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六二章 海鮮盛宴(求訂閱)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時候這些東西大家一起收拾多好。」劉雲軒將每顆魚籽都嚼碎后對著從外邊端著盤子進來的阿勇說道。 估計阿勇也沒睡多長時間,這邊拾到完的海鮮可是有不少了,那大螃蟹身上都刷得很乾凈呢。 「你也醒...

阿勇的準備可是很充分,剛剛抵達酒店不久,公司那邊的送貨車就過來了。,送來的海鮮那叫一個多,基本上就是日本這邊味道鮮美的是一樣不落。

這就是開漁業公司的好處,想吃啥咱都有,毛蟹、花蟹、帝王蟹,金槍魚、鱈魚、秋刀魚,北極蝦、皮皮蝦、大龍蝦,還有各種貝類、海膽、海螺啥的。

當然了,這個大龍蝦是從美國那邊的漁業公司調過來的,這是為了讓小阿福吃得開心的,所有的人都很喜歡小嘴兒甜甜的小阿福呢。

中午都吃得不少,看著這一箱箱的海產品仍然食指大動。奈何這肚子里真沒啥地放了,一人嘗了幾隻北極蝦,這才意猶未盡的到房間中休息,不過對於晚上的海鮮大餐,都是充滿了期待。

劉雲軒中午也吃了不少,下午也是有些犯困,這一覺睡下來也是很舒服。等他迷迷糊糊的醒來后一摸身邊,跟著他一起睡的小阿福卻早早的起床了。

「你們三個小傢伙在吃什麼?都不好好的睡覺。」來到外邊后劉雲軒就看到小阿福和兩個小丫頭湊在一起,一人捧了個小碗拿著勺子美滋滋的吃個不停。

「爸爸,這是勇叔叔給我們挖出來的魚籽呢,跳跳的很好吃。」小阿福回過頭來笑眯眯的說道。

「哈哈,快點給爸爸嘗一口,看看鮮不鮮。」劉雲軒也不客氣,來到小阿福跟前說完就張開了大嘴。

小阿福碗中的魚籽看著確實非常的有食慾,一顆顆橘紅色的魚籽圓潤飽滿,魚子醬吃過不少,不過這新取出來的魚籽倒是第一次吃。

小阿福也不吝嗇。挖了滿滿的一大勺笑眯眯的放到了劉雲軒的口中。

有點腥味,這是劉雲軒的第一個感覺,然後隨著魚籽被他咬破,那種爆炸的口感讓他也享受了一下小阿福說的跳跳的感覺,接下來的就是滿嘴的鮮,好像把整個海洋都給放到了口中。

「哎。海鮮哦,吃得還真是一個鮮字,味道太贊了。阿勇,你咋不多休息一會兒,到時候這些東西大家一起收拾多好。」劉雲軒將每顆魚籽都嚼碎后對著從外邊端著盤子進來的阿勇說道。

估計阿勇也沒睡多長時間,這邊拾到完的海鮮可是有不少了,那大螃蟹身上都刷得很乾凈呢。

「你也醒了,我倒是沒啥,經常的跑船想睡就睡。這是剛弄的海膽。利尻島出產的紫海膽,最頂級的。」阿勇說著就將盤子放到了劉雲軒和孩子們的面前。

黃澄澄的海膽肉已經被切成了小塊,看來這就是專門給孩子們準備的,劉雲軒也不客氣,直接拿起邊上的小叉子叉了一塊兒放進了口中。

其實對於海膽他並不陌生,前幾年看電影的時候,葛大爺吃著海膽飯給的評價就是「腥、通透、刺激」。那時候的他就想著以後有錢了,也得去一趟北海道。嘗嘗是個啥味兒,不為情。僅為美食。

不過這些年吃的日式料理中海膽還真沒有,多是一些其餘的海鮮,今天看到這等美味也是有些迫不及待。

這是他第一次吃海膽,有些形容不好它的味道,類似於肥皂、水果、海水的混合味道。鮮滑爽口,有著馥郁的香甜。還帶著一絲清新。

「哎,不行了,我是不能再吃了,再吃下去,晚上的海鮮大餐都該吃不下了。」又吃了一塊兒后劉雲軒覺得自己應該忍受一下這些海鮮的誘.惑。要不然一會兒保准吃飽了。

「爸爸,沒關係的,剛剛我們都吃飽了,可是一會兒又餓了。」小阿福在邊上勸著說道。

看著這個小吃貨劉雲軒也是有些無語,你能用你的標準來衡量別人么,反正這小傢伙有些往小飯桶方面發展的潛質,很是能吃。

等著蜜雪兒她們逛街回來洗漱完畢,今晚的海鮮盛宴也是正式開始。掌勺的,就是阿勇大師傅。

海上人家,對付海鮮那可是手到擒來。以前的同學中家裡就有海上人家,當時給劉雲軒可是羨慕個夠嗆。

他就是吃貨啊,這海鮮那也是大愛,很是羨慕同學能夠經常的品嘗到各種美味的海鮮。不過在聽同學描述過海上討生活的辛苦后,他就不那麼羨慕了。

能上山、莫下海,這句民間的俗語,完全的道盡了其中的艱辛。

這可不是乘坐遊艇出去玩呢,海上的天氣又是說變就變,無風三尺浪的所在,享受到的可不僅僅是那微微的海風。

阿勇現在每天也是公司中的產品吃著,可就是這樣,照比著龍書海他們,皮膚都粗糙好多。這就是海風侵蝕的,即使你有再好的保養品也沒用,這是大自然之力。

「要想吃到這麼多頂級的海鮮,恐怕有多少錢都很難搜羅得到埃」北條明在邊上感慨的說道。

想吃鮮,你就得「活」。好多海鮮的鮮就體現在這個「活」字上。就拿海膽來說,捕撈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尤其是現在這邊的紫膽。

生活在日本,自然也能分得清那種海鮮最為美味,這種紫膽可是冬季時最定呢。還有那條個頭不算小的金槍魚,那也絕非凡品,這樣的都是在海產市場能上拍的。

「咱們來一趟哪能白來,吃的就是這個,管他多少錢。反正今天咱們的胃就都交給阿勇了,快些來征服我們吧。」劉雲軒搞怪的說道。

吃貨的他現在在吃喝上可從來不考慮錢的問題,錢可以慢慢賺,錯過了這一口,下次想要吃到就不定啥時候了。

阿勇的料理也很簡單,多是以生食為主。各種魚片、魚籽、活蝦,蘸著邊上的料汁,等著其他海鮮烹飪好,一邊吃一邊流口水。

人這麼多總不能讓阿勇一個人忙活,劉雲軒就成了二廚,小阿福成了三廚。劉雲軒的刀工好,魚片都交給了他。

好多人也是第一次見到劉雲軒的刀工,這也是個熟能生巧的活,講究的就是個眼力、腕力,劉雲軒啥都不缺。

薄如蟬翼的魚片切好后,堆放在冰塊上,讓大家都有些不忍心下手。吃的時候也非常的小心,你要是不小心就會夾上來兩三片,切得太薄了。

各種海鮮拼盤陸續的端上,就連前田浩一他們這些經常吃的人都是讚不絕口。

那些螃蟹們就是以烤和蒸來料理的,烤帝王蟹的腿兒這是小阿福最鍾愛的,跟著劉雲軒忙活了一會兒后就湊到阿勇那邊守著螃蟹腿了。

其實這活的帝王蟹還是清蒸來得香甜,奈何小阿福就好這口,一邊呵著氣,一邊抱著大螃蟹腿啃個不停,早已把他三廚的任務給拋在腦後了。美食當前,三廚是啥。

「嘖嘖,這次日本算是來著了,在咱們國內可是吃不到這麼鮮的美食埃」孤獨挖了一口海膽魚籽飯送到口中仔細品嘗了一番后感慨的說道。

他現在都有些後悔了,以後沒事的時候應該多跟著劉雲軒混混,這傢伙沒事的時候就琢磨吃的,跟著他准沒錯。

「咱們可得感謝阿勇,這次海鮮也是廢了他不少的功夫才搜羅的。得虧咱們生吃的多,要不然我們倆都忙活不過來呢。」劉雲軒喝了一口桃花酒後笑著說道。

開始吃的時候,女同胞們多少還矜持一些,可等著吃開了胃以後也沒有人管了。尤其是吃螃蟹,還用啥工具啊,都是帶著手套直接上手掰。因為她們看著劉雲軒這樣吃,覺得很過癮。

小阿福再能吃,他也是個孩子。兩條帝王蟹的大腿下肚,又跟著吃了些魚籽魚片啥的,這小肚肚也鼓溜溜的。他比那兩個小丫頭略強一些,她們都是一條螃蟹腿就被搞定了。

「行了,阿勇啊,趕緊的過來吧,這些足夠咱們大家吃了。」劉雲軒張羅著剛把蒸好的皮皮蝦端上來的阿勇說道。

他切好了魚片就跟著過來吃喝了,人家阿勇可是一直忙活到現在。哪一樣的海鮮都沒有落下,而且阿勇的手藝也確實不錯,尤其是他調好的各種醬汁。

至於在日本和韓國經常吃的活章魚,阿勇就沒準備了。他知道劉雲軒他們對這個沒愛,他本人也不推薦這樣的吃法。這章魚要麼熬湯要麼烤了吃,都是不錯的美味,何必冒著生命的危險,硬要嘗試那刺激的感覺呢。

其實這也是劉雲軒有時候搞不懂的地方。活章魚活蹦亂跳的,你就是吃剛剛砍下的觸手也是咬不斷,只能整個吞下,能夠品嘗出啥味道來?

今天的酒,除了孩子們喝的都是桃花酒。這邊的清酒劉雲軒喝著沒味道,而且這白酒配海鮮,也是黃金搭檔。

「過癮,太過癮了。」吃喝了一會兒後龍書海看著自己桌子前那堆起來彷彿小山一樣的各種海鮮的外殼笑著說道。看看別人,也都差不多,都跟小山一樣。

「我都有點後悔呢,此等美味前兩年過來的時候太匆忙了,都沒來得及品嘗。」劉雲軒也是點頭說道。

北海道這邊的海鮮確實當得一個「鮮」字,不愧為世界第一大漁場,不僅海產品的種類多,水質也非常的好。未完待續。。

ps: 訂閱慘淡,需要好友們的支持哇/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