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三零九章 利益不是唯一的主題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這樣么。」蜜雪兒看著被孩子們給圍在中間,有些手忙腳亂的克倫克好笑的說道。 「忒有必要了。你是不知道埃現在他們也不知道從哪裡收到的風聲,知道咱們第一批手工釀造的那些紅酒就要到裝瓶了,都惦記著呢。...

事情很順利,午餐的時候將事情一說,陶萍也就答應了下來。℉,正好這次要跟英國王室談合作,劉雲軒就讓她直接加入了進來。

「安迪,過來怎麼不通知我一聲?你不知道我這兩天有些無聊么。」剛剛回到酒店的房間中,克倫克就找上了門來。

「哈哈,我這不是帶著大家出去轉了一圈兒么,還合計晚上找你去呢。」劉雲軒那是面不改色的講起了瞎話。

他確實是要聯繫克倫克的,不過是打算明天跟王室那邊接觸完了以後。還得讓他幫著聯繫朋友,找些優質的賽馬到錦市將來跟著參加比賽呢。

不得不說,以前跟孫市長談的時候,他還真上了心了,雖然賽馬場沒有開始建設,但在當初規劃的時候已經預留出來了一片土地。

這個項目已經通過,整個工程也開始建設起來。現代化的社會,講究的就是一個速度。工程開展的很快,預計明年七月份以後就能竣工投入使用。

劉雲軒這邊也得趕緊的操持起來,這都得提前聯繫好,要不然人家馬匹有了賽程安排,臨時調換可不是那麼輕鬆的。

畢竟那些賽馬可不是水姑娘,經過長途跋涉以後,它們可都得休息很長的時間,才能再次上場參加比賽。

「你這次的電影可以說是非常的成功了,讓人太嫉妒了。」克倫克坐下后沒好氣的說道。

這也就是跟劉雲軒比較熟了,說什麼都是直來直去。不過這可是他的心裡話,對於劉雲軒沒事就撈一筆的逆天運氣,他可是真心眼紅。

「阿福、芳芳,快出來吧,克倫克爺爺過來了。」聽著克倫克提起這個。劉雲軒趕忙祭出了對付他的利器,小阿福和芳芳。

對於劉雲軒如此的無賴行徑,克倫克都被氣笑了。用得著么,自己不就是想勒索一下他酒庄中老世界工藝釀造的紅酒么。

「你啊,用得著這樣么。」蜜雪兒看著被孩子們給圍在中間,有些手忙腳亂的克倫克好笑的說道。

「忒有必要了。你是不知道埃現在他們也不知道從哪裡收到的風聲,知道咱們第一批手工釀造的那些紅酒就要到裝瓶了,都惦記著呢。」劉雲軒煞有介事的說道。

當初自己比較任性的往外送了不少,現在後悔也是來不及了,只能是把酒窖中剩下的那些看住了。

可是最近的情況卻有些不太妙,以安妮斯頓為首的搶酒團成員借著這次電影大賣,給自己道喜的時候,沒少在自己這裡搜刮。

「對了,克倫克。最近阿森納的成績不錯啊,咋樣,有沒有機會將這個勢頭保持下去?」等克倫克從孩子們中間脫身的時候,劉雲軒笑著問道。

今年阿森納的成績還算可以,就是不知道這些球員們能不能一直把狀態保持到賽季結束。

「今年總算是有些起色了,那麼多的錢投進去總算看到一些回報。」克倫克喜滋滋的點頭說道。

去年和今年,自己名下的這些球隊的成績都是呈現了上升的趨勢,也不知道是不是長期食用田園公司食材的關係。球員們的狀態保持得都不錯。

這些球隊可是自己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經營得好了。這利潤也不低呢,要不然為啥都叫自己體育大亨,其次的才是牧場主。

「我跟你說的事情不要忘了,**月份的時候到我的家鄉去參加賽馬比賽,一定幫我多邀請一些冠軍馬過去。」劉雲軒笑著說道。

以前的時候也跟克倫克說過這個事情,只不過時間上沒有確定。現在時間也差不多定下來了。

九月份北方的天氣還算可以,現在做出邀請,那些馬主也能空出時間來調整一下這些馬今年的參賽賽程。

「這次的比賽打算設置多少類別?獎金是咋安排的?」克倫克問道。

在他看來這都是簡單的事情,到時候自己說這是劉雲軒張羅的,那些朋友們應該也能比較熱衷。

不過自己的賽馬朋友可並不都是富豪。有好些人還是比較關心獎金的。再者不給自己說明白都有什麼類別的比賽,自己也不好邀請埃

「嘿嘿,那個先別急,等我跟那邊碰碰的,再把詳細的資料給你發過來。這是第一次在我的家鄉比賽,所以我會贊助一部分資金,獎金方面的事情不用擔心。」劉雲軒略顯尷尬的說道。

他也是光惦記著到時候要有足夠的參賽馬匹,可卻忘了都有啥比賽了。

其實這也是他的慣性思維,因為水姑娘屬於全能型的,無論是泥地、草地都能招呼得來,他也就沒在這方面多下心思。

克倫克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得虧自己問一句,要不然他還不定忘到什麼時候呢。

「對了,安迪,還有個事情我要跟你說一下。」克倫克有些正色的說道。

「以前我就跟你說過,如果想與那些肉製品公司緩和關係的話,我可以出面幫你們溝通一下。當時你是直接拒絕了。」

「這次有人聯繫到我這裡,想要與你這邊談一談,你覺得怎麼樣?」

聽到克倫克的話,劉雲軒愣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田園牛還沒有正式的推上市場,這些肉製品公司中就已經有人扛不住了,都找到了克倫克這邊來。

「克倫克,抱歉,即使是找到了你這裡,我也不會答應的。」劉雲軒略帶歉意的說道。

「如果當初是正常的商業競爭,現在怎麼都好談。只要是正常範疇內的事情,哪怕是我這邊的損失不少,也都有談的餘地。」

「有人說沒有永裕只有永遠的利益。可在我的企業里,利益並不是唯一的主題。他們最不該的就是聯繫hr公司,如果沒有他們在中間,那一條鮮活的生命就不會消逝。」

「如果我現在跟他們講和,也許將來我獲得的利益更多一下,但我的心不允許,我做人的標準不允許。」

正常範圍內的商業狙擊,哪怕自己都被打壓得破產了,自己也會毫無怨言。實力不如人么,輸了就輸了,大不了從頭再來。

可他們卻玩起了盤外招,雇傭了hr公司的人,hr公司那邊又聯繫了墨西哥的「海灣」,一下子就讓事情沒有了緩和的餘地。

哪怕以當時的情況來講,自己是拿著雞蛋碰石頭,那也要堅定不移的碰下去。

這些大的肉製品公司可都是有著深厚背景和資金支持的,即使自己將來田園牛推出,想要完全的擊敗他們也需要很長的時間。

畢竟這些牛的繁育和成長都是需要時間的,自己的目標就是繁育出更多的田園牛,然後獨霸頂級牛肉的市場,自己作為牛肉分級標準的制定人。

然後就是大範圍的推廣田園牛的合作養殖,從那些肉製品公司的手裡再搶佔一部分市場,等這些都能夠實現后,這些大型肉製品公司在牛肉製品這一塊的利潤,基本上也就被自己搶得差不多了。

但是他們實力還是非常雄厚的,就是自己將市場搶過來以後,他們也頂多是在牛肉製品的利潤方面少一些,或者是賠一些錢,想要擊潰他們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能夠做到這一點,自己也算是達成了目標,能夠將心中的那口惡氣出一出。

克倫克點了點頭,表示接受了劉雲軒的說辭。

其實都不用說那些大型肉製品公司了,就是克倫克這個局外人,都能看出來將來劉雲軒在肉牛方面的發展計劃。

每個國家和地區設置一個合作養殖戶,這已經從側面證明了他將來對於這些肉牛的發展方式。

如果是打算在鮮肉頂級肉牛品質的售價上再往上提一些銷售田園牛,那麼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放養量。

無論到什麼時候都是物以稀為貴,可如今劉雲軒卻反其道而行之,唯一的目的,肯定就是為了搶佔更多的頂級牛肉市常

這次也是別的朋友聯繫到了自己這邊,想對劉雲軒這邊表達一下善意,畢竟合作起來發展,對於兩邊都有巨大的好處。

可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劉雲軒的脾氣和做人的原則,現在看來是一點緩和的餘地也沒有了。相對來說,克倫克對於劉雲軒能夠有如此的決定反倒非常的欣賞。

跟劉雲軒相處得多了,對他的性格也有所了解。這個人雖然有時候有些任性,經常會做出一些你預想不到的事情,但這個人非常的重情義,或者用華夏的話來說,比較講「道義」。

作為朋友和商業上的合作夥伴來說,這無疑是最佳人眩因為他有自己的道德標準在約束著,你根本就不用擔心他會做出在背後捅刀子的事情。

「不說這個了,以後再有人聯繫到你那邊,你就往我身上推好了。明天過去王室那邊,你跟著過去溜達一圈兒不?」劉雲軒笑著問道。

能夠找到克倫克這邊的,肯定也是他不錯的朋友。再繼續這個話題就沒有必要了,免得傷了兩人之間的感情。

「也行,反正也沒什麼事情,過去跟你們遊玩一圈兒吧。」克倫克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劉雲軒的意思表示得很明確了,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自己回絕了就是。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