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二二章 手串 上(為K哥加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兒的跟我誇蘭伯特呢。」國王笑著說道。 說完以後還衝著好奇看著的小阿福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要好好的看看他。 劉雲軒扭過頭看了曼蘇爾一眼,怪不得他支支吾吾的,原來根兒在這裡呢。曼蘇爾對上...

十月份的沙特,氣溫依然很是炎熱。低溫的時候都是二十多度呢,高溫那是妥妥的超過三十度以上。

「阿福啊,你休息休息吧,這小鼻子上都有汗珠了呢。」劉雲軒看著穿著小白袍,忙活著研究新的紅茶配方的小阿福關愛的說道。

來到這邊以後,小阿福就喜歡上了曼蘇爾的白袍裝束。別的不好弄,這個在這邊可是太簡單了,那麼多小王子呢,到哪裡都能給小阿福划拉來。還別說,這小傢伙穿上白袍之後,衣袂飄飄的樣子,倒真有幾分瀟洒的勁兒。

可是小阿福還是非常關心自己的公司事業的,除了開始的兩天跟著劉雲軒拜訪曼蘇爾的長輩以後,這小傢伙又開始研究起新的配方。

這次的配方,是為了給曼蘇爾研究的。曼蘇爾叔叔都給了自己那麼多好看的小石頭,還有那麼多串的珠子,自己也得給曼蘇爾叔叔一份禮物才行。

聽到劉雲軒和蜜雪兒關於擔心曼蘇爾以後工作忙了,會繼續犯失眠的老毛病後,小傢伙就開始研究起有助睡眠的奶茶。

其實現在的奶茶中,用得都是自家產的牛奶,已經具有一定的調理身體,改善睡眠質量的效果,不過小阿福的心裡想的是,要效果更好一些的。

然後,包括劉雲軒在內的,在這邊住著的無論是保鏢還是僕人們,都成了小阿福的實驗對象。研究出一款后,覺得差不多了,就找大家實驗。然後就用企盼的小眼神兒看著你,看看你會不會睡著。

劉雲軒跟他說過,咱這是研究有助於睡眠的茶,可不是在搞安眠藥啊,哪能睡得那麼快埃可小傢伙不聽,小傢伙就覺得。要想效果好,喝了就點睡。

無奈的劉雲軒也只能由著他,看他每天忙忙和和的,還得充當一下他的實驗品。

不過對於小阿福這種苦心鑽研的態度,曼蘇爾可是非常的高興。這段時間那是逢人就說,因為這是給自己準備的埃

不僅如此,在給劉雲軒準備的宮殿不遠處,又起了一座稍小型的,那個是給阿福準備的。曼蘇爾高興埃

「安迪,跟我走一趟吧,國王要見見你們,對了,還有孩子們也都帶著,國王可是早就想見見小阿福了。」這時候曼蘇爾急匆匆的走進來說道。

劉雲軒有點頭疼,對於見新國王他也有點發怵。要不是不好直接離開,他早就帶著老婆孩子跑了。

現在的曼蘇爾已經開始進入了遠離自由的倒計時階段。向外界宣布消息也就是這幾天的事情了,而且這次的變動貌似還挺大的。對沙特的整個政局都會有影響。這都是曼蘇爾過來的時候,閑聊提到的。

對於劉雲軒,曼蘇爾是根本不設防的。現在劉雲軒的資產水平,已經快達到他的水準了,超過也就是早晚的事兒。而且他也知道,劉雲軒對於政治這個東西從來都是敬而遠之。也不會將自己說的話透漏給別人。

「透漏一下,今天的談話內容是啥唄,也好讓我有個準備。」前往王宮的路上,劉雲軒詢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剛剛接到的電話。不過應該沒什麼事情。應該最想見的就是蘭伯特吧。」曼蘇爾有些心虛的說道。

這兩天興奮之下,他給小阿福都快吹上天了。那叫一個招人稀罕、那叫一個多才多藝,就是跟國王請安的時候,他都誇了小阿福好半天。

他就覺得這次國王臨時安排接見劉雲軒他們,好像是對小阿福更感興趣兒一些,所以他有點發虛。

看著曼蘇爾那故作鎮定的表情,劉雲軒就覺得嘴角發苦。你說你還不如直接說出來是啥,這樣的表情誰看不出來你在說假話啊,這不是讓人更摸不著頭腦么。

曼蘇爾在劉雲軒的認知中,那就是個老實孩子。嗯,跟自己呆的時間久了,可能學得有點蔫壞,不過這也證明曼蘇爾成長了。可你要是讓他說假話,那是千難萬難。因為他一說假話,就不敢看你。

這邊的王宮劉雲軒來過一次,那還是老國王招待他的時候。沒想到新國王也是在這裡招待他,他的心裡多少安穩一點。

因為這邊都是國王用來招待重要客人的,這次還在這裡招待自己,體現出了新國王對自己的重視。

來到宴會廳后,劉雲軒是心中大定。因為國王的穿著很隨意,人也是斜靠在躺椅中把玩著手中的串珠。

這就為這次的會面定了基調,這是私下裡的邀請,不是那種官方層面的。

不過想到這裡劉雲軒也是覺得自己有些不要臉。自己就是一個商人,哪裡會勞煩人家國王以國禮招待。

「國王陛下您好,很榮幸能夠得到您的召見。」劉雲軒帶著老婆孩子走上前,施禮問候。

「安迪,其實早就應該跟你見見面了,曼蘇爾可是一個勁兒的跟我誇蘭伯特呢。」國王笑著說道。

說完以後還衝著好奇看著的小阿福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要好好的看看他。

劉雲軒扭過頭看了曼蘇爾一眼,怪不得他支支吾吾的,原來根兒在這裡呢。曼蘇爾對上劉雲軒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老爺爺,這個你是要給阿福么?可是你給了阿福,你不沒有了么?阿福有好多呢。」這時候小阿福的聲音從國王那邊傳了過來。

劉雲軒也沒工夫管曼蘇爾,趕忙向前邊看去,看看小阿福跟國王倆人在幹啥呢。

這時候的小阿福呢,正努力的從自己的小袍子里往外拽掛在自己胸前的手串,國王呢,剛剛把玩著的那串手串兒已經摘了下來,正送到小阿福的面前。

看到眼前這一幕,劉雲軒的心裡咯一下子。沙特人豪爽,喜歡送人禮物,可你要是拒絕了,他們就會很不開心。而現在的情況,就是小阿福在拒絕這個剛剛繼任不久的國王。

「哈哈哈……,蘭伯特,你有沒有覺得我的手串跟你的很相像?也許它們以前就是在一起的,現在相遇了,你就收著吧,爺爺家裡還有很多的。」老國王暢快的笑著說道。

現在他理解了,為啥曼蘇爾這段時間張口閉口的就是蘭伯特如何如何,這個孩子確實很不錯。

小阿福的胸口就掛著一串手串,要不是他真心喜歡,才不會掛著呢。而作為一個小孩子來講,看到別人給自己喜歡的物件,卻能替別人考慮,而不是直接開心的收下,這樣的孩子得是多麼的乖巧。

國王很高興,孩子都這樣,那麼作為他的父母來說,再差也差不哪裡去。看來以後確實可以如自己去世的哥哥所說,加強一下跟這個安迪之間的關係。

什麼樣的財富,跟健康比起來,那都是浮雲埃

聽到國王這麼說,小阿福才開開心心的將這個手串兒收下,然後親了國王一口,順勢依偎在他的懷裡。

小阿福的動作很自然,就像跟國王很熟識一樣,或者說是在跟自己家中的長輩們撒嬌。

「蘭伯特真乖,一會兒也要給爺爺沖一杯好喝的茶,讓爺爺也品嘗一下蘭伯特的手藝。」國王拉著阿福的小手說道,說完以後才看向劉雲軒這邊,「你們也隨便一些,我這裡沒有那麼多的規矩。」

國王說完之後就跟小阿福聊天去了,說了沒一會兒,兩個人還哈哈的樂幾句,也不知道說的是啥,只剩下劉雲軒和曼蘇爾在這邊大眼瞪小眼的。

「這個,怎麼個情況?」劉雲軒跟曼蘇爾坐到一邊后捅了捅他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讓他們先聊著吧,咱們聊咱們的。」曼蘇爾聳了聳肩膀說道。

他更是糊裡糊塗的了,國王是召見劉雲軒的,可是現在卻拋開正主不管了,跟小阿福玩耍了起來。

劉雲軒點了點頭,國王今天看著心情不錯,那麼今天也就沒啥事兒了,想到這裡,他也是放下了心。

不過他這心理也是不住的感嘆,小阿福的能力是越來越強了。現在的小阿福或多或少的已經能開始影響人的情緒了。

以前的時候頂多對小動物的影響大一些,或是他不開心的時候會讓身邊的人心情也跟著差。可看剛才的樣子,明顯國王是臨時改變了今天召見的目的,光招呼小阿福了。

其實原本呢,國王確實想跟劉雲軒聊一聊他的產業狀況,還有以後供應給這邊產品的事情,不過小阿福的意外表現,讓他沒有了談這個的興趣兒,他覺得還是跟這個小傢伙聊天比較有意思。

國王也是人啊,還是一個上了年歲的人。剛剛小阿福無意中的撒嬌表現,讓他很是開懷。王室中規矩多,自己的孫子孫女可是很少有敢跟自己這麼撒嬌玩的。

劉雲軒在邊上也沒閑著,嬰牧礁齬肱也睡醒了,拱啊拱的就坐了起來,然後沖著他伸出了小手要抱抱。

這倆閨女生長得比當初的小阿福可是快得多,無論是翻身還是坐著,都要早好多。現在只要他們睡醒就會找爹媽,要抱抱。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