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二六章 約談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面談,雖然是作陪人員,這個機會也是非常難得的。 最開心的是唐深深,隨著劉雲軒地位的提升,她的地位也是跟著水漲船高,沒準以後這劉雲軒接觸到都是某個國家的一把二把啥的,自己這也算是跟著開開眼界了。...

沒有過多的耽擱,第二天的時候,劉雲軒就動身飛往悉尼。︽,特恩布爾現在的時間也是挺緊張的,跟以前他做通信部長的時候可不一樣。

蜜雪兒和孩子們就沒有跟著了,對於這樣的場合那是半分興趣兒都沒有,有那功夫還不如逮幾隻考拉過來欺負一番。

「對了,老闆,昨天您休息得早都忘了問了,當了伯爵以後,有什麼不同么?」加西亞看著劉雲軒很是好奇的問道。

他和約翰都是沒有參加劉雲軒封爵儀式的,昨天談了一下澳大利亞這邊的形勢后,劉雲軒也就休息去了,都沒來得及問。

「有啥不同?你覺得我有啥不同么?還不是該吃吃、該喝喝,每天都得伺候著那兩個小丫頭。」劉雲軒笑著的說道。

對於加西亞的心情他也理解,原先自己對於伯爵這個身份不是也挺期盼來著么,可真正到手了以後,也就是那麼回事。都是名譽上的東西,實質上的好處是半點沒有。

「哎,有點遺憾啊,不管怎麼說,都錯過了您封爵的場面。」加西亞有些惋惜的說道。

劉雲軒這邊有個大事小情的,他都是一直跟著參與。而在他認為,劉雲軒最風光的時候,自己沒有過去,這樣有些對不起自己的老闆。

「加西亞,你沒過去算是撿著了。你知道么,小阿福說我們是一幫『大企鵝』呢,都被臭小子給笑個夠嗆。」劉雲軒翻了個白眼說道。

「哈哈,老闆,沒想到小少爺現在這麼可愛了。你不說我都沒想起來,以後跟小少爺相處的機會會少很多。都不能夠見證他的成長了,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記得有個加西亞叔叔。」提到這個加西亞更是有些鬱悶的說道。

在美國的時候,好歹隔三差五的還能看小阿福一面,這小傢伙跟自己可是很親的呢。也不知道以後時間長了,他會不會忘記自己。

「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小阿福才不會給你們忘了的。現在這臭小子都是以你們的名字命名他研發出來的那些奶茶。看他的樣子,是要把所有的人都給命名,都不知道我和蜜雪兒會不會被他給搞進去。」這一下劉雲軒倒是有些鬱悶了。

不知道小阿福是不是繼承了他起名字的優點,在這些奶茶上的命名人家更是一點都不費心思。

他是省心了,自己卻在擔心呢。畢竟不想將來到小阿福的店裡坐坐的時候,聽到顧客們喊來杯安迪和蜜雪兒,然後再來杯加西亞打包,你說到時候自己是不是得跟著顧客走呢?

好在現在阿福的配方還比較少,還沒輪到自己兩口子這裡呢。不過估摸著這都是早晚的事兒。人家就是這麼任性,就是要這麼命名,你一點轍都沒有。

劉雲軒有點鬱悶,邊上的約翰看著加西亞心裡可是有點小羨慕。

現在的他跟劉雲軒關係還算可以,算是納入了他的眼線。可是在跟小少爺的關係上,跟別人比就差太多了。這也沒辦法,誰讓自己來得晚了呢,就少了這個先天優勢。

「看來特恩布爾還是很重視我們的。派來了迎賓車隊,也許這個就是我伯爵稱號的一個福利吧。」看到機場中停著的一溜車隊。劉雲軒打趣兒了一句。

看來自己的觀念也得改變一下,不能老當成普通人,好歹還是一名伯爵不是,哪怕是名義上的,這也是伯爵,只要有王室的國家中。都能收到相應的優待。

「特恩布爾總理您好,沒想到我們第二次見面,會是這樣的場合。」見到特恩布爾劉雲軒率先開口說道。

人家不管咋說,也是一國的老大,身份就不同。這該有的禮節,劉雲軒也不會疏忽。

「安迪伯爵,說起來,對於今天的見面,我可是很期待的。」特恩布爾一邊跟劉雲軒合影留念一邊說道。

他隨時留意著劉雲軒收購這片土地后的動作,看到自己上任以後,那邊就加大了投資的規模和力度,他便領了劉雲軒的這份情。

無論對於自己的就職有沒有任何的幫助,劉雲軒的舉動都是善意的。對於一個商人來說,能夠真金白銀的投資進來,甚至拋棄一些利益,這已經很難得了。

「其實說起來,我還算是一個『華夏的女婿』,只不過我對華夏的態度可跟我的家庭因素沒有任何的關聯。」落座后特恩布爾打趣兒了一下。

這讓劉雲軒有些意外,他還以為還會是那種公式化的交談,你來我往的,你好我好,大家一起好。

「總理先生,對於這次的見面我也很期待。當接到約翰的電話后,我們就直接從沙特飛了過來。這次在澳大利亞這邊的投資太大了,而且您也知道,我預期的後續投資也不會少,疏忽不得埃」劉雲軒笑著說道。

他覺得特恩布爾並不想搞那種公式化的交談,而是想來點實際的,這倒是正合了他的意,他最厭煩的就是那些面子活。

「安迪,我想你現在最顧慮的就是工人數量的問題吧?」特恩布爾笑著問道。

劉雲軒點了點頭,「確實是這個,在附近的州已經將能招收到人都招收得差不多了,可是還有很大的人員缺口。」

「原本我是打算直接從華夏調集一些人過來的,可是在澳大利亞國內卻有好多人擔心隨著華夏工人的湧入,會影響到你們國內人口的就業問題。」

「現在就已經有很多人對於我購買那塊土地持否定的態度,我很擔心,隨著我的人調撥過來以後,會加劇之間的矛盾。可我又是做有機產品的,沒有足夠的人力,根本無法保證全面的生產。」

劉雲軒這完全就是實話實說,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他不想讓澳大利亞這邊的人以為自己調人過來是來跟他們搶飯碗的。這要是在有心人的鼓動之下,還不定會成為什麼樣子。

民意有時候也是很盲目的,這主要是媒體上是怎麼宣傳的,如果有意的誤導那麼一下下,這性質可就完全變了。

他們從來不會想,他們之所以沒有工作,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也不夠吃苦。並不是沒有工作,而是他們不願去做。

「安迪,在這一點上你完全可以放心。一直以來我都很支持澳大利亞與華夏的合作關係,只有合作發展,兩個國家才能共同的進步。」特恩布爾點了點頭說道。

「在第二次世界戰爭的時候,如果沒有華夏面對日本侵略者的堅韌和勇氣,我們的戰爭歷史也將會以另一種完全不同的形式結束。」

劉雲軒笑著點了點頭,果然跟傳聞一樣,特恩布爾還是很親華夏的。並不是像他們的那個「菜鳥外長」那樣分不清形式。

「總理先生,這樣的話我可就放心了,回去以後我們就會重新制定發展計劃,儘快的調集人員過來,加快這邊的改造速度。」劉雲軒笑著說道。

這也算是給特恩布爾的一個保證,只要你支持我們的發展,我們就敢往裡邊投資。其實這個對澳大利亞政府也是有好處的,最起碼這塊土地上有高額的產出,他們的稅收也會很富裕。

無論在哪個國家,稅收都是政府資金的主要來源渠道。只有穩定的稅收才能充實國庫,國家的掌舵人,才能按著自己的思路發展。

要不然,你的想法再美麗,沒有充盈的資金支撐,也是玩不轉。這一點,無論是在企業中,還是在國家這個層面上,大致都是相通的。

邊上的唐深深、加西亞、約翰,一直都是正襟危坐的聽著劉雲軒和特恩布爾的談話。

這個場合在他們三人的心中來說,都是有些小興奮的。這可是在跟一名國家領導人面談,雖然是作陪人員,這個機會也是非常難得的。

最開心的是唐深深,隨著劉雲軒地位的提升,她的地位也是跟著水漲船高,沒準以後這劉雲軒接觸到都是某個國家的一把二把啥的,自己這也算是跟著開開眼界了。

劉雲軒可沒工夫管他們三個啥想法,今天跟特恩布爾的談話還是很成功的,基本上這邊的意見也表達清楚了,也算是換得了特恩布爾的支持。

談話過程一直都很愉快,更是在稍後的宴請上聊起了小阿福。這就是閑聊了,也算是加深一下雙方私下的友誼。

劉雲軒這兩年的動作是一年比一年大,特恩布爾的心中對他同樣非常的重視。曾經經商的他自然知道能用這麼短的時間累積出這麼大筆的財富,那可是相當不容易的。

自己前幾十年摸爬滾打的,才攢多少錢,恐怕還沒有人家一個附屬企業的利潤多呢。自己這個總理又不能幹一輩子,在任的時候是總理,卸任了以後,自己還得生活埃

而之所以會提起小阿福,是他認為這個小傢伙將來的成就也小不了。反正他是沒有看過,其他那麼點大的孩子會那麼多國家的語言,還會一手好茶藝。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