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三零章 上市日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p> 「再有的就是,在美國這邊不僅僅有證監會在隨之盯著上市企業,審計方、媒體、做空機構也都在盯著。散戶也可借重集體訴訟起訴企業財務欺詐。」約翰又繼續說道。 「是啊,在美國這邊我覺得任何一家公...

公司上市是個大事情,派遣到澳大利亞這邊來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股份。劉雲軒也是讓加西亞通知下去,今天的工作可以貪點晚,明天白天休息一天,補覺。

按照以往的時候,他都能直接給大家放假,咋也不差這一天半天的工作。但是在澳大利亞這邊不成,這邊的工作千頭萬緒的,離不開人。

耽誤一天的話,可能順延著的,耽誤的就是整個的工期。別小看這看似影響不大的小事件,無數的大事件,都是這些小事件累積起來的。

可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任性,耽誤了這邊整個的進度。這樣影響起來的可是這塊地將來的發展,即使自己是這塊地的主人,也得多考慮一下。

「查理他們可是真有想法,這次的開盤價會定在24.8美元,不知道股民們是不是能夠對咱們有信心埃」上市前劉雲軒又跟查理通了一通電話后說道。

「別人如何我是不知道,反正安妮斯頓是打算投資一百萬美金的,就是不知道她能搶到多少,恐怕你這五千萬股,還真有些不夠分呢。」蜜雪兒捂著嘴笑著說道。

她沒說的是,安妮斯頓可是給劉雲軒埋怨個夠嗆。這麼好認購原始股的機會,竟然都沒有通知她。

蜜雪兒也跟她解釋了,主要是劉雲軒為了掌控住公司的股份。所以不僅僅是她,就是劉雲軒的那些富豪朋友們,也都沒有讓他們入股。要知道,那些人可是惦記劉雲軒的產業好久了。

並不是想謀奪,只是想掛靠到劉雲軒這邊。然後跟著分錢就好。一個小牧場,經營出現在這麼一大份的產業,他們可是比劉雲軒還要有信心呢。

「看來今天能有個好收成了,就怕都是咱們認識的人將這些股票給搶了去。」劉雲軒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這還僅僅是安妮斯頓一個人,還有其餘別的人們呢。自己相熟的那些大牌影星也算是不少了,他們也都是有自己的團隊幫著打理資產的。相信他們同樣不會放過這次的機會。而他們又都是不算很差錢兒的人。

瘋了,瘋了,人們都瘋了。這是紐約證券交易說開盤后,劉雲軒心中唯一的想法。

只要你刷新一下網頁,自家田園肥料股份有限公司的股價就會變動一次,開盤僅30分鐘,就已經衝破了35美元,而且這個勢頭一直在保持。

「算了,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小吃一頓。然後等著最後的收盤價吧,這個看得我的血壓都有點高。」劉雲軒拋給眾人一人一根雪茄后笑著說道。

這可是真開心,看著自家的股票一路飄紅的高歌猛進,這個心裡咋就這麼舒坦呢。

大家的心情也都是跟著飛揚啊,這要是再漲下去,這屋裡的人,最少的也是百萬富翁級別的。現在的他們覺得,也許自己這輩子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兒。就是跟著老闆討生活。

食材這邊準備得很充分,廚師也都是現成的。沒一會兒的功夫,一頓豐盛的宵夜就端上了餐桌。

按照加西亞管家莫瑞的意思,這頓飯,應該是由加西亞這邊負責,畢竟這邊也算是加西亞的地盤了么。

可他碰到了劉雲軒這個鳩佔鵲巢的惡客,根本就不在乎這個。雖然這都是住在加西亞的家中。他可是一點不見外,張羅得那叫一個歡。而那些所謂的貴族禮儀,早已被他給拋在了腦後。

高興的時候么,就得咋高興咋來才行,要那麼多規矩來束縛。大家吃喝得都不會開心。

而加西亞呢,他們兩口子那完全是以劉雲軒馬首是瞻。劉雲軒說的,那就是對的,劉雲軒要做到,那就得支持。

看到劉雲軒又來了興緻,他們也是跟著開心。覺得還是這樣的老闆,看著親切一些。你要是讓老闆一直客客氣氣的那種,自己反倒很不自在。現在看著老闆端著大酒杯,猛灌啤酒,這心裡可是太舒坦了。

「真沒想到啊,咱們公司在這些人的心中,信譽竟然這麼高。難道他們就不怕咱們圈一輪錢,就撒丫子跑了么?」吃喝了一會兒后,劉雲軒好奇的說道。

好多的投資公司,都是收購小型企業然後包裝上市,圈了一輪錢以後,再拋售掉,這錢就賺到手了。

「老闆,其實在美國這邊像咱們發行股份,並不僅僅是為了圈錢,而是為了企業自身的發展和擴張,所以散戶們很放心。」約翰喝了一口啤酒解釋了一下。

這些人中,也就他這個曾經的說客在這方面接觸過一些,老闆都發話了,要是把握不住這個機會,他這說客也就白乾了。

看到大家都在傾聽,約翰先是自得了一下,然後又接著說道,「咱們的肥料公司,是咱們的支柱產業之一,所以散戶們根本不會擔心咱們會將其拋售出去。」

「再一個,在這裡如果肥料公司要調動大額資金的話,一定要上董事會討論通過才可以。同時也要給小股東們發出通告。而且限售期內,股東不能套現持有股票。我想大家即使過了限售期,也不會出售手中的股票的。」

聽到約翰的話大家都笑了起來,這誰要是出售原始股,誰就是傻子。這就是會下金蛋的母雞啊,別人不了解,自己公司中的產業還不了解么。

「再有的就是,在美國這邊不僅僅有證監會在隨之盯著上市企業,審計方、媒體、做空機構也都在盯著。散戶也可借重集體訴訟起訴企業財務欺詐。」約翰又繼續說道。

「是啊,在美國這邊我覺得任何一家公司,最怕的都是這種集團訴訟。這個所需賠償的資金,即使是和解的話,都不會是一個小數字。而這些律師們,最愛打的官司,也是這種集體訴訟的,以後咱們都得警醒一些,千萬不能出了錯漏。」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因為美國法律規定,任何一個受害者的法律請求一旦獲得法院的支持,那麼同類受害者可以自動獲得訴訟的請求。

只要發生了這樣的事件,即使公司本身是清白的,打贏了官司,對於公司的信譽和地位也都是有影響的。

「老闆,其實我認為能夠讓散戶們最放心的,還是美國法律用證券欺詐中的『辨方舉證責任』來保護個人投資者們的利益。」約翰笑著說道。

「不過我了解的也就是這麼多了,如果您要是想了解得詳細一些,最好還是跟查理或是寧來諮詢。」

這他也得說一下,這些都是他了解的一些皮毛。畢竟他也不是法律專業出身,只不過是借著這個機會幫劉雲軒解惑,順便的套套近乎。

「這可是比我們這些大老粗們了解得更多了,這個『辨方舉證責任』是什麼意思啊?」劉雲軒打趣兒了一句後接著問道。

聽約翰的介紹,貌似最後這一條好像很嚴苛的樣子,他不懂,所以就問了出來。

「其實也就是說,只要證監會發現任何的蛛絲馬跡,都可以懷疑任何市場參與者有『內幕交易』、『操縱股價』等問題而進行調查,而被調查者必須自證清白,如果你證明不了,等待的將是巨額的罰款。」約翰點了點頭說道。

「嘖嘖,這就跟有尚方寶劍一樣啊,懷疑你了,你就得給人家解釋清楚。可有些事情卻不是那麼容易解釋得明白的,真心厲害。」劉雲軒吧嗒吧嗒嘴說道。

大家多少也了解了一些,不過對於這個的興趣兒也就這些。自家的企業一直都是守法經營、誠信經營,頂多在價格上坑過日本方面。這都不叫事兒,還不如陪著老闆好好的喝喝酒呢。

美國紐約那邊股市的收盤要到當地時間的下午四點,吃吃喝喝的也沒花多少時間,說是要通宵等,大家也是稍稍的打了個盹。

「老闆,這個數字我沒有看錯吧?」加西亞盯著電腦屏幕上最後的收盤價,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都沒有看錯,我都看了好幾遍呢。真沒想到,我以為股民們已經夠給力了,卻根本都沒有達到極限埃」劉雲軒搖了搖頭感慨的說道。

容不得他不感慨,最後收盤的價格停在了68美元上,這可是將近開盤價的3倍售價呢。

「查理,恭喜你們,打了一場漂亮的硬仗。忙活了這麼久,你們晚上好好的熱鬧一下,我買單,可勁兒的造吧。」查理的電話打來后劉雲軒直接說道。

他知道這是查理來跟他報喜的,估計這個收盤價也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了,要不然肯定剛剛收盤就會打過來,都不帶給自己這邊感慨的時間的。

「安迪,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是不會替你省錢的。」查理在電話中開懷的說道。

也不知道他跟著那邊的人說了啥,反正劉雲軒就聽到話筒中傳來了「鬼哭狼嚎」的聲音。估計今天這幫傢伙們的消費少不了,要不是查理的大額獎勵,他們可不會這麼興奮。

不過花就花吧,自己的身家現在也能正經的到服不服棒上晃悠一下了,就讓大家都跟著開心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