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六五章 龍書海的小請求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雲軒將身子沉在溫泉中喊了一嗓子后說道。 小阿福就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他只能泡在邊上的木桶里跟著自己的小鴨子玩具玩。這邊的水溫有點高,他那嬌嫩的小皮膚可是禁不住泡。 「真是有些樂不思蜀,...

趕往洞爺湖的路上,劉雲軒也是被大家嘲笑個夠,這是以蜜雪兒為主的討伐隊伍。誰讓這傢伙平時在運動方面都很厲害,這次總算是找到了他的短處。

劉雲軒也是無話可說,反正你們愛咋說就咋說,咱是認準了,這就是天才的缺陷美,也得給你們凡人留點活路不是。

洞爺湖與劉雲軒去過的日本別的地方的溫泉有所不同,其餘地區的溫泉都是在室外,屬於露天溫泉,讓你體驗湯浴的原始美。

這邊基本上都是在室內,各個酒店都有,而前田浩一安排入住的天翔花園酒店的八樓,就是泡溫泉的地方。

其實要是想體驗這邊的溫泉文化中所蘊含的細膩服務,還是得找那些小型的酒店才能體驗到。不過劉雲軒這過來得比較倉促,小型酒店早就被人預訂一空,就只好來到這大酒店。要想體驗,明天到定山溪那邊就可以了。

還是因為太匆忙,那邊沒有足夠的酒店房間,明天才會有,所以今天才到洞爺湖這邊先休息一下。

大酒店也有大酒店的好處,來到客房中看著眼前的風景也是很不錯的。手頭邊的小冊子上也介紹著這邊溫泉的特定功效,對於神經痛、關節痛、跌打損傷、五十肩這些都有特殊的療效。

晚上還要泡溫泉,剛剛在滑雪場那邊也是對付了一口,大家就決定晚餐還是早點吃比較好。

這邊的旅館或是酒店大多都給提供免費的早晚餐,這裡同樣如此,也給免費提供自助式的晚餐,不過這個免費只針對食物,你要是想喝酒還得自費購買。

「爸爸。這裡好高,都快有咱們家高了。」來到一樓的用餐大廳小阿福看著足有兩層樓高的層頂開心的說道。

小阿福的審美觀跟劉雲軒差不多,都喜歡寬敞明亮的地方。這兩天在日本的其他吃的、住的地方就不是太寬敞。

劉雲軒打量了一下,這個一樓的大廳得有幾百個平方,這酒店的用餐環境確實不錯。而且他也注意到,來這邊吃飯的。有很多老年人,看來他們也是過來泡溫泉的。

「在日本很崇尚溫泉泡浴,好多老年人都將到這邊泡溫泉當成他們旅行行程的必備一站。因為這個年紀的老人身體上多少會有一些不舒服的地方,來這邊能幫著緩解一下。」前田浩一一邊夾著菜品一邊給劉雲軒解釋。

劉雲軒點了點頭,對比著這邊溫泉的功效,確實非常的適合老年人過來泡裕

「海鮮確實是好東西啊,這兩天沒少吃,可是這看到了吧,還想吃。」龍書海往自己的胖子里夾了幾個天婦羅又夾了幾個螃蟹腿后說道。

「哈哈。要不咋叫海鮮呢,想吃還得到這邊來。昨天都吃了不少,可今天仍然有胃口,這就是海鮮的魅力。」劉雲軒給邊上跟著自己的小阿福夾了些他選中的菜肴后笑著說道。

這小傢伙看來胃口還不錯,東指西點的也弄了滿滿一盤子。

就餐的時候劉雲軒也注意到一個比較讓他滿意的地方。這邊是自助餐,而自助餐中那些稍貴的菜品補菜的速度很快。

在這一點上,國內的那些自助餐廳們都應該好好的學習一下。不管是貴的也好,還是便宜的也罷。大多都是補菜很慢。

以前工作的時候,經常的跟同事們到自助餐廳用餐。等著一些美味的菜品排隊是經常的事情。

別看是自助餐,這味道也不錯,選用的海產品也都是新鮮的,大家都吃得挺滿意,就連劉雲軒這個對食物現在比較挑剔的人都挑不出毛病來。

泡溫泉的時候就稍稍的奢侈了一些,並沒有泡那種公共的。而是選了兩個小單間。環境私密一些,也方便大家聊天。劉雲軒也是想著龍書海從下午的時候就總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估計這次過來的目的也該說出來了。

也是囑咐管理員了,沒有召喚你就別進來了,雖然管理員是個老太太吧。但這一幫大老爺們也是有些不得勁兒。

「舒服啊,估計這要是白天的時候還能通過這落地窗看看外邊湖面的風景呢。」劉雲軒將身子沉在溫泉中喊了一嗓子后說道。

小阿福就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他只能泡在邊上的木桶里跟著自己的小鴨子玩具玩。這邊的水溫有點高,他那嬌嫩的小皮膚可是禁不住泡。

「真是有些樂不思蜀,現在看來倒是挺羨慕這邊人的生活的。」龍書海泡了一會兒后感慨了一句。

前田浩一他們聽著唯有苦笑。是啊,這生活是好,可是得有足夠的資金來支撐埃無論是頂級的海鮮,還是優質的溫泉,都得需要鈔票埃

再者說,即使有錢了,又有多少人能夠像劉雲軒這樣,啥都不用管,每天就想著吃喝玩樂的。克倫克的身家也很厚實,可他到現在也得忙著四處跑。

「老龍啊,說說吧,你再不說,我都該憋吐血了。」閉目泡了一會兒后,劉雲軒看著龍書海笑著說道。

挺敞亮個人,這次不知道啥事兒,一直欲言又止的。估摸著自己要是不問出來,這老先生還真不一定什麼時候能開口呢。

「雲軒,是這樣的,今年礦產生意的行情都不怎麼看好,我就合計著是不是借著這個機會擴展一下自己產業的規模在澳大利亞那邊也搞些礦產。」龍書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后說道。

他的產業也需要擴大規模啊,可國內的資源就那麼多,該有人的地方也都有人了。今年鋼鐵價格低迷,鐵礦石的價格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他就打算搏一把,抄個底。

不過這就得需要劉雲軒幫忙了,因為澳大利亞那邊的礦產資源多啊,就是不玩鐵礦石還有別的礦呢。

可是他的心裡吧,總有一種在占劉雲軒便宜的想法。

因為哪怕是將來跟劉雲軒合作了,需要仰仗劉雲軒的地方也多。就是不合作,劉雲軒在裡邊幫著牽線搭橋的,這人情往來消耗得都不會少。

「老龍啊,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可不是那麼好玩的,必和必拓、力拓、巴西vale sa主宰著全球鐵礦石和大部分礦產資源的出口市場局面,你不怕沉裡邊啊?」劉雲軒考慮了一會兒后皺著眉頭說道。

前幾年的時候鋼鐵需求量大,鐵礦石市場就被這三家霸佔著,那價格完全就是人家說了算。龍書海要是冒冒失失的闖進去,恐怕全身而退都有些難。誰知道以後鐵礦石市場的情況怎麼樣埃

「咱們國內也有好多的資本在澳大利亞這邊的各個鐵礦中參股,雖然今年的鋼鐵市場有些不景氣,但這樣投入的資金能少一些。」龍書海笑著說道。

「而且我也不會參股太多,我的資金也是有限,跟那些大的礦產公司可玩不起,人家最少都是百億美金以上的資產。」

「可是這些小打小鬧的有意思么?哪怕你參與進去了,那麼點股份到時候也是看著人家玩,圓了扁了的都得隨著人家揉搓,一點話語權都沒有,還不得被人家吃得一乾二淨埃」劉雲軒仍是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投入的資金少了,確實降低了風險,可你就失去了話語權。人家說咋地就咋地,即使你不同意也一點轍都沒有。

要不然劉雲軒所有涉及到的合作模式的產業都得要求控股呢,就是不想將來有這樣那樣的麻煩,將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別人的手中。

「其實我這次過來也是想先看看。在國內還有一些做礦產的朋友,也算是一個小型的聯盟吧。我們集結起來的資金能有三十五億美元左右。」龍書海從溫泉里做起來正色的說道。

「而且我們也有了一個大致的目標,澳大利亞的fmg公司,他們現在已經資不抵債,急需外部的投資。」

「只不過我們可不像你,有那麼多資金。這些錢牽扯到的人太多,不能隨意的動,我這不就找到你這邊來了,看看還有沒有別的門路,或許我可以帶幾個比較好的朋友出來單幹。」

這個事情他一直沒說,就是他們這個礦業聯盟有些複雜,參與的人數也比較多。人多了,想法也多,很難達到統一的認識。

剛才他也是試探劉雲軒的態度,看看他是不是有意也插手這方面的業務,那麼自己跟劉雲軒就可以完全的合作起來。

不過現在看劉雲軒好像沒啥興趣兒,他就將自己準備的第二個方案給說了出來。只不過這第二方案也有些問題,人少了,意見好統一,可這資金方面也少了很多。

「老龍啊,我的意見是一定要慎重。其實我覺得你與其在澳大利亞找投資目標,哪怕這個fmg公司讓你覺得有利可圖,我都認為風險太大。」劉雲軒考慮了一會兒后給出了自己的意見。

「與其這樣,你還不如到西非那邊看看呢,去年的時候那些大的礦產公司都拋售了不少在西非的產業,我倒是覺得那邊不錯。」

這些都是當初跟賴比瑞亞合作的時候,克拉克幫著統計的資料上提到的。

就拿賴比瑞亞來說,鐵礦砂資源很豐富,現在他們的國家又急於發展,相信要是到這樣的國家去投資,收益能更大一些。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