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六五章 贏太狠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當年的他,自己都沒有能夠達到自己閨女如今的高度,人家可是三冠王騎師。 最主要的是,只要水姑娘的狀態能夠保持下去,最少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也就是說,自己閨女的賽馬生涯,將有冠軍相伴。 ...

歡慶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劉雲軒跟著大家參加了一會兒,跟水姑娘拍了個全家福后,就帶著大家趕回酒店。『,

「哈,克倫克,太感謝你了,還幫水姑娘搞得這麼喜慶。」看著酒店旁的氣球上慶祝水姑娘封神的標語,劉雲軒開心的說道。

「這不算什麼,要不是水姑娘的脾氣也不怎麼好,我都想邀請它一起到酒店的宴會廳里慶祝一下。」克倫克擺了擺手不在乎的說道。

這也是榮耀啊,時隔三十七年之久的三冠王,要是到酒店來溜達一圈兒,這也是對酒店的宣傳。雖然自家的酒店名氣也不錯了,更好點,那也是不介意的。

「嗨,很抱歉,首映禮我都沒有來得及過去參加,真是太失禮了。」劉雲軒看著強森他們很是抱歉的說道。

《速七》在4月3號美國上映,他守著蜜雪兒,等生娃呢。4月12號在華夏上映,他正失眠呢,原先答應得好好的要跟著參加首映禮,也只能爽約了。

人家對自己可不錯,客串的戲份都那麼認真,尤其強森,在這邊拍片的時候也是很趕,因為他還有另一部影片的拍攝。

「安迪先生,您可千萬別這麼說,我們這幾天正好休息,就等有時間到您的賽車場上飛奔幾圈兒呢。」范?迪塞爾咧著大嘴笑著說道。

對於劉雲軒沒有過去參加首映禮,他們僅僅有點小遺憾,因為這畢竟是保羅?沃克的遺作。但劉雲軒的身份不同,而且他們也知道人家兩個小天使那時就要出生,肯定是分不開身。

「沒有問題,就是有點小遺憾。我的那艘遊艇被crn開了去,準備參加遊艇展了,要不然咱們倒是可以好好的玩幾天。」劉雲軒爽快的點頭說道。

因為前天的時候,他已經接到了賽麟那邊的通知,他的車子在做最後的測試,這一半天的。就能交付。

對於這輛車,他可是很期待的。因為這輛車可以說是真正適合他駕駛的專屬賽車,他也想看看駕駛這輛車能在賽道上跑出什麼樣的速度來。

「老闆,還請您出去一下,呃,有點事情。」劉雲軒正跟大家邊吃邊聊呢,唐深深湊到他的跟前兒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怎麼,深深啊,有事兒就說話。相中啥了,咱這薪水可以預支的。」劉雲軒一邊隨著出來,一邊打趣兒的說道。

「咦,怎麼還來警察了?」可他來到宴會廳的外邊卻看到幾名警察正在等著自己。

「安迪先生,抱歉打擾您了,您不要誤會,我們只是跟您了解一些情況。」一名穿著便裝,胸口上掛著警徽的警探笑著說道。

劉雲軒點了點頭。估摸著是小野正雄要偷襲水姑娘的事兒吧,可那也不用直接找自己來埃

「是這樣的。在您今天開的房間中,發現一名日籍男子的死屍,想必您不會陌生,又因為您可能是最後見到他的人,所以我們才會找您諮詢。不過我們已經判定,他是自殺的。」警探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情況。

他得說清楚明白。要不然引起劉雲軒的誤會,自己就等著接律師信吧。這些大富豪身邊的律師那都不是好惹的,沒事的時候就想好好的表現呢。

劉雲軒接過警探遞過來的照片一看,愣住了。因為照片上的畫面,正是小野寺剖腹自殺的場面。他可不知道。小野寺輸了賭局后,竟然走了極端。

不過這也解釋了,為啥當初自己有了那個錯覺,小野寺對輸了賭局毫不關心的錯覺。人家都想著自殺了,還有啥可關心的。

「ok,當時我們是在做一個賭局,整個過程我們都有影像,不過我們走了之後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了。」劉雲軒將相片遞還回去后說道。

他是為了保險起見,也是為了防止小野寺賴皮,這才在房間中安裝了攝像頭。

「安迪先生,真是太感謝您了,那麼我們就不打擾您了,明天您安排人將視頻資料送到警局就ok了,這是我的名片。」警探如釋重負的說道。

「哈哈,不要這麼急,看得出來你們也是水姑娘的粉絲,既然過來了,就跟著一起慶祝一下好了。」劉雲軒笑著邀請著他們。

他也注意到了,在他們的衣服上,也都別著水姑娘的徽章。不管他們是不是真的水姑娘的粉絲,還是為了讓自己不找他們麻煩現買的,這都不重要,開心才是最重要的。

「安迪先生謝謝您的邀請,實在抱歉,我們要回去處理這宗命案,祝您玩得開心。當然了,要是能有一張水姑娘和lucy的簽名合影,我會幸福死的。」看到劉雲軒很是熱情,這名警探也就開了口。

「ok,明天會將視頻資料和相片一起給你送過去的。」劉雲軒微笑點頭說道。

這事兒輕鬆,人家過來也沒說啥別的,像電影中演的那樣給自己叫到警局中調查之類的。人靜己一尺,己敬人一丈,這一直都是劉雲軒做人的原則。

「克倫克,抱歉,讓你的酒店中沾上了這樣不好的事情。」等警探離開后,劉雲軒對著等候在一邊的克倫克說道。

對於小野寺他也是挺氣憤。好死不死的,非得死在人家的酒店中,這得虧是自己有了視頻錄像,要不然這官司雖不怕輸,影響不好埃

再說這裡還是克倫克的酒店,克倫克又是自己非常不錯的朋友。發生命案,多少對人家的生意也會有影響。

「安迪,沒關係的,還是自殺的,對酒店沒什麼影響。就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樣了他,竟然還想不開了。」克倫克搖了搖頭無所謂的說道。

要不是知道劉雲軒不是那樣的人,他都在懷疑,是不是劉雲軒設了什麼局,給人家小老頭給逼死了。

「哎,估計是我這次贏得太狠了,人家一下子想不開了。」回到宴會上,劉雲軒拿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后無奈的說道。

小野寺的死亡,他沒有任何的同情。本來就像這對付他們家族呢,說句不好聽的,這叫死了正好。

「不至於吧,一共不才五億美金么,既然他敢拿出這麼多的錢來賭,肯定產業中有足夠的資金支撐埃」克倫克納悶的說道。

這就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雖然說小野家族跟劉雲軒這也是有了仇怨,但頂多就是在對賭上面。

可看現在的狀況,這小老頭貌似壓上了全部的身價,這一點都不至於埃

「可能這也算是跟我有點關係吧。」劉雲軒笑著說道。

「他們家族已經在銀行中做了很多的貸款,用來打壓我的產業。這次又以為一定會贏,才會一次的下這麼大的重注。」

「這次的賭注中,他把他們家族的漁業公司還有值錢的地產全都壓上了,沒想到卻輸了。不過這日本人的想法,有時候你也搞不懂,自殺率一直都是世界最高的。」

這是他猜測的,估計輸了這麼多錢以後,小野家族就資不抵債了,也可能這小老頭就這樣想不開了。

「哎對了,到時候我將日本的那些溫泉告訴你,啥時候你到那邊玩就直接過去。泡泡溫泉,確實很舒服。」劉雲軒又接著說道。

溫泉很不錯,但自己一年也就泡個兩三次頂天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讓自己的好友們過日本玩的時候享受一下。

小野寺的死,並沒有打擾大家的興緻。本就是不相干的人,死了就死了吧。水姑娘的慶功宴,才是大家緊要的任務。

冠軍騎師lucy的到來,將整個慶功宴的氣氛推上了頂峰。

這次沒有穿騎師裝,一身典雅的公主裙,配上她精緻的面孔,在這個宴會上,也是爍爍生輝。

這是蜜雪兒給她張羅的,要不然這丫頭就想像上次一樣直接騎師裝上場了。這次可不同,lucy的名字也將載入美國的賽馬史,可是大喜事兒。

路易斯喝多了,他高興埃當年的他,自己都沒有能夠達到自己閨女如今的高度,人家可是三冠王騎師。

最主要的是,只要水姑娘的狀態能夠保持下去,最少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也就是說,自己閨女的賽馬生涯,將有冠軍相伴。

他很欣慰,不愧是自己的娃,就是冠軍的料。在這一點上,他跟劉雲軒的意見那是完全相同的,只不過兩人一個想的是lucy,一個想的是水姑娘。

「老闆,飛機我已經預訂完了,只不過因為我訂購得太晚了,只能明年年底的時候才能交付。」前田浩一看到劉雲軒的身邊暫時沒人了,就端著酒杯滿面紅光的走過來說道。

他也喝得有點小高。三個漁業公司啊,接收過來以後,這也是屬於亞太區的業務,自己的擔子又重了一些。

而且這次又贏了那麼多錢,購買飛機的時候哈維爾直接給的良心價,他這心裡也很熨貼。他知道,這肯定是自己老闆跟著哈維爾提前溝通了,老闆的心中有自己,這才是最值得高興的事情。

「前田,以後日本方面的事務多操點心,就全都交給你了。」劉雲軒拍了怕前田浩一的肩膀說道。

瞬間,前田浩一都覺得,自己身上的骨頭都輕了三兩。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