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三三三章 這事兒還沒有結束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一會兒縫完了傷口要給爸爸沖奶茶喝哦,今天都沒有喝到呢。」縫合傷口的時候,劉雲軒將小阿福那不斷掉下來的淚珠擦掉,笑著說道。 「爸爸,阿福這就去給你沖,今天喝甜甜的奶茶,那樣爸爸就不疼了。」小阿福...

「老闆,您忍著點。」回到了園區的辦公區,將劉雲軒後背上的衣服剪開后卡拉克輕聲的說道。

即使有防彈衣,子彈雖然沒有直接穿過劉雲軒的身體,但是現在也是有一部分鑽進了肉裡邊,正有絲絲縷縷的血從劉雲軒的肋下流了出來。

「沒事,直接幫我把防彈衣脫了,子彈就帶出來了,倒是省事了,不用拿鑷子夾啊夾的,電影裡邊夾這個的時候好像挺疼。」劉雲軒略微的皺了皺眉頭說道。

他是不想蜜雪兒和小阿福太擔心,現在這娘倆在邊上都哭成了淚人兒一樣。自己現在這隻算是輕傷,萬幸穿了防彈衣埃

剛剛的兇險可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挨這一槍可不是打偏了。這是在那一瞬間身體本能的側了一側,又往高挺了一挺。

要不然隨著自己的動作,槍手所瞄準的就是自己的脖頸部位,那裡可是沒有防彈衣的,這要是挨上一槍,恐怕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阿福啊,一會兒縫完了傷口要給爸爸沖奶茶喝哦,今天都沒有喝到呢。」縫合傷口的時候,劉雲軒將小阿福那不斷掉下來的淚珠擦掉,笑著說道。

「爸爸,阿福這就去給你沖,今天喝甜甜的奶茶,那樣爸爸就不疼了。」小阿福抹著眼淚說道。

「老闆,整個園區都下達了封鎖令,誰也不會離開,康尼他們正帶人過來。」小阿福離開后克拉克湊到劉雲軒的耳邊輕聲的說道。

劉雲軒遇襲,這是大事件,天大的事件。無論這次的事情是不是專門針對劉雲軒的。都得調查清楚。而無論是誰做的,也得把他摳出來。

雖然克拉克沒有劉雲軒那靈敏的感覺,可就是想象也能知道剛剛的兇險。無論是誰想要劉雲軒的命,都得付出代價,這是克拉克心中的決斷。

「伊曼紐爾,恐怕你們這兩天的生活會有些不方便。」劉雲軒沖著克拉克點了點頭后又對著伊曼紐爾說道。

「安迪。你放心,這段時間園區的人都歸你們調配,有需要的地方,我們都會全力的配合。」伊曼紐爾重重的點頭說道。

現在的他心中那是拔涼拔涼的,真是越怕啥越來啥。

就怕帶劉雲軒參觀的時候 遇到偷獵的,雖然偷獵的沒有遇到,卻遇到了更狠的,刺殺劉雲軒的。

無論這件事的原因是什麼,發生的地點就在自己管理的園區。他都有些不敢想象,現在劉雲軒是輕傷,要是重傷的話,那些紅了眼的保鏢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他已經不敢去想將來劉雲軒在這邊投資的事情了,這還咋想?剛剛過來視察就被槍擊了,以後要是在這邊開展業務,那是不是得天天有人過來搗亂?

在他的心中已經認定了,這要麼是石油公司要麼是叛軍那邊的人。得到消息後過來進行的襲擊。而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有園區中的工作人員給那邊透露了消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自己都難辭其咎。

自己是這邊的管理者,卻讓劉雲軒也陷入了危險。劉雲軒的身份太不一般了,如果這個消息傳出去以後,也更別指望會有別的人敢過來投資了。

「這顆子彈幫我留著,這可得留個紀念。」縫好了傷口劉雲軒站起身來活動了兩下后笑著說道。

剛剛僅僅是子彈撞擊的力道太大。再加上縫合傷口的時候他也沒讓打麻藥,現在適應了這種痛感,倒是覺得沒什麼大礙。

「雲軒,還疼么?」蜜雪兒走到他的跟前紅腫著眼睛問道。

「不咋疼了,就那麼一會兒。得感謝他們沒有搞到巴雷特啥的。要不然用那傢伙估計咱倆都得遭殃,得感謝一下他們。」劉雲軒輕鬆笑著說道。

「你啊,沒個正經,等康尼他們到的時候咱們就回去吧,可不在這裡呆著了。」蜜雪兒輕輕錘了一下劉雲軒的胳膊說道。

她也是事件的經歷者,當時她已經嚇懵了。現在回想起來,劉雲軒完全可以直接趴到地上,可是為了自己卻硬生生的挨了這一槍。

相戀時的山盟海誓,可以給你摘星星、可以給你摘月亮,就是替你去死都沒問題,可是真正的在生死關頭,能夠為對方考慮的又有多少?

這都是正常的,這是人的本能,不會給你時間去考慮,都是下意識的反應。可劉雲軒做到了,她同樣不敢去想像,失去劉雲軒以後的生活會怎樣。

劉雲軒就是她的天,是她的靈魂,如果天沒了,靈魂丟了,那將來與行屍走肉又何異?

好在劉雲軒現在又活蹦亂跳起來,還能跟自己開玩笑,讓自己不要過於的擔心。至於說查到那個行兇的人,現在的她還考慮不過來。

也可以說她沒有那個時間,不是她不關心,而是現在她最關心的就是劉雲軒的身體。咋說這也是槍傷,不是你刮刮蹭蹭的弄塊兒皮。

整個園區都戒嚴了起來,不僅僅有劉雲軒在這邊保護他的那些保鏢,還有信得過的護林員們,都是荷槍實彈的守護在園區生活區的外圍。

這些護林員剛剛從劉雲軒這裡獲得了能夠幫助提高生命保障的資助,現在倒好,這個大老闆就被襲擊了。這間接的也是在威脅他們的生命安全,所以對於這個事情他們也非常的痛恨。

「爸爸,快快喝,很甜很甜的奶茶哦。不過少了一些材料,沒有以前的那些味道好。」這時候小阿福端著一杯奶茶走了過來送到劉雲軒的眼前說道。

「嗯,不錯,雖然少了材料,但是喝起來還真的很甜很甜,爸爸一點都不疼了。」劉雲軒喝了一口後有些費力的用右手摸著小阿福的腦袋說道。

傷口在肩上,右手活動起來以後也是扯得疼。不過這是小阿福給自己沖的不疼茶,再疼也得安慰一下。

聽到劉雲軒的誇獎,小阿福樂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就那麼乖乖的依偎在劉雲軒的身邊,還要照顧一下妹妹們,省得她們吵到爸爸。

克拉克給伊曼紐爾使了個眼色,跟著大家都退了出來,現在的時間就先留給他們一家子自己享用吧。

「伊曼紐爾殿下,請原諒我問得比較直接,你現在對於這件事情有沒有直接的懷疑人選?」來到外邊后克拉克盯著伊曼紐爾問道。

「克拉克,現在我也有些說不清,總覺得無論是叛軍還是石油公司那邊都有可能。現在就是不知道他們這次是單純的想破壞我們這邊的活動,還是收到了消息,故意的針對安迪。」伊曼紐爾苦笑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伊曼紐爾殿下,不知道能不能提供一份園區中所有員工的資料,交給我甄別一下?」克拉克低頭想了一下后再次開口說道。

這邊的槍擊事件也是時有發生,現在的他也不好判斷這件事是恰巧發生的,還是有預謀的。但是無論怎樣,他都要將這次的事情弄清楚。

「好吧,一會兒你就跟我去看他們的檔案去。」伊曼紐爾稍稍的遲疑了一下後點頭說道。

無論想與不想,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都得去解決。而且他也想藉助劉雲軒這邊的力量,幫著再篩查一下自己的園區中,還有沒有被別的勢力買通的人。

他本人的能力有限,也只能通過手下員工的互相監督和舉報,才會發現哪一個是被人買通了。可是這樣的效率太低,往往也是在有事情發生了以後,對比蛛絲馬跡才會發現。

「克拉克,有把握沒有?」等伊曼紐爾離開后,傑克皺著眉頭問道。

「我現在也說不好,還是先等等,看看沃迪他們能不能追查到什麼消息吧。」克拉克搖頭無奈的說道。

對於能夠直接啄事情,克拉克是一點點兒的希望都不報的。因為這個人開槍的時機選擇得很好,正是大家選擇返程,精神有所鬆懈的時候。

保護劉雲軒的人警戒區域畫得可是比較大的,兇手等著防禦區域縮小后開槍,為的估計就是能夠順利的逃脫。

這樣心思縝密的兇手,肯定不是普通的貨色,而且僅僅開了一槍,並沒有補第二槍,這就證明,等保鏢們追過去的時候,人家已經按照預定的路線逃跑了。

不過人只要經過了,總會留下痕,這些保鏢們可都是個中的好手,只要有一點點的線索留下來,就能順藤摸瓜的找上去。

「這幫人也真是可恨。」聽著兩人的談話,龍書海也是憤恨的說道。

這可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就是到現在他都有些沒有緩過來。

以前在劉雲軒的牧場中也經常的打槍,這樣的場面也在電影中看到過,可真正的遭遇到的時候,他都覺得,可能下一顆子彈就是奔著自己來的。

誰的生命都是只有一條,平時生活在法制社會中的他,這次也算是近距離的感受生死。

「放心吧,這事兒還沒有結束。」克拉克眼睛放著冷光說道。

自己這兩天的日子過於平淡了,正好借著這個機會,也讓人見識一下自己的能力。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