海島上才多少人。這次被他給派去維龍加國家公園的又有多少人。因為那邊負責人的失聯,現在那邊公司中的業務已經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可是哪怕如此,公司在做了一番情勢測評后,也是選擇暫停那邊的相關業務,要進一步的看看劉雲軒這邊的反應是啥樣的。

劉雲軒一直沒有別的動作,估計就是已經有了祥實的證據。指向了自己這邊。他們安保公司那個情報頭子,克拉克,可不是吃素的。

可是劉雲軒既然問了出來,他也得回答,還得想辦法將公司從這件事情中摘出來。

「安迪先生,這個事情我了解過。雖然當初咱們的協定是兩年,可是在公司上層的心中,並不想與您這裡再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反而非常的期待與您的合作。」以利亞繼續維持著有些僵硬的笑容說道。

「事情生以後,公司里得到的消息比較晚,等再次追查下去的時候,不僅僅那邊的負責人失聯,即使他聘用的那名殺手也失聯了,完全沒有任何的消息,就像整個人在這個世間都消失了一樣。」

「我們公司也在追查他們的蹤跡,如果現以後,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

以利亞這些話,可並不是他內心中的真實想法。前邊的是如實說的,可是後邊,就參雜了很多的水分。

他將整個事件重新分析過,可以說在事之後,那名負責人並沒有立馬的躲到沒人的地方去。而是在那名殺手完全的沒有了任何的音訊后,才選擇了跑路。

同是代理人,他完全能夠把握住對方的想法。肯定是打著一不做二不休的主意,想將劉雲軒真正的刺殺。

第一次的時候,可能是趕巧兒了,負責人和殺手並不知道當時襲擊的目標就是劉雲軒。可是後來,那名殺手一定又進行了刺殺。

他覺得應該就是這第二次的刺殺失手了,被劉雲軒給逮了起來,然後合盤托出了這一切,那名負責人才嚇得跑路了。

也只有這樣,才會符合他心中對於整個事件展情勢的把握。

他也是比較自負的,自認為在陰謀詭計這方面也是個中翹楚。可也是這種自負,讓他產生了誤判。

他哪裡知道,那名殺手是被小阿福給關了起來,劉雲軒知道的時候還是克拉克彙報之後的事情呢。

雖然劉雲軒不知道以利亞心中的想法,但他卻覺得省事很多。他還以為要向以利亞施壓,甚至展示出一定的證據,他才會承認,或者拖延一下。

可是證據不好展示啊,總不能說哥們在中央情報局內部有人,隨時留意著你們的電話呢,那樣的話,牽扯的事情可就太大嘍。

現在倒好,以利亞雖然也是為公司推脫,但最起碼他沒有否認,這就是默認了,剩下的事情就好說了。

「以利亞,不管這件事的原因是什麼,有一點無可否認的就是這件事還是你們公司的人做下來的。」劉雲軒沉聲說道。

「我挨了這一槍總不能白挨,要不然恐怕我將來在這個世界上,都將成為人們的笑柄。我的要求也不高,只需要你們公司幫我提供那名負責人和那名兇手的行蹤。其餘的事情,交給我來做。」

做戲也得做全套啊,現在別說以利亞了,就是克拉克都在非常賣力的追查兇手的蹤跡呢。可是無論誰有多大的神通,也別指望能找到那名兇手了。

但這事兒不能露出來,自己應該對那名兇手表現得更恨一些,畢竟是他開的槍埃

「以利亞,我不想聽你的任何推脫之言。我想以hr公司的能力,這麼點小事情不會不幫我一下吧?」看著以利亞又要說什麼,劉雲軒繼續說道。

他也不相信hr公司對於他們自己人的行蹤沒有個大概的把握。要是那樣的話,hr公司內部人員的監管上漏洞可就太多了。

以利亞為難的咽了咽口水,這個事情有點難辦。如果說劉雲軒要是想要金錢上的補償,或者是要那名兇手,公司這邊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去完成。

可他還要那名負責人的行蹤,真心有點難。

公司里確實掌握了一些那個人的消息,甚至可以說,就是在公司的幫助下,那名負責人才會隱藏得這麼深,要不然早就被克拉克給挖出來了。

就是等著看劉雲軒這邊的反應后再做定奪。如果劉雲軒反應不大,或者說是沒有聯繫到hr公司這邊,那麼那名負責人還能調到別的地方去工作。

雖然hr公司沒啥人情味兒,但是在事情展到最壞的情況之前,還是要做做樣子的。不過現在劉雲軒追得有點急,這個事情又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

「安迪先生,這個事情我自己無法做主。但我會將您的要求如實的反應上去。我給您承諾,三天之內,一定會給您一個答覆如何?希望您不要再為難我了。」以利亞苦笑著說道。

他真有些受夠了,都快被劉雲軒給逼瘋了。不帶這麼欺負人的,逮著自己就往死里弄埃

這現在自己要是直接答應下來,將來傳了出去,在hr公司也別想混了。雖然公司中有著明爭暗鬥,但是這種直接出賣同仁的事情,做出來也是非常不光彩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