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三三四章 偏不遂他們的願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情況差不多,看來還得安排人深入調查,將裡邊這錯綜複雜的關係給捋清。 「沃迪,帶著兄弟們吃飯去吧。不要自責,只能說敵人太狡猾,而且我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現在我總也算是有勳章的男人了。」劉雲軒站起...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沃迪才帶著保鏢們回來,自然是空手而歸。

「沃迪,情況怎麼樣?有什麼眉目沒有?伊曼紐爾是自己人,放心的說吧。」劉雲軒將他叫進來詢問道。

屋中沒有別人,唯一算得上外人的就是伊曼紐爾,蜜雪兒都被他打發著跟唐深深一起帶孩子們去找園區中的猩猩寶寶們玩耍去了。

「老闆,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他們這次是有預謀的,參與的人數不多。不過也可以看出來他們這次的行動很倉促,留下了一些痕,我們跟蹤過去直指叛軍方向。」沃迪沉聲說道。

「但是我們無法判定這次是不是叛軍那邊的人做的,還是有人故意誤導我們將目標鎖定在叛軍的身上。」

這邊的局勢過於的錯綜複雜,他也不敢妄下斷言,只能是如實的反應情況。他怕誤導了劉雲軒,那耽誤的可就是大事兒了。

劉雲軒和克拉克互視了一眼,克拉克點了點頭。這與他們吃完晚飯預計的情況差不多,看來還得安排人深入調查,將裡邊這錯綜複雜的關係給捋清。

「沃迪,帶著兄弟們吃飯去吧。不要自責,只能說敵人太狡猾,而且我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現在我總也算是有勳章的男人了。」劉雲軒站起身來拍了拍沃迪的肩膀說道。

他們這一下午到現在的追蹤很累,鑽樹林可不是那麼輕鬆的。而且這也不能怪他們保護不周,畢竟誰也想不到,這次竟然是對著自己下手的。

有功當獎,有過則罰,這次的事情沃迪他們連小過都算不上。就是自己的感覺那麼敏銳,也僅僅是在兇手將槍口對準自己的時候才感受到。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兇手的素質很好,那麼短的時間就瞄準了自己並完成了射擊,要是普通人,沒有經過訓練。可是完全做不到。

「老闆,不管怎麼說都是在我們的護衛下您受了傷,要不是您反應快,恐怕會有難以挽回的後果,等回去以後,我們甘願接受您的任何處罰。今年的工資和獎金在回來的路上我們也決定了,沒臉拿了。」沃迪愧疚的說道。

劉雲軒可以原諒他們,但他們自己不會原諒自己。說得有點拗口,但這是沃迪他們這些保鏢們心中的真實想法。

給劉雲軒當保鏢。已經不僅僅是劉雲軒付錢,他們賣命的這種關係。這些年跟著劉雲軒除了出了海島上那邊的一次任務以外,其餘的時候都很輕鬆,而且劉雲軒對他們的照顧也可以說無微不至。

有那些成家的,劉雲軒也是告訴康尼,盡量安排他們做相對穩定一些的工作,不要與家人分離太長的時間。誰的家屬沒有合適的工作的,看著差一不二的都會給安排到自己的企業中或是牧場中。

這些保鏢們都清楚。只要自己認真工作,就都能在老闆這裡工作一輩子。而且還是薪水豐厚的那種。

這樣的老闆,反正在整個的保鏢行業中,都很難尋,更不用說就是安保公司那邊還能經常的跟著賺點外快。在出這樣任務的時候,那也都是頂級的防護裝備,在這上邊。劉雲軒可從來都不心疼錢,一定會將他們的防護用具都給配齊。

給這樣的老闆工作,是他們的幸運。這次他們真的是有些羞愧,不知道回去以後該如何去面對別的人。

「滾犢子,我在乎你們那三瓜倆棗的。趕緊滾蛋洗澡吃飯去,身上都是餿味兒了。」劉雲軒虛踹了沃迪一腳用華夏語佯怒的罵道。

邊上的龍書海和傑克都笑了起來,他們可是聽得懂劉雲軒說的是啥。唯獨伊曼紐爾有點鬱悶,他不知道這咋說說的還笑上了。

「傑克,這次跟我回去的時候,直接在咱們哪裡招募人員,我已經決定在這裡投資了。」等沃迪離開后劉雲軒轉過身對著傑克說道。

無論是傑克還是克拉克,甚至是伊曼紐爾聽到劉雲軒的話后都有些詫異,怎麼也想不明白,本來說好要考慮考慮的投資事情這一轉眼兒就直接決定了。

「無論是誰在背後策劃的事情,所為得還不是想阻止我在這邊的合作。我就偏不遂了他們的願,在這邊的投資我還投定了。」劉雲軒看著大家臉上的疑問,笑著說道。

他也是個脾氣,好說好商量的,咋的都行,可要是跟自己動武,自己這邊也不是吃素的,敢打自己的主意,自己就跟他頂著來。

「伊曼紐爾,我有一個安保公司,不知道你們這邊的園區巡防工作是不是需要聘請我們公司幫著義務處理一下?」劉雲軒又轉過身來,對著還沒反應過來的伊曼紐爾說道。

「好,明天我就會擬定聘用合同。」瞬間陷入狂喜中的伊曼紐爾忙不迭地說道。

現在他對於那些背後策劃這件事的人,沒有一點的恨,如果看到他們,沒準還可能請他們喝兩杯。

正是有了他們的推動,才會讓劉雲軒這麼快的決定在這邊投資,還會給這邊增加武裝防衛人員。

人家的這些人才是正規軍,自己的那些護林員都是小打小鬧的。下午事情發生以後,也是人家的那些保鏢最先反應過來去追蹤的。

如果讓伊曼紐爾現在形容一下他的心情,那就是天降橫財。別看自己後邊還有個剛果民主共和國政府,但是作用不大,遠不如有劉雲軒這個後盾來得結實給力。

「安迪先生,在這裡我給您保證,將來園區可以根據您那裡需要的布局進行配合,同時園區中的產出我也會跟政府申請一定的免稅額度。」伊曼紐爾又對著劉雲軒保證的說道。

雖然說劉雲軒是被那些人刺激得才做出了投資的決定,但是如果沒有足夠的利益支撐,在這邊這麼大的開銷,時間長了,劉雲軒也會抗不祝

「伊曼紐爾,不要著急,就是你現在給了我承諾,將來的剛果金政府能兌現么?我會先將安保公司的人派過來,其餘的事情,還是等這邊的大選結束之後再說吧。」劉雲軒坐下后換了一個讓自己舒服些的姿勢說道。

非洲這邊為啥會經常的爆發內戰,有時候這總統大選也是根由之一。

今年就是剛果民主共和國,也就是剛果金的大選年。可是這次的大選也不是那麼風平浪靜的,甚至在去年的時候都已經波及了華夏在這邊的商販。

這些情況在克拉克的調查資料中都有,就是介紹這邊的局面的,隨著選舉的日益臨近,這邊的氣氛也是比較緊張。

按照剛果金的憲法規定,現在的總統只能連任兩屆。可是現在的總統,有些不捨得,一直都沒有過明確的表態放棄這次的大選,甚至還通過各種手段來延遲大選的日期。

可是剛果金的民眾,對於現在的這位總統都是不老滿意的,所以說這邊的局勢不僅僅民間複雜,官方上也很複雜。

即使現在的政府通過了這邊的申請,可是能不能順利的進行換屆選舉呢?或者說換屆選舉以後新政府的態度呢?

劉雲軒脾氣歸,也不能做這些毫無保障的投資。只不過現在投資的目標定下了,還是得等這邊的局勢穩定以後才會開展起來。

要不然就是劉雲軒的實力再強大,也抵擋不住這邊內戰的威力。在這邊上次的內戰,可是二戰以後最殘酷的戰爭。

「安迪,我只是太激動了。只有你來這邊投資我才會放心,因為你不會抱有別樣的目的。」伊曼紐爾稍稍有些尷尬的說道。

也是,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別看他是比利時的王子,也根本沒有能力左右剛果金的政局,只不過是在維龍加國家公園這一畝三分地上,有著足夠的自主權。

誰知道大選的情況會怎麼樣啊,要是局勢變得更糟糕,自己也跟著說不上話,現在給予劉雲軒任何的承諾都是白搭。

「不不不,伊曼紐爾,我可是商人,商人的投資都是為了利益的,要是你這裡沒有足夠的利益吸引著我,我才不會過來呢,要不然我也不會平白無故的挨這一槍了。」劉雲軒擺了擺手輕笑著說道。

他可不想伊曼紐爾太尷尬,畢竟對於伊曼紐爾他的內心之中一直都很佩服,而且以後還將是合作夥伴。

這下就連伊曼紐爾都給逗樂了,這個安迪也忒實在了一點,但是他可沒有任何的不滿意。

劉雲軒雖然口口聲聲的把利益掛在嘴邊,可人家的開發是有序的,又不是為了地底下的石油,而是真心實意的想通過合理開發賺錢。

賺錢也是有分別的,兩種不同的賺錢模式,這也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

石油公司到這邊開發,雖然說園區也能賺錢,那是以犧牲園區的土地與山林還有生態環境來換得的。而劉雲軒這邊對於園區沒有任何的影響,相反的還會讓園區這邊的環境更好一些,只要是真心為園區想的都會選擇後者。未完待續。。

ps: 哈哈,感恩節哇,沒有火雞咱可以吃點別的品種雞。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