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五一章 小失誤,大問題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們化驗分析的結果,這些古細菌在進入您的體內后,已經沒有了傳播的危險。」醫生回答的說道。說完以後,他的表情就有些扭捏。 「怎麼。治療的方式方法有些困難?」劉雲軒皺著眉問道。 自己問了兩個...

心情開闊了一些,劉雲軒也是真的餓了,這頓飯可是沒少划拉。

他吃得多,外邊的人也跟著高興。能吃就證明身體沒啥大問題,比大家預想的壞結果可是好了很多。

大家這一下午到晚上都是擔心個不行,很怕劉雲軒又得了啥特殊的病症。你說這失眠的問題剛剛解決,又來了個黑手的毛玻

飽餐了一頓,跟大家又閑聊了幾句,跟小阿福也做了約定,等病好了,就陪著他好好的玩玩,劉雲軒就有接著睡覺去了。

他也是想問問小阿福空間中的事情。不過現在自己身邊人多,也不知道這個能不能傳染,還是穩妥一些比較好。

「怎麼樣?結果該出來了吧,說說吧。」睡到日上三竿,劉雲軒看著身邊已經脫下了防護服的醫生笑著問道。

看樣自己這個病還應該沒啥,不是那種有傳染性的病症,這可是讓他放下了一大半的心。

這要是帶傳染的,自己的家人、朋友,甚至整個海島上的人都會有危險。那時候自己成了啥?毒人?

「老闆,您還能回憶起,這個傷口是什麼時候、在哪裡划傷的么?」醫生輕聲的問道。

「如果說最大的可能就是我發現第一枚金幣的時候吧,應該是在取金幣的時候刮到了頭骨上,不小心划傷了。真的跟這個傷口有關么?」劉雲軒想了一下后說道。

自己回來的時候都沒有發現傷口。那天跟蜜雪兒在海底下玩的時候也沒有碰到啥別的,唯一值得懷疑的就是那個骷髏頭。畢竟它已經有些破損,自己取金幣的時候手上又沒有任何的防護。

「老闆,我們在您的血液中分離出一種比較古怪的細菌,我們也可以稱之為古細菌。」醫生琢磨了一下措辭后說道。

「古細菌是一種比較特殊的細菌。它們大多生活在極其特殊的環境中。您身體中現在攜帶的這種古細菌可能在它進化的過程中發生了變異,它應該是屬於嗜鹽細菌的一個分類。」

「而人體中鹽分在機體功能中的作用又比較大。比如維持細胞內外的滲透壓、維持機體內酸鹼度的平衡和體液的正常循環等等。」

「這種細菌在吞噬您身體中鹽分的過程中,就對您的身體組織產生了影響。外在表現,黑色素沉著,手掌皮膚變黑。內在表現,頭暈、機體無力、厭食等一些癥狀。」

其實在想著能給劉雲軒解釋清楚的同時。醫生也是很自責的。

當初已經發現了劉雲軒傷口變黑的情況,可是大家在做血液化驗分析的時候,只檢查了一些常規項,並沒有再詳細的去分析。

這次是情況太嚴重了,所以才會做全面的分析,也正是如此,才發現了劉雲軒體內有這種類似古細菌的存在。

「是不是說我以後要多補充鹽分就能夠抑制或者是治癒?還有這種古細菌在人體之間有沒有傳播的途徑?」劉雲軒皺著眉說道。

他預想中的是更傾向於阿茲特克金幣在搗亂。不過現在醫生們化驗出來了古細菌,雖然說得不清不楚的,那就先當是古細菌吧。

他更關心的就是這個有沒有特殊的傳染渠道。那樣的話,自己就得注意了,他可不想把大家都給搞成跟福曼一樣。

「老闆,是的,現在您每天除了要攝入多一些的鹽分外,還要補充一些鹽水。通過我們化驗分析的結果,這些古細菌在進入您的體內后,已經沒有了傳播的危險。」醫生回答的說道。說完以後,他的表情就有些扭捏。

「怎麼。治療的方式方法有些困難?」劉雲軒皺著眉問道。

自己問了兩個問題,最關鍵的如何治療,醫生並沒有說。聽他那 意思,好像以後只能維持。

「老闆,這件事上全是我們的責任。如果當初發現的時候,將那些組織直接切除下去它們也就不會擴散了。」雖然有些難為情。醫生還是如實地回答道。

這就是他們工作的失誤造成的,如果早發現、早治療,何必讓老闆舉著一個黑手掌玩。平時領那麼多薪水,真正該發力的時候卻給來了個失誤。

雖然是個小失誤,現在已經醞釀成了大問題。

「這些都是次要的。你現在只要告訴我如何治療好它就可以了。」劉雲軒將左手舉起來說道。

「老闆,現在我們也正在研究,尋找能殺死這些古細菌的方法。目前只有通過補充鹽分的手段維持,使這種古細菌不再擴散。」醫生聲音有些微弱的回答道。

這才是目前最大的難點。這古細菌變來變去的,按理說是很難在普通的海底地帶生存的,因為它們對生存環境要求非常的高。可他們就生存下來了,甚至感染了老闆的傷口,在老闆的手掌上安家落戶。

好在它們自身的那種生存特性還在,並沒有隨著老闆血液的流動在別的部位也安家落戶,目前僅僅是集中在老闆的左手中。

將手掌砍掉那是萬萬不可能的,現在就看能不能在這些古細菌再次變化前尋找到根治的方法。

「唉,也只能先這樣了。你們也不要有心理負擔,這樣的情況也是誰都預料不到的。目前唯一的任務,就是看看如何才能將這種細菌根治了。」劉雲軒用完好的右手拍了拍醫生的肩膀說道。

現在不是埋怨的時候,解決問題才是根本。如果自己當初多上點心,也許醫生們也能夠注意到。

畢竟這中細菌通過剛才醫生的描述,也知道很不尋常。而且在他的心裡,一直堅定的認為,所謂的細菌肯定就是那枚阿茲特克金幣引起的。

就是現在時間流轉回去,發現時就將那片皮膚切掉,能不能治癒得好都是兩說著。醫生們不知道,他知道埃

現在這黑黑的手掌有些不雅觀,雖然天氣有些熱,他也是將手套戴了起來。自己又不是玩鐵砂掌的,可不能每天都讓這個黑手掌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別人更早的知道了劉雲軒的具體情況,雖然都有些愁眉不展的,但最起碼劉雲軒現在生命無礙了。

有了劉雲軒提供的信息,採集土壤、海水樣本的人也派了出去,而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尋找頭骨的行動當中。

因為當大家來到那個劉雲軒描述的頭骨所在地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劉雲軒所說的頭骨。而那個頭骨又是從海溝中被黑眼圈兒給頂出來的,也有可能別別的魚給無意中帶了回去。

現在這些骸骨都存放在打撈上來的沉船上,醫生們就得挨個的去取樣化驗,出去尋找遺漏的人也不能少派。

「胖子,交給你個任務,將來咱們老了,幫我寫本回憶錄唄,咱也出出書。」為了安撫大家的情緒,劉雲軒坐下后笑著說道。

自己經常的搞出這些古古怪怪的狀況,即使大家有些習慣了,這每次都提心弔膽的也挺遭罪。

「你還真別說,這倒也是個不錯的賺錢法子埃現在你可是大名人呢,關於你發現沉船的報道都將水姑娘比賽的消息給蓋過去了。」胖子恢復了往常笑嘻嘻的模樣說道。

跟劉雲軒相處得這麼久,哪裡還不知道他心裡想得是什麼。知道這是他想寬大家的心,自己就配合一下吧。

「對了,這事兒就咱們城堡中的這些人知道得了。羅德里格斯他們那邊就別通知了省得他們也跟著擔心。」劉雲軒又提點了一句這才接著說道。

「水姑娘這第二場比賽雖然沒法過去看了,小野正雄那邊也不跟咱們賭了,這該賺點錢哪怕少咱們也得賺點。投注的事情還是查理和羅伯特操心去吧,你們想玩就跟著玩玩,不想玩就等著最後一常」

既然自己手掌中的這個愛吃鹽的古細菌暫時無法消滅,那就先讓它住著吧。醫生們努力尋找治療方案,自己也得努力的尋早解決阿茲特克金幣的方案。

總不能老跟著這個事情愁,該生活還得生活。解決問題還只能自己來,大家的注意力還是關心到企業的發展、如何賺取更多錢上比較好。

「那邊已經安排好了,有了兩次的操作經驗,大家已經很嫻熟了。不過這次的收益恐怕不高了,頂天了三四千萬美金。」查理點了點頭說道。

「這有了就比沒有的強,對了,你們的飛機選擇得咋樣了?反正這幾家公司咱們都比較熟,可以的話把他們約一起吃個飯就把飛機定了。」劉雲軒點了點頭后又關心起他們購買飛機的事情。

「還沒有選好,最近這段時間都比較忙,不過無論哪一家的,我覺得都差不多,等水姑娘的第二場比賽忙完了再說吧。」羅伯特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以前想起買私人飛機的事兒只能跟著看個熱鬧,現在自己有足夠的資金支撐了,該出手的時候卻有些拿捏不定。

看著每架飛機倒是都差不多,到時候回去再仔細的看看哪款機型比較投眼緣吧。反正也是跟著潮流,大家都買,也不差這些錢。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