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五七章 這就治好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想搶他的小房子,沒準小阿福還想跟他做朋友呢。 小孩子心愛的東西你要是跟他搞沒了。那可是捅了馬蜂窩。而且小阿福也說了,還帶著妹妹們一起上的。不知道咋溝通的,估計也是一種本能。 滿心失望的...

感謝好友孤獨慢跑的打賞鼓勵.

劉雲軒很欣慰,自己的寶貝兒子帶領著妹妹們打退了敵人的進攻,守住了自己的家園,這很好。

現在他有點後悔,這都是啥時候發生的自己也不知道,早知道就提前跟小阿福問問了,這臭小子自己玩得開心了,啥都不跟自己說。

沒有準確的時間線,他也大概其的能將這個事情的經過給腦補出來。

肯定是那個男人在謀奪空間和阿福他們的房子的時候,被小傢伙給發現了。然後就被小阿福帶領著妹妹們給他收拾了,不僅僅房子沒搶到,還給小阿福他們的房子添磚加瓦了。

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現在的結果就是小阿福大獲全勝,獲得了很大的好處。

而且他也猜測,估摸著小阿福他們能夠獲勝還跟那個小瓶子里的液體有關係。

剛才他看瓶子的時候也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那個瓶子並非全都是金屬的,金屬僅僅是外部的一層殼,用來鑲嵌那些珠寶。

瓶子的內部應該是玉的或者是瓷的,燈光不是很明亮,看著也不太清,反正裡邊是很光滑的那種。

那瓶子里的味道跟空間水又很相似,卻更加的濃烈一些,沒準就是那個男子留在這裡準備著用的。卻被小阿福他們誤打誤撞的給喝了,然後完全佔據了上風。

不過他想到這裡,又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今天晚上的信息量有點大。因為他想到了小阿福在形容那個人男人的時候用了個「也」字,說他也是個壞叔叔。

既然有了「也」打頭,那就證明,最起碼。他的前邊還得有一個壞叔叔之類的才對埃

「阿福啊,你還看到過別的壞叔叔么?」劉雲軒蹲下身子看著小阿福認真的問道。

這事兒得搞清楚了,你要是搞不清楚。能睡得著覺?現在自己這身體已經被他們給搞得亂七八糟的了,小阿福就是解決問題的唯一線索。

「我不想叫他叔叔。而且我也沒看到過他,他是大壞蛋。」小阿福皺著小鼻子,看著劉雲軒的左手說道。

劉雲軒也隨著小阿福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左手,心裡覺得滲得慌。不是因為左手的顏色,而是因為小阿福的說辭。

不知道那個空間男子是什麼形態的,帶身體的或是純意識的還是啥的,反正小阿福看著了。看&#xxt电子书上現在按照小阿福的說法,自己的左手裡。好像也有個類似的東西存在。

因為小阿福的家教好啊,蜜雪兒告訴他見到不認識的年歲稍大的叫叔叔啊,以小阿福現在的能力,雖然沒看到,可他可能會感受到,要不然小阿福不會說「不想叫他叔叔」。

那樣的話,問題就嚴重了,難道這種詛咒的力量,也是以某種形態存在的,現在還寄居在自己的左手中?

「阿福。那麼能將這個大壞蛋給打敗么?」劉雲軒看著小阿福期盼的問道。

阿福都能給空間男子收拾得不要不要的,沒準對付這個詛咒啥的,那也是輕鬆的很。

「爸爸。阿福不會哦,阿福也不想看到他,他是大壞蛋。」小阿福搖著腦袋說道。

看著小阿福那堅定的表情,劉雲軒也知道沒戲了,還得自己琢磨解除詛咒的辦法,或者也可以寄希望於現代的醫療技術上。

反正指望小阿福是指望不上了。想想也是啊,小阿福才多點兒大,估計那空間男子要不是想搶他的小房子,沒準小阿福還想跟他做朋友呢。

小孩子心愛的東西你要是跟他搞沒了。那可是捅了馬蜂窩。而且小阿福也說了,還帶著妹妹們一起上的。不知道咋溝通的,估計也是一種本能。

滿心失望的劉雲軒帶著小阿福在空間里溜達了一圈兒。仔細的查看了一下空間的現狀。

空間男子的問題應該算是暫時的解決了,自己沒有出現第二人格,空間中也感受不到那種能量的流失,小太陽們還都胖了一圈兒,空間邊界處的那些植物們除了已經枯死掉的,現在也都恢復了過來。

一切的表象,都證明,這個問題暫時解決了,唯一要考慮的就是詛咒的問題,可現在卻毫無頭緒。如果醫療組那邊還給不出有效的治療方案,估摸自己就得找尋些這方面的能人異士了。

到時候朋友們知道就知道吧,信不信還是一回事兒呢,啥也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埃

最近小阿福有了新玩具,也是好久都沒有到空間里來玩了,這次進來還有劉雲軒在身邊,小傢伙可是很開心,騎著牛牛們到處亂飛,還吃了個大桃子。

當然了,空間中的一些作物再次的遭受了小阿福他們的摧殘。劉雲軒也沒心思打理了,現在如何將自己身上的問題解決掉才是重要的。

帶著小阿福來到外邊,劉雲軒這懶病也是有些犯了,伺候著小阿福洗漱完畢,爺倆就上床睡覺,小阿福照例是把那些水晶頭骨放在了大床上。

雖然心中有著煩心事兒,小阿福在自己懷裡來回動個不停的俏皮樣子,也是讓劉雲軒心情好了不少。

小阿福就有這個本事,無論你多愁悶,小傢伙跟你玩一會兒就能讓你的心情開闊很多。當然了,那第二人格出現時,自己情緒不受控是例外的狀況。

別看小阿福在他的懷裡沒事兒就會拱幾下,劉雲軒這小覺睡得那叫一個香。可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就覺得左手一陣刺痛,一下子醒了過來。

自從左手黑了以後,跟往常無異,從來沒有過痛楚或是瘙癢,現在呢,這種疼就像是把自己的手放在火上烤一樣。

劉雲軒害怕了,他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帶小阿福到空間中去謀划,一下子刺激到了詛咒,人家是不是要開始加緊進攻了。

他趕忙打開燈向自己的左手看去,看清楚后,他就覺得自己今天好像越來越迷糊、越來越搞不懂。

他左手上的黑色,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的變淺,直至跟右手的肌膚一樣白皙恢復正常,而且左手掌的邊緣還有不明液體正在滴落。

這是詛咒解除了?或是自己的毒解了?然後化成了水,低落下來?可是小說中那種將毒逼出來的狀況不都是烏黑惡臭的液體么?

雖然有些迷糊,但他的心中瞬間被狂喜所代替,要不是夜深人靜的,還有小阿福在床上睡覺,他真想暢快的喊叫一通。

詛咒在身的滋味太不好受了,因為你不知道他會發展到什麼程度,是否會危及自己的生命,甚至會危及到身邊的朋友們。

就這一枚阿茲特克金幣,害得一船的人全部死亡,這詛咒的威力能小得了?

自己睡覺前還沒有任何的辦法,現在睡半宿覺它自己就跑了,咋能不開心,咋能不想著喊叫,這也是人高興時的本能。

可現在的情況不行,會吵到小阿福啊,劉雲軒正憋得難受呢,就聽到床上的小阿福「哎呀」一聲。

劉雲軒向床上望去,就看到小阿福將腦袋插到了毯子里,撅著小屁屁的趴在床上。

他揉了揉眼睛,因為他看到小阿福漏到外邊的小屁屁上,好像有點濕,再加上小阿福現在的動作,這是經典的尿床反應埃

難道自己手上的是阿福的尿液?然後他的尿液就是靈丹妙藥將自己的詛咒給治好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童子尿的功效?驅邪的那種?

一連串的疑問浮現在劉雲軒的腦袋裡,他的鼻子也自動的湊到了自己的左手上,然後又湊到了小阿福撅著的小屁上。

「嗯,熟悉的味道。」劉雲軒自然自語的說了一句。

他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評價了,遍尋不到的解藥,竟然就是小阿福的童子尿,也不知道那些醫生們發現以後,會做何感想。

接著劉雲軒就感到非常的慶幸。這都是命啊,看來老天爺還是站在自己這邊的。

今天要不是劉雲海回來,順便帶了那麼多的水果,小阿福也就不會吃那麼多。自己要是沒有帶著小阿福到空間中溜達,滯留了一會兒,還吃了個大桃子,小阿福也許就不會尿床,自己手上的詛咒也無法清除。

要是等著這些醫生們治療,恐怕他們永遠也不會想到小阿福的尿上邊。也許別的孩子的童子尿還不行,小阿福畢竟是很神奇的。

多種機緣巧合之下,反正自己的手,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好了。

現在身上的詛咒已解,他也就沒啥顧忌了。直接將床上裝鴕鳥的小阿福給抱了起來,在他的小臉蛋上狠狠的親了幾口。

小阿福正害羞呢,現在被劉雲軒親吻襲擊,也是顧不得了,小嘴兒里格格的樂個不停。

「咦,爸爸,大壞蛋跑掉了。」樂了一會兒后,小阿福湊到劉雲軒的臉上用力的親了一口后說道。

他也是真開心,因為有大壞蛋存在,他都不想跟爸爸在一起呢。可以前的時候,跟爸爸玩才是最有意思的呢。

「哈哈,爸爸好了,走,帶你去洗白白去,放心吧,爸爸幫你保密。」劉雲軒親著小阿福說道。

聽到劉雲軒提起來,小阿福直接就伏到了他的肩膀上,小臉羞得不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