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五二章 王室來人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 「王室的人怎麼還過來了?算了,見見吧。他們的身份畢竟不同,在『私人領海』俱樂部里還有一位他們的會員呢。」劉雲軒皺了皺眉說道。 現在他判斷阿茲特克金幣詛咒威力的方法就是看小阿福的反應和...

劉雲軒這兩天全力的對著海鮮使勁兒,他認為葯療不如食補。︽,

不管是不是阿茲特克金幣在搗蛋,反正補充鹽分能抑制黑手掌的擴散,那咱就補唄。海鮮他本人也很喜歡吃,這邊撈上來的還都是新鮮的,味道更是贊。

頓頓不離海鮮,早晚一袋鹽水,解決黑手掌困擾。

水姑娘也是不負眾望,再次以半個身位的距離力壓美國法老奪得了必利時錦標賽的冠軍。

劉雲軒是通過電視轉播觀看的,賽馬場上的氣氛很熱烈。水姑娘的粉絲們,看著可是不少,整個賽場的觀眾中,已經有差不多五分之一全都是它的粉絲。

而隨著水姑娘摘下王冠上的第二顆明珠,水姑娘的聲望也是空前的高漲,更多的人成為了它的粉絲,期盼它能夠奪得三冠王。

因為只剩下最後一場比賽,成功了,就是美國賽馬史上久違37年之久的三冠王,而且還是一匹雌馬。

水姑娘有了成就偉業的機會,自然這最後一場的比賽上所遇到的對手也將會更加的強勁。因為好些馬主,在看到今天奪三冠王無望的情況下,他們就會自發的阻止別人獲得。

因為這樣能給自己增加明年獲得的機會,而隨著三冠王空置期越久,這項桂冠的含金量就越高。

「老闆,西班牙王室成員過來了一位,想要跟您見一下。」劉雲軒正看著小阿福玩水晶頭骨呢,唐深深走過來彙報道。

「王室的人怎麼還過來了?算了,見見吧。他們的身份畢竟不同,在『私人領海』俱樂部里還有一位他們的會員呢。」劉雲軒皺了皺眉說道。

現在他判斷阿茲特克金幣詛咒威力的方法就是看小阿福的反應和兩個小閨女的反應。

小阿福屬於主動式的,就是他要是不喜歡靠近自己了,那麼這詛咒的能力可能就大一些,反之就小一些或是暫時沒影響。

兩個小丫頭屬於被動式的,因為她們還不能動埃唯一能表達的就是哭。只要劉雲軒的黑手湊過去,小丫頭們就哭。但只要背到身後,劉雲軒就能用另一隻手抱著她們。

現在的他每天都是跟小阿福膩在一起,既是監控詛咒的狀況,也是想找機會跟小阿福打聽點「小道消息」。

奈何,人家小阿福最近跟水晶頭骨玩得很開心,每天都是跟頭骨和小動物們一起玩,根本都沒功夫搭理他。

「安迪先生您好,我是弗迪南德?菲利普。我的父親讓我代他跟您問好,本來他是打算親自過來的,但有事情分不開身,實在抱歉。」弗迪南德見到劉雲軒微笑著說道。

「你好,弗迪南德,其實應該是我要感謝你的父親才對。當初圍剿盜獵組織的事情上,他可是幫著發揮了很多的作用。」劉雲軒邀請他坐下后說道。

不管他過來幹啥的,當初的事情上他父親給自己幫過忙。這就是人情,你得還。只要他今天過來提的要求不是太過分。自己就可以滿足他。

而且他估計,弗迪南德這次過來更多的還是跟自己撈上來的這艘沉船有關,就是不知道他們看中的是啥。

「安迪先生,請您先看一下這幅畫作。」弗迪南德沒有說這次過來是幹啥的,反倒邀請劉雲軒欣賞起他帶過來的一副畫作。

看來很珍貴,因為是由三位保鏢看護的。而且是放在一個扁扁的木匣子中。

並不是一副,而是兩幅。

當木匣子打開后,所見的第一副是一個小孩子,依偎在父母的身旁,邊上的應該是其餘的家庭成員。

當劉雲軒看到第二副畫的時候。他愣了一下。因為第二副畫上的是一個青年,確切的說是劉雲軒剛剛「見」過不久的一個青年,正是他在夢中所見的那名禮服男子。

雖然畫作經歷的時代已經很久遠,但劉雲軒還是能一眼就看出來,因為太像了。

「弗迪南德,這是……?」看完了以後劉雲軒有些疑惑的問道。

「安迪先生,接下來我所要說的話會牽扯到一些王室當年的隱秘,還請您幫忙保密一下。」弗迪南德揮退保鏢們后看著劉雲軒正色的說道。

劉雲軒點了點頭,示意侯星宇也帶人下去,不過坐在一邊厚厚的地毯上轆水晶頭骨玩的小阿福就算了,這是孩子,也不會牽扯到泄密啥的。

「安迪先生,您所打撈上的這艘沉船的指揮官是我祖上的長輩,也就是畫作上的那個人。」弗迪南德開口說道。

「說起來有些不光彩,根據我們王室的記錄,當時他發現了一些東西以後,就有了一些不好的想法,沒想到卻遇難了。」

「這次我過來就是想尋找他的骸骨,無論他做過什麼,總歸也是我們王室的成員,還請您能夠同意。」

雖然弗迪南德說的隱晦,劉雲軒也是聽明白了。

西班牙王室是世界上古老的王室之一,更是歷史上國祚最長久父系王朝中的第二位。

誰都想當國王啊,那個禮服男子估計就是沒有了王位繼承權,然後發現了這些東西,就像弗迪南德說的那樣有了「不好的想法」,甚至都提前打造了擁有自己頭像的金幣。

也算是出師未捷身先死,還沒等他回去搞風搞雨的呢,遇上了火山噴發,就長眠海底。

「ok,這是應該的。不過有件事情也要跟你說一下,因為在打撈的過程中,我感染了一種細菌,現在我的人正在檢測這些骸骨。」劉雲軒點了點頭后說道。

骸骨太多,檢測起來也麻煩,就是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那個骷髏頭和跟他配套的骨架。不過也快了,再有個一兩天的就差不多了。

因為事涉隱秘,劉雲軒也不用擔心弗迪南德八卦的給說出去,另外也是想給他提個醒,這些骸骨你們也要妥善處理,要不然就得跟我一樣變成小黑人。

「安迪先生,需要我們幫忙么?」看了一下劉雲軒的手后弗迪南德緊張的說道。

現在他也知道要妥善處理一下了,而且雖然是要迎接骸骨回國,那都是隔著多少代的長輩了,實在不行就得先處理安全了再說。

「暫時還沒有什麼關係,已經得到了控制,我的醫療團隊正在採樣,想通過對原始菌種的分析,看看它們的進化模式。」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現在調集起來的醫療力量可是很強悍的,畢竟關係到自己的小命。這時候要是不捨得花錢,那就是作死呢。

其實他剛才之所以這麼一提,也算是提前打一個招呼。畢竟在檢測每具骸骨的時候,都會對這些骸骨做出損害,就是想提前告訴弗迪南德一下,省得人家忌諱。

「安迪先生,我還有一個請求,就是那些金幣可不可以不要流通到外面。如果您有意出售的話,我們可以以高於市價的價格收購。」弗迪南德道出了他今天過來的第二個來意。

當年的事情雖然沒有發生,但是也算是一種醜聞了。如果這些金幣流通出去,恐怕世界上就該熱鬧了。

這也就是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沒說出來就無所謂。要不是有這些金幣在,恐怕他都夠嗆會跟劉雲軒說得那麼詳細。

不說清緣由也是沒辦法啊,稍稍的一推敲,大家也都能猜個差不多。現在社會各界都是很關注劉雲軒所打撈出的這艘沉船的具體情況,所以他們一有了確定的猜測,就直接趕了過來。

「弗迪南德你放心,這些金幣我暫時沒有打算出售的意思,容我考慮一下吧。就是送給我朋友把玩的那些,也不會流通出去,只是作為私人收藏。」劉雲軒保證的說道。

現在自己暫時還不缺錢,如果缺錢用的時候將這些金幣高價的賣給西班牙王室也不錯。但是即使是賣給他們,自己也得留出來一些玩著。總不能辛辛苦苦撈上來了,還害得自己黑手掌,自己得留些紀念一下嘛。

看到劉雲軒沒有說死,弗迪南德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他也知道富豪都是任性的,別看自己也算是西班牙王室成員,可在人家的眼裡,恐怕有些不夠看。

人家又不是沒有王室成員的朋友,而且現在也是世界知名的大富豪,又跟自己的父親同為「私人領海」俱樂部的會員。

「這樣吧,明天你們也派人過來分辨骸骨吧,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將這些骸骨全都歸還給你們。」劉雲軒看著弗迪南德笑眯眯的說道。

這也算是提前還他們一個人情。無論如何這些骸骨都是西班牙人的,如果王室出面將這些骸骨迎接回去,也算是能刷刷存在感啥的。

「安迪先生,我代錶王室感謝您的幫助。」弗迪南德站起身來鄭重的說道。

今天的事情完成了一樁,算是開了個好頭,以後都可以慢慢的談。

弗迪南德的身份還是比較尊貴的,再加上跟他父親同屬一個俱樂部的關係,劉雲軒也是盛情招待。不過其他的事情就沒有談了,那些都談完了嘛。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