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零一章 有些難度的項目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舞了。 「劉總,這樣吧,現在我還真無法給你一個確定的答覆。等我正式上任的時候,會跟大家研究一下。不過你放心,如果能夠通過,我們也會認真對待的。」陳龍平沉思了一會兒后保證的說道。 「老陳...

「老陳,你的消息倒是靈通啊,我這剛剛回到國內,你就收到了風聲。▲∴,」下午見到陳龍平后劉雲軒打趣兒的說道。

「劉總,也倒是巧了。正好到京城來開會,碰著卑翊聽他提起的。我就多留了兩天,沒想到還真把你給等到了。」陳龍平笑著說道。

「對了,還沒來得及恭喜你呢,這就要走馬上任了吧?希望我們錦市在你的帶領下,能夠再上一個新的台階埃」劉雲軒恭喜的說道。

這還是他今天查詢陳龍平的消息才聽說的。

陳龍平在阜市的工作很不錯,主抓的經濟示範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帶動了阜市的經濟發展。這次調任錦市成為正牌的市長,可以說在仕途上著實的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責任很重啊,這次可是四處的求援。還是明遠給我指明了方向,如果赴任以後,想要做出成績,找劉總,一定不會錯。反正我是不管了,錦市也算是你的家鄉,你總得幫我想點項目。」陳龍平耍賴皮的說道。

咱就明白的告訴你,是找你求援來了。你總不能讓我這新官上任,一點作為都沒有吧。現在錦市建設得很不錯了,底子很厚,想要出彩兒還真有點難度。

因為你無論做什麼,都只能算是錦上添花。而且無論你搞啥項目,還不能浪費錢,你要是搞些亂七八糟的,老百姓會直接給你舉報上去。

王明遠又在錦市做過常委副市長,對於錦市的情況了解很多。他也是跟王明遠諮詢過,王明遠的建議就很簡單了,別著急。看看劉雲軒這邊有沒有什麼項目,完再說。

一打聽,那時候劉雲軒應該在京城呢,可是過來以後,人家已經轉到日本那邊了,聽卑翊說的這兩天會回來。他才一直等在這裡。

他也知道,憑著以往跟劉雲軒的關係和對他的了解,有需要,你就直接開口。別整那些雲山霧罩的,在劉雲軒這裡沒用,有時候反倒會起反作用。

「老陳啊,你來得倒是正好,要不然恐怕我還得回去一趟呢。有一個項目,就看你們有沒有膽量上了。」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劉總。你可別嚇我。只要是你張羅起來的項目,咱就敢上馬,咱知道,你是絕對不會禍害家鄉的人民的。」陳龍平大喜的說道。

他可沒想到,自己這次還真沒白等,劉雲軒這邊還真有項目可以上馬。以前的時候就聽劉雲軒說過,找他投資可以,面子工程要不得。只要真心為老百姓著想的,都可以考慮。

「其實這也是以前曾經考慮過的一個項目。以前老孫還在位的時候就說過。會在錦市搞賽馬,只不過一直拖到現在。」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如今我們家的水姑娘奪得了美國的三冠王,明年初她的兄弟姐妹也將在各大賽馬場上楊威,尤其是迪拜的賽馬世界盃。如果你們有興趣、有膽量,可以承辦一次賽馬比賽,到時候水姑娘和她的兄弟姐們都將到常」

當初腦袋一熱的。就跟陳市長提過這個事情,如今陳市長早已退居二線,還是曼蘇爾跟他說起,才想了起來。

不過他也一直在考慮,這個事情要不要搞。

如果要搞的話。錦市在這方面的投資無疑是非常的大的。這不僅僅是建設高等級賽馬場的事兒,你還得有必要的配套設施。

曼蘇爾和自己邀請過來的人,非富即貴,到時候休息方面就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你的設施跟不上,自己和曼蘇爾掉面子倒是好說,人家可是會給錦市搞差評的。

還有一點,這些設施建設完后,以後的利用率將會如何。

你總不能每年就搞一次這個賽馬比賽吧,要不然你賺多少錢能把成本慢慢收回來埃可是你要是再搞,會不會有相應的資源,這就需要政府方面來考慮了。

這就是劉雲軒的顧慮,所以上次回來的時候,他也沒有提起來。因為他怕好心辦了壞事兒,到時候鄉親們會戳脊梁骨的。

聽了劉雲軒的話后,陳龍平也在沉思,心中在快速的考慮著利弊得失。

當初提起這個事情的時候,他也在場,甚至還對孫市長和王明遠兩人表示出了羨慕。可現在事情落到了自己的頭上,他才知道,這東西也不老好玩的埃

劉雲軒考慮的那些,他也在心中過了一遍。因為你無論做什麼投資,都得考慮一下回收成本的速度。

在考慮完了這個項目本身的利益問題,他又考慮起政治意義來。而作為官場中人,更看重的就是潛在的政治利益。

如果這個賽馬比賽要是張羅起來,自己這個主導人無疑將會獲得豐厚的回報。而對錦市也是有著巨大好處的。城市名片的提升,賽馬比賽期間國際遊客的到訪,對於錦市的發展都能夠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

因為這是國際性的體育活動,相較於前年的世界園藝博覽會吸睛的作用還要巨大很多。能玩得起賽馬的,可都是不差錢的主。愛好這方面的人,經濟實力也是差不多的。

如果加把勁兒,每年都搞一次,甚至將這個賽馬比賽的級別提升到世界的頂級水準,那麼無論是自己,還是錦市所獲得的收益,都是無法估量的。

但這都是遠期的收益,在自己執政的這些年裡,這筆投資該如何收回來,才是最緊要的問題。如果投資收益時間過長,可能就會有些群眾不理解,沒準這舉報信就寫得漫天飛舞了。

「劉總,這樣吧,現在我還真無法給你一個確定的答覆。等我正式上任的時候,會跟大家研究一下。不過你放心,如果能夠通過,我們也會認真對待的。」陳龍平沉思了一會兒后保證的說道。

「老陳啊,這個事情不急,一定要穩妥一些。我和曼蘇爾這邊一點問題都沒有,過去參加比賽的賽馬水準不會差。最主要的,是要看舉辦這個活動,咱們錦市能不能落到好處。要不然光賺吆喝,勞民傷財的沒意思。」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劉雲軒沒有半點的介懷,反倒高看了陳龍平一眼。如果陳龍平今天直接大包大攬的拍板下來,恐怕自己就得好好的合計一下,是否上這個項目。

「哈哈,劉總,這一點上我可是很放心的。剛才不也說了么,你這裡無論如何也不會糊弄家鄉人民。有沒有時間回去一趟?在咱們市電視台做個專訪。你這世界第一大地主的身份,可是非常顯赫的。」陳龍平笑著說道。

「哎,還是不了,參加完卑翊這邊的滿月酒,我就得去英國,十月份還得去西班牙,也是挺趕的。」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現在他倒是有點懷念自己身體犯毛病時的生活了,那時候雖然經常的有各種狀況,反倒是自己最消停的時候。

事情大家都幫著處理了,也沒有人來煩自己,自己也不用這麼世界各地的滿處跑。雖然身體上受點折磨,但最起碼日子過得比較悠閑埃

「雲軒啊,還有個事兒跟你打聽一下,這個以後你就是西班牙那邊的伯爵了,這個算是西方的貴族?」陳龍平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算是正事兒談完了,剩下的就是朋友間的交流,所以他這稱呼也是變了過來。他對於這些爵位確實挺好奇的,因為這些離著自己的生活貌似很遙遠,誰想到自己的朋友里,就冒出來一位伯爵。

「嗨,啥貴族不貴族的。有沒有那個名頭,咱還是這個人。只不過是西班牙王室對於我發現了沉船給予的補償。」劉雲軒擺了擺手說道。

「再說,現在這封爵也不值錢埃在英國那邊,你要是運氣好了,沒準哪場拍賣會上都能拍倆爵位啥的回來。」

「哈哈,不管咋說,你這以後也是爵爺了,只要別成了韋爵爺就成。」陳龍平大笑著說道。

「我倒是想,就怕蜜雪兒到時候給我拆零碎了。」劉雲軒聳了聳肩膀攤開手無奈的說道。

每個男人心中可能都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成為韋爵爺那樣的人,妻妾成群不說,還各有各的美。但這也就是個夢,做完就拉倒。

「今年你們公司在咱們市內,還會有什麼別的投資項目么?」閑扯了一會兒后陳龍平又將話題拉了回來。

他也想跟劉雲軒就這樣閑扯淡的聊下去,可是不行啊,現在逮著劉雲軒一次的機會可是不多。

「別說是今年了,近幾年在咱們省或是咱們華夏的投資都不會很多。剛剛接收了那麼大的土地,需要動用的資金太多。咱們國內的土地成本和人工成本又太高了,搞不動,得緩幾年了。」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不是自己不想投資,而是投資的成本太大了。雖然說可以到銀行貸款去發展,但自己覺得沒那個必要。

如今國內的產業基本上已經定型,其餘的就是發展一些油料作物的種植,已經夠國內這邊公司忙活的了。未完待續。。

ps: 哈哈,今日四更已畢,明日咱們繼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