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三五章 翅膀要長硬了(為S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想要自己出去蹦躂去,怎麼也得到十五周歲以後,要不然這小子都得乖乖的守在這裡。 「雲軒啊,陳市長過來了,聽說你在掃墓,就先在村子里等著呢。」這時候劉天來匯合過來說道。 劉雲軒這次回來本...

劉雲軒帶著老婆孩子回到靠山村,雖然沒有大操大辦的,這也是熱鬧非凡。

他所取得的成就,大家只有仰視的份,不過沒有人吐酸水,劉雲軒發展得越好,村子里才會發展得更好。

跟著鄉親們鬧騰了兩天,劉雲軒也是帶著蜜雪兒她們來到了爺爺的墳前。

並沒有像有的人富了以後,就給祖輩們改造墓地,他爺爺的墳跟以前一樣,還是剛立起來是的那面小石碑,在風雨的侵蝕下,碑面上的字跡也是有些模糊。

這邊也不是啥風水寶地,都是祖輩留下來的,即使土地重新分配以後,給這塊地新主人一些費用,也都能理解。

到了劉雲軒這一脈,老劉家的人丁就不怎麼旺了。不過這片墓地雖然他們家不經常的回來,倒是看著挺整潔的,沒有那種雜草叢生的樣子。

「雲軒啊,大家知道你們平時都比較忙,回來了有時候也趕不上節氣,大家過來的時候,都幫著搭把手,拾到拾到。」邊上的劉天來笑著說道。

雖然這都不是直系的親屬,也算是沒有出了五伏,劉雲軒一家子對村子里的貢獻太大了,大家幫把手,這都沒啥。

「天來叔,幫我跟大傢伙說聲謝謝吧,這些些年,都靠著大家幫著照看了。」劉雲軒笑著說道。

無論是鄉親們特意為之還是順手而為,這對於自己家來說都是恩情。要不然因為自己這邊的疏忽。連自家的祖墳都沒有人來打理,鬧得可就不是簡單的笑話了。

「軒子啊,過來了。我也去我家那邊看看去,這邊你先忙著,走的時候喊我一聲。」劉天來拍了拍劉雲軒的肩膀笑著說道。

這就是給劉雲軒一家跟九泉之下的爺爺說點體己話,他知道當初劉雲軒爺爺對於劉雲軒的疼愛那是無以復加的,這祖孫二人的感情可是非常的好。

「小阿福,過來給太爺爺磕個頭吧,咱們家能有現在這麼風光。可都是太爺爺在護佑著咱們呢。」劉雲軒拉著小阿福來到墳前摸著他的小腦袋說道。

邊上的蜜雪兒雖然聽懂了這句話的字面意思,不過沒有聽懂劉雲軒那潛在的含義,還以為只是想小阿福將來不會忘了他的根本在哪裡。

既然過來了這邊。老劉家的祖祖輩輩又都是埋在這裡,總不能只給爺爺上墳,拉著一家子在爺爺的墳前絮絮叨叨的說了半天後,也是挨個墳頭放上供品。

對於這樣的活動。小阿福覺得比較有意思。跟著劉雲軒提著籃子分發得很開心。爸爸說的好嘛,這是給爺爺的那些長輩們發吃的呢。

整片的墳地走下來,不算多也不算少,幾代人的積累,再加上劉雲軒他們家祖上也算是大戶了,小阿福也是累得一腦門汗。

「好了,阿福,這是最後一個了。把這個放好,咱們就能回去玩了。」幫著小阿福擦了一下腦門上的汗。劉雲軒笑著說道。

這塊墓碑在墳地的最深處,上邊的字跡早已看不分明。估摸著這也是劉家老早老早以前的人了,只不過沒個族譜,也不知道具體是哪一代的。

不過這時候孩子們好像對這個墳都表示出了濃厚的興趣兒,因為這塊墓碑雕刻的樣式,跟後邊的有些不同,雖然沒有了字跡,也是帶著飛檐翹角的那種。

「爸爸,我們在這裡玩一會兒好不好?」小阿福拉著劉雲軒的衣角期盼的說道。

劉雲軒自是感受出了小阿福的不同,還有兩個小丫頭們,自打來到這裡以後都有點小興奮。

他有個大膽的猜測。玉佩是爺爺給自己的,這也是祖上流傳下來的東西,看著小傢伙們現在的表現,好像他們在這裡有了啥新發現一樣。

「蜜雪兒,既然他們想在這裡玩耍,你就跟深深到附近轉轉吧。」劉雲軒對著蜜雪兒和唐深深說道。

「好吧,也不知道你們要幹啥,神神秘秘的,沒了小丫頭們正好。」蜜雪兒白了劉雲軒一眼后說道。

「阿福啊,在這邊有什麼感覺啊?」等著蜜雪兒她們離開后,劉雲軒著急的問道。

這個事情得,速戰速決才行,你要是耽誤得時間長了這邊也是好多的人呢。沒準就讓人看見點啥,到時候咋解釋去。

「爸爸,在這邊好舒服啊,就跟在遊樂場中一樣呢。只不過,就是不能飛。」小阿福開心的說了一句后又有些小失落的說道。

他還是第一次在外邊能感受到彷彿空間中一樣的環境,不過看著自己老爸那獃頭鵝一樣的表情,他就知道,這個只有自己和妹妹們感受得到。

小傢伙沒有理劉雲軒,拉著兩個小丫頭的嬰飧鑫廾的墳轉了兩圈兒就停了下來,用他的話說,吃飽了。

不過劉雲軒總覺得小阿福那小表情完全就證明他沒有說真話,不過也只能先由著他。

小阿福一天天大了,人家有自己的獨立思想了,再也不是有什麼事情都會找自己這個老爸來談的孩子了。

想到這裡他又有點失落,小阿福太聰明了,將來這倆小丫頭也不帶差的,也許過不了兩年,小阿福成天忙的就都是自己的事情了,小丫頭們還不定咋回事呢。

「怎麼,看你們剛才不是玩得很開心么,你咋還愁眉苦臉的?」看到劉雲軒后,蜜雪兒笑著問道。

剛才這爺幾個擠眉弄眼的挺開心的,這才多大一會兒的功夫啊,孩子們眉開眼笑的,劉雲軒卻苦拉著臉。

「我就想啊,以後他們再長大一些,就該跑出去自己玩了,都不帶管咱們的。」劉雲軒捏著小阿福的小臉蛋沒好氣的說道。

這臭小子,現在就開始有所隱瞞了,這要是長大以後可咋整?反正劉雲軒是覺得,自己為小阿福做的一切安排都是浮雲,得由著這臭小子自己的意思來。

也不知道這次是不是有感而發,劉雲軒就覺得自己的心中空牢牢的。以前的時候,空間中有了啥變化,他都是身體里覺得空牢牢的,不過這次是心裡邊,就好像要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

劉雲軒無奈一笑,想著小阿福即將長硬了翅膀,然後人家自己展翅高飛,不過那最快也得個三五年以後的吧,自己現在在這裡就有的沒的胡思亂想一通。

再說了,這倆小丫頭才剛剛降生,哪怕小阿福展翅高飛了,自己也能將兩件小棉襖收在身邊埃

將自己剛剛心中的荒唐感覺跟蜜雪兒一說,蜜雪兒和唐深深兩人也是忍俊不禁,她們怎麼也想不到劉雲軒現在就開始擔心起以後十多年的事情來。

在她們的心中,即使小阿福再聰明,想要自己出去蹦躂去,怎麼也得到十五周歲以後,要不然這小子都得乖乖的守在這裡。

「雲軒啊,陳市長過來了,聽說你在掃墓,就先在村子里等著呢。」這時候劉天來匯合過來說道。

劉雲軒這次回來本就不是什麼秘密的事情,只不過他現在身份不同了,也沒有那麼多的人敢隨意的過來打擾他。

知道他喜歡清靜的生活,也不咋管公司中的事情,你就是想讓他這邊開開綠燈啥的,還不如直接找澹臺繕佫好使呢。

「老陳估計過來是市裡有了決定了吧,也不知道他們的決定到底是什麼樣的。」劉雲軒笑著說道。

在他的本心之中,還是希望能夠在家鄉這邊舉辦一些國際級的賽事。無論是哪一種,對於家鄉城市名片的提升無疑都是巨大的。

可這不是他說了算的,也不是陳龍平說得算的,這個得到會上通盤的討論才行。這個決定不好做,伴隨著的風險太大了。

都想給老百姓做點實事,可是這個事情如何落到實處,讓老百姓真正的獲得好處,才是最主要的問題。

「陳市長,莫見怪,這段時間外邊漂得太久了,現在就想貓在村子里呆著呢。」看到陳龍平后劉雲軒笑著說道。

「劉總啊,我們經過這麼長時間以來的論證,覺得這個賽馬比賽還是要搞一下。不過曼蘇爾殿下現在有了正經的工作,還能兼顧得來么?」陳龍平問出了心中的擔憂。

沙特更換王儲和外長的事情,在全球範圍內都引起了軒然大波。

而作為第二王儲的曼蘇爾一亮相,可是引起了好多人的關注。誰也沒有想到這個閑雲野鶴一樣的大土豪,竟然成了王儲了。

在為劉雲軒高興的同時,也是有些擔憂,他不知道曼蘇爾這以後還有沒有功夫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這個都沒有關係,上次在沙特也說過這個事情,就是他能不能親自到現場來觀看,還得看看有沒有機會。但只要咱們這邊想搞,不會差的。」劉雲軒笑著說道。

對於自己這邊的事情曼蘇爾從來都是很上心的,臨離開的時候,就跟他說過,會聽從他的召喚,如果需要人、馬,一個電話就ok。

這也是給陳龍平交底,只要你敢幹,咱們就敢搞。他有這個自信,尤其是自己的肥料公司上市之後,信心更足。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