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三二九章 勇敢的王子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習慣了,人們不都說傷疤才是男人的勳章么。」伊曼紐爾毫不在乎的說道,不過說完以後他又有些低落。 「我是1992年來這邊工作的,到現在已經快24個年頭了,這些年裡我親自送走了22名護林員。」伊...

賴比瑞亞這邊開辦礦業公司的事情已經算是掃清了障礙,只等著勘探人員幫著選一個好一些的開礦點就好。》,

這事兒也急不來,同樣是開礦,這礦藏儲備多一些的自然更好,這叫磨刀不誤砍柴工。

不過這些事情就不用劉雲軒去操心了,那都是接下來傑克的工作,他則是帶著大家又飛往剛果民主共和國。

不得不說現在田園公司在這邊的牌子真的很響亮。跟維龍加國家公園那邊聯繫完,還沒有用一天的時間,整條航線就被批准了下來。

「安迪伯爵您好,歡迎您來到維龍加國家公園。」下車后維龍加國家公園的主管伊曼紐爾上前說道。

「伊曼紐爾殿下,其實在看到那部影片的時候我就想過來了,只是一直有事情。」劉雲軒跟伊曼紐爾握手的時候說道。

他的身份也不簡單,身為維龍加國家公園的主管,同時也是比利時的王子殿下。

「不不不,在這裡沒有王子殿下,只有伊曼紐爾。」伊曼紐爾趕忙搖頭說道。

「同理,這裡也沒有安迪伯爵,只有安迪。」劉雲軒也是堅定的說著。

看到兩人都想到了一處,相視了一眼都開心的笑了起來,關係也是一下子拉近了好多。

「伊曼紐爾叔叔,這裡有好多好多的動物么?還有很大很大的猩猩?」乘坐上汽車后小阿福好奇的問道。

這次的接待工作都是由伊曼紐爾安排的,因為劉雲軒這次拜訪的地方就是維龍加國家公園,而且是以私人的身份進行的。

「是的,這邊的動物好多好多。到時候叔叔帶你看大猩猩去。」伊曼紐爾對著小阿福笑著說道。

對於劉雲軒他們這一家,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伊曼紐爾可是一點都不陌生。

現在的護林員中就有三名到這邊協助工作的保護基地的工作人員,純協助,人家領的是自己保護基地的薪水。

而這三個人平時聊天提到得最多的就是劉雲軒這一家。老闆如何如何、小少爺如何如何,也不知道現在的兩個小公主是什麼樣子了。

尤其是小阿福的茶餐廳在英國那邊生意火爆的時候。這三個人都跟自己開的店一樣,又蹦又跳,見著人就指給他們看視頻。

他是王子,從小接受的同樣是精英式教育。從這些人的反應上就可以看出來,他們對於自己的歸屬很滿意。

剛剛他也留意了一下,劉雲軒這一家子上車的時候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

這車子是公園裡的,平時公園中的資金就比較緊張,又經常的在公園裡執行任務,車況可想而知。

可是人家這一家子。還有那些別的人,就這麼自然的坐了上來,好些人更是直接就坐到了後車廂中。

人家可是身家幾十億、上百億美金的大富豪啊,現在卻對於這樣艱苦的環境一點都不在乎,他的孩子也不在乎,他感到很佩服。

主要是他沒有預料到劉雲軒帶過來的保鏢會這麼多,這準備的車子數量上,也就有點少。

「伊曼紐爾。最近這邊還有叛軍活動的跡象么?」行駛了一會兒后劉雲軒問道。

這次過來的可不僅僅是他自己,還有自己的老婆孩子呢。所以這個安全問題就得放在第一位上。

這邊可不是那麼太平,叛軍可是經常出沒,而這次過來雖然帶過來的人不少,可是武器卻無法攜帶過來,畢竟這邊不是自己的地盤。

「安迪,自打影片上映以後。我們這裡受到的關注比較多,盜獵的現象也少了好多,但這種事情在巨大的利益刺激下,又怎麼可能會杜絕呢。」伊曼紐爾搖了搖頭情緒低落的說道。

對於這個他也無法給劉雲軒一個準確的信息反潰只能是說現在的盜獵頻率沒有那麼高了,至於到時候會不會正好就給碰上。這個他可無法決定。

「還希望等到公園以後能給我的這些武裝人員配發一些武器,這樣就是遇到什麼狀況,有他們在也能更好的應付一下。」劉雲軒點了點頭后笑著說道。

伊曼紐爾的回答在他的預料之中,他想要的就是在抵達公園以後,能給自己的這些保鏢們配發上武器,這樣的話自己這邊的安全係數能夠提高很多。

畢竟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遠非這些護林員的戰力可比,而這也決定他在這邊呆多久。

有了安全保障,就帶著老婆孩子在這邊多玩兩天,沒有安全保障,看一看情況,滿足了老婆的心愿后就趕緊打馬回山吧。

「這個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其實也正是由於有了你當初支援的一些武器,讓我們在跟盜獵分子槍戰的過程中威力增加了很多。」伊曼紐爾痛快的點頭說道。

劉雲軒的身份不一般,說起來,別看自己是王子,可是跟人家比起來可能還會遜色一些。再加上這次劉雲軒過來的人也很多,這麼多人沒有足夠的武裝力量保護,他也不放心埃

給自己這邊已經很多的資助了,而且這次過來好像也是有重要的合作要談,這要是在這邊發生點意外狀況,恐怕自己不好交代。

「雖然我們也在做著野生動物的保護工作,但是跟你們比起來還是差太多埃」劉雲軒有些感慨的說道。

因為他已經從伊曼紐爾的身上看到了上次遇襲后的傷疤。那次的遇襲他也是九死一生,要不是遇到一位村民給他救了,他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都已經習慣了,人們不都說傷疤才是男人的勳章么。」伊曼紐爾毫不在乎的說道,不過說完以後他又有些低落。

「我是1992年來這邊工作的,到現在已經快24個年頭了,這些年裡我親自送走了22名護林員。」伊曼紐爾痛苦的說道。

「身為他們的主管,每次派他們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是我最艱難的抉擇。因為我不知道派他們出去以後,死神會不會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有時候我都會覺得,正是因為我的決定,才讓他們喪命。」

因為地區的特殊性,再加上公園中的各種資源太多,這裡就成了盜獵者和叛軍們的首選之地。

每個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有與這些人發生槍戰的經歷。在情況最嚴重的時候,甚至一天會遇到五六次盜獵分子。

而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一次生死危機。槍彈不長眼睛,要是遇到叛軍,他們可能還會攜帶手雷。

劉雲軒點了點頭,去年伊曼紐爾在華盛頓演講的視頻他也翻出來看過。因為這些護林員所要保護的還不僅僅是野生動物,還有那些到這邊來的市民。

因為他們也屬於政府工作人員,要對所有進去園區的人負責,有17位護林員就是在保護市民的時候犧牲的。

「這樣吧,回頭我再給這邊捐贈一些防彈衣之類的防護用具,這樣你們出去執勤的時候,也能更安全一些。」沉思了一會兒后的劉雲軒笑著說道。

對於伊曼紐爾劉雲軒也很是佩服的,不管怎麼說人家也是一位王子,還是一位非常勇敢的王子。如果在比利時國內無論做什麼工作,所享受到的,絕非是現在的槍林彈雨。

難道他不想每天過著燈紅酒綠的舒適生活?可他為了自己的理想,竟然拋開了這一切。在這一點上,劉雲軒自認做不到。

他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無私的人,相反還是非常自私的那種。為了家人,他可以豁出去一切,即使是做慈善,也是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有限度的實行。

所以他非常的佩服像伊曼紐爾這樣的人,因為他做不到。他所能做的,就是在金錢和物質方面給這邊提供一些幫助。

「安迪先生,那我就代表大家謝謝你了。」伊曼紐爾也是毫不客氣的收下。

給這邊的捐贈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了,他也知道劉雲軒是超有錢的那種,即使接受了,在將來可能的談判中,他也不會因為這個做出什麼對公園不好的事情來。

「雲軒,我看可以讓康尼給這邊派一名教官來,給這邊的護林員進行一些訓練,這樣他們在遇到盜獵分子的時候也能夠多增加一些自保能力。」邊上一直默默聽著兩人談話的蜜雪兒插口說道。

雖然沒有親眼見識過於盜獵分子交火的場面,但光憑著想象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危險。這些人中不排除是為了養家才會選擇的這份工作,可是像伊曼紐爾這樣,為了自己的理想而投身進來的人也不在少數。

即便有了精良的武器和防護裝備,在這邊工作的風險都很大。所以剛才的時候,她也是在想著,能有什麼更好的辦法,提升這些護林員的生存能力。

「這個沒問題,深深,跟康尼聯繫一下,讓他選派兩名教官過來,在這邊工作半年,指導他們的戰術動作。」劉雲軒點了點頭后對著唐深深吩咐道。

蜜雪兒這個主意倒是不錯,有康尼的人幫著訓練一下,再有遭遇戰之類的,總不至於那麼吃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