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二五章 土地面積大了也愁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特的,誰知道人家那邊是不是還藏著啥後手,到時候再來個反撲,然後再將特恩布爾給掀下台。 這也是他比較討厭政治事物的一個方面,受主觀影響太大。有時候就難免的會成為城門失火后被殃及的池魚。 ...

感謝好友真情流露儘可能又給了咱賞哇

在這邊又停留了兩天。

白天的時候帶著家人遊逛利雅得,晚上的時候聽著曼蘇爾過來訴苦,然後就帶著老婆孩子還有唐深深,直飛澳大利亞。

約翰那邊來消息了,特恩布爾想找他談一下。這不是給劉雲軒的特殊照顧或是怎樣,他已經在澳大利亞約談了好多有影響力的公司掌門人。

別的事情,可以讓查理幫著去出面搞定,特恩布爾的第一次邀約,還是劉雲軒親自過去一趟比較好。

而且這也是有好處的,看來當初加速澳大利亞產業的投資,特恩布爾已經感受到了自己的善意,現在就是自己取得回報的時候了。

「哈哈,老闆,可算是把你們給盼來了。不管怎麼說,一定要在澳大利亞這邊,也建設一座奶茶的生產工廠,喝不到小少爺親手沖泡的奶茶,喝成品也是可以的。」一看到劉雲軒,加西亞就迫不及待地說道。

「哎,你們就放心吧,誰都少不了。阿福的公司,還得你們幫著看護一下呢。」劉雲軒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要不然為啥那天會說這些國家都得設廠開店呢,自從卑翊起了頭以後,誰都是不甘寂寞的給自己打電話。雖然加西亞沒打,他估摸著也差不多,就給算了進去。果然沒有錯,連工作情況都沒有回報。加西亞就提起了這個事情,看來他也是挺上心的。

這也是小阿福的幸運,無論他做什麼事情。都有這麼多人關心著他,守護著他,不說將來順風順水,最起碼能減少一些發展上的阻礙。

而這種幸運,有時候他自己都有些小羨慕。當初自己過來的時候可是舉目無親,一拳一腳打出來的江山。

不過這也是他沒跟別人說,要不然肯定能夠收穫無數的白眼。你還想咋幸運啊?隨便的買個牧場都有松露產出。你還想咋樣?

「咱們這邊的工程進度怎麼樣?」劉雲軒又接著問道。

「老闆,改造的速度最少提升了20左右。現在正在規劃的土地上全力建造肥料工廠。就是錢花的有點多,很是心疼。要不然咱們慢慢的來,能省下好多錢呢。」加西亞先是開心的說了一句,說完之後這心情也是有些小低落。

人們都經常形容花錢的速度為流水一樣。在加西亞看來,現在他這裡花錢的速度,那是瀑布一樣。

現在要提速這片土地的改造,制約效率的就是肥料。所以肥料廠和工人的招募與培訓,排到了第一序列。這哪一樣都是錢啊,想想他都肉疼。

「想開點吧,咱們這也算是花錢買時間。雖然投入得多,將來獲得的收益也少不了。就是這次提前建造肥料廠,恐怕會影響到肥料廠上市時的股價。白白的浪費了一個利好消息。」劉雲軒拍了拍加西亞島肩膀,嘆了口氣說道。

今年的股市,那可是坐過山車一樣。很是玄乎。劉雲軒都有些擔心,將來自己的肥料廠上市的時候,會不會吸引到那些資本大鱷們的注意。

正是因為這個,他也是跟查理他們說了,第一次發行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數量。別搞得太多,要是招來這麼一幫大鯊魚。自己還真不一定夠看。

可是沒有了量,想要圈錢,你就得有「質」,單股的價格就是越高越好,所以他才說浪費了這個利好的消息。誰不想自家的股票每天都是紅的,紅到頂才好呢。

「對了,老闆,目前來看,在附近這幾個州的工人已經招收完畢。在人員上還有很大的缺口,您看我們是繼續向外招收,還是從別的地方支援?」加西亞又接著問道。

這也是挺頭疼的問題。

人員需求加大,招收的效率也上來了,在初期的審核上,就不是那麼多嚴禁。而且招收這麼多的人,裡邊可能是有因為失業暫時到這裡來混的,屬於騎驢找馬型的,將來有了好的,人家肯定會走。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歡當牛仔當工人。哪怕是你給的薪水再高,人家也是有著自己心目中所期盼的工作。這是所有大型用人企業都會面臨的問題,根本都避免不了。

那麼問題就來了,本來人員就有缺口,可能還會有一部分人在不久的將來經濟復甦之後會離職,到時候人員的儲備方面可就更沒有著落了。

不過他也知道,以後整個體系工作的重心,就是在澳大利亞這塊土地上。他又不敢獨自做主,不知道劉雲軒是否還有別的考慮。

「這個先等等,等我跟特恩布爾談完的吧。給這麼多人培訓的費用都是一大筆資金呢,到時候看看能不能在他那裡敲點兒回頭錢兒出來。」劉雲軒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這邊的投資規模太大,瓦格納農場那邊也要錢,這兩邊的支出算起來,他現在都有點肉疼。好在酒店那邊的投資差不多了,只剩下後期的部分。有兩口油井打底兒,雖然現在的油價還是不死不活的,多少也夠用了。

土地面積大了也愁,他又是玩的有機農業,這吞錢的能力也是無限放大。前兩天羅伯特已經通知他了,要是再搞啥奢侈品,或是買飛機之類的,悠著點吧,賬上沒有多少錢了。

除非等著肥料廠上市圈一筆錢回來的,你還得等段時間才能用。至於電影那邊,暫時也指望不上。得等明年下檔的時候,才會有錢打過來。

「約翰,現在咱們公司在這邊的情況怎麼樣?」來到房間后劉雲軒才有時間跟約翰詢問。

公司在這邊的名譽問題或者說受歡迎的程度方面的調研,都是約翰在負責。他就是搞公關的么,這邊的這些事情,正好算是他的對口業務。

「通過最新一輪的民意調查,在民間方面對於我們公司購買這塊土地反對的聲音已經小了好多。即使是一些原住民,也是選擇觀望的態度,不會亂髮聲。」約翰揉了揉有些疲憊的臉說道。

「不過官方方面的聲音還是不校雖然特恩布爾已經表示出了對咱們公司的善意,有些人對於我們的態度還不是很好。」

他最近的工作也很累,既要留意民間消息的反饋,還要做那些議員的工作,這兩方面,都不輕鬆。

雖然特恩布爾成功當選執政黨的黨首,可在其餘黨派或是他們執政黨的內部仍然有不少的人並不支持他。

這些人的觀點就是,經營一個國家,與經營一個企業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你企業經營得再好,那也是企業方面的,會受市場的影響。可國家不同,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因素都很多,有些問題,更是在經營企業的時候根本不會出現的。

「現在咱們就希望特恩布爾拿出一些行之有效的辦法來,提振一下經濟,讓他的位置做穩一點吧。」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這也是他一直都在擔心的問題。還是那個原因,這邊換總理那就跟小孩兒過家家一樣,說換就換。

特恩布爾可不是壓倒性的優勢戰勝阿博特的,誰知道人家那邊是不是還藏著啥後手,到時候再來個反撲,然後再將特恩布爾給掀下台。

這也是他比較討厭政治事物的一個方面,受主觀影響太大。有時候就難免的會成為城門失火后被殃及的池魚。

可你要是不想接觸這塊兒也不行,這可是不以你的意志為轉移的。可不是你想孤傲清高的自己玩自己的就成,他都已經很是避免了,可仍然被牽扯了進來。

現在在外界的眼中,自己已經與特恩布爾有了若有若無的聯繫,所以才會加大這邊的投資,提升改造速度。

一個是能夠對特恩布爾當選做出善意的回應,畢竟就是有人想推翻他,他也能做一陣子這個位置。另一個就是要快速的站穩腳跟,將這邊的民眾拉到自己這邊來。

只有自身發展起來了,成為了誰都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就算是有人想刁難自己,他恐怕也得掂量掂量。

就像現在自己的企業在美國的地位,任何一個當地的政府,想要對自己這邊遞爪子,都得考慮一下可能出現的後果。

雇傭那麼多的牛仔與工人,可不是吃乾飯的。那麼豐厚的薪水與獎金,如果他們的收入受到了影響,都不用自己吱聲,他們自己就會行動起來。

「老闆,我倒是覺得現在我們也不要過於的擔心。這個世界上總是有一些人看不清形勢,或者說他們就是故意要用唱反調來贏得一些特殊群體的支持。即使我們做得再好,在他們那裡也是不買賬的。就像他們的菜鳥外長一樣。」約翰笑著說道。

聽到約翰的話,大家也都笑了起來,對於這個澳大利亞這邊「菜鳥外長」的評論可不僅僅是國際上才有的,就是他們國內都有很多人這麼認為。

因為作為一國外長來說,當年毫無緣由的亂放炮,甚至挑釁華夏這個大國,真的不知道她這個外長是怎麼當上的。

其實這也是阿博特執政時期普遍被人詬病的地方,認為他們缺乏執政經驗,尤其不懂外交。未完待續

ps:今日四更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