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三一九章 不錯的投資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利公司的股票。總共花費了三個多億的美金,佔有法拉利公司2.8%的股份。好了。我說完了。」 大家聽得是大眼瞪小眼,還以為這裡邊會有多少摸摸繞呢誰成想竟然就這麼簡單。羅伯特三言兩語的。就將事情的來...

「哦,還有一個事情。安迪,恭喜你,現在你已經是法拉利公司的董事會成員了。」稍稍的停頓了一會兒后,羅伯特貌似很開心的說道。

不過他也有點小心虛。這個事情是他和查理兩人背著劉雲軒偷偷做下的,也是花了不少錢。

只不過當初做這個事情的時候,是劉雲軒對車子比較喜歡,而且那時候公司中的資金也比較富裕,兩人才會這樣的。不過現在公司中的資金就比較緊張了,雖然說這筆投資看現在的股價是賺了。

「呃,你說啥?我咋就成了法拉利的董事了?他們上市我倒是知道,你們買了多少股票?算了,等下午雪小一些的時候,你坐飛機過來吧,跟我好好的說說。」劉雲軒一連串的反問后,直接說道。

他倒是沒有對查理和羅伯特兩人背著自己偷偷的搞投資有什麼怨言,這畢竟是投資在法拉利身上,雖然總是搞限量,人家也是佔據著全球頂級跑車市場23%的份額。主要是他估計這個事情說起來就比較長了,電話里可是有些說不清。

「哎,好吧,雪小一些我就過去,不過你可不能再灌我喝酒了。」羅伯特興緻缺缺的說道。

他是真不想過去,他都有些後悔將這個事情隱瞞了劉雲軒這麼久。早知道就早早告訴他了,也是因為自己偷摸結婚的事情。很怕劉雲軒借著這個機會給急招過去。後來的時候又忙著上市劉雲軒又到處的亂跑,就將這個事情給忘了。

不過現在看也是躲不過去了,他有點後悔。也有些氣查理。這貨跟劉雲軒都見好多次了,卻一直都沒有提,現在就落自己頭上了。

「軒子啊,啥成了法拉利董事啊?我咋稀里糊塗的呢?」邊上聽著的胖子等劉雲軒掛斷電話后好奇的問道。

剛剛劉雲軒在電話中的反問他聽得很清楚,這可是法拉利啊,如果這個要是真成了他們的董事,以後法拉利啥車不還是隨便的挑。

「我也沒搞明白呢。估計是他們用以前的那個投資公司做的這個事情。晚上羅伯特會過來,到時候再聽他好好的說說吧。」劉雲軒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雪雖然還在下。但還沒有達到無法飛行的狀況,離著紐約那邊也不是很遠,沒過多久羅伯特就趕到了瓦格納農常

看到了在別墅前邊的那個大雪屋,他也是覺得比較有意思。還跟著小阿福他們在裡邊玩了一會兒。

不過等他來到屋裡的時候可是樂不出來了,這明顯是審問他的架勢埃

人家圍成個半圓做在那邊,然後對面就放了孤零零的一把凳子,不用說,這是給自己準備的。

「交代吧,坦白從寬,不老實的話,桃花酒伺候。」等羅伯特像小學生一樣的坐下后劉雲軒調侃的說道。

「其實還是查理在一個酒會上聽說法拉利公司也即將上市的消息,然後我們才會決定行動的。」羅伯特輕聲的說道。

反正自己不好過。也不能讓查理好過。這個事情本來起頭的就是他,怎能讓他在外邊逍遙快活,讓自己在這裡受罪。

將查理賣了以後。羅伯特這才接著說道。

「有了這個消息以後,我們才聯繫的范艾聞,通過他的關係認購了一些原始股,其實這也得益於你在法拉利客戶中的地位。」

「然後等他們上市以後,我們又陸續的吃進來一些法拉利公司的股票。總共花費了三個多億的美金,佔有法拉利公司2.8%的股份。好了。我說完了。」

大家聽得是大眼瞪小眼,還以為這裡邊會有多少摸摸繞呢誰成想竟然就這麼簡單。羅伯特三言兩語的。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給說清楚了。

「挺不錯,羅伯特有功,當賞。該說不說,以後軒子那也是法拉利的老闆之一了,雖然佔有的股份不太多,以後有機會再慢慢的往裡邊划拉唄。」胖子喜滋滋的說道。

其實他最高興的還不是這個,而是通過法拉利公司,對肥料廠那邊有了一個清晰的定位,對自己管理的保健品產業也有了一個大概的定位。

法拉利發展了多少年,在國際上闖出了多大的名頭。可就是這樣,他現在的市值也就百億美金左右。

而劉雲軒肥料廠這邊呢?才發展幾年,剛剛上市,市值就全面的超越了法拉利。那麼自己管理的保健品產業呢?就是照比肥料產業那邊差一些,也不會差得太多吧,到時候是不是也會輕鬆的超過法拉利?

越想他這心裡就越美,然後就慷劉雲軒之慨,幫著羅伯特討賞錢。

「那就賞吧,今天晚上讓他舒舒服服的吃飯、舒舒服服的睡覺,這個賞可不校」劉雲軒笑眯眯的說道。

羅伯特說得是輕描淡寫,但整個的操作過程絕對不會那麼輕鬆,這裡邊動用的人脈關係也不少。

尤其是法拉利集團原始股的認購,即使有范艾聞在裡邊牽線搭橋,也不是那麼輕鬆,因為在法拉利公司說話算數的還得是菲亞特集團。

要是沒有尋求到菲亞特集團中重量級人物的支持,恐怕認購原始股,還是那麼大份額,那是千難萬難的。

這筆投資總得來說,也是一項優質投資。都不用說以後再購買法拉利新車時的便利條件了,這可是能提前掌握法拉利公司最新動向的。

「胖子啊,給孩子們都叫回來吧,也不能讓他們在雪屋裡邊呆太久,時間長了潮氣也重。」劉雲軒扭過頭對著胖子說道。

孩子們在裡邊玩的時間可不短了,雖然說雪屋中的溫度也還可以,但那畢竟是雪做的屋子,潮氣大的很,時間呆久了,對於小阿福他們的身體可不好。他們又不像愛斯基摩人一樣,打小就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中。

「看看,衣服潮氣都這麼重,快點上樓上好好的洗個熱水澡去,晚上再多喝點湯,要不然明天你們都得成為小鼻涕蟲。」等孩子們回來后劉雲軒挨個的摸了摸他們的衣服后說道。

寒氣,在現代社會中被人們提的時候不是很多,也就是在感冒以後才會被人念叨幾句。可是在以前的時候,那可是經常的被老中醫掛在嘴邊的。

寒為陰邪,可不僅僅是會導致感冒或是拉肚子那麼簡單,那是寒的表象,也可以說這是被寒引起的小玻

寒氣看起來毫不起眼,然而貽害無窮,經常會給很多重大疾病埋下禍根。著名的中醫典籍《傷寒雜病論》中說得就很好,世間雖有萬病,卻以「傷寒雜脖統之。

所以別看小傢伙們現在都很精神,劉雲軒也是擔心今天玩得太長給他們留下病根,先去泡個熱水澡,晚上驅寒的湯也得給他們熬點喝喝。

「安迪,我先跟你說說吧,賴比瑞亞那邊投資鐵礦砂的條件現在已經很成熟了,你要是想看資料的話可以讓克拉克給你傳過來。」羅伯特又對著劉雲軒說道。

反正早晚都得談這個,還不如先跟劉雲軒念叨念叨,有沒有查理在這邊的都沒啥,到時候知會他一聲就成。

「行,如果條件成熟了,咱們就行動起來。讓傑克跟那邊先接觸一下,等過完了我們華夏的春節再給龍書海叫過來,帶他一起過去實地看看。」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等待羅伯特過來的這段時間裡他也在考慮這個問題,他考慮的倒不是能夠賺多少,主要還是跟賴比瑞亞政府以及當地人的關係。

雖然做出了投資的決定,多少還是有一些顧慮。就是真正的投資了,在生產的過程中也要慎重,千萬不能引起當地人的反感。

自己在那邊可不是只有鐵礦砂產業,將來最賺錢的還得是咖啡園那邊,不能因小失大。

劉雲軒這麼痛快的決定下來,倒是有些出乎羅伯特的預料,他還以為總得再做做劉雲軒的工作勸一勸之類的。

「對了,深深啊,幫我想著點,快過年的時候讓傑克和里爾教授他們都回來,大家一起過年。雖然他們不講究這個,但大家一起開心一下總歸是比較好的。」沒有理會有些詫異的羅伯特,劉雲軒又對著唐深深說道。

對於里爾教授還有查理、羅伯特他們這些人,劉雲軒大多的時候都是把他們當成家人一樣的存在。

過節么,就是圖一個喜慶、一個熱鬧。自然是人越多越好,離著賴比瑞亞又不遠,大家聚在一起熱熱鬧鬧的過個年多好。

「那個,老闆,今年的春節我可不可以請幾天假?」唐深深在小本本上記好以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自打做了劉雲軒的助理,她可從來都沒有請過假。不過來到美國這邊的時間也夠久了,就是回華夏的時候也僅僅是去家裡看了兩眼,現在聽到提起過年的事情,她也是有些想家了。

「沒問題,到時候你跟新宇他們一起回國,過了十五再回來,要是有需要相親啥的,晚回來幾天也行。」劉雲軒點了點頭打趣兒的說道。未完待續

ps: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