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六三章 小野正雄的恐懼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那邊可就真成了窮光蛋了。破產?那是最幸運的了,銀行那邊的貸款如果不結清的話,恐怕想死都難了。 而如果這次輸了,劉雲軒那邊又推出了新的肉牛,神戶牛不值錢了,銀行肯定會催收欠款。澳大利亞那邊的礦產...

小野家族的人來得倒是不慢,第二天中午剛剛吃過飯,他們就趕了過來。↗,

小野寺跟小野正雄畢竟不同,這次過來僅僅帶著小野正雄和兩名保鏢,就四個人,沒有像小野正雄那樣,還叫來撐場子的朋友。

「小野寺先生,我的水產公司勞您關照,最近的生意可是不怎麼好埃」落座后,劉雲軒看著小野寺笑嘻嘻的說道。

「劉桑,這次過來,其實是有一句話想問問你,我們之間是否還有緩和的餘地。」小野寺沒有理會劉雲軒的打趣兒而是沉聲說道。

劉雲軒愣了一下,他可不知道小野寺為什麼會這麼說。兩家不是應該斗得更熱鬧一些么?怎麼還就要和談了呢。

不過他也沒有多猶豫,「小野寺先生,您覺得我們還有緩和的餘地么?拋開前人的恩怨不談,您覺得在小野正雄將那些海豚屠殺后拍照給我看,還能有緩和的餘地么?」

跟小野正雄接觸的時間不長,前前後後還不到一年的光景。可就這麼短的時間內,兩邊可以說已經結下了不可化解的矛盾。

在劉雲軒這邊,小野正雄想對阿福遞爪子,對賭輸了之後又拿那些海豚撒氣,更是陰魂不散的耍弄自己,拍了白松露之王后竟然不付款。

這一來二去的,在他的心中,已經將小野家族劃為了第一號的,必須要消滅的敵人,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甚至hr公司的以利亞,都已經被他給排到了後邊。因為現在自己的實力還是有些弱校無法對hr公司發起衝擊,而那些極端的手段,他又不想使用出來。

而在小野正雄這邊呢,先是被劉雲軒給踹了一腳、輸了錢,還是不停的輸那種。最後更是被劉雲軒給氣得吐血,本就陰狠的他如何能放下這段仇怨。

可他也是有些搞不懂。本來都準備得好好的,為啥小野寺會到這邊來竟然還要跟這個可惡的人,緩和關係。

「劉桑,我們可以解除對你漁業公司的打壓,也可以放開高端牛肉區域,甚至如果你有興趣兒,都可以跟著參與到神戶牛的養殖中來。冤家宜解不宜結,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我們兩方合作起來一起賺錢,不是更好么?」小野寺仍不放棄的說道。

「小野寺先生。我還是那句話,我們之間的關係很難化解得掉,您也就不要再想了。如果有興趣兒的話,明天咱們的賭局繼續,有多大我都接著。如果沒興趣兒,我就送客了。」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他不知道小野寺的葫蘆里賣得是什麼葯,可不管怎樣,自己只要記住一條。不接受他的任何誘.惑的條件就好了。

「劉桑,你一定會後悔的。這次我帶過來三億美金。還有我們家族其餘的三家漁業公司,作價一億兩千萬美金,還有富士山下溫泉區的二十七口溫泉所有權作價五千萬美金,再加上東京都中央區的一套三層別墅作價三千萬美金,共計五億美金,你接得下么?」小野寺看著劉雲軒冷笑著說道。

「ok。這些產業的法律文件希望明天在比賽之前都能準備齊全,我接下了。我會帶五億的現金和銀行本票跟你賭,希望你不要爽約。」劉雲軒直視著小野寺說道。

他怕這老傢伙虛晃一槍,這沒屁眼兒的事兒日本人可是幹得出來的。侵略華夏的事情,人家就是瞪著眼不承認。

而且。他剛剛也注意到了,在小野寺說出這些賭注的時候,邊上的小野正雄也是非常的詫異,好像是第一次聽到一樣。

他不理解歸不理解,這送上門的好處,他可不會放棄,千載難逢的機會啊,估計這一下就把小野家族給掏空了。

等小野寺帶人離開后,劉雲軒也是趕忙聯繫康尼那邊,不僅僅要加強水姑娘的安全保衛工作,而且最好是給水姑娘現在休息的地方換個房間。

哪怕是自己多花點錢,跟組委會那邊說為了讓水姑娘明天有個良好的狀態,單獨安排住處也成。

他不知道小野寺這老小子為啥先要和談,然後和談不成又給來這麼大的賭注,反正自己這邊對於水姑娘的安全得放到第一條上。

小野寺可不是小野正雄,在劉雲軒的眼中,小野正雄就是個草包。小野寺則是那有些陰狠的豺狼,不能夠忽視。

劉雲軒這邊在緊鑼密鼓的安排,距離他們下榻酒店不遠的另一家酒店中,小野正雄也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因為過來的時候,僅僅是打算三億美金的賭注,可這臨時又增加了這麼多的產業。現在自己家這裡就剩下一些神戶牛和礦山的股份了。

不過疑惑歸疑惑,他的心裡可是很興奮。五億美金啊,這一下可能就能將那個該死的安迪贏得吐血。

我叫你買遊艇、我叫你買飛機,這一下我叫你好看。

他是喜滋滋的問的,可是收穫的卻是小野寺一頓里啪啦的大嘴巴子。

小野正雄蒙了,他不知道咋回事了。你加的賭注,完了我問了你還打我,這是什麼理由?

「你個蠢貨,為什麼要去招惹他?你不知道他現在已經著手在對付我們了么?也許再過兩三個月他們就能推出新品質的肉牛,到時候我們該如何應對?如何償還銀行的貸款?」小野寺憤怒的吼叫著。

這還不算,他是越說越氣,只要手頭邊上有的東西,拎起來就是對著小野正雄一頓招呼。

小野正雄只能受著,但他心裡也在琢磨,難道這跟下飛機時接到的那通電話有關?可是並沒有收到風聲,田園公司就要培育出新的肉牛了埃

他沒有猜錯,正是小野寺下飛機來的路上接到的那通電話,才讓小野寺有了如此的決定。

劉雲軒在安排人調查小野家族,小野家族對於這個打上門來的惡客自然也得調查一番。

不過他們沒有劉雲軒那麼強大的情報能力,只能通過在美國這邊找私家偵探慢慢的調查,這消息匯總過來的時候就慢了一些。

在他們原本的計劃中,收攏資金,打壓劉雲軒的漁業公司、高端牛肉,再加上剩餘的資金跟劉雲軒對賭,這就能狠狠的收拾劉雲軒一番。

可今天剛剛下飛機,小野寺就接到了這邊私家偵探的電話,他們探聽出了,田園公司新培育了幾個批次的牛種。而且通過他們查到的信息,這幾個批次的牛都很不錯,很有超過神戶牛的潛力。

小野寺慌了,小野家族這麼些年風風雨雨的,唯一給他們支撐發展起來的就是神戶牛,如果在這上邊被劉雲軒給超過去,那麼自己的支柱產業將轟然倒塌,那還有啥可玩的?

所以他就臨時改變了主意,打算先跟劉雲軒委曲求全,等挺過了這一陣兒再慢慢的尋找機會對付他。

可是劉雲軒不上套,直言仇怨根本無法化解。他就孤注一擲,將能壓的都壓了上去。在他的心中,也是認定水姑娘這次的比賽無法獲得冠軍,自己的贏面非常的大。

到時候贏得了這筆資金,就是神戶牛被劉雲軒給超越了,自己在償還了銀行的貸款后,還能有剩餘資金,鼓搗點別的產業。

回來的時候,他正在想著該如何做能讓自己的賭局贏得穩妥一些,這小野正雄的問題就撞到了槍口上了。

一切的根源就是小野正雄跟劉雲軒結怨,給自己家族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自然是這氣就不打一處來,還有啥說的,揍唄。

小野寺的年歲畢竟大了,打了一會兒,給小野正雄揍得鼻青臉腫的,他也是累個夠嗆。

「如果這次的對賭有什麼閃失,你就等著跟我一起切腹謝罪家族吧。」小野寺喘息了一會兒后沉聲的說道。

被小野寺打了一頓嘴巴子,小野正雄沒害怕。被他有沒頭沒臉的給揍了一頓,他也沒害怕。可是現在聽到小野寺這麼說,他是真的怕了。

因為切腹自裁在日本來說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情,這個可是不能胡亂拿來開玩笑的。不過結合到小野寺前邊的話,他也知道,招惹劉雲軒,真的招惹錯了。

雖然平時他都是混日子,在家族中謀份差事,吃喝玩樂才是要務。可對於家族中的一些情況,還是掌握得很清楚的。

現在他也知道,要是這把沒玩好,玩脫了,那麼家族那邊可就真成了窮光蛋了。破產?那是最幸運的了,銀行那邊的貸款如果不結清的話,恐怕想死都難了。

而如果這次輸了,劉雲軒那邊又推出了新的肉牛,神戶牛不值錢了,銀行肯定會催收欠款。澳大利亞那邊的礦產股份也買不上價格。

牆倒眾人推的道理,他還是懂的。可就因為他懂,才知道結果的可怕。到那時,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可是這個花花世界自己還沒有玩夠啊,自己一定不能輸。

「請您放心,明天我們一定會贏。」小野正雄說完后一個鞠躬就走了出去。

看著小野正雄離去的背影,小野寺嘆了口氣。希望小野正雄能夠彌補過錯,為家族做一些貢獻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