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三四四章 腸子都悔青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況呢,誰成想人家竟然是擔心的這個,這都是老遠的事情呢,真是沒工夫管他了。 其實蜜雪兒的猜測也算是對的,只不過±被劉雲軒給遮掩了過去。他的身體確實出了問題,就是在中午做菜的時候發現的。 ...

享用了劉雲軒親自下廚做的豐盛的午餐,吃得有點撐,大家就打算先休息一下,然後再給那些葡萄酒灌瓶。

「雲軒,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蜜雪兒看著劉雲軒緊張的問道。

「哎,沒啥。我就是想啊現在芳芳算是長大了,接下來就是小阿福,然後就是咱們的倆閨女。等再大一些的時候,估計都得上外邊忙活自己的事情去,到時候家裡就得剩下咱倆了。」劉雲軒苦笑著說道。

「我還當是什麼呢,你想得是不是有點遠啊,現在咱們的倆閨女剛會走路,你就想著她們到外邊自己生活的事情了。」蜜雪兒白了劉雲軒一眼說道。

說完也不管他了,還得照顧兩個小祖宗去,會走了,雖然顫顫巍巍的,可人家就喜歡到處走呢。

剛剛她就擔心劉雲軒的身體又出了啥情況呢,誰成想人家竟然是擔心的這個,這都是老遠的事情呢,真是沒工夫管他了。

其實蜜雪兒的猜測也算是對的,只不過±被劉雲軒給遮掩了過去。他的身體確實出了問題,就是在中午做菜的時候發現的。

按著往常的習慣,他想給菜肴里添加點空間水,可是問題出來了。他努力了半天,空間水卻沒有出來一滴。

當時他就蒙了,心中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這個想法在失去進出空間的許可權后就曾萌生過。

如今的他可以說是跟空間的聯繫更加的微弱,只能做為一個完完全全的看客。也不知道再過些日子,是不是連看客都沒得做。

而且他更擔心的是另外一個問題。一直以來他都認為空間是存在他的身體中的,如果跟空間完全的沒有了聯繫以後。自己的身體會不會「噗」的一下就完了呢?

所以就是吃飯的時候他都像是有心事的樣子,哪怕他掩飾得再好,在這些相熟的人面前也掩飾不住,就給找了個這樣的借口。

現在他也借著這個機會仔細的感受了一下身體的感覺,好像跟往常無異,這多少也讓他放下點心。

「好了。我們去裝瓶吧。沒有多少,一會兒就能搞定。」閑聊了一會兒后raymond站起身來笑著說道。

「走嘍、走嘍,咱也嘗嘗這頂級的葡萄酒是啥味道。」胖子附和著喜滋滋的說道。

現在這手工釀造的葡萄酒就raymond在品嘗鑒別的時候嘗到過啥味道,大家可都是非常的期待呢。

「哈哈,先裝我們家釀造的那些,到時候別忘了拍視頻認證一下,到時候咱這個可是得上拍呢。」劉雲軒也是收拾好心情笑著說道。

愛咋咋地吧,反正自己也控制不了,暫時看還沒事。那麼自己就快快樂樂的生活,管他將來會有啥情況呢。

來到酒窖中,現在這酒窖里的酒可是真多,不同的區域中放置著不同年份釀造的紅酒。

不過現在這個酒窖看著就有點小了,因為都改成了手工釀造以後這些葡萄酒需要發酵的時間也相應的增加,再加上產量有所提高,今年的酒再釀造,恐怕明年就沒有空閑地方了。

「新的酒窖正在施工。等明年再釀造的時候完全來得及。」看出了劉雲軒的疑惑raymond笑著解釋道。

「爸爸,快快走。去喝香香的葡萄酒。」走在前邊的小阿福扭過頭來催促說道。

他也是正宗小酒鬼,這兩天可都是聽說要喝最好喝的葡萄酒,早就惦記得不行了,可是臭爸爸還在後邊磨磨蹭蹭的。

劉雲軒快走了兩步,捏了捏小阿福肉乎乎的小臉,這臭小子。竟然還嫌棄起自己來了,真是越大越不省心。

「安迪,你自己釀造的酒,這最後一次開桶就交給你自己來負責吧。」raymond對著劉雲軒笑著說道。

好歹也算是有些紀念意義的,而且以後海島上的那些葡萄掛果以後。釀造的事情就得劉雲軒親自動手,自己只能是幫著指導指導。

「ok,準備動手。」胖子拿起了攝像機,對準了劉雲軒后說道。

雖然說老吳同志也感興趣的跟了過來,不過他可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情再去出手,所以胖子回來了,就交給他吧。

「爸爸,現在可以喝了么?」等劉雲軒將酒桶的塞子打開后,一股濃烈的酒香飄散開來,讓邊上的小阿福饞得不行。

「小饞貓,等著,爸爸這就將酒液倒出來。」劉雲軒接過raymond遞過來的過濾網說道。

別看已經過濾過很多次了,但是在酒液的下方還是有一些沉澱物。裝瓶前也得進行最後一次的過濾,要不然就會有雜質。

「哇,不得了、不得了,太香了。」隨著劉雲軒將酒液倒出,酒液激蕩之下酒窖中的香氣就更濃了,查理聞著都忍不住的發出了讚歎的聲音。

「這第一桶酒說好了是給甘戈提納拍賣用的,咱們也得信守承諾,一會兒裝完瓶,咱們第二桶酒再好好的品嘗一下。」劉雲軒笑著說道。

酒桶看著不小,瓶子也大啊,36瓶而已,一家三口很麻利的就給裝完了。不過小阿福在裝的時候一直都在吧嗒嘴兒,小鼻子也嗅啊嗅的。

打開第二桶的時候,酒香同樣的濃烈無比。不過這次就沒有忙著先裝瓶了,劉雲軒抱著大桶先給邊上的醒酒缸里倒了滿滿的一缸。

「喂,你們要不要這樣啊?做人不能這麼無恥埃」看著圍在酒缸邊上的一群人,再看看自己這邊孤單單的三口人外帶著孩子們,劉雲軒悲憤的喊道。

這幫人太無恥了,看著酒一會兒就能喝了,都不說過來搭把手。剩下的這些酒要是靠自己一家三口可啥時候能灌完呢。

「算了,咱們也過去吧。」看著小阿福也在偷偷的往那邊蹭,劉雲軒無奈的說道。

他喊這一嗓子,人家一個人理他的都沒有,仍舊圍在酒缸邊上。自己這邊的隊伍估計再過一會兒也都得叛變過去,還不如品完酒再灌呢。

「嗯,雖然說我不咋懂得品酒,不過這些酒可以說是我這輩子喝過得最好喝的酒了。」酒醒得差不多后,劉雲軒品嘗了一口讚歎的說道。

酒的味道太贊了,現在你就是讓他來形容,他都找不到該有什麼詞來匹配這款酒。現在的他也算是理解了raymond為啥一直堅持著要多多釀造這種舊世界工藝的葡萄酒,這樣的品質,哪怕就是再耗費幾年的時間也值得等待埃

「爸爸,我的喝沒了,可不可以給我多喝一點點埃」劉雲軒剛感慨完,小阿福就拽著他的衣袖說道。

小阿福可是很聰明,他知道這個事情你要是找媽媽去說,那肯定是啥也討不到,只能去找爸爸商量。

「你們啊,只能再喝一點點,怕你們喝多了打醉拳。」劉雲軒又給將酒杯通通遞到自己面前的孩子人一人倒了一些后囑咐的說道。

孩子們的身體素質都很不錯,這小酒量那也非常的贊。現在要想讓小阿福打醉拳,那都得半杯紅酒的量才成。

「安迪,我們這款紅酒打算去那個品評會上露露臉去?」默默的品嘗完一杯紅酒後,raymond笑著說道。

這款紅酒的成功,才是他認為的真正的成功。

紅酒釀造的過程中這個配方可是來回不停的調整,每換一次桶,憑藉著口感他都會進行微調。

如今的口感和香味已經達到了他所認為的最頂級的那種,不僅僅是劉雲軒,就是他都是第一次喝到這麼美味的紅酒。

「ray,這批紅酒我不打算參加啥品評會之類的了。這些都留著咱們自己喝,就答應甘戈提納的那通拿到拍賣會上亮亮相完事兒。」劉雲軒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剩下的紅酒本就不多,他是真捨不得出售哪怕一滴。如果時間能夠倒退,他一定會將送出去的那些酒統統的要回來。

現在的他,腸子都悔青了。不知道那些世界級名酒的口感會不會有超越這款酒的存在,但在他心中,這就是世界上最好喝的紅酒。

也許以後隨著raymond釀造的技術再次提高,對葡萄改良的效果也越發的好,再次釀造的紅酒會有所超越,但現在的他就認這個。

沒有必要拿到品評會上去品評,拿了金獎、拿了第一又如何?反正自己也不打算賣了。

「哈哈,現在知道我當初的感受了吧,看你以後還會不會亂送酒。」看著劉雲軒那後悔的樣子raymond打趣兒的說道。

對於這款酒能不能拿到更多的金獎,raymond同樣不是很看重。這款酒就是他對自己的一個檢測,現在已經品嘗到了它的美味。

而之所以會問問劉雲軒,就是因為如果這款酒能夠拿到更多的獎,會對酒庄中其餘的品種價格有推動的作用。

不過劉雲軒既然不打算,那他也是非常的贊同,最起碼自己就不用那麼累了,還得滿世界的跑的參加品酒會。

「真不知道會有哪個幸運兒將那些紅酒給拍了過去。」老吳看著邊上放著的那些準備上拍的六箱紅酒感慨的說道。

「老吳啊,別說了,再說我更後悔了。」劉雲軒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

不應該答應出那麼多的,只給出去一箱多好。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